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03-29 10:05
商业

第一批因AIGC失业的人已经出现

时薪1700的平面模特丢了饭碗。
虚拟模特第一批因AIGC失业的人已经出现
石雨菡

■AIGC,是如何先让模特界开始产生地震的?

近日,一张身着内衣的虚拟女模特图刷屏网络。她逼真的美艳吸引了很多网友的讨论,一些真人模特也在关注这些虚拟模特,未来是否会取代自己的工作。

这张虚拟女模特图,由AIGC(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生成,因为省去了聘请真人模特和摄影师的费用,服装厂商赞它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这背后还有一个决定虚拟模特是否能有市场的关键——那就是消费者的接受度。目前看,有一部分用户群体正在被新技术的审美所教育,虽然绝对人数还不多,但粉丝群在扩大。这就是AIGC时代正在发生的现实。

厂家瞄准淘宝商家提供虚拟模特

程辉是一位电商行业从业者。3月19日,他在微博账号“浪猪灰头”上发布了两张图片:一张身穿内衣的石膏模特图,一张使用了相关AI文生图软件、来生成的虚拟模特图(以下都称为AI模特)。

这两张图片一经发布,便引来两方面的巨大关注。

一是普通大众对图片中虚拟模特美的关注。

尽管生成的AI模特图中,服装的细节还不够准确,但模特形象、比例、姿态已趋于自然。

有人认为AI模特已展示出性感的美,甚至能以假乱真。

不过也有人认为AI模特图中,服装的纹理不够准确和清晰,存在一定色差;AI模特的形象过于完美,缺乏审美性;也有人提出:“AI模特有一定的观赏性,但并不能准确呈现衣服的版型,对消费者会产生误导。”

老板程辉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认为,随着AI不断进行兼顾数与质量的深度学习,AI模特的服装、人脸、动作的精细度和真实感都会大幅提升。

二是对AI模特可能取代真人模特的关注。

“今年我们拍衣服不需要花四五万一天、去雇摄影师和模特了,完全够我们用了。”程辉在微博的配文中指出。

在小红书上,话题“这是不是第一个被AI颠覆的职业”也冲上热榜第一,阅读量近500万。

程辉告诉《真故研究室》,该AI模特图是由其朋友的人工智能团队,利用多家公司的开源技术并进行优化后生成,其中包括英国人工智能公司Stability AI发布的开源图像生成模型Stable Diffusion。

程辉本科读的是计算机专业,对AI技术的迭代和发展一直很关注。2021年程辉投入电商行业,经营品类众多,服装是其中之一。

程辉认为,与真人模特相比,AI模特最大的优势是可以极大降低成本。

他算了这样一笔账。2022年,程辉联系到了一家模特摄影工作室,进行服装的相关展示拍摄。

按照价目表,一天8小时拍摄,需要支出3.6万元。其中摄影费(包含400张修图)1万,男模和女模费用超2万,化妆费2000元,搭配费4000元。

“请多个模特的话,得同时照顾几个模特的档期,大量的服装也需要提前熨烫和整理。而且照片数据大,数量也多,下载、制作、挑选的过程至少5天。我们一个服装专场至少10天就要上线,经常得招20个兼职人员才够用。”

除此之外,真人模特表现状态、风格以及后续P图质量,时常是不可控因素,也是一项隐形成本。但通过AI技术,模特的形象、动作、衣服质感等都可以通过数据训练来调整,省去了聘用真人模特和摄像师的费用,简单易上手。

看中了这项技术对公司能带来的发展助力,目前,程辉已经合并了朋友的人工智能团队,前期投入200万左右,包含40万的场地年租赁费用,设备投入80万,10人团队每月40万的工资、社保、险金成本以及其它相关支出。

尽管要负担不小的启动成本,但程辉认为自主掌握AI模特图生成技术后,不仅可以让服装业务持续降本,还能够研发落地应用、以获得收益。

程辉透露,目前他的团队10-30秒便可以生成标准的平面模特图,符合商用标准的图暂需要人工调试。但相比过去真人模特拍摄,时间和人力成本已大大降低。

为了变现,程辉团队还研发了即将上线的AI模特图生成小程序,以收费的方式实现商用。

“许多淘宝小体量的商家是请不起好的模特的,还有一些商家连便宜的模特都请不起,全靠20-50元一张图的价格请人PS,那这些现在都是我们的客户群体。”程辉对《真故研究室》说。

AI模特侵入,真人模特经纪人开始学AI

AI模特,对真人模特界还没产生完全颠覆,但对从业者的人心影响已经初显。

黎雪在北京从事平面模特已有三年,主要参与时尚照片拍摄,也为服装、彩妆、饰品等商家拍摄平面图。

几个月前,黎雪在网络上刷着AI漫画作品,看着抖音的AI特效一遍遍出圈,那时她抱着的是“看笑话的心态”,因为她觉得AI漫画的图质一般,各种特效也只是娱乐生活。

而在现在,尤其是自己的职业,开始和AI模特正面PK的时候,黎雪感觉自己成了第一波直面AIGC威胁的人。

她看着不断迭代更新的AI图片作品,心态有了转变。“接受现实,以后一定是要和AI共生的时代。”

在黎雪这位真人模特看来,AI模特最大的优势是成本低、稳定性更高。

与AI 模特相比,除了场地和人力成本,拍摄真人模特时,模特、造型师、摄影师、灯光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想法。虽然有创意迸发的可能性,但也无法做到让甲方完全满意,沟通成本显著增加。而AI模特可以在短时间内调整动作、表情、背景,能够随时满足甲方的需求。

“AI模特能做我做不了的动作,也能够展示真人去不了的场景,好像没有什么不能替代我的地方。” 黎雪表示。

面对外界对“模特即将失业”的热议,黎雪倒表现得相当淡定。

她直言,模特和明星一样吃的是青春饭,即使没有AI模特的竞争,入行之初也做好了随时要转行的准备。

“我相信很多同行都是出于对时尚、创意的热爱来做模特的,未来即使不做这一行,我也会在时尚行业继续探索。最近我已经开始学习做品牌买手了。”

与黎雪的坦然不同,在广州从事模特经纪人的卡卡面对AI模特的冲击却有着相当的彷徨感。今年1月才入行的他笑称:“难道刚入行就要失业了?”

卡卡告诉《真故研究室》,模特经纪人的工作是找客户(商家或摄影师)、与模特提前对接、跟随拍摄,本质是一个围着模特转的销售。而现在面对AI模特的冲击,模特经纪人这一职业被取代,或也可能是时间问题。

在卡卡所在的模特通告群中,也看到了程辉发布的那张被疯传的虚拟模特图。她看到群里许多业内知名的摄影师称,未来模特摄影师、搭配师都将被AI逼上绝路。

卡卡一时也分不清他们是在调侃还是出于担忧,“毕竟我们都是外行人,也讲不出什么有深度的讨论。”

为了弄清AI模特背后的原理,卡卡还专门咨询了之前认识的学计算机的朋友。无奈的是,隔行如隔山,朋友所说的一系列专业名词卡卡一句也没听懂,但只有一句话他记得非常清楚—“AI 模特想要颠覆整个模特行业,在 5 年内应该是很难的。”

朋友还告诉卡卡,AI模特像元宇宙一样,只是空有噱头,热度消退后,一切又会归于平静。这些话一时让卡卡获得了短暂和莫大的安慰。

不过,山雨欲来风满楼。深处暴风眼的人是卡卡自己,他一方面对AI模特抱有不信任感,另一方面一种对自己工作说不清的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在他心头长出。这种矛盾感,让卡卡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坐以待毙。

现在卡卡已经准备学习制作AI模特的技术,避免被社会淘汰,还能借此赚一笔钱。

“现在不用担心失业,但不代表未来不会。AI时代的到来,任何人都难以独善其身吧。”卡卡说 。

转行AIGC,网上已开卖虚拟模特制作教程

相比模特行业从业者的迷茫,程辉发布的AI模特图迅速成为另一波人的生财术。

卡卡向《真故研究室》表示,近期陆续有人伪装成客户询问其模特经纪公司能否制作AI模特。

卡卡点进这些人的微信号发现,朋友圈内展示了大量的AI模特作品。“假装前来咨询,其实是在引导你买他们的技术课程。”卡卡说。

其实早在2020年,阿里就已经推出过一款可以一键生成AI模特图的应用“塔玑”,并且可以随意选择不同的人脸、表情、妆容、身型等。

不过这款应用仅支持淘宝、天猫、速卖通等淘系服装类商家申请使用,相关技术也并未开源。

随着去年Stability AI等国外大厂对AI文生图技术的开源,国内不少个人和公司都可以便捷地掌握相应技术,当下AI模特的爆火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目前看,围绕AI模特掘金的主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掌握相应技术的个人,提供AI模特成品图片或是出售技术,市场需求相对分散;

一类是像程辉这样成立专门的AIGC团队,计划未来以中小服装商家为生意对象,向他们提供虚拟模特穿搭照。

刘骏是众多AIGC创业者中的一员。此前他和朋友成立了一家动漫公司,主要做动画执行导演、编剧,游戏的制作人、漫画原创等。

2023年初,刘骏团队转型做AIGC应用落地,主要开发的是基于NLP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进行前置优化处理。类似于前段时间火热的赛博佛祖,刘骏做的是接入ChatGPT,制作一批有不同形象和性格的“许愿机器人”。

同时,刘骏也一直在小红书和B站上发布AI绘画作品,试图打通用户对相关技术的认知,但一直效果平平。而在程辉的虚拟模特图片被广泛传播后,刘骏小红书账号也受到正面波及、点赞量应声上涨,B站的一条换装视频也收获15万的播放量,吸引大批服装商家前来咨询。

面对蜂拥而至的需求,刘骏专门从无锡赶到杭州和服装厂家进行了对接,其中不乏许多大牌服装厂商。图片测试也从免费变成付费,“人手实在不够了”,刘骏称。

从洽谈成果上看,目前刘骏已经和跨境电商平台SHEIN中的商家达成了一些合作关系,为他们的服装买家秀供图,而国内的商家不少还在观望中。

“现在AI技术发展最好的还是国外,国外用户对AI的接受度也很高。所以只要图片达到商用标准,能够省钱,商家用得会很爽。”

不过刘骏也坦言,尽管AI模特风头正盛,但模型生成的图片质量还不够稳定。

AI模特图片本质上是AI文生图技术,市面上能够接触到的模型是Open AI研发的DALL- E2、Midjourney V5、Stability AI的Stable Diffusion三种,以及国内百度于2022年8月发布的AI艺术和创意辅助平台——文心一格。但这几种模型都属于扩散模型,即使输入相同的prompt(口令),每次生成的图片细节都会有一定的不同。

比如刘骏曾用Stable Diffusion生成了六张穿着韩版女士西装的AI模特图,外套的扣子却总是“乱飞”。这就需要人工使用PS进行二次处理。

除去后期需要人工介入的成本,由于每个商家的衣服板式和具体风格要求各不相同,也无法将所有衣服都整合在同一个大模型中生成。只能为不同款式的衣服建立单个的模型进行训练,AI模特这项业务前期仍然具备不小的人力启动资本,“现在还是在赚辛苦钱。”刘骏说。

随着更多AI文生图底层模型和相关插件的升级、开源,刘骏认为未来生成AI模特图片的成本和技术门槛会相应降低,但随着入局者增多,竞争估计会加剧。

刘骏不愿错过这个风口,在不断优化技术的同时,他也在寻求天使轮融资,希望能够扩大团队和业务规模。

“有一定的资本积累,往后可以用AI做更多好玩的应用,这也是选择AI创业赛道的初心。”刘骏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辉、黎雪、卡卡都为化名■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03-29 10:05
商业

第一批因AIGC失业的人已经出现

时薪1700的平面模特丢了饭碗。
虚拟模特第一批因AIGC失业的人已经出现
石雨菡

■AIGC,是如何先让模特界开始产生地震的?

近日,一张身着内衣的虚拟女模特图刷屏网络。她逼真的美艳吸引了很多网友的讨论,一些真人模特也在关注这些虚拟模特,未来是否会取代自己的工作。

这张虚拟女模特图,由AIGC(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生成内容)生成,因为省去了聘请真人模特和摄影师的费用,服装厂商赞它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这背后还有一个决定虚拟模特是否能有市场的关键——那就是消费者的接受度。目前看,有一部分用户群体正在被新技术的审美所教育,虽然绝对人数还不多,但粉丝群在扩大。这就是AIGC时代正在发生的现实。

厂家瞄准淘宝商家提供虚拟模特

程辉是一位电商行业从业者。3月19日,他在微博账号“浪猪灰头”上发布了两张图片:一张身穿内衣的石膏模特图,一张使用了相关AI文生图软件、来生成的虚拟模特图(以下都称为AI模特)。

这两张图片一经发布,便引来两方面的巨大关注。

一是普通大众对图片中虚拟模特美的关注。

尽管生成的AI模特图中,服装的细节还不够准确,但模特形象、比例、姿态已趋于自然。

有人认为AI模特已展示出性感的美,甚至能以假乱真。

不过也有人认为AI模特图中,服装的纹理不够准确和清晰,存在一定色差;AI模特的形象过于完美,缺乏审美性;也有人提出:“AI模特有一定的观赏性,但并不能准确呈现衣服的版型,对消费者会产生误导。”

老板程辉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认为,随着AI不断进行兼顾数与质量的深度学习,AI模特的服装、人脸、动作的精细度和真实感都会大幅提升。

二是对AI模特可能取代真人模特的关注。

“今年我们拍衣服不需要花四五万一天、去雇摄影师和模特了,完全够我们用了。”程辉在微博的配文中指出。

在小红书上,话题“这是不是第一个被AI颠覆的职业”也冲上热榜第一,阅读量近500万。

程辉告诉《真故研究室》,该AI模特图是由其朋友的人工智能团队,利用多家公司的开源技术并进行优化后生成,其中包括英国人工智能公司Stability AI发布的开源图像生成模型Stable Diffusion。

程辉本科读的是计算机专业,对AI技术的迭代和发展一直很关注。2021年程辉投入电商行业,经营品类众多,服装是其中之一。

程辉认为,与真人模特相比,AI模特最大的优势是可以极大降低成本。

他算了这样一笔账。2022年,程辉联系到了一家模特摄影工作室,进行服装的相关展示拍摄。

按照价目表,一天8小时拍摄,需要支出3.6万元。其中摄影费(包含400张修图)1万,男模和女模费用超2万,化妆费2000元,搭配费4000元。

“请多个模特的话,得同时照顾几个模特的档期,大量的服装也需要提前熨烫和整理。而且照片数据大,数量也多,下载、制作、挑选的过程至少5天。我们一个服装专场至少10天就要上线,经常得招20个兼职人员才够用。”

除此之外,真人模特表现状态、风格以及后续P图质量,时常是不可控因素,也是一项隐形成本。但通过AI技术,模特的形象、动作、衣服质感等都可以通过数据训练来调整,省去了聘用真人模特和摄像师的费用,简单易上手。

看中了这项技术对公司能带来的发展助力,目前,程辉已经合并了朋友的人工智能团队,前期投入200万左右,包含40万的场地年租赁费用,设备投入80万,10人团队每月40万的工资、社保、险金成本以及其它相关支出。

尽管要负担不小的启动成本,但程辉认为自主掌握AI模特图生成技术后,不仅可以让服装业务持续降本,还能够研发落地应用、以获得收益。

程辉透露,目前他的团队10-30秒便可以生成标准的平面模特图,符合商用标准的图暂需要人工调试。但相比过去真人模特拍摄,时间和人力成本已大大降低。

为了变现,程辉团队还研发了即将上线的AI模特图生成小程序,以收费的方式实现商用。

“许多淘宝小体量的商家是请不起好的模特的,还有一些商家连便宜的模特都请不起,全靠20-50元一张图的价格请人PS,那这些现在都是我们的客户群体。”程辉对《真故研究室》说。

AI模特侵入,真人模特经纪人开始学AI

AI模特,对真人模特界还没产生完全颠覆,但对从业者的人心影响已经初显。

黎雪在北京从事平面模特已有三年,主要参与时尚照片拍摄,也为服装、彩妆、饰品等商家拍摄平面图。

几个月前,黎雪在网络上刷着AI漫画作品,看着抖音的AI特效一遍遍出圈,那时她抱着的是“看笑话的心态”,因为她觉得AI漫画的图质一般,各种特效也只是娱乐生活。

而在现在,尤其是自己的职业,开始和AI模特正面PK的时候,黎雪感觉自己成了第一波直面AIGC威胁的人。

她看着不断迭代更新的AI图片作品,心态有了转变。“接受现实,以后一定是要和AI共生的时代。”

在黎雪这位真人模特看来,AI模特最大的优势是成本低、稳定性更高。

与AI 模特相比,除了场地和人力成本,拍摄真人模特时,模特、造型师、摄影师、灯光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想法。虽然有创意迸发的可能性,但也无法做到让甲方完全满意,沟通成本显著增加。而AI模特可以在短时间内调整动作、表情、背景,能够随时满足甲方的需求。

“AI模特能做我做不了的动作,也能够展示真人去不了的场景,好像没有什么不能替代我的地方。” 黎雪表示。

面对外界对“模特即将失业”的热议,黎雪倒表现得相当淡定。

她直言,模特和明星一样吃的是青春饭,即使没有AI模特的竞争,入行之初也做好了随时要转行的准备。

“我相信很多同行都是出于对时尚、创意的热爱来做模特的,未来即使不做这一行,我也会在时尚行业继续探索。最近我已经开始学习做品牌买手了。”

与黎雪的坦然不同,在广州从事模特经纪人的卡卡面对AI模特的冲击却有着相当的彷徨感。今年1月才入行的他笑称:“难道刚入行就要失业了?”

卡卡告诉《真故研究室》,模特经纪人的工作是找客户(商家或摄影师)、与模特提前对接、跟随拍摄,本质是一个围着模特转的销售。而现在面对AI模特的冲击,模特经纪人这一职业被取代,或也可能是时间问题。

在卡卡所在的模特通告群中,也看到了程辉发布的那张被疯传的虚拟模特图。她看到群里许多业内知名的摄影师称,未来模特摄影师、搭配师都将被AI逼上绝路。

卡卡一时也分不清他们是在调侃还是出于担忧,“毕竟我们都是外行人,也讲不出什么有深度的讨论。”

为了弄清AI模特背后的原理,卡卡还专门咨询了之前认识的学计算机的朋友。无奈的是,隔行如隔山,朋友所说的一系列专业名词卡卡一句也没听懂,但只有一句话他记得非常清楚—“AI 模特想要颠覆整个模特行业,在 5 年内应该是很难的。”

朋友还告诉卡卡,AI模特像元宇宙一样,只是空有噱头,热度消退后,一切又会归于平静。这些话一时让卡卡获得了短暂和莫大的安慰。

不过,山雨欲来风满楼。深处暴风眼的人是卡卡自己,他一方面对AI模特抱有不信任感,另一方面一种对自己工作说不清的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在他心头长出。这种矛盾感,让卡卡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坐以待毙。

现在卡卡已经准备学习制作AI模特的技术,避免被社会淘汰,还能借此赚一笔钱。

“现在不用担心失业,但不代表未来不会。AI时代的到来,任何人都难以独善其身吧。”卡卡说 。

转行AIGC,网上已开卖虚拟模特制作教程

相比模特行业从业者的迷茫,程辉发布的AI模特图迅速成为另一波人的生财术。

卡卡向《真故研究室》表示,近期陆续有人伪装成客户询问其模特经纪公司能否制作AI模特。

卡卡点进这些人的微信号发现,朋友圈内展示了大量的AI模特作品。“假装前来咨询,其实是在引导你买他们的技术课程。”卡卡说。

其实早在2020年,阿里就已经推出过一款可以一键生成AI模特图的应用“塔玑”,并且可以随意选择不同的人脸、表情、妆容、身型等。

不过这款应用仅支持淘宝、天猫、速卖通等淘系服装类商家申请使用,相关技术也并未开源。

随着去年Stability AI等国外大厂对AI文生图技术的开源,国内不少个人和公司都可以便捷地掌握相应技术,当下AI模特的爆火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目前看,围绕AI模特掘金的主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掌握相应技术的个人,提供AI模特成品图片或是出售技术,市场需求相对分散;

一类是像程辉这样成立专门的AIGC团队,计划未来以中小服装商家为生意对象,向他们提供虚拟模特穿搭照。

刘骏是众多AIGC创业者中的一员。此前他和朋友成立了一家动漫公司,主要做动画执行导演、编剧,游戏的制作人、漫画原创等。

2023年初,刘骏团队转型做AIGC应用落地,主要开发的是基于NLP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进行前置优化处理。类似于前段时间火热的赛博佛祖,刘骏做的是接入ChatGPT,制作一批有不同形象和性格的“许愿机器人”。

同时,刘骏也一直在小红书和B站上发布AI绘画作品,试图打通用户对相关技术的认知,但一直效果平平。而在程辉的虚拟模特图片被广泛传播后,刘骏小红书账号也受到正面波及、点赞量应声上涨,B站的一条换装视频也收获15万的播放量,吸引大批服装商家前来咨询。

面对蜂拥而至的需求,刘骏专门从无锡赶到杭州和服装厂家进行了对接,其中不乏许多大牌服装厂商。图片测试也从免费变成付费,“人手实在不够了”,刘骏称。

从洽谈成果上看,目前刘骏已经和跨境电商平台SHEIN中的商家达成了一些合作关系,为他们的服装买家秀供图,而国内的商家不少还在观望中。

“现在AI技术发展最好的还是国外,国外用户对AI的接受度也很高。所以只要图片达到商用标准,能够省钱,商家用得会很爽。”

不过刘骏也坦言,尽管AI模特风头正盛,但模型生成的图片质量还不够稳定。

AI模特图片本质上是AI文生图技术,市面上能够接触到的模型是Open AI研发的DALL- E2、Midjourney V5、Stability AI的Stable Diffusion三种,以及国内百度于2022年8月发布的AI艺术和创意辅助平台——文心一格。但这几种模型都属于扩散模型,即使输入相同的prompt(口令),每次生成的图片细节都会有一定的不同。

比如刘骏曾用Stable Diffusion生成了六张穿着韩版女士西装的AI模特图,外套的扣子却总是“乱飞”。这就需要人工使用PS进行二次处理。

除去后期需要人工介入的成本,由于每个商家的衣服板式和具体风格要求各不相同,也无法将所有衣服都整合在同一个大模型中生成。只能为不同款式的衣服建立单个的模型进行训练,AI模特这项业务前期仍然具备不小的人力启动资本,“现在还是在赚辛苦钱。”刘骏说。

随着更多AI文生图底层模型和相关插件的升级、开源,刘骏认为未来生成AI模特图片的成本和技术门槛会相应降低,但随着入局者增多,竞争估计会加剧。

刘骏不愿错过这个风口,在不断优化技术的同时,他也在寻求天使轮融资,希望能够扩大团队和业务规模。

“有一定的资本积累,往后可以用AI做更多好玩的应用,这也是选择AI创业赛道的初心。”刘骏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辉、黎雪、卡卡都为化名■                                                                                               
 
 读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