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6 08:35
商业与经济

Temu的狂奔会在2024年结束吗?

随着税收减免政策的改变,拼多多旗下Temu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在2024年被按下急刹车;现在,美国两党正在努力填补一个已存在86年的贸易疏漏,而这是Temu、Shein等公司崛起的关键因素之一。
拼多多TEMU“出海四小龙”,挑战亚马逊
Lauren Debter

■Similarweb上周披露了全球几个重要电商平台的用户数量。截至去年底,Temu的独立用户数量已达4.67亿,与速卖通齐平,位列全球电商排行榜第二名;其在第一个完整年度的销售额估计为160亿美元,同时占据了美国折扣零售市场约17%的市场份额。淡出拼多多的黄峥也凭借520亿美元成为了中国第二大亿万富豪。

但随着税收减免政策的改变,拼多多旗下Temu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在2024年被按下急刹车;现在,美国两党正在努力填补一个已存在86年的贸易疏漏,而这是Temu、Shein等公司崛起的关键因素之一。

免税购物:凭借免税贸易漏洞,Temu和Shein等中国零售商的十亿个包裹在去年进入了美国。图片来源:Frederic J. Brown/FP/GETTY IMAGES

2022年的圣诞假期,邮递员奥布里·弗莱(Aubrey Fry)甚至还没听说过Temu。这并不奇怪,因为当时这家中国零售商才成立了几个月。然而今年,弗莱的生活已完全被Temu所覆盖。

弗莱说,她在宾夕法尼亚州农村地区的送货路上每天至少要送20个Temu的包裹,而最近她发现这些包裹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这表明,随着美国购物者对网络电商越来越熟悉,他们的线上订单花销也越来越多。此外这也表明,与弗莱每天投递的50到100个亚马逊(Amazon)包裹相比,Temu的优势正在逐渐扩大。

她和其他邮递员甚至还在TikTok上分享了一个他们称之为“Temu累”的梗。

Temu创建于2022年9月,去年其商品总价值(计算商品销售价值的行业指标)估值达到160亿美元。分析师预测,2024年这一数字将翻一番,达到340亿美元,这意味着这家如日中天的新秀将开始超越美国顶级零售商行列,如历史悠久的梅西百货(Macy's)和无处不在的美元树(Dollar Tree),后者在北美拥有16000多家门店。此前,从没人见过像Temu这样的零售商,以最低廉价格将服装、玩具、厨房用具和其他小玩意从中国制造商处直接运到美国人的家门口。有人说,Temu的发展是零售史上最快速的崛起。

然而,这一成功的部分因素是建立在一项对其有利的贸易法之上的。这个始于1938年的漏洞被称为“微量允许”原则(de minimis),目的是让美国游客将纪念品带回家时无需向海关申报。如今,它允许价值800美元以下的商品免检或免税进入美国。批评人士称,Temu公司及其规模更大的中国竞争对手Shein利用“微量允许”原则避免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的税款,使其获得了对美国国内企业而言不公平的优势。

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Textile Organizations)首席执行官金·格拉斯(Kim Glas)告诉《福布斯》:“美国重要零售商正因此而受到打击。”

“微量允许”原则的时代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彻底改革税收减免政策在美国国会赢得了两党的支持,否则国会似乎无法就这一举措的无可厚非达成一致观点。当然,解决具体问题是另一回事。摩根大通(JPMorgan)的一位分析师表示,Temu上的商品通常比其他电商便宜30%到70%,因此选民们可能并不急于改变这一价格,比如15美元的牛仔裤、5美元的玩具和2美元的耳环。格拉斯说:“国会是否会在2024年通过立法来填补这个漏洞,是一个价值十亿美元的问题。”

01. 消费与储蓄

对于美国零售商来说,这是一段混乱时期。尽管疫情后的通货膨胀推高了物价,借贷成本也升至20年来的新高,但购物者的消费热情依然高涨。但有迹象表明,美国人在购物时也变得更加谨慎。他们转向沃尔玛(Walmart)购买更便宜的食品杂货,并减少了玩具等可自由支配物品的采购。

Temu和Shein在价格方面几乎碾压了所有竞争对手,并且已经在抢占那些一元店的生意。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分析师认为,2024 年最有可能损失销售额的零售商是科尔士百货(Kohl's)等百货商店、Old Navy和American Eagle等受年轻购物者欢迎的低价服装零售商以及Five Below等折扣店。

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包裹数量只增不减。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数据显示,2023年有高达10亿个包裹通过“微量允许”漏洞进入美国,相比前一年的6.85亿个包裹而言数量大幅增加。据一份美国国会报告显示,其中三分之一的包裹可直接归因于Temu和Shein,不过这个比例现在可能更高,因为那次报告是在2023年6月发布的,当时并没有考虑到Temu随后增长得如此迅猛。

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Earl Blumenhaur说:“中国公司正在利用‘微量允许’原则获得不公平的优势地位,他与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共同提出了一项立法,以防止来自美国政府观察名单上的贸易伙伴的商品利用这一漏洞。

零售商和立法者要求改变贸易规则的呼声越来越高。除了Blumenhaur的提议外,参议员比尔·卡西迪(Bill Cassidy)和塔米·鲍德温(Tammy Baldwin)也建议采取根据国别分而治之。例如,如果美国可以根据其“微量允许”原则向中国运送7美元以下的物品,那么也只有7美元以下的物品才能从中国运输进美国。还有人建议将门槛降至800美元以下。

02. 大量进口

整个事件本质上是一项2016年发布的政策不可预见的后果,该政策将“微量允许”的门槛从200美元提高到800美元,此举的采纳比疫情期间的网购热潮以及Shein和Temu的崛起早了好几年。

Blumenhaur对这项政策表示赞成,他说:“没有人,我的意思是当时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大量廉价、危险的进口商品会搭这项政策的便车。”他指的是不符合美国安全法规的海外产品。

例如,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onsumer Product Safety Commission)在2023年12月就Temu网站上销售的一种磁吸玩具发出警告,称其一旦被人吞食会有安全隐患。Temu说,它立即从网站上撤下了该产品,当卖家拒绝召回时,它禁止了卖家在网站上继续销售并自行召回该产品,给客户退款,并发布了安全告示。“在消费者安全相关问题上,我们的平台将承担全部责任。今后,我们的目标是更加积极主动地干预类似情况。”Temu发言人说。

Temu和Shein的发言人告诉《福布斯》,“微量允许”原则对它们的成功并没有特别大的影响。Temu告诉《福布斯》,只要公平且符合消费者利益,它都支持对“微量允许”原则进行政策调整。今年7月,Shein执行主席唐伟(Donald Tang)在给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的一封信中呼吁“彻底改造”微量允许原则。但他没有提供该公司所支持的改革的具体细节。

改变 “微量允许”原则可能意味着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更加密切地关注中国零售商的进口。

与此同时,从中国直接送到美国购物者手中的10亿个包裹不需要缴税,这让 Shein和Temu比传统零售商更具优势,因为传统零售商通常是从国外工厂向美国大量发货,然后再分销到商店和家庭(2022 年,Shein在印第安纳州开设了分销中心)。例如,去年Gap缴纳了7亿美元的进口关税,H&M缴纳了2.05 亿美元,David's Bridal缴纳了1950万美元。

贸易专家兼说客Ron Sorini表示,这种优惠条件吸引力太强,已经使得一些美国零售商开始想要参与其中,不惜关闭美国的仓库,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地开设新仓库,以凭借 “微量允许”原则运输商品。

Sorini说:“一些零售商已经失去了对美国国会采取行动的信心。”他正在与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公司(Columbia Sportswear)、David’s Bridal、REI以及其他公司合作,以改变这一原则。

03. 亚马逊正面临着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竞争

Temu还得益于其母公司——中国零售巨头拼多多(PDD Holdings)的雄厚财力,拼多多认为亏损大笔资金也没关系,因为它可以提供低价补贴、免费送货服务,并能在营销和广告上自由支配资金。

Temu还在利用庞大的制造商网络,它们现在拥有了直接接触美国购物者的渠道。以前,它们可能会通过亚马逊在美国销售产品,以便接触到一批买家。但这也意味着它们必须把价格定得足够高,才能抵消亚马逊的运输、仓储等费用。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营销学教授约翰·戴顿(John Deighton)说:“亚马逊正面临着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竞争。”

亚马逊发言人 Maria Boschetti 说,该公司每天都在努力提供有竞争力的低价,它的工作始终以客户而不是其他零售商为中心。她还说,亚马逊欢迎Shein在其平台上进行销售这样的合作关系。

Temu与Shein的竞争也愈演愈烈。Shein是一家成立了11年的公司,预计2023销售了300亿美元的服装,并已秘密申请在美国上市。这场高风险之战引发了两起诉讼,Temu最近起诉Shein进行了“黑手党式”(mafia-style)恐吓,以吓跑Temu的供应商。而Shein发言人称这起诉讼毫无依据可言。

据《福布斯》统计,Temu公司创始人黄峥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其财富自去年年初以来几乎翻了一番,达到520亿美元。据估计,Shein创始人许仰天拥有 110 亿美元的财富。

Sorini说,无论他们怎么说,终止“微量允许”原则对两家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挫折,因为它们将面临对服装等商品征收关税的问题,而服装税率至少为12.5%。这一成本将必须由客户承担。这也将使美国与其他国家在“微量允许”方面保持一致,因为其他国家的“微量允许”门槛通常要低得多。例如,英国门槛约为175美元,加拿大门槛为15美元,中国门槛为7美元。

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卡西迪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海关法已经过时了。”他说,现在是时候让企业“为美国消费市场进行公平竞争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6 08:35
商业与经济

Temu的狂奔会在2024年结束吗?

随着税收减免政策的改变,拼多多旗下Temu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在2024年被按下急刹车;现在,美国两党正在努力填补一个已存在86年的贸易疏漏,而这是Temu、Shein等公司崛起的关键因素之一。
拼多多TEMU“出海四小龙”,挑战亚马逊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Lauren Debter

■Similarweb上周披露了全球几个重要电商平台的用户数量。截至去年底,Temu的独立用户数量已达4.67亿,与速卖通齐平,位列全球电商排行榜第二名;其在第一个完整年度的销售额估计为160亿美元,同时占据了美国折扣零售市场约17%的市场份额。淡出拼多多的黄峥也凭借520亿美元成为了中国第二大亿万富豪。

但随着税收减免政策的改变,拼多多旗下Temu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在2024年被按下急刹车;现在,美国两党正在努力填补一个已存在86年的贸易疏漏,而这是Temu、Shein等公司崛起的关键因素之一。

免税购物:凭借免税贸易漏洞,Temu和Shein等中国零售商的十亿个包裹在去年进入了美国。图片来源:Frederic J. Brown/FP/GETTY IMAGES

2022年的圣诞假期,邮递员奥布里·弗莱(Aubrey Fry)甚至还没听说过Temu。这并不奇怪,因为当时这家中国零售商才成立了几个月。然而今年,弗莱的生活已完全被Temu所覆盖。

弗莱说,她在宾夕法尼亚州农村地区的送货路上每天至少要送20个Temu的包裹,而最近她发现这些包裹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这表明,随着美国购物者对网络电商越来越熟悉,他们的线上订单花销也越来越多。此外这也表明,与弗莱每天投递的50到100个亚马逊(Amazon)包裹相比,Temu的优势正在逐渐扩大。

她和其他邮递员甚至还在TikTok上分享了一个他们称之为“Temu累”的梗。

Temu创建于2022年9月,去年其商品总价值(计算商品销售价值的行业指标)估值达到160亿美元。分析师预测,2024年这一数字将翻一番,达到340亿美元,这意味着这家如日中天的新秀将开始超越美国顶级零售商行列,如历史悠久的梅西百货(Macy's)和无处不在的美元树(Dollar Tree),后者在北美拥有16000多家门店。此前,从没人见过像Temu这样的零售商,以最低廉价格将服装、玩具、厨房用具和其他小玩意从中国制造商处直接运到美国人的家门口。有人说,Temu的发展是零售史上最快速的崛起。

然而,这一成功的部分因素是建立在一项对其有利的贸易法之上的。这个始于1938年的漏洞被称为“微量允许”原则(de minimis),目的是让美国游客将纪念品带回家时无需向海关申报。如今,它允许价值800美元以下的商品免检或免税进入美国。批评人士称,Temu公司及其规模更大的中国竞争对手Shein利用“微量允许”原则避免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的税款,使其获得了对美国国内企业而言不公平的优势。

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Textile Organizations)首席执行官金·格拉斯(Kim Glas)告诉《福布斯》:“美国重要零售商正因此而受到打击。”

“微量允许”原则的时代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彻底改革税收减免政策在美国国会赢得了两党的支持,否则国会似乎无法就这一举措的无可厚非达成一致观点。当然,解决具体问题是另一回事。摩根大通(JPMorgan)的一位分析师表示,Temu上的商品通常比其他电商便宜30%到70%,因此选民们可能并不急于改变这一价格,比如15美元的牛仔裤、5美元的玩具和2美元的耳环。格拉斯说:“国会是否会在2024年通过立法来填补这个漏洞,是一个价值十亿美元的问题。”

01. 消费与储蓄

对于美国零售商来说,这是一段混乱时期。尽管疫情后的通货膨胀推高了物价,借贷成本也升至20年来的新高,但购物者的消费热情依然高涨。但有迹象表明,美国人在购物时也变得更加谨慎。他们转向沃尔玛(Walmart)购买更便宜的食品杂货,并减少了玩具等可自由支配物品的采购。

Temu和Shein在价格方面几乎碾压了所有竞争对手,并且已经在抢占那些一元店的生意。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分析师认为,2024 年最有可能损失销售额的零售商是科尔士百货(Kohl's)等百货商店、Old Navy和American Eagle等受年轻购物者欢迎的低价服装零售商以及Five Below等折扣店。

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包裹数量只增不减。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数据显示,2023年有高达10亿个包裹通过“微量允许”漏洞进入美国,相比前一年的6.85亿个包裹而言数量大幅增加。据一份美国国会报告显示,其中三分之一的包裹可直接归因于Temu和Shein,不过这个比例现在可能更高,因为那次报告是在2023年6月发布的,当时并没有考虑到Temu随后增长得如此迅猛。

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Earl Blumenhaur说:“中国公司正在利用‘微量允许’原则获得不公平的优势地位,他与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共同提出了一项立法,以防止来自美国政府观察名单上的贸易伙伴的商品利用这一漏洞。

零售商和立法者要求改变贸易规则的呼声越来越高。除了Blumenhaur的提议外,参议员比尔·卡西迪(Bill Cassidy)和塔米·鲍德温(Tammy Baldwin)也建议采取根据国别分而治之。例如,如果美国可以根据其“微量允许”原则向中国运送7美元以下的物品,那么也只有7美元以下的物品才能从中国运输进美国。还有人建议将门槛降至800美元以下。

02. 大量进口

整个事件本质上是一项2016年发布的政策不可预见的后果,该政策将“微量允许”的门槛从200美元提高到800美元,此举的采纳比疫情期间的网购热潮以及Shein和Temu的崛起早了好几年。

Blumenhaur对这项政策表示赞成,他说:“没有人,我的意思是当时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大量廉价、危险的进口商品会搭这项政策的便车。”他指的是不符合美国安全法规的海外产品。

例如,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onsumer Product Safety Commission)在2023年12月就Temu网站上销售的一种磁吸玩具发出警告,称其一旦被人吞食会有安全隐患。Temu说,它立即从网站上撤下了该产品,当卖家拒绝召回时,它禁止了卖家在网站上继续销售并自行召回该产品,给客户退款,并发布了安全告示。“在消费者安全相关问题上,我们的平台将承担全部责任。今后,我们的目标是更加积极主动地干预类似情况。”Temu发言人说。

Temu和Shein的发言人告诉《福布斯》,“微量允许”原则对它们的成功并没有特别大的影响。Temu告诉《福布斯》,只要公平且符合消费者利益,它都支持对“微量允许”原则进行政策调整。今年7月,Shein执行主席唐伟(Donald Tang)在给美国服装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的一封信中呼吁“彻底改造”微量允许原则。但他没有提供该公司所支持的改革的具体细节。

改变 “微量允许”原则可能意味着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更加密切地关注中国零售商的进口。

与此同时,从中国直接送到美国购物者手中的10亿个包裹不需要缴税,这让 Shein和Temu比传统零售商更具优势,因为传统零售商通常是从国外工厂向美国大量发货,然后再分销到商店和家庭(2022 年,Shein在印第安纳州开设了分销中心)。例如,去年Gap缴纳了7亿美元的进口关税,H&M缴纳了2.05 亿美元,David's Bridal缴纳了1950万美元。

贸易专家兼说客Ron Sorini表示,这种优惠条件吸引力太强,已经使得一些美国零售商开始想要参与其中,不惜关闭美国的仓库,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地开设新仓库,以凭借 “微量允许”原则运输商品。

Sorini说:“一些零售商已经失去了对美国国会采取行动的信心。”他正在与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公司(Columbia Sportswear)、David’s Bridal、REI以及其他公司合作,以改变这一原则。

03. 亚马逊正面临着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竞争

Temu还得益于其母公司——中国零售巨头拼多多(PDD Holdings)的雄厚财力,拼多多认为亏损大笔资金也没关系,因为它可以提供低价补贴、免费送货服务,并能在营销和广告上自由支配资金。

Temu还在利用庞大的制造商网络,它们现在拥有了直接接触美国购物者的渠道。以前,它们可能会通过亚马逊在美国销售产品,以便接触到一批买家。但这也意味着它们必须把价格定得足够高,才能抵消亚马逊的运输、仓储等费用。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营销学教授约翰·戴顿(John Deighton)说:“亚马逊正面临着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竞争。”

亚马逊发言人 Maria Boschetti 说,该公司每天都在努力提供有竞争力的低价,它的工作始终以客户而不是其他零售商为中心。她还说,亚马逊欢迎Shein在其平台上进行销售这样的合作关系。

Temu与Shein的竞争也愈演愈烈。Shein是一家成立了11年的公司,预计2023销售了300亿美元的服装,并已秘密申请在美国上市。这场高风险之战引发了两起诉讼,Temu最近起诉Shein进行了“黑手党式”(mafia-style)恐吓,以吓跑Temu的供应商。而Shein发言人称这起诉讼毫无依据可言。

据《福布斯》统计,Temu公司创始人黄峥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其财富自去年年初以来几乎翻了一番,达到520亿美元。据估计,Shein创始人许仰天拥有 110 亿美元的财富。

Sorini说,无论他们怎么说,终止“微量允许”原则对两家公司来说都是一个挫折,因为它们将面临对服装等商品征收关税的问题,而服装税率至少为12.5%。这一成本将必须由客户承担。这也将使美国与其他国家在“微量允许”方面保持一致,因为其他国家的“微量允许”门槛通常要低得多。例如,英国门槛约为175美元,加拿大门槛为15美元,中国门槛为7美元。

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卡西迪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海关法已经过时了。”他说,现在是时候让企业“为美国消费市场进行公平竞争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