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4 16:34
商业与经济 科技

OpenAI迎回CEO阿尔特曼,接下来会怎样?

阿尔特曼在被董事会突然赶下台的几天后,重新成为OpenAI的掌舵人。但几乎其他所有事情仍在变化之中。
针对OpenAI未来的谈判继续进行,阿尔特曼和公司高层力争重归于好
Berber Jin,Deepa Seetharaman,Tom Dotan

■阿尔特曼(Sam Altman)在被董事会突然赶下台的几天后,重新成为OpenAI的掌舵人。但几乎其他所有事情仍在变化之中。

周二晚间达成的恢复阿尔特曼首席执行官职位的协议,与他在周末期间紧锣密鼓谈判中希望实现的最终目标相去甚远。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曾游说赶走那些解雇他的董事,组建全新的董事会,并希望自己重新加入董事会。

然而,阿尔特曼将不会进入改组后的董事会,解雇他的一名董事仍留在其中。

周二晚间,该公司宣布成立新的初始董事会,成员包括Salesforce前联席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Adam D’angelo是旧董事会的唯一留任者。

据报道,上届董事会和阿尔特曼还同意对他的行为、董事会上周将他赶下台的过程及其后果进行独立调查。董事会在宣布阿尔特曼离职时的理由是他在沟通中不够坦诚,但没有详细说明。

OpenAI不寻常的公司架构将暂时保留;在其架构中,由一个非营利性董事会管理一个向投资者募集外部资金的业务部门。据该公司目前的章程,董事会的唯一责任就是确保该公司开发对人类有益的AI系统——即使这意味着抹去投资者的利润。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新的初始董事会有很多工作要做。知情人士说,新董事会被赋予的一项任务是任命董事来扩大董事会,还很可能会探索对OpenAI的治理结构进行实质性变革。多数OpenAI投资者和高管都期待有一种新的制衡机制,来限制董事会突然赶走创始人并危及数以十亿美元计商业价值的能力。

该公司讨论自身未来之际,对关键角色利益攸关的事情如下。

阿尔特曼

阿尔特曼取得的最大胜利是成功地施压董事会让他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

在最大的企业支持者微软的公开支持和大多数员工的力挺下,阿尔特曼重新加入了OpenAI。这些员工手中持股的价值在过去一年大幅上升。

在解雇阿尔特曼的董事会四名董事中,有三位已经离职,其中一位董事今年秋季曾因发表一篇赞扬竞争对手安全实践的论文而与阿尔特曼发生过冲突。阿尔特曼和新任董事可能有机会改变OpenAI的董事会和治理结构,避免重蹈上周五的覆辙。

不过,阿尔特曼的处境也没有达到他在谈判可能回归时的预期。知情人士称,阿尔特曼的阵营此前一度认为周日已达成让他重返董事会、恢复首席执行官职位的临时协议。但该协议却在周日晚些时候破裂了,董事会任命了一位新的临时首席执行官,迫使阿尔特曼回到谈判桌前。他最终签署了一项未能恢复其董事会职务的安排,从而限制了他的影响力。

阿尔特曼还失去了董事会中的一位重要盟友:OpenAI前总裁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他在阿尔特曼被解雇前突然被解除了董事职务。布罗克曼起初宣布辞职,以抗议董事会的这一举动。现在,他重返OpenAI,但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知情人士说,相关各方还同意对阿尔特曼的行为和董事会解雇他的决定展开独立调查。

不包括Ilya Sutskever的旧董事会

旧董事会想要替换掉阿尔特曼的行动最终失败了,因为他们未能赢得OpenAI员工的支持,员工们对董事会传达出这个决定的方式感到愤怒,并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对董事会的信任。到周一早上,起先做出解雇阿尔特曼决定的四名董事中,有一人倒戈。

尽管如此,剩下的三名董事会成员还是通过谈判获得了重大妥协结果,这将使他们能对OpenAI产生影响力。知情人士说,这三名董事上周末要求在新董事会中拥有代表权,并寻求对阿尔特曼的行为进行全面独立调查。在周二晚些时候达成的协议中,这两个条件都得到了满足。

知情人士说,之前的董事会还批准了两名独立董事Taylor和萨默斯,希望他们能作为公正的董事,对阿尔特曼进行约束。通过D'Angelo,他们可能会有机会为他们对公司的愿景发声,该公司严格强调安全高于利润。

旧董事会成员包括Adam D’angelo;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高管Helen Toner;非营利性政策研究机构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Tasha McCauley;以及OpenAI首席研究科学家Ilya Sutskever。Sutskever曾支持罢免阿尔特曼,但周一改变了主意。

微软

作为OpenAI最大的投资者和技术受益者,微软在过去几天的混乱和不确定性中面临很大的损失风险。该公司投资了130亿美元,但在OpenAI董事会没有席位,而且知道非营利性董事会可能会以保护OpenAI使命的名义使其投资化为泡影。

这家科技巨头把宝押在阿尔特曼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首席技术官Kevin Scott之间的密切关系上。但随着OpenAI董事会在过去一年里成员减少,尤其是同时身为微软董事的Reid Hoffman退出,阿尔特曼的忠实拥护者队伍逐渐缩小。当他被赶下台时,微软完全措手不及。

目前还不清楚微软最终是否会在新架构中入主董事会。如果微软获得了董事会席位,有可能是董事会观察员的角色,那么纳德拉将获得他所缺乏的对OpenAI治理的可见性。但如果微软没有获得这个席位,更重要的是,如果阿尔特曼没有被任命为扩大后的董事会成员,那么微软在这场动荡过后的处境将更加糟糕,对其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的可见性和控制力将更弱。

风险投资者

多年来,Thrive Capital和Khosla Ventures等硅谷风险投资公司通过向员工购买股份的方式对OpenAI进行了投资。(该公司主要依赖微软获得外部资本。)与微软一样,这些投资者在OpenAI的治理上也没有发言权,他们只能听命于董事会,而董事会并没有义务按照他们的经济利益行事。

阿尔特曼去职一事,使得投资者以860亿美元估值购买该公司股票的交易搁浅。这甚至开启了这些股票估值暴跌的可能性,因为员工若兑现辞职威胁,该公司极可能分崩离析。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投资者纷纷支持阿尔特曼,推动他复职。

他们表示,投资者希望OpenAI由一个在财务上与股东保持一致的董事会来管理。这将使他们摆脱这个非营利董事会;该董事会并不代表股东利益行事,而且还为投资者设定了利润上限。考虑到前个董事会的持续影响力,以及OpenAI作为致力于开发安全AI的非营利机构的长期身份,作出这种改变将殊为不易。

员工

阿尔特曼的回归受到了员工们的热烈欢迎。在过去的这个周末,逾95%的员工签署了一封信,表示如果他不回来,他们就辞职。

OpenAI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该公司开始看起来更像是一家硅谷初创公司——尤其是在发布了风靡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之后的一年里;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技术发布之一。

为了把工程师从其他科技企业吸引过来,该公司开出了高薪,并许下了让他们凭借公司股票暴富的承诺。该公司旧金山总部配备的一些设施是高大上科技企业的标配,包括一个酒吧、食堂和图书馆。

许多人更愿意留在OpenAI而不是去微软。阿尔特曼的首席执行官职务恢复前,他本周早些时候曾计划加入微软。在社交媒体上,员工纷纷拿OpenAI与微软的文化差异开玩笑。

他们还有让OpenAI“重新团结起来”的经济层面动力。打算把股票卖给风险投资人的员工有望获得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这种股票出售交易本会让OpenAI的估值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增加两倍,但在阿尔特曼遭解职后被暂停了。现在,投资者们对该交易成行持乐观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4 16:34
商业与经济 科技

OpenAI迎回CEO阿尔特曼,接下来会怎样?

阿尔特曼在被董事会突然赶下台的几天后,重新成为OpenAI的掌舵人。但几乎其他所有事情仍在变化之中。
针对OpenAI未来的谈判继续进行,阿尔特曼和公司高层力争重归于好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Berber Jin,Deepa Seetharaman,Tom Dotan

■阿尔特曼(Sam Altman)在被董事会突然赶下台的几天后,重新成为OpenAI的掌舵人。但几乎其他所有事情仍在变化之中。

周二晚间达成的恢复阿尔特曼首席执行官职位的协议,与他在周末期间紧锣密鼓谈判中希望实现的最终目标相去甚远。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曾游说赶走那些解雇他的董事,组建全新的董事会,并希望自己重新加入董事会。

然而,阿尔特曼将不会进入改组后的董事会,解雇他的一名董事仍留在其中。

周二晚间,该公司宣布成立新的初始董事会,成员包括Salesforce前联席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Adam D’angelo是旧董事会的唯一留任者。

据报道,上届董事会和阿尔特曼还同意对他的行为、董事会上周将他赶下台的过程及其后果进行独立调查。董事会在宣布阿尔特曼离职时的理由是他在沟通中不够坦诚,但没有详细说明。

OpenAI不寻常的公司架构将暂时保留;在其架构中,由一个非营利性董事会管理一个向投资者募集外部资金的业务部门。据该公司目前的章程,董事会的唯一责任就是确保该公司开发对人类有益的AI系统——即使这意味着抹去投资者的利润。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新的初始董事会有很多工作要做。知情人士说,新董事会被赋予的一项任务是任命董事来扩大董事会,还很可能会探索对OpenAI的治理结构进行实质性变革。多数OpenAI投资者和高管都期待有一种新的制衡机制,来限制董事会突然赶走创始人并危及数以十亿美元计商业价值的能力。

该公司讨论自身未来之际,对关键角色利益攸关的事情如下。

阿尔特曼

阿尔特曼取得的最大胜利是成功地施压董事会让他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

在最大的企业支持者微软的公开支持和大多数员工的力挺下,阿尔特曼重新加入了OpenAI。这些员工手中持股的价值在过去一年大幅上升。

在解雇阿尔特曼的董事会四名董事中,有三位已经离职,其中一位董事今年秋季曾因发表一篇赞扬竞争对手安全实践的论文而与阿尔特曼发生过冲突。阿尔特曼和新任董事可能有机会改变OpenAI的董事会和治理结构,避免重蹈上周五的覆辙。

不过,阿尔特曼的处境也没有达到他在谈判可能回归时的预期。知情人士称,阿尔特曼的阵营此前一度认为周日已达成让他重返董事会、恢复首席执行官职位的临时协议。但该协议却在周日晚些时候破裂了,董事会任命了一位新的临时首席执行官,迫使阿尔特曼回到谈判桌前。他最终签署了一项未能恢复其董事会职务的安排,从而限制了他的影响力。

阿尔特曼还失去了董事会中的一位重要盟友:OpenAI前总裁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他在阿尔特曼被解雇前突然被解除了董事职务。布罗克曼起初宣布辞职,以抗议董事会的这一举动。现在,他重返OpenAI,但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知情人士说,相关各方还同意对阿尔特曼的行为和董事会解雇他的决定展开独立调查。

不包括Ilya Sutskever的旧董事会

旧董事会想要替换掉阿尔特曼的行动最终失败了,因为他们未能赢得OpenAI员工的支持,员工们对董事会传达出这个决定的方式感到愤怒,并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对董事会的信任。到周一早上,起先做出解雇阿尔特曼决定的四名董事中,有一人倒戈。

尽管如此,剩下的三名董事会成员还是通过谈判获得了重大妥协结果,这将使他们能对OpenAI产生影响力。知情人士说,这三名董事上周末要求在新董事会中拥有代表权,并寻求对阿尔特曼的行为进行全面独立调查。在周二晚些时候达成的协议中,这两个条件都得到了满足。

知情人士说,之前的董事会还批准了两名独立董事Taylor和萨默斯,希望他们能作为公正的董事,对阿尔特曼进行约束。通过D'Angelo,他们可能会有机会为他们对公司的愿景发声,该公司严格强调安全高于利润。

旧董事会成员包括Adam D’angelo;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高管Helen Toner;非营利性政策研究机构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Tasha McCauley;以及OpenAI首席研究科学家Ilya Sutskever。Sutskever曾支持罢免阿尔特曼,但周一改变了主意。

微软

作为OpenAI最大的投资者和技术受益者,微软在过去几天的混乱和不确定性中面临很大的损失风险。该公司投资了130亿美元,但在OpenAI董事会没有席位,而且知道非营利性董事会可能会以保护OpenAI使命的名义使其投资化为泡影。

这家科技巨头把宝押在阿尔特曼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首席技术官Kevin Scott之间的密切关系上。但随着OpenAI董事会在过去一年里成员减少,尤其是同时身为微软董事的Reid Hoffman退出,阿尔特曼的忠实拥护者队伍逐渐缩小。当他被赶下台时,微软完全措手不及。

目前还不清楚微软最终是否会在新架构中入主董事会。如果微软获得了董事会席位,有可能是董事会观察员的角色,那么纳德拉将获得他所缺乏的对OpenAI治理的可见性。但如果微软没有获得这个席位,更重要的是,如果阿尔特曼没有被任命为扩大后的董事会成员,那么微软在这场动荡过后的处境将更加糟糕,对其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的可见性和控制力将更弱。

风险投资者

多年来,Thrive Capital和Khosla Ventures等硅谷风险投资公司通过向员工购买股份的方式对OpenAI进行了投资。(该公司主要依赖微软获得外部资本。)与微软一样,这些投资者在OpenAI的治理上也没有发言权,他们只能听命于董事会,而董事会并没有义务按照他们的经济利益行事。

阿尔特曼去职一事,使得投资者以860亿美元估值购买该公司股票的交易搁浅。这甚至开启了这些股票估值暴跌的可能性,因为员工若兑现辞职威胁,该公司极可能分崩离析。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投资者纷纷支持阿尔特曼,推动他复职。

他们表示,投资者希望OpenAI由一个在财务上与股东保持一致的董事会来管理。这将使他们摆脱这个非营利董事会;该董事会并不代表股东利益行事,而且还为投资者设定了利润上限。考虑到前个董事会的持续影响力,以及OpenAI作为致力于开发安全AI的非营利机构的长期身份,作出这种改变将殊为不易。

员工

阿尔特曼的回归受到了员工们的热烈欢迎。在过去的这个周末,逾95%的员工签署了一封信,表示如果他不回来,他们就辞职。

OpenAI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该公司开始看起来更像是一家硅谷初创公司——尤其是在发布了风靡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之后的一年里;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技术发布之一。

为了把工程师从其他科技企业吸引过来,该公司开出了高薪,并许下了让他们凭借公司股票暴富的承诺。该公司旧金山总部配备的一些设施是高大上科技企业的标配,包括一个酒吧、食堂和图书馆。

许多人更愿意留在OpenAI而不是去微软。阿尔特曼的首席执行官职务恢复前,他本周早些时候曾计划加入微软。在社交媒体上,员工纷纷拿OpenAI与微软的文化差异开玩笑。

他们还有让OpenAI“重新团结起来”的经济层面动力。打算把股票卖给风险投资人的员工有望获得一笔巨大的意外之财。这种股票出售交易本会让OpenAI的估值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增加两倍,但在阿尔特曼遭解职后被暂停了。现在,投资者们对该交易成行持乐观态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