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07-04 05:59
商业与经济

令特斯拉最意外的劲敌来了?

“涨到心慌慌!”有投资者如是说。
小鹏电动汽车令特斯拉最意外的劲敌来了?
刘兰香

■7月3日,小鹏汽车港股延续6月下旬以来的涨势继续飙高,收盘上涨16.5%报58.25港元,盘中最高报59港元,较6月1日的最低30港元几乎翻倍。“涨到心慌慌!”有投资者如是说。这似乎也呼应了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几天前在新车发布会上三次情不自禁地说出“兄弟们啊”时所表达的激动情绪。

6月29日,小鹏G6新车上市,共推出5款配置3个版本,售价区间为20.99 万元-27.69 万元,车内配置几乎全部相同,价格与配置上的差异只在电机电池、两驱四驱、智能驾驶和座椅材质上。官方数据显示,从6月9日开启预售,截至6月28日,G6的累计预售订单已超过3.5万辆,且Max版车型选购比例达70%以上——小鹏计划推出的“AI代驾”模式预计在今年四季度向所有Max版用户推送。

“AI代驾”模式的底气在于,小鹏 G6 搭载了行业唯一量产的高阶智能辅助驾驶系统 XNGP,支持全场景辅助驾驶。“这次 G6 一交付就有 XNGP 了兄弟们啊!”何小鹏在发布会上说,“很多公司前几年就展示了demo,但现在还是demo,我们是(建成了)地基、一楼、二楼,不会在二楼说五楼的产品。”

“小鹏的XNGP绝不止遥遥领先。”何小鹏甚至说。自从今年 4 月份“遥遥领先”这个词火起来之后,关于华为 ADS 2.0 以及小鹏XNGP 的讨论就一直没停过,一向低调的何小鹏此言却颇有高调的“宣战”意味。他透露,在已经推送 XNGP 的北上广深 4 个城市,小鹏汽车的城市 NGP 里程渗透率达到了62%。

按照计划,小鹏计划今年下半年陆续在全国50座城市开通XNGP,并在明年拓展落地约200座城市。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还透露了智能驾驶的下一步思路,“要做XNGP能力的快速覆盖,无图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明年希望做到点对点,把停车到泊车100%的全覆盖。接下来降本实现辅助驾驶标配,最后形成技术闭环,真正向L4路径演进。”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推出小鹏P7开始,小鹏汽车就与特斯拉Model 3针锋相对。而作为对标特斯拉绝对的“王牌”——Model Y的产品,小鹏G6无论是在配置、续航、还是在智能化等层面都高于Model Y,其售价对比特斯拉Model Y(26.39万~36.39万元)的价格,有着明显的竞争优势。

以续航为例,小鹏基础版本 CLTC 纯电续航 580km,Max 版本续航最高可达 755km,而Model Y基础版本续航 CLTC 纯电续航 545km,Max 版本续航可达 660km;同时,小鹏搭载的800V 碳化硅高压平台可实现10分钟补能300公里,而Model Y搭载的仍是400V,无论是自有品牌充电桩还是普通充电桩,G6 的速度都比 Model Y要更快。

“G6一定会是25万元级别最强的智能纯电SUV,我觉得我们只用2个月就可以干到冠军。”何小鹏放出的这番豪言,恐怕很难不让特斯拉心生警惕。

实际上,小鹏G6发布会刚结束一天,特斯拉就在7月1日突然宣布,用户购买全新Model S/X两款车型现车,即可享受3.5万至4.5万元不等的优惠福利。虽然Model S/X的定价远高于小鹏G6,两者并非完全对标的产品,但这一降价声明的发布时间仍然耐人寻味。

小鹏汽车营销副总裁易寒透露,在展车没有全面铺开的情况下,小鹏G6平均每天新增订单数为700至1000单。接下来的重点工作是促进订单转化和保证供应链稳定。而为了保障供应,何小鹏表示,公司提前两个月做了缓冲,7月初即可开启交付,预计今年三季度小鹏G6的月交付爬坡速度要远超小鹏G9和小鹏P7i。他也坦言,此前由于供应链准备不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3月上市新车小鹏P7i的销量增速,未能有效带动小鹏汽车整体销量回升。

在G6发布之前,小鹏有G3i、P7、P5、G9共4款产品。乘联会数据显示,这几款产品在今年1-5月累计销量仅为3.28万辆,同比下滑超30%。6月,小鹏汽车共交付新车8620辆,同比下降43.64%,虽然环比继续增长15%,但在“蔚小理”三家中销量仍然垫底,与销量持续创新高的特斯拉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6月或许也是小鹏正式吹响困境反转号角的月份。

早在6月4日,何小鹏就发了一条微博,说“风雨后才见彩虹”;26日自己又出镜拍了个小视频,展示小鹏G6 XNGP的驾乘体验;29日的发布会则是小鹏在持续低迷近一年半后终于迎来的高光时刻。

G6 的订单爆发背后,一方面是小鹏在智能化方面的厚积薄发,另一方面也有及时调整产品定位和营销策略的功劳。毫无疑问,长城系的王凤英和吉利系的易寒加盟坐镇,尤其是王凤英包揽了产品规划和产供销规划,才让何小鹏聚焦在技术规划以及智能汽车的运营规划上。

从1月30日正式官宣加入小鹏至今,王凤英在小鹏的时间已经五个月有余。从4月中旬小鹏发布的年报来看,王凤英在核心高管层中排名中仅次于何小鹏,职位是总裁。而曾经主导产品规划的联合创始人夏珩,自去年11月底辞去董事会执行董事职位之后,在这份年报中,被排到了王凤英之后。

“三年小鹏销量达百万级别,五年小鹏市值达千亿美元。”初入小鹏的王凤英曾在一场内部会议上立下军令状。而在6月下旬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易寒则表示,“接下来,各位会非常直接地感受到小鹏汽车渠道的变化。具体来看,并非数量上的继续扩张,而是结构上进一步优化。主要方向会将一些小规模、小面积的商超店内部转移,变成集销售、交付、服务、充电为一体的综合性门店。小鹏汽车会在更多的二线、三线乃至四线市场下沉,会跟市场上更多的投资人,即所谓的授权模式来进行合作,加快对空白板块的占领与开拓。”

渠道变阵的效果是对王凤英的大考,何小鹏则在提前“囤货”高端芯片上证明了自己的前瞻性。

去年9月初,美国通过一纸禁令,禁止英伟达向中国出售包括最新的H100和A100在内的高端GPU,而何小鹏曾在朋友圈表示,NVIDIA A100/H100的限制令“会对所有自动驾驶云端训练带来挑战,好消息是刚好我们已经将未来几年的需求提前买回来了”。对目前发挥重大价值的“扶摇”大模型超算而言,这些芯片居功至伟,也是小鹏与特斯拉一较高下的大杀器。

毫无疑问,G6 的上市至少可以让小鹏暂时摆脱销量下滑的困境。不过,随着竞品车型陆续上市,小鹏的整体销量走势依然有待观察。就行业整体形势而言,何小鹏在4月16日的SEPA 2.0扶摇技术架构发布会上曾表示,燃油车将在接下来五年加速下行,300万辆的年销量规模将只是汽车公司的入场券,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主流汽车公司只会剩下8家。 “汽车行业的残酷竞争才刚刚开始。今天很多汽车公司还是考虑在营销上发力,没有考虑到32进8、8进4的竞争。” 他直言道。

对2014年开始造车的小鹏而言,自身的组织体系变革也才刚刚开始。在G6发布会后的采访中,何小鹏表示,“我们变革才完成第一大步,还有第二大步,第三大步,每一步都要走一年,要走到我所期望的,能够做到中国第一,能够做到全球前几,起码到 2027 年。”

这也呼应了何小鹏6月15日在一次活动上的公开发言:“今天有谁已经在牌桌上?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企业,中国的创业企业,能够已经确定在下一次的牌桌上,还没有。所有人都焦虑、都卷,但是不用担心,我觉得最最重要的是改变你的组织,改变你原来所有定义的模式。”■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07-04 05:59
商业与经济

令特斯拉最意外的劲敌来了?

“涨到心慌慌!”有投资者如是说。
小鹏电动汽车令特斯拉最意外的劲敌来了?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刘兰香

■7月3日,小鹏汽车港股延续6月下旬以来的涨势继续飙高,收盘上涨16.5%报58.25港元,盘中最高报59港元,较6月1日的最低30港元几乎翻倍。“涨到心慌慌!”有投资者如是说。这似乎也呼应了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几天前在新车发布会上三次情不自禁地说出“兄弟们啊”时所表达的激动情绪。

6月29日,小鹏G6新车上市,共推出5款配置3个版本,售价区间为20.99 万元-27.69 万元,车内配置几乎全部相同,价格与配置上的差异只在电机电池、两驱四驱、智能驾驶和座椅材质上。官方数据显示,从6月9日开启预售,截至6月28日,G6的累计预售订单已超过3.5万辆,且Max版车型选购比例达70%以上——小鹏计划推出的“AI代驾”模式预计在今年四季度向所有Max版用户推送。

“AI代驾”模式的底气在于,小鹏 G6 搭载了行业唯一量产的高阶智能辅助驾驶系统 XNGP,支持全场景辅助驾驶。“这次 G6 一交付就有 XNGP 了兄弟们啊!”何小鹏在发布会上说,“很多公司前几年就展示了demo,但现在还是demo,我们是(建成了)地基、一楼、二楼,不会在二楼说五楼的产品。”

“小鹏的XNGP绝不止遥遥领先。”何小鹏甚至说。自从今年 4 月份“遥遥领先”这个词火起来之后,关于华为 ADS 2.0 以及小鹏XNGP 的讨论就一直没停过,一向低调的何小鹏此言却颇有高调的“宣战”意味。他透露,在已经推送 XNGP 的北上广深 4 个城市,小鹏汽车的城市 NGP 里程渗透率达到了62%。

按照计划,小鹏计划今年下半年陆续在全国50座城市开通XNGP,并在明年拓展落地约200座城市。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还透露了智能驾驶的下一步思路,“要做XNGP能力的快速覆盖,无图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明年希望做到点对点,把停车到泊车100%的全覆盖。接下来降本实现辅助驾驶标配,最后形成技术闭环,真正向L4路径演进。”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推出小鹏P7开始,小鹏汽车就与特斯拉Model 3针锋相对。而作为对标特斯拉绝对的“王牌”——Model Y的产品,小鹏G6无论是在配置、续航、还是在智能化等层面都高于Model Y,其售价对比特斯拉Model Y(26.39万~36.39万元)的价格,有着明显的竞争优势。

以续航为例,小鹏基础版本 CLTC 纯电续航 580km,Max 版本续航最高可达 755km,而Model Y基础版本续航 CLTC 纯电续航 545km,Max 版本续航可达 660km;同时,小鹏搭载的800V 碳化硅高压平台可实现10分钟补能300公里,而Model Y搭载的仍是400V,无论是自有品牌充电桩还是普通充电桩,G6 的速度都比 Model Y要更快。

“G6一定会是25万元级别最强的智能纯电SUV,我觉得我们只用2个月就可以干到冠军。”何小鹏放出的这番豪言,恐怕很难不让特斯拉心生警惕。

实际上,小鹏G6发布会刚结束一天,特斯拉就在7月1日突然宣布,用户购买全新Model S/X两款车型现车,即可享受3.5万至4.5万元不等的优惠福利。虽然Model S/X的定价远高于小鹏G6,两者并非完全对标的产品,但这一降价声明的发布时间仍然耐人寻味。

小鹏汽车营销副总裁易寒透露,在展车没有全面铺开的情况下,小鹏G6平均每天新增订单数为700至1000单。接下来的重点工作是促进订单转化和保证供应链稳定。而为了保障供应,何小鹏表示,公司提前两个月做了缓冲,7月初即可开启交付,预计今年三季度小鹏G6的月交付爬坡速度要远超小鹏G9和小鹏P7i。他也坦言,此前由于供应链准备不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3月上市新车小鹏P7i的销量增速,未能有效带动小鹏汽车整体销量回升。

在G6发布之前,小鹏有G3i、P7、P5、G9共4款产品。乘联会数据显示,这几款产品在今年1-5月累计销量仅为3.28万辆,同比下滑超30%。6月,小鹏汽车共交付新车8620辆,同比下降43.64%,虽然环比继续增长15%,但在“蔚小理”三家中销量仍然垫底,与销量持续创新高的特斯拉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6月或许也是小鹏正式吹响困境反转号角的月份。

早在6月4日,何小鹏就发了一条微博,说“风雨后才见彩虹”;26日自己又出镜拍了个小视频,展示小鹏G6 XNGP的驾乘体验;29日的发布会则是小鹏在持续低迷近一年半后终于迎来的高光时刻。

G6 的订单爆发背后,一方面是小鹏在智能化方面的厚积薄发,另一方面也有及时调整产品定位和营销策略的功劳。毫无疑问,长城系的王凤英和吉利系的易寒加盟坐镇,尤其是王凤英包揽了产品规划和产供销规划,才让何小鹏聚焦在技术规划以及智能汽车的运营规划上。

从1月30日正式官宣加入小鹏至今,王凤英在小鹏的时间已经五个月有余。从4月中旬小鹏发布的年报来看,王凤英在核心高管层中排名中仅次于何小鹏,职位是总裁。而曾经主导产品规划的联合创始人夏珩,自去年11月底辞去董事会执行董事职位之后,在这份年报中,被排到了王凤英之后。

“三年小鹏销量达百万级别,五年小鹏市值达千亿美元。”初入小鹏的王凤英曾在一场内部会议上立下军令状。而在6月下旬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易寒则表示,“接下来,各位会非常直接地感受到小鹏汽车渠道的变化。具体来看,并非数量上的继续扩张,而是结构上进一步优化。主要方向会将一些小规模、小面积的商超店内部转移,变成集销售、交付、服务、充电为一体的综合性门店。小鹏汽车会在更多的二线、三线乃至四线市场下沉,会跟市场上更多的投资人,即所谓的授权模式来进行合作,加快对空白板块的占领与开拓。”

渠道变阵的效果是对王凤英的大考,何小鹏则在提前“囤货”高端芯片上证明了自己的前瞻性。

去年9月初,美国通过一纸禁令,禁止英伟达向中国出售包括最新的H100和A100在内的高端GPU,而何小鹏曾在朋友圈表示,NVIDIA A100/H100的限制令“会对所有自动驾驶云端训练带来挑战,好消息是刚好我们已经将未来几年的需求提前买回来了”。对目前发挥重大价值的“扶摇”大模型超算而言,这些芯片居功至伟,也是小鹏与特斯拉一较高下的大杀器。

毫无疑问,G6 的上市至少可以让小鹏暂时摆脱销量下滑的困境。不过,随着竞品车型陆续上市,小鹏的整体销量走势依然有待观察。就行业整体形势而言,何小鹏在4月16日的SEPA 2.0扶摇技术架构发布会上曾表示,燃油车将在接下来五年加速下行,300万辆的年销量规模将只是汽车公司的入场券,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主流汽车公司只会剩下8家。 “汽车行业的残酷竞争才刚刚开始。今天很多汽车公司还是考虑在营销上发力,没有考虑到32进8、8进4的竞争。” 他直言道。

对2014年开始造车的小鹏而言,自身的组织体系变革也才刚刚开始。在G6发布会后的采访中,何小鹏表示,“我们变革才完成第一大步,还有第二大步,第三大步,每一步都要走一年,要走到我所期望的,能够做到中国第一,能够做到全球前几,起码到 2027 年。”

这也呼应了何小鹏6月15日在一次活动上的公开发言:“今天有谁已经在牌桌上?我认为中国没有一家企业,中国的创业企业,能够已经确定在下一次的牌桌上,还没有。所有人都焦虑、都卷,但是不用担心,我觉得最最重要的是改变你的组织,改变你原来所有定义的模式。”■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