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2-08 14:10
商业与经济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最低,中美经济脱钩了?

美国并没有像相关数据显示的那样戒断中国进口商品。中国和西方的制造商已经找到了许多绕过关税的方法。但如果关税进一步上调至60%呢?
中美贸易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最低,中美经济脱钩了?
Greg Ip

■2023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的最低点。乍一看,这似乎是由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2018年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导致的两国经济脱钩。

特朗普正为完成这项工作煞费苦心,如果今年秋季再次当选,他将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60%或更高的关税。

不过,美国并没有像相关数据显示的那样戒断中国进口商品。中国和西方的制造商已经找到了许多绕过关税的方法;如果关税进一步上调,他们可能会加大努力。

美国商务部周三表示,去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从2022年的1.2万亿美元缩减至1.1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降至3.9%,为十多年来最低水平。

上述数据的大部分缩减是通过对华贸易缩减来实现的。去年,这一数字缩减了1,000多亿美元,降至2,810亿美元,为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

贸易逆差缩小的一个原因是,美国进口商可能在2022年订购了过多商品,导致库存膨胀,因此即使消费维持强劲势头,2023年的进口也减少了。

更根本的是,贸易逆差的缩小夸大了美国对中国制造商品消费的减少程度。随着贸易战的升温,许多制造商开始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以规避美国的关税。因此,美国对墨西哥去年的贸易逆差跃升至1520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多。美国对墨西哥的进口额去年超过中国,为至少15年来首次。美国与越南去年的贸易逆差为1050亿美元,几乎是2017年的三倍。

在美国从越南和墨西哥增加的进口中,很多商品的生产要素实际上原产于中国。由于数据上的差异,很难说其中有多少。不过,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最近的报告说,从2017年到2020年,即使中国在美国制成品进口中所占的份额有所下降,但中国在美国消费的商品的附加值中所占的份额实际上却在上升。

此外,中国公司一直在利用美国贸易法中一项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条款,该条款允许价值低于800美元的包裹免税进入美国。

耶鲁大学经济学家Amit Khandelwal和一位合著者汇编的联邦数据显示,根据“微量”例外规定进入美国的包裹数量自2017年以来增加至原来的三倍,去年达到10亿件。

这并不意味着关税没有影响。Khandelwal等人发现,关税使受影响商品的进口减少了30%;其中一部分是通过购买其他中国、外国或美国制造的商品弥补的。作者估计,美国经济付出的总成本为GDP的0.04%,消费者方面的损失略微抵消了美国生产商和美国财政部的收益。

麻省理工学院的David Autor和合著者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发现,那些本地企业可从关税中受益的县略微增加了就业。但平均而言,中国反制带来的损失盖过了这些益处。(尽管如此,研究发现这些县在政治上还是给了特朗普回报)。

中美经济脱钩的根本障碍在于,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中的主导地位让人很难找到替代品。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产量超过国内消费能力,这决定了中国必须出口剩余产品。随着房地产投资的崩溃削弱经济增长,执政的中共更加倚重制造业,尽管许多公司已经不盈利。

“2024年将是产能过剩之年,中国出口商面临的压力将是巨大的,”中国欧盟商会名誉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表示。“在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电池板领域,所有企业都在亏钱。在汽车领域,一家公司赚钱,其他100家公司赔钱。”

那么,如果加征25%的关税几乎不能减少美国对中国的依赖,那60%的关税是否会起到更大的作用呢?也许会。Khandelwal对35%关税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计算。他估计,这对进口和由此产生的成本的影响要大得多,相当于GDP的0.8%。

不过,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Brad Setser预测,中国将加大力度规避或抵消更高的关税。他说:“拆解产品,取出几个螺丝钉,找到另外的螺丝钉供应商,运到第三方,这样就不是百分之百的中国成分了,然后在第三方包装出口,这样做的动力是巨大的。”他还表示,美国公司则会更多地利用最低限额豁免规则。

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和中国注定不能脱钩。从历史的角度看,供应链的变动是循序渐进的。通常的情况是,先是一个步骤或一个部件转移到境外,然后就会发展出整个供应商生态系统。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从第三国进口产品中的中国成分势必会减少。

“对发展中国家的绿地外商直接投资保持不变,但流向非中国和非俄罗斯国家的份额却大大上升,”麦肯锡报告的作者之一Olivia White说。“这与投资帮助这些国家提高能力、做更多事情是一致的。”

为了把印度打造成一个手机生产基地,苹果公司(Apple)正在把更多的供应商转移到那里。三星(Samsung)在越南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

问题是,中国公司的做法与他们如出一辙。为了规避美国的关税,中国的电动汽车和电池公司正在墨西哥、韩国和摩洛哥等与美国有贸易协定的国家建设或考虑建设新工厂。

Setser预测,为了弥补对美国出口的下降,中国将压低人民币汇率,以促进对未加征关税国家的出口,扩大中国企业在这些经济体的存在。

当然,美国可以通过对其他贸易伙伴征收关税来阻止这些产品的进口。特朗普已提议对所有进口产品征收10%的关税,而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产品。

不过,如果这样做,将导致美国不仅与中国,而且与整个世界脱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2-08 14:10
商业与经济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最低,中美经济脱钩了?

美国并没有像相关数据显示的那样戒断中国进口商品。中国和西方的制造商已经找到了许多绕过关税的方法。但如果关税进一步上调至60%呢?
中美贸易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最低,中美经济脱钩了?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Greg Ip

■2023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降至十多年来的最低点。乍一看,这似乎是由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2018年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导致的两国经济脱钩。

特朗普正为完成这项工作煞费苦心,如果今年秋季再次当选,他将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60%或更高的关税。

不过,美国并没有像相关数据显示的那样戒断中国进口商品。中国和西方的制造商已经找到了许多绕过关税的方法;如果关税进一步上调,他们可能会加大努力。

美国商务部周三表示,去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从2022年的1.2万亿美元缩减至1.1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降至3.9%,为十多年来最低水平。

上述数据的大部分缩减是通过对华贸易缩减来实现的。去年,这一数字缩减了1,000多亿美元,降至2,810亿美元,为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

贸易逆差缩小的一个原因是,美国进口商可能在2022年订购了过多商品,导致库存膨胀,因此即使消费维持强劲势头,2023年的进口也减少了。

更根本的是,贸易逆差的缩小夸大了美国对中国制造商品消费的减少程度。随着贸易战的升温,许多制造商开始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以规避美国的关税。因此,美国对墨西哥去年的贸易逆差跃升至1520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多。美国对墨西哥的进口额去年超过中国,为至少15年来首次。美国与越南去年的贸易逆差为1050亿美元,几乎是2017年的三倍。

在美国从越南和墨西哥增加的进口中,很多商品的生产要素实际上原产于中国。由于数据上的差异,很难说其中有多少。不过,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最近的报告说,从2017年到2020年,即使中国在美国制成品进口中所占的份额有所下降,但中国在美国消费的商品的附加值中所占的份额实际上却在上升。

此外,中国公司一直在利用美国贸易法中一项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条款,该条款允许价值低于800美元的包裹免税进入美国。

耶鲁大学经济学家Amit Khandelwal和一位合著者汇编的联邦数据显示,根据“微量”例外规定进入美国的包裹数量自2017年以来增加至原来的三倍,去年达到10亿件。

这并不意味着关税没有影响。Khandelwal等人发现,关税使受影响商品的进口减少了30%;其中一部分是通过购买其他中国、外国或美国制造的商品弥补的。作者估计,美国经济付出的总成本为GDP的0.04%,消费者方面的损失略微抵消了美国生产商和美国财政部的收益。

麻省理工学院的David Autor和合著者进行的另一项研究发现,那些本地企业可从关税中受益的县略微增加了就业。但平均而言,中国反制带来的损失盖过了这些益处。(尽管如此,研究发现这些县在政治上还是给了特朗普回报)。

中美经济脱钩的根本障碍在于,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中的主导地位让人很难找到替代品。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产量超过国内消费能力,这决定了中国必须出口剩余产品。随着房地产投资的崩溃削弱经济增长,执政的中共更加倚重制造业,尽管许多公司已经不盈利。

“2024年将是产能过剩之年,中国出口商面临的压力将是巨大的,”中国欧盟商会名誉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表示。“在风力涡轮机和太阳能电池板领域,所有企业都在亏钱。在汽车领域,一家公司赚钱,其他100家公司赔钱。”

那么,如果加征25%的关税几乎不能减少美国对中国的依赖,那60%的关税是否会起到更大的作用呢?也许会。Khandelwal对35%关税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计算。他估计,这对进口和由此产生的成本的影响要大得多,相当于GDP的0.8%。

不过,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Brad Setser预测,中国将加大力度规避或抵消更高的关税。他说:“拆解产品,取出几个螺丝钉,找到另外的螺丝钉供应商,运到第三方,这样就不是百分之百的中国成分了,然后在第三方包装出口,这样做的动力是巨大的。”他还表示,美国公司则会更多地利用最低限额豁免规则。

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和中国注定不能脱钩。从历史的角度看,供应链的变动是循序渐进的。通常的情况是,先是一个步骤或一个部件转移到境外,然后就会发展出整个供应商生态系统。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从第三国进口产品中的中国成分势必会减少。

“对发展中国家的绿地外商直接投资保持不变,但流向非中国和非俄罗斯国家的份额却大大上升,”麦肯锡报告的作者之一Olivia White说。“这与投资帮助这些国家提高能力、做更多事情是一致的。”

为了把印度打造成一个手机生产基地,苹果公司(Apple)正在把更多的供应商转移到那里。三星(Samsung)在越南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

问题是,中国公司的做法与他们如出一辙。为了规避美国的关税,中国的电动汽车和电池公司正在墨西哥、韩国和摩洛哥等与美国有贸易协定的国家建设或考虑建设新工厂。

Setser预测,为了弥补对美国出口的下降,中国将压低人民币汇率,以促进对未加征关税国家的出口,扩大中国企业在这些经济体的存在。

当然,美国可以通过对其他贸易伙伴征收关税来阻止这些产品的进口。特朗普已提议对所有进口产品征收10%的关税,而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产品。

不过,如果这样做,将导致美国不仅与中国,而且与整个世界脱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