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30 07:58
商业与经济

展望2024需立足全球视角(下)

李楠、陈开宇:中国经济低谷期在23年已经见底,最大不确定性其实是自己怎么做?尽管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中国2024年具有三大机遇。
毛泽东天安门我的宪政思想——六十小结
李楠、陈开宇

一、2024年世界经济的确定与不确定

从前文的分析中,一方面,我们可以确定的是,2024年的世界经济依旧处于低谷期。但相比于2023年的经济低谷,2024年的低谷期不会比2023年更低。关于世界经济增长前景,无非考虑两个方面,一是全球总需求是否恢复增长并带来全球经济复苏,进而带来全球经济快速增长;二是全球产业结构中是否出现明确的引领全社会高增长的新行业新产业。

我们也可以确定,由于国际政治格局不稳定、全球能源结构失衡,全球总需求暂时看不到快速增长的基础;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暂时还看不到清晰明确的带给全社会高增长的新行业或新产业,所有具有增长潜力的新行业、新产业均具有很大的技术不确定性和政治不确定性。


我们还可以确定,中国政治稳定、产业结构稳定,依旧是世界上最具有低谷期最早恢复总需求增长的国家,中国在信息技术、新能源等领域已经表现出强大的出口能力,尽管依旧面临很多的出口困难,但已经成为全球信息技术、新能源领域的领军国家。中国依旧是全球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确定的是,在各个国家面对全球经济低谷会采取什么极端措施?在全球经济低谷期,受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各个国家都出现了保护主义抬头、极端货币政策等情况,这种各国政治上的不确定性,都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环境造成不确定性的影响。对于中国而言,全球经济增长正处于结构调整中,各国都在寻找新的产业经济增长点,中国需要在信息技术、新能源等新产业上加速发展,得以不被胁迫、立足全球的地位。

二、2024年国际政治环境的确定与不确定

一方面,2024年的国际政治环境会更加复杂多变。由于各国仍在国内经济低谷期,而在经济低谷期各国的选举政治会走向极端化。同时结束韬光养晦的中国已经走到了国际政治舞台中央,面临的国际政治局势会更加多变。无论是中国战略上或战术上的对手,都会在这个更加多极化的世界格局中采取更多加多样的手段与中国博弈。因此,2024年中国在国际政治环境中会面临战术上的更加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大国博弈更可能在2024年进入一个相对均衡状态,为中国带来一段相对平稳的发展时期。目前大国博弈中,俄罗斯被人拿捏的要害是乌克兰问题,目前已经爆发,且战争已经长期化,俄罗斯需要中国帮助,欧美各国都需要中国的表态不介入;美国最容易被人拿捏的要害是以色列问题,目前已经爆发,正在进入长期化,美国需要中国的表态不介入;中国最容易被人拿捏的要害是台湾问题,已经进入长期化,中国需要美国表态不激化。

最能影响世界格局的三个大国,都有已暴露的要害需要小心守护,均需要其他大国的承诺和默契,这就形成了一种互相博弈中的均衡局面。相对于2023年前的国际政治格局,这种三国博弈中的均衡是近几年来最清晰的,这也会给三国之间的博弈划定一个天花板,不至于将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毕竟谁都有办法在对方要害施加更大压力,而谁都承受不起。

因此,在战术层面,三国博弈依旧会花样百出。但在战略层面,三国重新形成了博弈中的互相制衡。对于中国而言,又迎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空间。中国需要一方面高度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稳定发展期,坚持和平自主的外交战略,赢取和平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抓紧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轻易地被国际局势的风云变化转移注意力。

三、中国国内经济局势的确定与不确定

中国国内经济局势的确定性及不确定性其实是相对容易判断的。

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经济低谷期在2023年度已经见底,许多宏观经济指标已经表面了2023年都中国经济见底。在经济低谷期,具有全面性特点的商业模式更容易抵御风险,目前东南亚、印度等近几年出现的热门区域都不具备中国的全面性。因此,中国依旧是世界上最具有经济增长潜力、产业链最齐全、政治环境最稳定、最具吸引外资的营商环境,这也是为什么芒格在临终前接受采访时笃定看好中国未来的20年。

而中国最大的不确定性其实是自己怎么做?如果把经济低谷期视为一个人生了病,那么病了就该吃药,但吃药需要选准了吃,是药三分毒,不能见什么药吃什么药。各种宏观经济复苏措施也都是药,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中国必须战略定力,不要因为经济低谷期就慌了手脚,不择手段地采取一些背离商业规则的刺激经济手段,反而破坏了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2023年,中国没有因为国际上诸多突发事件改变一贯的外交政策,也没有因欧美各国采取了极端的货币政策就冒然跟随;2024年,最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各级地方政府在引导经济走出低谷时,应坚决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规则,不要过度地干预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

比如,对于违反市场规则者,应坚决查处,以维护遵纪守法者的利益。对于小微企业、保交楼、民营经济等热点问题,应依法依规地按照相关法律及商业规则进行,不适宜过多地政府干预;对于科技创新,政府应该做能够做只有完善金融市场规则,建立数据交换平台,减少信息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性,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而不是自己进行风险投资。

四、2024年中国的机遇及合理对策

尽管2024年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但所有不确定性都具有机遇,所谓危机并存。对中国而言,2024年具有三大机遇:

1、国际政治方面,中国可能又迎来一个和平发展空间,但这个发展空间与以往不同,这个是互相制衡下形成的脆弱平衡。对于中国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不论国际局势风云变化,中国都应该把做好自己的事放在首位。

2、每一轮经济低谷期都是社会经济结构改变的最好时机。在经济增长期,各级地方政府都会难以放弃既得利益(如房地产),进行看不懂清晰前景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时,以前增长模式中积累的各种矛盾弊端也只有在经济低谷期才能下定决心进行根治。目前的经济低谷正是促使各级政府下决心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的时机。

3、十四五规划设计的发展方向依旧是有效的。中国经济处于低谷期的根本原因还是传统增长方式的调整。原有的生产函数面临着越来越明显的边际效益递减,要解决边际效益递减,必须更新生产函数,而我国十四五规划的八大任务已经设计好了新的生产函数,是解决中国面临诸多问题最好的方向。在三年疫情期间,各级地方政府忙于短期应急防疫,2024年是各级政府将工作重心重新聚焦于十四五规划的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30 07:58
商业与经济

展望2024需立足全球视角(下)

李楠、陈开宇:中国经济低谷期在23年已经见底,最大不确定性其实是自己怎么做?尽管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中国2024年具有三大机遇。
毛泽东天安门我的宪政思想——六十小结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李楠、陈开宇

一、2024年世界经济的确定与不确定

从前文的分析中,一方面,我们可以确定的是,2024年的世界经济依旧处于低谷期。但相比于2023年的经济低谷,2024年的低谷期不会比2023年更低。关于世界经济增长前景,无非考虑两个方面,一是全球总需求是否恢复增长并带来全球经济复苏,进而带来全球经济快速增长;二是全球产业结构中是否出现明确的引领全社会高增长的新行业新产业。

我们也可以确定,由于国际政治格局不稳定、全球能源结构失衡,全球总需求暂时看不到快速增长的基础;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暂时还看不到清晰明确的带给全社会高增长的新行业或新产业,所有具有增长潜力的新行业、新产业均具有很大的技术不确定性和政治不确定性。


我们还可以确定,中国政治稳定、产业结构稳定,依旧是世界上最具有低谷期最早恢复总需求增长的国家,中国在信息技术、新能源等领域已经表现出强大的出口能力,尽管依旧面临很多的出口困难,但已经成为全球信息技术、新能源领域的领军国家。中国依旧是全球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确定的是,在各个国家面对全球经济低谷会采取什么极端措施?在全球经济低谷期,受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各个国家都出现了保护主义抬头、极端货币政策等情况,这种各国政治上的不确定性,都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环境造成不确定性的影响。对于中国而言,全球经济增长正处于结构调整中,各国都在寻找新的产业经济增长点,中国需要在信息技术、新能源等新产业上加速发展,得以不被胁迫、立足全球的地位。

二、2024年国际政治环境的确定与不确定

一方面,2024年的国际政治环境会更加复杂多变。由于各国仍在国内经济低谷期,而在经济低谷期各国的选举政治会走向极端化。同时结束韬光养晦的中国已经走到了国际政治舞台中央,面临的国际政治局势会更加多变。无论是中国战略上或战术上的对手,都会在这个更加多极化的世界格局中采取更多加多样的手段与中国博弈。因此,2024年中国在国际政治环境中会面临战术上的更加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大国博弈更可能在2024年进入一个相对均衡状态,为中国带来一段相对平稳的发展时期。目前大国博弈中,俄罗斯被人拿捏的要害是乌克兰问题,目前已经爆发,且战争已经长期化,俄罗斯需要中国帮助,欧美各国都需要中国的表态不介入;美国最容易被人拿捏的要害是以色列问题,目前已经爆发,正在进入长期化,美国需要中国的表态不介入;中国最容易被人拿捏的要害是台湾问题,已经进入长期化,中国需要美国表态不激化。

最能影响世界格局的三个大国,都有已暴露的要害需要小心守护,均需要其他大国的承诺和默契,这就形成了一种互相博弈中的均衡局面。相对于2023年前的国际政治格局,这种三国博弈中的均衡是近几年来最清晰的,这也会给三国之间的博弈划定一个天花板,不至于将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毕竟谁都有办法在对方要害施加更大压力,而谁都承受不起。

因此,在战术层面,三国博弈依旧会花样百出。但在战略层面,三国重新形成了博弈中的互相制衡。对于中国而言,又迎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发展空间。中国需要一方面高度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稳定发展期,坚持和平自主的外交战略,赢取和平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抓紧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轻易地被国际局势的风云变化转移注意力。

三、中国国内经济局势的确定与不确定

中国国内经济局势的确定性及不确定性其实是相对容易判断的。

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经济低谷期在2023年度已经见底,许多宏观经济指标已经表面了2023年都中国经济见底。在经济低谷期,具有全面性特点的商业模式更容易抵御风险,目前东南亚、印度等近几年出现的热门区域都不具备中国的全面性。因此,中国依旧是世界上最具有经济增长潜力、产业链最齐全、政治环境最稳定、最具吸引外资的营商环境,这也是为什么芒格在临终前接受采访时笃定看好中国未来的20年。

而中国最大的不确定性其实是自己怎么做?如果把经济低谷期视为一个人生了病,那么病了就该吃药,但吃药需要选准了吃,是药三分毒,不能见什么药吃什么药。各种宏观经济复苏措施也都是药,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中国必须战略定力,不要因为经济低谷期就慌了手脚,不择手段地采取一些背离商业规则的刺激经济手段,反而破坏了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2023年,中国没有因为国际上诸多突发事件改变一贯的外交政策,也没有因欧美各国采取了极端的货币政策就冒然跟随;2024年,最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各级地方政府在引导经济走出低谷时,应坚决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规则,不要过度地干预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

比如,对于违反市场规则者,应坚决查处,以维护遵纪守法者的利益。对于小微企业、保交楼、民营经济等热点问题,应依法依规地按照相关法律及商业规则进行,不适宜过多地政府干预;对于科技创新,政府应该做能够做只有完善金融市场规则,建立数据交换平台,减少信息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性,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而不是自己进行风险投资。

四、2024年中国的机遇及合理对策

尽管2024年存在大量的不确定性,但所有不确定性都具有机遇,所谓危机并存。对中国而言,2024年具有三大机遇:

1、国际政治方面,中国可能又迎来一个和平发展空间,但这个发展空间与以往不同,这个是互相制衡下形成的脆弱平衡。对于中国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不论国际局势风云变化,中国都应该把做好自己的事放在首位。

2、每一轮经济低谷期都是社会经济结构改变的最好时机。在经济增长期,各级地方政府都会难以放弃既得利益(如房地产),进行看不懂清晰前景的产业结构调整。同时,以前增长模式中积累的各种矛盾弊端也只有在经济低谷期才能下定决心进行根治。目前的经济低谷正是促使各级政府下决心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的时机。

3、十四五规划设计的发展方向依旧是有效的。中国经济处于低谷期的根本原因还是传统增长方式的调整。原有的生产函数面临着越来越明显的边际效益递减,要解决边际效益递减,必须更新生产函数,而我国十四五规划的八大任务已经设计好了新的生产函数,是解决中国面临诸多问题最好的方向。在三年疫情期间,各级地方政府忙于短期应急防疫,2024年是各级政府将工作重心重新聚焦于十四五规划的时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