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6 11:30
商业与经济

欧洲经济增长引擎失灵

去年德国经济出现萎缩,延续了此前的低迷状态,而新挑战预示,该国经济未来将面临更多困难。
德国汽车欧洲经济增长引擎失灵
Tom Fairless

■德国陷入原地踏步的状态,而且没有一个快速摆脱的办法。

德国经济去年出现萎缩,延续了长达六年的低迷态势,这正在引发对于该国发生去工业化的担忧,同时也在削弱对该国各地区政府的支持。德国是欧洲大陆排名首位、全球排名第四的经济强国。

德国联邦统计局周一公布,在截至去年12月的三个月中,德国的经济产出可能比前一季度萎缩了0.3%。该机构称,2023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0.3%,仅比新冠疫情之前的2019年增长0.7%。根据欧盟的估计,包括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欧元区其他大型经济体去年可能实现了增长。

德国经济的下滑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正在颠覆该国以出口为重点的商业模式,包括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能源价格和利率上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向绿色能源转型的棘手问题。鉴于这些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都没有改善的迹象,德国的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在法兰克福的经济学家Dirk Schumacher说:“我从未如此担心德国的中期前景。”

经通胀调整后,德国的GDP仅比2017年底增长了1%。相比之下,根据欧盟统计局和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数据,同期美国经济经通胀调整后增长了13%。

今年,德国面临着一系列新的经济威胁,从房地产市场崩溃到中东冲突,后者对亚欧贸易路线造成严重干扰。尽管失业率上升,外来移民人数创下新高,但企业仍因劳动力短缺而叫苦不迭。德国宪法法院做出了限制使用预算外资金的裁决,这使政府的支出计划被打乱。

这种不安正在引发更广泛的不满。周一,农民们封堵柏林的道路,抗议政府削减补贴。民调显示,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可能在今年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和晚些时候的州选举中成为德国最大的政治力量。

所有这一切都使德国重新贴上了“欧洲病夫”的标签。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德国曾在东西德统一后失去了竞争力,被称为“欧洲病夫”。

德国东部萨克森州一家拥有175年历史的铸造厂GL Giesserei Loessnitz的首席执行官Max Jankowsky说:“去工业化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该公司处于德国旗舰汽车工业的中心,这个行业约有80万名员工,所生产的产品约有四分之三用于出口。该公司的客户包括宝马(BMW)、戴姆勒公司(Daimler )和大众(Volkswagen)。

虽然能源价格有所下降,但Jankowsky说,他所支付的电费仍然比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高三四倍,是美国竞争对手支付的五倍多。他说,“我们仍未看到政府出台一套完整的战略”来解决这个问题。

Jankowsky计划投资1,000万欧元(约合1,090万美元)建造一座电力熔炉,以取代他的大型燃煤熔炉,更高的碳税使得燃煤熔炉受到挤压。但他说,在电价如此之高的情况下,而政府又没有明确的降低电价的计划,新电炉将不会具有竞争力。

Jankowsky说:“我们不能把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汽车制造商,他们说他们会搬到土耳其或中国去。”

德国久负盛名的汽车工业正艰难应对来自特斯拉(Tesla)和中国后起之秀竞争对手的竞争,这些公司正在欧洲加大电动汽车的销售。游说团体德国汽车工业协会(German Association of the Automotive Industry)的数据显示,德国的汽车生产比21世纪10年代中期的水平低25%以上。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德国制造业的整体产出低于2019年,而且还在萎缩。OECD是一个主要由富裕国家组成的组织。

目前,红海冲突正扰乱航运,并使欧洲制造商面临新的供应链危机。特斯拉上周五表示,由于缺乏零部件,位于柏林郊外的该公司最大欧洲工厂将于1月29日至2月12日几乎全面停产。

一些经济学家持乐观态度,指出德国的失业率仍处于低位,政府债务也较低。

Berenberg Bank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表示,德国可能已经为适应能源成本上升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做出调整,一旦全球贸易复苏,德国或将获得相对较大的推动。

不过,德国工商大会(German Chamber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的2,200多家德国工业企业对经营状况的评估结果是此项调查2008年推出以来最差的。

德国工商大会总干事Martin Wansleben表示,德国对工业及其合作行业的吸引力正迅速下降,导致必要的投资没有进行或在其他地方进行。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上周下调了对德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德国经济今年将萎缩0.1%,此前的预测是增长0.3%。

痛苦并不仅限于经济。据Infratest dimap本月为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进行的民意调查,只有19%的选民对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表示满意,这是自1997年以来的最低值。抱怨的内容包括政府决定加快绿色转型议程,以及未能遏制非法移民的急剧增加。

朔尔茨的执政联盟伙伴的支持率也直线下降。本月早些时候,执政联盟中最小的政党、亲商的自由民主党(FDP)成员就是否退出政府进行了强行投票,结果只有52%的微弱多数决定应该留下。

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Germa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经济学家Ralph Wiechers说:“我们正在遭遇逆风。”据该游说团体,在德国拥有逾100万雇员的机械设备制造业11月份的订单在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同比下降了13%。

“我们靠积压订单为生,而积压订单正在消失,” Wiechers说。“我们还没有触底。”

不仅制造业如此。法国外贸银行的数据显示,投资和私人消费也已低于2019年的水平,而且增长严重落后于其他主要欧洲国家,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德国的劳动力市场也开始出现裂痕。上个月失业率从2022年5%的低点上升至5.9%。

位于柏林市中心的一家餐厅和旅游景点Staendige Vertretung的老板Joern Brinkmann说:“能感觉到德国顾客的消费在减少。”

随着疫情时期的一项减税措施到期,餐饮增值税本月从7%上升至19%。Brinkmann说,这很可能导致需求进一步下降。为了节省开支,他目前在现货市场上购买能源,而他尚未提价以反映增值税上升的唯一原因是重新印制菜单的成本太高。

最近有几家大型零售商申请破产,其中包括拥有15,000多名员工的连锁百货公司Galeria Karstadt Kaufhof。

格丁根大学城的办公文具商店Wiederholdt有18名员工,其董事总经理Alexander Grosse说:“危机接连不断......由于一切都如此不确定,年初消费者情绪再次低落。”

Grosse说,圣诞交易季令人失望,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收入比上一年有所下降。

德国经济上一次陷入长期低迷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头一个十年之初,当时德国政府进行了不太得民心的劳动法改革,帮助企业削减成本、恢复竞争力。法国外贸银行的Schumacher说,这一次,尚不清楚德国可能如何走出来。

中国曾帮助德国走出以往的一些衰退,但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过于疲软,而且中国企业与德国制造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

Brinkmann说,在柏林,成本上升、商务旅客减少、经济前景不佳等因素正促使许多餐厅老板变卖餐厅。他说,他计划于周一与其他数百名餐厅从业者一起加入上述农户的抗议活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6 11:30
商业与经济

欧洲经济增长引擎失灵

去年德国经济出现萎缩,延续了此前的低迷状态,而新挑战预示,该国经济未来将面临更多困难。
德国汽车欧洲经济增长引擎失灵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Tom Fairless

■德国陷入原地踏步的状态,而且没有一个快速摆脱的办法。

德国经济去年出现萎缩,延续了长达六年的低迷态势,这正在引发对于该国发生去工业化的担忧,同时也在削弱对该国各地区政府的支持。德国是欧洲大陆排名首位、全球排名第四的经济强国。

德国联邦统计局周一公布,在截至去年12月的三个月中,德国的经济产出可能比前一季度萎缩了0.3%。该机构称,2023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0.3%,仅比新冠疫情之前的2019年增长0.7%。根据欧盟的估计,包括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欧元区其他大型经济体去年可能实现了增长。

德国经济的下滑反映了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正在颠覆该国以出口为重点的商业模式,包括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能源价格和利率上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向绿色能源转型的棘手问题。鉴于这些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都没有改善的迹象,德国的经济前景不容乐观。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在法兰克福的经济学家Dirk Schumacher说:“我从未如此担心德国的中期前景。”

经通胀调整后,德国的GDP仅比2017年底增长了1%。相比之下,根据欧盟统计局和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数据,同期美国经济经通胀调整后增长了13%。

今年,德国面临着一系列新的经济威胁,从房地产市场崩溃到中东冲突,后者对亚欧贸易路线造成严重干扰。尽管失业率上升,外来移民人数创下新高,但企业仍因劳动力短缺而叫苦不迭。德国宪法法院做出了限制使用预算外资金的裁决,这使政府的支出计划被打乱。

这种不安正在引发更广泛的不满。周一,农民们封堵柏林的道路,抗议政府削减补贴。民调显示,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可能在今年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和晚些时候的州选举中成为德国最大的政治力量。

所有这一切都使德国重新贴上了“欧洲病夫”的标签。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德国曾在东西德统一后失去了竞争力,被称为“欧洲病夫”。

德国东部萨克森州一家拥有175年历史的铸造厂GL Giesserei Loessnitz的首席执行官Max Jankowsky说:“去工业化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该公司处于德国旗舰汽车工业的中心,这个行业约有80万名员工,所生产的产品约有四分之三用于出口。该公司的客户包括宝马(BMW)、戴姆勒公司(Daimler )和大众(Volkswagen)。

虽然能源价格有所下降,但Jankowsky说,他所支付的电费仍然比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高三四倍,是美国竞争对手支付的五倍多。他说,“我们仍未看到政府出台一套完整的战略”来解决这个问题。

Jankowsky计划投资1,000万欧元(约合1,090万美元)建造一座电力熔炉,以取代他的大型燃煤熔炉,更高的碳税使得燃煤熔炉受到挤压。但他说,在电价如此之高的情况下,而政府又没有明确的降低电价的计划,新电炉将不会具有竞争力。

Jankowsky说:“我们不能把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汽车制造商,他们说他们会搬到土耳其或中国去。”

德国久负盛名的汽车工业正艰难应对来自特斯拉(Tesla)和中国后起之秀竞争对手的竞争,这些公司正在欧洲加大电动汽车的销售。游说团体德国汽车工业协会(German Association of the Automotive Industry)的数据显示,德国的汽车生产比21世纪10年代中期的水平低25%以上。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德国制造业的整体产出低于2019年,而且还在萎缩。OECD是一个主要由富裕国家组成的组织。

目前,红海冲突正扰乱航运,并使欧洲制造商面临新的供应链危机。特斯拉上周五表示,由于缺乏零部件,位于柏林郊外的该公司最大欧洲工厂将于1月29日至2月12日几乎全面停产。

一些经济学家持乐观态度,指出德国的失业率仍处于低位,政府债务也较低。

Berenberg Bank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表示,德国可能已经为适应能源成本上升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做出调整,一旦全球贸易复苏,德国或将获得相对较大的推动。

不过,德国工商大会(German Chamber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的2,200多家德国工业企业对经营状况的评估结果是此项调查2008年推出以来最差的。

德国工商大会总干事Martin Wansleben表示,德国对工业及其合作行业的吸引力正迅速下降,导致必要的投资没有进行或在其他地方进行。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上周下调了对德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预计德国经济今年将萎缩0.1%,此前的预测是增长0.3%。

痛苦并不仅限于经济。据Infratest dimap本月为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进行的民意调查,只有19%的选民对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表示满意,这是自1997年以来的最低值。抱怨的内容包括政府决定加快绿色转型议程,以及未能遏制非法移民的急剧增加。

朔尔茨的执政联盟伙伴的支持率也直线下降。本月早些时候,执政联盟中最小的政党、亲商的自由民主党(FDP)成员就是否退出政府进行了强行投票,结果只有52%的微弱多数决定应该留下。

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Germa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经济学家Ralph Wiechers说:“我们正在遭遇逆风。”据该游说团体,在德国拥有逾100万雇员的机械设备制造业11月份的订单在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同比下降了13%。

“我们靠积压订单为生,而积压订单正在消失,” Wiechers说。“我们还没有触底。”

不仅制造业如此。法国外贸银行的数据显示,投资和私人消费也已低于2019年的水平,而且增长严重落后于其他主要欧洲国家,包括法国和西班牙。德国的劳动力市场也开始出现裂痕。上个月失业率从2022年5%的低点上升至5.9%。

位于柏林市中心的一家餐厅和旅游景点Staendige Vertretung的老板Joern Brinkmann说:“能感觉到德国顾客的消费在减少。”

随着疫情时期的一项减税措施到期,餐饮增值税本月从7%上升至19%。Brinkmann说,这很可能导致需求进一步下降。为了节省开支,他目前在现货市场上购买能源,而他尚未提价以反映增值税上升的唯一原因是重新印制菜单的成本太高。

最近有几家大型零售商申请破产,其中包括拥有15,000多名员工的连锁百货公司Galeria Karstadt Kaufhof。

格丁根大学城的办公文具商店Wiederholdt有18名员工,其董事总经理Alexander Grosse说:“危机接连不断......由于一切都如此不确定,年初消费者情绪再次低落。”

Grosse说,圣诞交易季令人失望,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收入比上一年有所下降。

德国经济上一次陷入长期低迷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头一个十年之初,当时德国政府进行了不太得民心的劳动法改革,帮助企业削减成本、恢复竞争力。法国外贸银行的Schumacher说,这一次,尚不清楚德国可能如何走出来。

中国曾帮助德国走出以往的一些衰退,但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过于疲软,而且中国企业与德国制造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

Brinkmann说,在柏林,成本上升、商务旅客减少、经济前景不佳等因素正促使许多餐厅老板变卖餐厅。他说,他计划于周一与其他数百名餐厅从业者一起加入上述农户的抗议活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