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2 20:02
社会与生活

AI最先砸了程序员饭碗?90%码农认为找工作变难,大学生也要调整职业规划

学生怎么办?
电脑键盘2023年中国十四大互联网公司盘点
新智元

■想不到AI最先影响到的打工人,居然是程序员。最近外媒一个有超过1万程序员参与的职业调查显示,90%的程序员都认为现在找工作变得更难了。

仿佛一夜之间,程序员就要找不到工作了?

由外媒Motherboard和Blind展开的一项有9388名工程师参与的调查显示,人工智能将导致程序员招聘人数减少。

接近90%接受调查的程序员表示,现在找工作比疫情之前更难,其中66%的人表示「困难得多」!

在调查中只有6%的人相信,如果他们现在离职,还能找到另一份薪水相当的工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2%的人对于找到一份薪水相当的工作,「完全没有信心」!

而在不久之前,一位专门研究劳动力市场的诺奖经济学家Christopher Pissarides甚至表示,因为AI技术的发展,以后大部分学STEM的学生都将不好找工作。

在他看来,现在的人工智能工程师正在开发的AI技术和产品,正在让这个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减少。

AI工程师可能会通过发展AI技术而播下「自我毁灭的种子」,这些人工智能最终将在未来取代开发它们的人的工作。

就像法学院的毕业的学生,一半人总是在抓另一半人一样,同样是和计算机打交道,AI工程师大火,而普通的程序员却越来越难找到工作了。

01 一切专业都能「转码」的时代变了?

在21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软件工程被认为是全球动荡不安、变幻莫测的就业市场中最稳定最体面的工作之一。

然而,随着行业的整体衰退和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越发明显,这个行业的工作安全感和舒适度开始受到威胁,软件工作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

「竞争异常激烈,」失业的软件工程师Joe Forzano说,他曾在心理健康初创企业Alma和私募股权巨头Blackstone工作过。  

自从三月份失业后,Forzano已经申请了超过250个职位。他在六次求职过程中都经历了一连串的面试,每次面试6到8轮,但最终都没有被录用。

「实在是太难了」他感慨道。

根据Blind(美国一个类似脉脉的程序员匿名交流平台)在12月份所做的调查显示,Forzano遇到的情况其实非常普遍。

其中,接近90%的软件工程师认为,现在找工作比疫情前要困难得多,其中有66%的人表示难度大幅增加。

大约80%的受访者认为,过去一年就业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

仅有6%的软件工程师认为,如果他们今天失业,他们「非常有信心」能够找到一份与现有总薪酬相当的工作,而表示「毫无信心」的人达到了32%。

根据科技行业职业追踪网站Layoffs.fyi提供的数据,2022年至2023年间,科技行业的裁员人数已超过40万。

尽管如此,从行业内部的裁员部门来看,与非技术岗位的同事相比,软件工程师似乎还是更安全一些。

最近的一项职场分析显示,科技公司的招聘团队被裁减了一半,而工程部门的裁员比例仅为10%。

在Salesforce,工程师的裁员风险仅为市场和销售部门的四分之一,据彭博社报道,这一趋势在Dell、Zoom等其他科技公司中也有所体现。

然而,软件工程师们开始在网络上频繁表达他们的担忧情绪。

去年12月,一位亚马逊员工在匿名员工平台Blind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抱怨「就业市场极其糟糕」,并表示自己甚至难以获得面试的机会。

这一转变与之前的大趋势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过去的20年间,由于计算机科学学位和编程培训课程所提供的就业保障,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据报道,谷歌的初级软件工程师年薪接近20万美元,享有丰厚的福利待遇。而且软件工程师的职位总是供不应求,即便是离职了,也很容易再找到另一份工作。

在2010年代初,Forzano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本科时,决定选择计算机科学作为他的专业。

虽然这个学位让他背上了18万美元的贷款,但他认为这绝对是稳赚不赔的投资。

「一个常春藤的工程学位绝对是值得的投资」,这将让他的未来的职业生涯永远不会发愁。

职业生涯初期,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的想法在发展。

招聘人员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他轻松地在不同的工作间跳槽,并很快晋升为部门经理。

这个行业如此的稳定,以至于每当其他行业的人在网上对自己的就业前景表示担忧时,「学编程去吧」这句话就成了一种略带讽刺的回应。

然而,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经济前景暗淡,招聘也大幅减少,软件工程师们过去认为稀松平常的工作机会也都不太找得到了。

「现在的竞争异常激烈。」「行业的面貌已经完全改观。」当他回想起大学本科时选择计算机科学作为专业的决定时,他坦言自己当时的想法有点「太过天真」了。

近期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取得突飞猛进的突破,程序员的工作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巨变。

那些允许用户利用自然语言编写代码或自动补全代码的AI程序,是最早赢得市场的AI工具之一。

谷歌的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去年表示,AI驱动的编程工具已经使工程师完成编码的时间减少了6%。

随着股价下跌,许多投资者正在向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其减少员工人数并更加严格地控制预算。

即使人工智能没有直接导致裁员,它也是经济下行时期公司「降本增效」计划的一部分。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Kelli María Korducki在9月份的《大西洋月刊》中写道:「计算机科学不再是一个稳妥的专业选择。」

曾任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现为企业家的Matt Welsh向该杂志透露,由于AI能够很大程度上执行软件工程的工作,这可能导致软件行业除了最优秀的人才之外,大多数人的工作保障和薪资水平都会下降。

就算到了去年12月份,软件工程师们对于AI可能让他们的岗位变得多余也没有太多的担忧。

在一个职场社交平台上的一个调查中,只有28%的人表示他们对此「非常」或「有一点」担心,而有72%的人表示他们「并不」或「根本不」担心。

然而,软件工程师似乎对于AI对他们的工作岗位的侵蚀的态度还是太保守了。

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由于AI技术的不断发展,他们的公司将来会肯定减少招聘人数。

Forzano并没有对他遇到的困难保持沉默,他在社交媒体上一路直播了它自己寻找新工作的过程。

他表示,这样做能让他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其他的科技行业工作者也表达了相似的挫败感。

他们大部分都认为自己明明条件已经远超了岗位需求,却还是难以获得面试的机会。

「我们都在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02 学生怎么办?

如果说已经在职业生涯中段的开发者需要对AI和自动化可能给他们的工作带来的冲击感到忧心,那么学校里的学生们面临的挑战就更大了。

他们甚至还没有正式开始职业生涯,就不得不因为即将到来的技术革命而调整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和预期。

「我确实很担心,一个学生经过计算机科学的本科教育,拿到学位,进入这个行业……他们的未来会怎样」,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计算机科学教授Timothy Richards表示。

Richards教授和他的同行们不仅要思考编码技能的学习是否还具备价值,而且发现即便是教授学生编程技能也变得愈加艰难。

像ChatGPT这样的聊天机器人能够处理入门课程中的一些基础任务,比如调试代码。

一些学生可能会养成经常使用ChatGPT来作弊的习惯,在完成学业和拿到文凭后,他们却没有真正掌握独立工作所需要的能力。

现在,Richards已经开始调整他的授课方式——让那些编程入门课的学生像数学生使用计算器一样使用AI,要求他们明确告知输入给AI的具体指令,并解释他们的思考过程。

目前看来,「学习编程」热潮的可能已经降温了,并不代表技术人员将被时代淘汰。

相反,AI带来的变革预示着,选择哪个专业并没有「理解技术如何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概念性思维」那样重要。

下一家硅谷巨头既可能是由不懂编程的人文学科毕业生创立,也可能是由编程能力很强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创立。

毕竟,这个领域向来不只是学习Python和C++的技巧那么简单,它的精髓在于识别规律并将它们组合起来。

从这个角度看,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之路,可能就藏在机器所不能达到的领域。

AI擅长高级推理和一般被认为与认知能力相关的技能(比如下棋),但在基础技能上却显得笨拙。

那些激发人类创造力的好奇心驱动的本能,在AI的世界里不仅依旧存在,而且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幸运的是,学生们有很多途径可以培养这些能力。■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2 20:02
社会与生活

AI最先砸了程序员饭碗?90%码农认为找工作变难,大学生也要调整职业规划

学生怎么办?
电脑键盘2023年中国十四大互联网公司盘点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新智元

■想不到AI最先影响到的打工人,居然是程序员。最近外媒一个有超过1万程序员参与的职业调查显示,90%的程序员都认为现在找工作变得更难了。

仿佛一夜之间,程序员就要找不到工作了?

由外媒Motherboard和Blind展开的一项有9388名工程师参与的调查显示,人工智能将导致程序员招聘人数减少。

接近90%接受调查的程序员表示,现在找工作比疫情之前更难,其中66%的人表示「困难得多」!

在调查中只有6%的人相信,如果他们现在离职,还能找到另一份薪水相当的工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32%的人对于找到一份薪水相当的工作,「完全没有信心」!

而在不久之前,一位专门研究劳动力市场的诺奖经济学家Christopher Pissarides甚至表示,因为AI技术的发展,以后大部分学STEM的学生都将不好找工作。

在他看来,现在的人工智能工程师正在开发的AI技术和产品,正在让这个行业的劳动力需求减少。

AI工程师可能会通过发展AI技术而播下「自我毁灭的种子」,这些人工智能最终将在未来取代开发它们的人的工作。

就像法学院的毕业的学生,一半人总是在抓另一半人一样,同样是和计算机打交道,AI工程师大火,而普通的程序员却越来越难找到工作了。

01 一切专业都能「转码」的时代变了?

在21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软件工程被认为是全球动荡不安、变幻莫测的就业市场中最稳定最体面的工作之一。

然而,随着行业的整体衰退和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越发明显,这个行业的工作安全感和舒适度开始受到威胁,软件工作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

「竞争异常激烈,」失业的软件工程师Joe Forzano说,他曾在心理健康初创企业Alma和私募股权巨头Blackstone工作过。  

自从三月份失业后,Forzano已经申请了超过250个职位。他在六次求职过程中都经历了一连串的面试,每次面试6到8轮,但最终都没有被录用。

「实在是太难了」他感慨道。

根据Blind(美国一个类似脉脉的程序员匿名交流平台)在12月份所做的调查显示,Forzano遇到的情况其实非常普遍。

其中,接近90%的软件工程师认为,现在找工作比疫情前要困难得多,其中有66%的人表示难度大幅增加。

大约80%的受访者认为,过去一年就业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

仅有6%的软件工程师认为,如果他们今天失业,他们「非常有信心」能够找到一份与现有总薪酬相当的工作,而表示「毫无信心」的人达到了32%。

根据科技行业职业追踪网站Layoffs.fyi提供的数据,2022年至2023年间,科技行业的裁员人数已超过40万。

尽管如此,从行业内部的裁员部门来看,与非技术岗位的同事相比,软件工程师似乎还是更安全一些。

最近的一项职场分析显示,科技公司的招聘团队被裁减了一半,而工程部门的裁员比例仅为10%。

在Salesforce,工程师的裁员风险仅为市场和销售部门的四分之一,据彭博社报道,这一趋势在Dell、Zoom等其他科技公司中也有所体现。

然而,软件工程师们开始在网络上频繁表达他们的担忧情绪。

去年12月,一位亚马逊员工在匿名员工平台Blind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抱怨「就业市场极其糟糕」,并表示自己甚至难以获得面试的机会。

这一转变与之前的大趋势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过去的20年间,由于计算机科学学位和编程培训课程所提供的就业保障,他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据报道,谷歌的初级软件工程师年薪接近20万美元,享有丰厚的福利待遇。而且软件工程师的职位总是供不应求,即便是离职了,也很容易再找到另一份工作。

在2010年代初,Forzano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本科时,决定选择计算机科学作为他的专业。

虽然这个学位让他背上了18万美元的贷款,但他认为这绝对是稳赚不赔的投资。

「一个常春藤的工程学位绝对是值得的投资」,这将让他的未来的职业生涯永远不会发愁。

职业生涯初期,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的想法在发展。

招聘人员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他轻松地在不同的工作间跳槽,并很快晋升为部门经理。

这个行业如此的稳定,以至于每当其他行业的人在网上对自己的就业前景表示担忧时,「学编程去吧」这句话就成了一种略带讽刺的回应。

然而,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经济前景暗淡,招聘也大幅减少,软件工程师们过去认为稀松平常的工作机会也都不太找得到了。

「现在的竞争异常激烈。」「行业的面貌已经完全改观。」当他回想起大学本科时选择计算机科学作为专业的决定时,他坦言自己当时的想法有点「太过天真」了。

近期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取得突飞猛进的突破,程序员的工作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巨变。

那些允许用户利用自然语言编写代码或自动补全代码的AI程序,是最早赢得市场的AI工具之一。

谷歌的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去年表示,AI驱动的编程工具已经使工程师完成编码的时间减少了6%。

随着股价下跌,许多投资者正在向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其减少员工人数并更加严格地控制预算。

即使人工智能没有直接导致裁员,它也是经济下行时期公司「降本增效」计划的一部分。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Kelli María Korducki在9月份的《大西洋月刊》中写道:「计算机科学不再是一个稳妥的专业选择。」

曾任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现为企业家的Matt Welsh向该杂志透露,由于AI能够很大程度上执行软件工程的工作,这可能导致软件行业除了最优秀的人才之外,大多数人的工作保障和薪资水平都会下降。

就算到了去年12月份,软件工程师们对于AI可能让他们的岗位变得多余也没有太多的担忧。

在一个职场社交平台上的一个调查中,只有28%的人表示他们对此「非常」或「有一点」担心,而有72%的人表示他们「并不」或「根本不」担心。

然而,软件工程师似乎对于AI对他们的工作岗位的侵蚀的态度还是太保守了。

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由于AI技术的不断发展,他们的公司将来会肯定减少招聘人数。

Forzano并没有对他遇到的困难保持沉默,他在社交媒体上一路直播了它自己寻找新工作的过程。

他表示,这样做能让他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其他的科技行业工作者也表达了相似的挫败感。

他们大部分都认为自己明明条件已经远超了岗位需求,却还是难以获得面试的机会。

「我们都在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02 学生怎么办?

如果说已经在职业生涯中段的开发者需要对AI和自动化可能给他们的工作带来的冲击感到忧心,那么学校里的学生们面临的挑战就更大了。

他们甚至还没有正式开始职业生涯,就不得不因为即将到来的技术革命而调整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和预期。

「我确实很担心,一个学生经过计算机科学的本科教育,拿到学位,进入这个行业……他们的未来会怎样」,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计算机科学教授Timothy Richards表示。

Richards教授和他的同行们不仅要思考编码技能的学习是否还具备价值,而且发现即便是教授学生编程技能也变得愈加艰难。

像ChatGPT这样的聊天机器人能够处理入门课程中的一些基础任务,比如调试代码。

一些学生可能会养成经常使用ChatGPT来作弊的习惯,在完成学业和拿到文凭后,他们却没有真正掌握独立工作所需要的能力。

现在,Richards已经开始调整他的授课方式——让那些编程入门课的学生像数学生使用计算器一样使用AI,要求他们明确告知输入给AI的具体指令,并解释他们的思考过程。

目前看来,「学习编程」热潮的可能已经降温了,并不代表技术人员将被时代淘汰。

相反,AI带来的变革预示着,选择哪个专业并没有「理解技术如何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概念性思维」那样重要。

下一家硅谷巨头既可能是由不懂编程的人文学科毕业生创立,也可能是由编程能力很强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创立。

毕竟,这个领域向来不只是学习Python和C++的技巧那么简单,它的精髓在于识别规律并将它们组合起来。

从这个角度看,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之路,可能就藏在机器所不能达到的领域。

AI擅长高级推理和一般被认为与认知能力相关的技能(比如下棋),但在基础技能上却显得笨拙。

那些激发人类创造力的好奇心驱动的本能,在AI的世界里不仅依旧存在,而且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幸运的是,学生们有很多途径可以培养这些能力。■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