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04 19:08
社会与生活

哈佛校长辞任后,百年名校何去何从?

哈佛大学必须选出新校长,并处理好教职工、学生和捐赠者之间的分歧。
哈佛大学
Melissa Korn

■Claudine Gay周二辞去了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校长一职;在此之前的几周里,她一直因为剽窃指控和对校园反犹问题应对不力而饱受批评。

但校长辞任不太可能使哈佛摆脱过去几个月来的丑闻,也不太可能解决校园内的反犹问题。

哈佛大学管理委员会和临时领导人首先需要解决一些教职工和校友的担忧,这些员工和校友认为该校过于偏左,越来越强调种族研究和多元化;同时也要面对其他人的抱怨,这些人认为该校在应对校园和整个社会的种族不平等方面做得还不够。

哈佛大学的领导人也将不得不应对令人担忧且不断变化的招生环境;六个月前,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禁止哈佛大学和其他大学在决定谁能获得令人艳羡的录取名额时考虑种族因素。

他们将需要在外界的审视下完成这一切;在许多人眼中,哈佛大学集中代表了美国高等教育的所有问题。

保守派活动人士Christopher Rufo曾在推动罢免Gay的行动中一马当先,他周二表示,他将继续推动哈佛大学做出改变,包括聘请更多保守派教授、改变招生政策以及废除他所说的“种族歧视和意识形态腐败”的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举措。

他说,他的目标是“让真理重新成为哈佛大学的指导原则”。

就Gay如何处理哈佛大学对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事件的回应,亿万富翁投资者、哈佛校友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是最早提出批评的人之一,他在周二发表了一篇胜利感言,转发了Rufo和其他保守派人士的评论,还暗示上个月与Rufo一起在一个众议院听证会上作证的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校长Sally Kornbluth应该是下一个辞职的人。

周三早些时候,阿克曼在X上发表了一篇4,000字的文章,敦促哈佛大学最高管理委员会Harvard Corporation的成员辞职,并表示他们的继任者应在意识形态方面更为多元化,并通过更民主的程序选出;目前的程序是由现有的委员会成员选出新成员。

阿克曼还说,应该关闭“公平、多元化、包容和归属感办公室”,并解雇工作人员,理由是该办公室“从根本上存在缺陷,存在种族主义意识形态”。

他写道:“哈佛必须再次成为一所选贤举能的学府,不因肤色而优待或歧视教师或学生,以最广泛的形式理解多元化,使学生能够在一个欢迎多元化的环境中学习,拥有真正多元化背景和经历的教师和学生提出的多元化观点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受到欢迎。”

几十年来,哈佛大学和其他大学一直在努力解决它们与奴隶制、种族和宗教歧视的关系问题,并表示他们需要协同计划来帮助改善有色人种学生和教职员工所面对的校园环境。全美各地的校长们也承认,传统而言除了成绩之外,还有很多因素在录取决定中被考虑在内,比如父母是否曾在该校就读或家庭捐款多少。

哈佛大学在建校的头两百多年里没有招收过黑人学生,直到进入20世纪多年之后,每年也只招收少数黑人学生。1943年哈佛大学的教室首次向女性,即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的学生开放,直到20世纪70年代,哈佛大学和拉德克利夫学院的招生办公室一直是分开的。20世纪20年代,该校规定了犹太学生入学人数配额。

哈佛大学的一项内部调查显示,与白人和亚裔学生相比,哈佛大学的黑人、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学生的归属感要低得多,做真实自我的机会也更少。

哈佛大学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代表援引了该校董事会、教师、校友和高层管理人员最近发表的支持Kornbluth的声明。

本轮哈佛大学的提前录取申请下降了17%,同时其他一些招生极其挑剔的大学的申请量则有所上升,表明哈佛大学声誉可能受损,可能需要设法修复。在一些与大学相关的大型Facebook群组中,一些犹太家长对自己的孩子在校园里是否安全表示担忧,他们提到了Gay上个月在众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的证词,以及学生团体指责以色列对哈马斯10月7日袭击事件负责的声明。他们说,这所久负盛名的大学光环已经黯淡。

创建于1650年、对学校负有受托责任的Harvard Corporation将监督新校长的遴选过程,并可能听取教职员工和学生咨询委员会的意见。

2022年12月,经过五个月的选拔后,Gay获任哈佛大学第一位黑人校长和第二位女校长。据学生报纸Harvard Crimson报道,这是约70年来时间最短的一次选拔。

遴选委员会主席普利兹克(Penny Pritzker)当时说:“她坚定致力于自由探索和表达,对作为大学社区生命线的声音和观点多元化有着深刻的理解。”普利兹克曾任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的商务部长,近来一些校友要求她辞去哈佛大学董事会主席一职。

在2023年9月Gay的就职典礼上,曾是校长遴选教职员顾问委员会成员的教授Tommie Shelby说,她平衡了对传统的尊重和“对未来、对我们应该且必须呈现的面貌的期望”。

他说,他为Gay获任而喝彩欢呼,“原因是这一任命所体现的哈佛,以及我们在哈佛的位置,还有所有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属于哈佛的人的位置”。

Gay在周三晚间发表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的一篇文章中说,在最初回应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事件和上个月在国会作证时,以及在过去论文的引用方面,她犯了错误。但她坚持自己的研究,并说她感到不安的是有人利用谎言和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公开攻击她的人格。

她写道:“我希望通过辞职,让煽动者没有机会进一步以我的校长任期为武器,破坏哈佛自建校以来的理想。”“我们国家的大学校园必须仍是学生学习、分享和共同成长的地方,而不是代理人斗争和政治哗众取宠的场所。”

哈佛的管理委员会尚未就如何遴选下一任校长提供任何细节,但相关人员很可能非常清楚他们对多元化的重视程度,以及如果他们选择一个更传统的继任者,比如一位有数十年大学管理经验的白人男性,是否会被视为出尔反尔。

Gay因发表的研究成果相对较少而受到批评,但参与校长遴选程序的人士表示,许多成功的候选人都来自其他背景,包括政界和商界。

教育市场猎头公司WittKieffer的执行合伙人Zach Smith说,虽然教职员工通常希望校长出自教授队伍,但日常工作职责所需的技能与学者工作截然不同。Smith经办了约50名校长的遴选工作。

“这些都是高层次的管理职位,”他表示。“成功需要的是政治智慧、筹款能力,能够与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捐赠者坐在一起交流。”

一些一年前也许还是重要角逐人选的女性,如今可能已退出该市场。2023年,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最高职位均由女性担任。

高等教育公共关系公司RW Jones Agency首席执行官Sean Rossall称,哈佛大学的现任领导人应该利用物色人选的过程来帮助重建该社区内的信任。

“他们眼下能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言无不尽。他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最新信息,尽可能多地告诉社区,尽可能地公开和实时分享,则从长远来看,哈佛就会更好,”他说。

Rossall称,哈佛大学在某些问题上不与公众沟通的传统做法正在动摇,最近几周管理委员会就Gay剽窃指控的沟通有限,让其他人主导了此事的发展。

Rossall表示:“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状态下你只能活这么短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04 19:08
社会与生活

哈佛校长辞任后,百年名校何去何从?

哈佛大学必须选出新校长,并处理好教职工、学生和捐赠者之间的分歧。
哈佛大学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Melissa Korn

■Claudine Gay周二辞去了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校长一职;在此之前的几周里,她一直因为剽窃指控和对校园反犹问题应对不力而饱受批评。

但校长辞任不太可能使哈佛摆脱过去几个月来的丑闻,也不太可能解决校园内的反犹问题。

哈佛大学管理委员会和临时领导人首先需要解决一些教职工和校友的担忧,这些员工和校友认为该校过于偏左,越来越强调种族研究和多元化;同时也要面对其他人的抱怨,这些人认为该校在应对校园和整个社会的种族不平等方面做得还不够。

哈佛大学的领导人也将不得不应对令人担忧且不断变化的招生环境;六个月前,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禁止哈佛大学和其他大学在决定谁能获得令人艳羡的录取名额时考虑种族因素。

他们将需要在外界的审视下完成这一切;在许多人眼中,哈佛大学集中代表了美国高等教育的所有问题。

保守派活动人士Christopher Rufo曾在推动罢免Gay的行动中一马当先,他周二表示,他将继续推动哈佛大学做出改变,包括聘请更多保守派教授、改变招生政策以及废除他所说的“种族歧视和意识形态腐败”的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举措。

他说,他的目标是“让真理重新成为哈佛大学的指导原则”。

就Gay如何处理哈佛大学对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事件的回应,亿万富翁投资者、哈佛校友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是最早提出批评的人之一,他在周二发表了一篇胜利感言,转发了Rufo和其他保守派人士的评论,还暗示上个月与Rufo一起在一个众议院听证会上作证的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校长Sally Kornbluth应该是下一个辞职的人。

周三早些时候,阿克曼在X上发表了一篇4,000字的文章,敦促哈佛大学最高管理委员会Harvard Corporation的成员辞职,并表示他们的继任者应在意识形态方面更为多元化,并通过更民主的程序选出;目前的程序是由现有的委员会成员选出新成员。

阿克曼还说,应该关闭“公平、多元化、包容和归属感办公室”,并解雇工作人员,理由是该办公室“从根本上存在缺陷,存在种族主义意识形态”。

他写道:“哈佛必须再次成为一所选贤举能的学府,不因肤色而优待或歧视教师或学生,以最广泛的形式理解多元化,使学生能够在一个欢迎多元化的环境中学习,拥有真正多元化背景和经历的教师和学生提出的多元化观点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受到欢迎。”

几十年来,哈佛大学和其他大学一直在努力解决它们与奴隶制、种族和宗教歧视的关系问题,并表示他们需要协同计划来帮助改善有色人种学生和教职员工所面对的校园环境。全美各地的校长们也承认,传统而言除了成绩之外,还有很多因素在录取决定中被考虑在内,比如父母是否曾在该校就读或家庭捐款多少。

哈佛大学在建校的头两百多年里没有招收过黑人学生,直到进入20世纪多年之后,每年也只招收少数黑人学生。1943年哈佛大学的教室首次向女性,即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的学生开放,直到20世纪70年代,哈佛大学和拉德克利夫学院的招生办公室一直是分开的。20世纪20年代,该校规定了犹太学生入学人数配额。

哈佛大学的一项内部调查显示,与白人和亚裔学生相比,哈佛大学的黑人、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学生的归属感要低得多,做真实自我的机会也更少。

哈佛大学的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

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代表援引了该校董事会、教师、校友和高层管理人员最近发表的支持Kornbluth的声明。

本轮哈佛大学的提前录取申请下降了17%,同时其他一些招生极其挑剔的大学的申请量则有所上升,表明哈佛大学声誉可能受损,可能需要设法修复。在一些与大学相关的大型Facebook群组中,一些犹太家长对自己的孩子在校园里是否安全表示担忧,他们提到了Gay上个月在众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的证词,以及学生团体指责以色列对哈马斯10月7日袭击事件负责的声明。他们说,这所久负盛名的大学光环已经黯淡。

创建于1650年、对学校负有受托责任的Harvard Corporation将监督新校长的遴选过程,并可能听取教职员工和学生咨询委员会的意见。

2022年12月,经过五个月的选拔后,Gay获任哈佛大学第一位黑人校长和第二位女校长。据学生报纸Harvard Crimson报道,这是约70年来时间最短的一次选拔。

遴选委员会主席普利兹克(Penny Pritzker)当时说:“她坚定致力于自由探索和表达,对作为大学社区生命线的声音和观点多元化有着深刻的理解。”普利兹克曾任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的商务部长,近来一些校友要求她辞去哈佛大学董事会主席一职。

在2023年9月Gay的就职典礼上,曾是校长遴选教职员顾问委员会成员的教授Tommie Shelby说,她平衡了对传统的尊重和“对未来、对我们应该且必须呈现的面貌的期望”。

他说,他为Gay获任而喝彩欢呼,“原因是这一任命所体现的哈佛,以及我们在哈佛的位置,还有所有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属于哈佛的人的位置”。

Gay在周三晚间发表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的一篇文章中说,在最初回应10月7日哈马斯袭击事件和上个月在国会作证时,以及在过去论文的引用方面,她犯了错误。但她坚持自己的研究,并说她感到不安的是有人利用谎言和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公开攻击她的人格。

她写道:“我希望通过辞职,让煽动者没有机会进一步以我的校长任期为武器,破坏哈佛自建校以来的理想。”“我们国家的大学校园必须仍是学生学习、分享和共同成长的地方,而不是代理人斗争和政治哗众取宠的场所。”

哈佛的管理委员会尚未就如何遴选下一任校长提供任何细节,但相关人员很可能非常清楚他们对多元化的重视程度,以及如果他们选择一个更传统的继任者,比如一位有数十年大学管理经验的白人男性,是否会被视为出尔反尔。

Gay因发表的研究成果相对较少而受到批评,但参与校长遴选程序的人士表示,许多成功的候选人都来自其他背景,包括政界和商界。

教育市场猎头公司WittKieffer的执行合伙人Zach Smith说,虽然教职员工通常希望校长出自教授队伍,但日常工作职责所需的技能与学者工作截然不同。Smith经办了约50名校长的遴选工作。

“这些都是高层次的管理职位,”他表示。“成功需要的是政治智慧、筹款能力,能够与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捐赠者坐在一起交流。”

一些一年前也许还是重要角逐人选的女性,如今可能已退出该市场。2023年,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最高职位均由女性担任。

高等教育公共关系公司RW Jones Agency首席执行官Sean Rossall称,哈佛大学的现任领导人应该利用物色人选的过程来帮助重建该社区内的信任。

“他们眼下能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言无不尽。他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最新信息,尽可能多地告诉社区,尽可能地公开和实时分享,则从长远来看,哈佛就会更好,”他说。

Rossall称,哈佛大学在某些问题上不与公众沟通的传统做法正在动摇,最近几周管理委员会就Gay剽窃指控的沟通有限,让其他人主导了此事的发展。

Rossall表示:“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状态下你只能活这么短时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