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04 18:34
商业与经济

百度并购告吹 欢聚内地业务何去何从

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国业务售予百度,但计划未能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现在它可能会被迫以低得多的价格寻找新买主
直播榜一大哥消失在2022
阳歌

■对欢聚集团(YY.US)来说,新年並不快樂。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布以36亿美元(256億元),将国内直播业务售予百度(BIDU.US;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布这笔交易时,欢聚似乎是其中的赢家,让它能将敏感的国内直播业务出手,该行业已成为监管整顿的领域。除交易价格高之外,出售还会让欢聚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从事类似Bigo的直播业务,后者不受中国监管机构的管控,主攻东南亚、欧洲和中东市场。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将国内业务纳入其财报,认为它们属于非持续性业务,并在周一发布的最新声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报道称,欢聚准备在交易完成后,将其在纽约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为往后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准备。

但现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将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这家公司接下来要怎么走。此事再次突显了在中国做生意面临的巨大监管风险,因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后而告吹。

投资者对交易终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欢聚的股价在消息公布后的两个交易日内下跌17%。抛售导致该股的远期市盈率仅为8倍,是根据欢聚非中国业务的利润计算的。这数字落后于快手(1024.HK)的16倍,但领先于约会应用挚文集团(MOMO.US)的5倍,后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来自直播服务。

说实话,市盈率低似乎是说得通,因为欢聚的非中国业务表现相对疲软,去年三季度该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亿美元,过去两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来,中国业务似乎才是更让公司担忧。因为欢聚甚至没有将这项业务计入其最新财报,如果不能迅速通过重启与百度的交易,或卖给其他买家处置该业务,它可能不得不调整过去三年的所有业绩。

百度和欢聚在各自的声明中,均未就此事给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声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终止交易的权利,因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终截止日,交易协议规定的前提条件“尚未全部满足”。百度没有细说,但在这份声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须“获得必要的政府监管部门批准”,意味双方均未能获得中国市场监管机构的批准。

不否决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败并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报道,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这笔交易,那是在该交易宣布约一年后。路透社的报道没有给出直接原因,但当时监管机构已经开始了一场遏制行动,目的是防止影响力过度集中在几家互联网手上。

大约在同一时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否决了斗鱼(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并,那笔交易本可产生中国最大的直播游戏公司。在欢聚集团和百度的案例中,监管机构实际上从未宣布过否决,只是没有给予批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最近对几笔被受瞩目的全球芯片企业合并案,都使用了这种“被动否决权”,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决了美国巨头英特尔收购以色列高塔半导体的交易。但这是我们所知的,首次将这种做法用在纯中资交易上。

在难以证明交易确实具有反竞争性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可能会使用这种方法,因为百度的主要业务是搜索和人工智能,这些业务与直播毫无关系。这种做法也不需要监管机构给出任何理由,因为它从未予以正式否决,这凸显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监管风险的不同寻常之处。

 从一开始,投资者似乎就没有对这笔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对欢聚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的估值为36亿美元,但后者的总市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近这个水平。在最近的抛售之后,该公司的市值只有20亿美元,其中应该包括国内业务,以及总部位于新加坡的Bigo直播,该业务本应成为欢聚的主营业务。

虽然欢聚的整体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2%,这是六个季度以来的首次增长。收入为4.94亿美元,欢聚剔除中国业务后,占公司三季度营收的87%。不过,2.2%的收入增长并不是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尤其是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

欢聚在声明中表示,“正在寻求法律建议,并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这表明它认为仍有可能重启这笔交易,并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没有太多的法律选项,因为这笔交易的必要条件,显然是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总而言之,欢聚集团可能需要为它的国内业务寻找新的买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国以外找到有兴趣的买家,而大多数拥有必要资源的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经历后,也不太可能有任何兴趣。这意味最终欢聚或要将内地业务售给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远低于百度的出价。■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04 18:34
商业与经济

百度并购告吹 欢聚内地业务何去何从

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国业务售予百度,但计划未能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现在它可能会被迫以低得多的价格寻找新买主
直播榜一大哥消失在2022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阳歌

■对欢聚集团(YY.US)来说,新年並不快樂。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布以36亿美元(256億元),将国内直播业务售予百度(BIDU.US;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布这笔交易时,欢聚似乎是其中的赢家,让它能将敏感的国内直播业务出手,该行业已成为监管整顿的领域。除交易价格高之外,出售还会让欢聚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从事类似Bigo的直播业务,后者不受中国监管机构的管控,主攻东南亚、欧洲和中东市场。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将国内业务纳入其财报,认为它们属于非持续性业务,并在周一发布的最新声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报道称,欢聚准备在交易完成后,将其在纽约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为往后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准备。

但现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将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这家公司接下来要怎么走。此事再次突显了在中国做生意面临的巨大监管风险,因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后而告吹。

投资者对交易终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欢聚的股价在消息公布后的两个交易日内下跌17%。抛售导致该股的远期市盈率仅为8倍,是根据欢聚非中国业务的利润计算的。这数字落后于快手(1024.HK)的16倍,但领先于约会应用挚文集团(MOMO.US)的5倍,后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来自直播服务。

说实话,市盈率低似乎是说得通,因为欢聚的非中国业务表现相对疲软,去年三季度该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亿美元,过去两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来,中国业务似乎才是更让公司担忧。因为欢聚甚至没有将这项业务计入其最新财报,如果不能迅速通过重启与百度的交易,或卖给其他买家处置该业务,它可能不得不调整过去三年的所有业绩。

百度和欢聚在各自的声明中,均未就此事给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声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终止交易的权利,因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终截止日,交易协议规定的前提条件“尚未全部满足”。百度没有细说,但在这份声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须“获得必要的政府监管部门批准”,意味双方均未能获得中国市场监管机构的批准。

不否决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败并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报道,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这笔交易,那是在该交易宣布约一年后。路透社的报道没有给出直接原因,但当时监管机构已经开始了一场遏制行动,目的是防止影响力过度集中在几家互联网手上。

大约在同一时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否决了斗鱼(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并,那笔交易本可产生中国最大的直播游戏公司。在欢聚集团和百度的案例中,监管机构实际上从未宣布过否决,只是没有给予批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最近对几笔被受瞩目的全球芯片企业合并案,都使用了这种“被动否决权”,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决了美国巨头英特尔收购以色列高塔半导体的交易。但这是我们所知的,首次将这种做法用在纯中资交易上。

在难以证明交易确实具有反竞争性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可能会使用这种方法,因为百度的主要业务是搜索和人工智能,这些业务与直播毫无关系。这种做法也不需要监管机构给出任何理由,因为它从未予以正式否决,这凸显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监管风险的不同寻常之处。

 从一开始,投资者似乎就没有对这笔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对欢聚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的估值为36亿美元,但后者的总市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近这个水平。在最近的抛售之后,该公司的市值只有20亿美元,其中应该包括国内业务,以及总部位于新加坡的Bigo直播,该业务本应成为欢聚的主营业务。

虽然欢聚的整体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2%,这是六个季度以来的首次增长。收入为4.94亿美元,欢聚剔除中国业务后,占公司三季度营收的87%。不过,2.2%的收入增长并不是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尤其是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

欢聚在声明中表示,“正在寻求法律建议,并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这表明它认为仍有可能重启这笔交易,并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没有太多的法律选项,因为这笔交易的必要条件,显然是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总而言之,欢聚集团可能需要为它的国内业务寻找新的买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国以外找到有兴趣的买家,而大多数拥有必要资源的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经历后,也不太可能有任何兴趣。这意味最终欢聚或要将内地业务售给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远低于百度的出价。■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