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04 14:25
商业与经济

Shein和Temu低价商品背后:和供应商狠狠砍价

对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小型供应商来说,海外电商平台希音和Temu提供了一条生命线,但这些工厂也需付出代价:平台压价和大量库存。
拼多多TEMU“出海四小龙”,挑战亚马逊
Yoko Kubota,Raffaele Huang,Shen Lu

■电商平台希音(Shein)和Temu为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小型供应商提供了一条生命线,但这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近年来,许多中国工厂和商家加入了希音和Temu的供应链,这两个平台销售从T恤、手袋到电子产品和厨房用品等各类价格便宜的中国产商品,在美国大受欢迎。

希音和Temu使中国国内的工厂和商家能够接触到全球各地大量的消费者。希音市场覆盖150多个国家,Temu业务已触达40多个国家。

但这其中存在一种取舍:一些供应商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表示,它们正艰难应对利润率微薄和降价压力巨大的问题。另一些供应商则表示,它们有大量未售出的库存,并质疑与希音和Temu打交道从长远来看是否可持续。


电子产品卖家Jason Xie此前在深圳某电子市场的摊位上向来自美国、中东、东南亚和其他地区的买家出售智能手机屏幕等小配件。疫情期间,这些买家不再光顾,Xie转向电商,最初在亚马逊(Amazon.com)和拼多多(Pinduoduo)等平台上销售产品。拼多多是Temu在中国的兄弟平台。2023年5月,他接受了Temu母公司拼多多(PDD Holdings)的邀请,在Temu上进行销售。

Xie原本希望能借助Temu在海外的知名度打开销路,但几个月后,他已然开始质疑Temu这种销售方式的可持续性。Xie说,Temu想要做高销量、低利润率的生意,这个平台上有太多的商户,而且利润率也比在亚马逊上的利润率小。

虽然Xie有一些商品大卖,比如一款售价12美元、附带LED夜灯的无线扬声器,但其他商品销售失败的代价不菲。有一次,Xie和他的同事们准备了1,000个售价3美元的各种颜色的智能表带。但由于Temu平台上有许多类似的商品,他们最后只卖了十几个。

Shein称,由于其采用了预测客户需求并小批量生产的模式,它能够快速上新价格合理的服装。这则视频解释了Shein如何在全球快时尚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以及它为何又是世界上透明度最低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问题,据Xie说,Temu供应商要承担许多与退货相关的费用,如果消费者在退货过程中投诉,供应商还可能面临来自Temu的罚款。

Temu表示,该平台奉行的低价策略有利于消费者,而且有些制造商在Temu平台上表现出色,已经形成了规模效应。

Temu提到了位于中国东部武义的浙江麦铂实业有限公司(Zhejiang Maibo Industrial),该公司多年来一直为其他零售商生产水瓶和保温杯。今年3月,浙江麦铂实业开始在Temu上销售自有品牌产品,利润率达到20%,相比之下,该公司为其他品牌贴牌代工的利润率只有10%。

浙江麦铂实业负责人Bowen Wang说,鉴于Temu既负责运输也负责营销,该平台的进入门槛不高。

新的供应链模式

Temu和希音的按需业务模式颠覆了电子商务供应链。这两个平台向供应商下订单,要求在几天内交货,依靠实时数据快速分析需求,并根据需要补充订单。这样不仅能减少对仓储的需求,还能限制库存风险。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风险会转嫁给供应商。

东莞市米纯服饰有限公司(Dongguan Michun Clothing)是深圳附近的一家童装生产商,为希音供货已有两年左右,但该厂总经理Zhang Qingwei说,最近几个月基本上停止了与希音的合作。

当该工厂提出产品建议时,希音可能会表示有兴趣购买一定数量的产品,也许是几百件。Zhang说,但如果产品卖得不好,希音就会只拿走一小部分,剩下的由该工厂自行处理,但不让他在其它平台上销售这些商品。

Zhang说,这种情况导致他的工厂积压了大量希音的库存。他说,对工厂而言,风险太大了。在高峰时期,来自希音的收入约占该工厂总收入的10%,而如今已降至1%左右。

希音表示,其系统使供应商能够洞察客户的偏好以及产能、库存水平和需求情况。

一直在争夺供应商的希音和Temu也日益将目标对准相同的海外客户。

在中国创办的希音现在总部设在新加坡,该公司首先在美国一炮打响,在过去八年成长为一家快时尚巨头。拼多多一年多前推出了Temu,这很快给希音带来了压力。根据数字数据和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估计,在202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以月度用户数衡量,Temu一直是仅次于亚马逊的美国第二大受欢迎的电商应用。

Earnest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到去年7月,Temu在美销售额已超过希音。近月来,希音开始涉足时尚之外的其他领域,采用市场平台模式,允许第三方商家销售各种商品,与Temu展开更直接的竞争。

根据包裹运输咨询公司ShipMatrix的估计数据,希音和Temu在美国的日包裹运送量均为100万个。

希音的时装业务直接与工厂合作,该公司表示有大约5,400家供应商,主要位于中国。Temu没有透露自己有多少供应商,但也表示大部分都在中国。

六位商家表示,由于Temu的定价政策太严格,他们已停止与Temu的业务往来。Temu通常把所有供应商提供的价格中最低的价格作为基准,使商家的利润率微薄。希音允许供应商在一定范围内定价。


一位Temu商家表示,如果他不把价格降到与其他供应商同等的水平,Temu就不允许他向Temu的仓库补充库存,这实际上是断绝他与该平台的业务往来。这位商家称,他已决定停止在Temu上销售商品。

还有一些卖家说,Temu帮助他们增加了利润。深圳附近惠州的Huang Yilun近十年来一直在生产用于出口的圣诞装饰品。新冠疫情此前几乎摧毁了他的生意,疫情过后,他急于寻找新的渠道,于是去年6月开始在Temu上销售。在他送去的10件样品中,Temu接受了两件,并要求他把其中一件的价格再降20%。

即便如此,Huang称他的利润仍比以前要好。例如,他曾以40美分左右的价格向一家出口商出售他制作成本约14美分的圣诞老人布饰。在Temu,他至少可以卖到1美元,利润增加了两倍多。

但他目前难以雇佣到人手,工人的工资已经上涨。与此同时,Temu要求他对几种商品进一步降价。

Huang说,Temu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平台,但压力也开始增大。

自Temu问世以来,诸如TikTo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旗下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以及腾讯控股(Tencent Holdings)投资支持的Sea旗下的Shopee等许多其他平台,也在利用中国供应链为全球消费者提供更多更便宜的选择。亚马逊也在试图重振和扩大其全球销售项目,而中国供应商是亚马逊要争取的主要目标。

随着电商市场变得日益拥挤,卖家们正在测试哪个平台能给他们带来最好的销售和利润。

2021年,在深圳打工的Bai Yu被一家民营教培学校裁员后,转而从事电商。她在亚马逊上开设了一家面向美国市场的店铺,销售高尔夫球车电池充电器,几个月后,Temu给她打来电话。

于是,她开始在Temu上每月卖出几百个高尔夫球车电池充电器,比在亚马逊上卖得还多,不过在Temu上的售价往往只有亚马逊上相同充电器价格的一半。

很快,Temu要求她进一步降低价格,以便与其他卖家竞争。

她谈到降价时说,感觉很被动,别无选择。她说,她现在正考虑试水TikTok在美国的新电商业务。■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04 14:25
商业与经济

Shein和Temu低价商品背后:和供应商狠狠砍价

对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小型供应商来说,海外电商平台希音和Temu提供了一条生命线,但这些工厂也需付出代价:平台压价和大量库存。
拼多多TEMU“出海四小龙”,挑战亚马逊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Yoko Kubota,Raffaele Huang,Shen Lu

■电商平台希音(Shein)和Temu为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小型供应商提供了一条生命线,但这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近年来,许多中国工厂和商家加入了希音和Temu的供应链,这两个平台销售从T恤、手袋到电子产品和厨房用品等各类价格便宜的中国产商品,在美国大受欢迎。

希音和Temu使中国国内的工厂和商家能够接触到全球各地大量的消费者。希音市场覆盖150多个国家,Temu业务已触达40多个国家。

但这其中存在一种取舍:一些供应商在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表示,它们正艰难应对利润率微薄和降价压力巨大的问题。另一些供应商则表示,它们有大量未售出的库存,并质疑与希音和Temu打交道从长远来看是否可持续。


电子产品卖家Jason Xie此前在深圳某电子市场的摊位上向来自美国、中东、东南亚和其他地区的买家出售智能手机屏幕等小配件。疫情期间,这些买家不再光顾,Xie转向电商,最初在亚马逊(Amazon.com)和拼多多(Pinduoduo)等平台上销售产品。拼多多是Temu在中国的兄弟平台。2023年5月,他接受了Temu母公司拼多多(PDD Holdings)的邀请,在Temu上进行销售。

Xie原本希望能借助Temu在海外的知名度打开销路,但几个月后,他已然开始质疑Temu这种销售方式的可持续性。Xie说,Temu想要做高销量、低利润率的生意,这个平台上有太多的商户,而且利润率也比在亚马逊上的利润率小。

虽然Xie有一些商品大卖,比如一款售价12美元、附带LED夜灯的无线扬声器,但其他商品销售失败的代价不菲。有一次,Xie和他的同事们准备了1,000个售价3美元的各种颜色的智能表带。但由于Temu平台上有许多类似的商品,他们最后只卖了十几个。

Shein称,由于其采用了预测客户需求并小批量生产的模式,它能够快速上新价格合理的服装。这则视频解释了Shein如何在全球快时尚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以及它为何又是世界上透明度最低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问题,据Xie说,Temu供应商要承担许多与退货相关的费用,如果消费者在退货过程中投诉,供应商还可能面临来自Temu的罚款。

Temu表示,该平台奉行的低价策略有利于消费者,而且有些制造商在Temu平台上表现出色,已经形成了规模效应。

Temu提到了位于中国东部武义的浙江麦铂实业有限公司(Zhejiang Maibo Industrial),该公司多年来一直为其他零售商生产水瓶和保温杯。今年3月,浙江麦铂实业开始在Temu上销售自有品牌产品,利润率达到20%,相比之下,该公司为其他品牌贴牌代工的利润率只有10%。

浙江麦铂实业负责人Bowen Wang说,鉴于Temu既负责运输也负责营销,该平台的进入门槛不高。

新的供应链模式

Temu和希音的按需业务模式颠覆了电子商务供应链。这两个平台向供应商下订单,要求在几天内交货,依靠实时数据快速分析需求,并根据需要补充订单。这样不仅能减少对仓储的需求,还能限制库存风险。

在某些情况下,这种风险会转嫁给供应商。

东莞市米纯服饰有限公司(Dongguan Michun Clothing)是深圳附近的一家童装生产商,为希音供货已有两年左右,但该厂总经理Zhang Qingwei说,最近几个月基本上停止了与希音的合作。

当该工厂提出产品建议时,希音可能会表示有兴趣购买一定数量的产品,也许是几百件。Zhang说,但如果产品卖得不好,希音就会只拿走一小部分,剩下的由该工厂自行处理,但不让他在其它平台上销售这些商品。

Zhang说,这种情况导致他的工厂积压了大量希音的库存。他说,对工厂而言,风险太大了。在高峰时期,来自希音的收入约占该工厂总收入的10%,而如今已降至1%左右。

希音表示,其系统使供应商能够洞察客户的偏好以及产能、库存水平和需求情况。

一直在争夺供应商的希音和Temu也日益将目标对准相同的海外客户。

在中国创办的希音现在总部设在新加坡,该公司首先在美国一炮打响,在过去八年成长为一家快时尚巨头。拼多多一年多前推出了Temu,这很快给希音带来了压力。根据数字数据和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估计,在202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以月度用户数衡量,Temu一直是仅次于亚马逊的美国第二大受欢迎的电商应用。

Earnest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到去年7月,Temu在美销售额已超过希音。近月来,希音开始涉足时尚之外的其他领域,采用市场平台模式,允许第三方商家销售各种商品,与Temu展开更直接的竞争。

根据包裹运输咨询公司ShipMatrix的估计数据,希音和Temu在美国的日包裹运送量均为100万个。

希音的时装业务直接与工厂合作,该公司表示有大约5,400家供应商,主要位于中国。Temu没有透露自己有多少供应商,但也表示大部分都在中国。

六位商家表示,由于Temu的定价政策太严格,他们已停止与Temu的业务往来。Temu通常把所有供应商提供的价格中最低的价格作为基准,使商家的利润率微薄。希音允许供应商在一定范围内定价。


一位Temu商家表示,如果他不把价格降到与其他供应商同等的水平,Temu就不允许他向Temu的仓库补充库存,这实际上是断绝他与该平台的业务往来。这位商家称,他已决定停止在Temu上销售商品。

还有一些卖家说,Temu帮助他们增加了利润。深圳附近惠州的Huang Yilun近十年来一直在生产用于出口的圣诞装饰品。新冠疫情此前几乎摧毁了他的生意,疫情过后,他急于寻找新的渠道,于是去年6月开始在Temu上销售。在他送去的10件样品中,Temu接受了两件,并要求他把其中一件的价格再降20%。

即便如此,Huang称他的利润仍比以前要好。例如,他曾以40美分左右的价格向一家出口商出售他制作成本约14美分的圣诞老人布饰。在Temu,他至少可以卖到1美元,利润增加了两倍多。

但他目前难以雇佣到人手,工人的工资已经上涨。与此同时,Temu要求他对几种商品进一步降价。

Huang说,Temu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平台,但压力也开始增大。

自Temu问世以来,诸如TikTok、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旗下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以及腾讯控股(Tencent Holdings)投资支持的Sea旗下的Shopee等许多其他平台,也在利用中国供应链为全球消费者提供更多更便宜的选择。亚马逊也在试图重振和扩大其全球销售项目,而中国供应商是亚马逊要争取的主要目标。

随着电商市场变得日益拥挤,卖家们正在测试哪个平台能给他们带来最好的销售和利润。

2021年,在深圳打工的Bai Yu被一家民营教培学校裁员后,转而从事电商。她在亚马逊上开设了一家面向美国市场的店铺,销售高尔夫球车电池充电器,几个月后,Temu给她打来电话。

于是,她开始在Temu上每月卖出几百个高尔夫球车电池充电器,比在亚马逊上卖得还多,不过在Temu上的售价往往只有亚马逊上相同充电器价格的一半。

很快,Temu要求她进一步降低价格,以便与其他卖家竞争。

她谈到降价时说,感觉很被动,别无选择。她说,她现在正考虑试水TikTok在美国的新电商业务。■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