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26 07:33
商业与经济

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

刘远举:大型技术公司的员工们感叹人到中年,只是大型技术公司进入中年的先兆,对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来讲,变老是宿命,想变年轻却很难。
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
刘远举

■一、

2023年3月29日,“唯品会崩了”登上热搜,由于崩溃时间太长,影响了很多消费者无法正常下单,唯品会官方对此回应称,因系统短时故障,主站“加购”等功能或出现异常。

6月8日下午,有多名来自广东省的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中国电信的手机卡既没有信号,也无法上网。对此,中国电信广东客服在官方微博表示,“因网络异常,影响部分用户接听电话,我们正在进行抢修。”

同一个月28日下午,不少B站用户发现“一直提示获取视频内容失败”,不少用户吐槽“B站崩了”,该词条随后登上热搜。

广告
11月12日下午5点多,阿里云出现异常,随之“淘宝又崩了”“闲鱼崩了”“阿里云盘崩了”“钉钉崩了”等话题相继登上热搜。崩溃的原因是,11月12日17:44起,阿里云产品控制台访问及API调用出现使用异常,阿里云工程师正在紧急介入排查,当天晚上7点20左右恢复正常。

11月27日,上海、北京、广州等多地用户反馈,滴滴出行APP无法使用,地图无法加载。11月28日上午仍有不少滴滴用户晒出无法下单的截图。11月28日早上,滴滴网约车等服务已恢复,骑车等服务还在陆续修复中。

12月3日晚,“腾讯视频崩了”和“腾讯会员没了”两个话题上了热搜。腾讯视频官方微博3日晚发文称,目前腾讯视频出现了短暂技术问题,正在加紧修复,各项功能在逐步恢复中。

12月4日,网易云音乐旗舰店淘宝积分兑换黑胶VIP月卡活动疑似出现系统错误。

12月12日晚,不少网友反映菜鸟App崩了,包裹无法正常显示,也看不到取件码和物流相关信息。“菜鸟 取件码呢”也登上微博热搜。

今年以来,包括阿里、腾讯、百度、滴滴、抖音、B站等各大平台均发生过“崩了”事件。“大厂云又崩了”成了网络热门词条。

在当下,手机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平台的数字设施,已经有了一定公共基础设施属性。要求平台更加重视网络安全,提示消费者因网络崩溃抛弃平台的风险,甚至抬出网安法,都没有太大作用。因为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各类平台自然更不愿意看到网络的崩溃。更何况,这些设施只是有了公共品的属性,但并不是公共品,总不能因为有人做生意做得不好就惩罚。

二、

现代IT系统分三层:上层应用软件、中间云平台、下层IT硬件。底层硬件可以通过冗余和快速更换解决;云平台出问题,则会影响多个App;单个应用出问题,可由数据库、架构变更、外部因素等多个因素造成。出现网络崩溃并不奇怪,这是计算机系统不可避免之事。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以前也都出现过很多网络崩溃事件,但是,崩溃的频度的确在提升。红星资本局以被多家媒体报道或登上热搜榜为标准,对过去两年崩溃过的APP进行了不完全统计,2022年约发生了9起,而今年以来,类似的事件已发生14起。

有这样一个段子。“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原地跑步,一个做俯卧撑,一个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说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其实,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红利、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现在这些红利在逐渐消失,电梯慢了下来。但电梯绝不是仅仅变慢,变慢的同时,它会变得更不稳定。

电梯慢了,收入少了,心态也会变,决策也会变。正如之前在一片乐观之中,中国的互联网都在谈消费升级,眼里都是更高的ARPU值(单用户价值)。如今,眼中可能全变成了成本。

坊间流传的观点是,频繁的宕机或许和人员优化有关。效益不好,要开源节流,降本增效,裁人裁业务的时候,留下的大多都是关系户,真正骨干反而被裁掉。理论上,一般而言,人才优化不会涉及到安全等核

心关注点。不过,组织决策并非完全理性,留下了向上管理达人和PPT达人,把真的干活的和有技术的裁掉了,这样的办公室笑话,并非空穴来风。就如同人们买车预算受限,往往不是降车辆级别,而是舍弃高级的安全配置。个人会首先在小概率事件上收缩预算,组织出现同样的行为也不会令人奇怪。

IT运维在现代企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保障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安全运营,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安全与成本之间存在一种矛盾的关系,实现安全的成本越大,系统有更大的冗余度、鲁棒性,系统就更稳健。反之,越节约成本,安全性与稳定性就会下降。

成本减少了,与此同时,随着中国互联网规模越来越大,运行时间越来越久,系统变得更加复杂。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大型系统的宿命,系统越复杂,熵增不可避免。

从更大层面上,这是任何组织不可避免的命运,中国互联网显出了中年气象,而安全与稳定性问题,只是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的其中一面。

三、

前几年有篇著名的文章,讲的是“人到中年,职场半坡”,现在看来,大型技术公司员工感叹人到中年,只是大型技术公司进入中年的先兆。

佛教中的“四劫”指“成、驻、坏、空”,所描述的是一个世界的成立、持续、破坏、灭尽的过程,认为一切事物都会经历诞生、存在、衰落或毁灭的过程。这一点对组织也不例外,任何组织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随着时间的增长,任何组织都可能会逐渐僵化、老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组织业务增长,需要更多的人,更多人带来更多的管理层级;与此同时,业务增加,互联网红利,都带来了更多的财富,组织也能负担得起庞大的人力资源。于是,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组织结构变得更加复杂,官僚主义会滋生,决策链条更长、更繁琐,导致决策过程缓慢、反应迟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随着人数的增加,层级的增加,组织内部就会出现政治斗争、派系之争、利益冲突。于是,组织目标之外的个人目标、部门目标增多,干扰组织的信息传递,使得组织反应能力下降。

另一方面,任何组织都是人组成的,随着组织年龄的增加,当年未婚未育、日夜加班,公司为家的人,变成了需要兼顾年老的父母、叛逆的子女的中年大叔、大妈。更何况,这是享受了互联网红利,有着丰厚身价的大叔大妈。虽说可以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企业不是学校,虽然也有必要,但不可能每年毕业三分之一,而且,越重要、越关键的人,越不会毕业。于是,事业上的冲劲自然会减少。

人会老去,大脑的生理性变化和皮肤松弛、头发变少一样客观地发生着。人做事会越来越听从内心的想法,而排斥外在的驱动和影响,比如领导、公司KPI、公司使命。人组成了组织,组织文化也会变得保守,不愿意接受新的想法、变革或创新。

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之下,决策繁琐、官僚滋生、效率降低,组织也会显出中年态。

当然,市场中的公司,历史并不一样。一些互联网公司员工每周单休,工时远超其他互联网公司,所有工作被拆分到个人,无论是带队的主管、组长,还是基层员工,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通常只有一个考核目标。员工努力方向简单纯粹,也无法为自己完不成工作开脱找理由。这看起来是公司管理问题,但组织的年轻度,某种程度上是管理方式的前提。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变老是宿命,想变年轻却很难。更难的是企业要经验丰富的人去照顾一个大型复杂的熵增系统,又要换掉这些人以维持一个公司年轻的冲劲,而此时,电梯又慢了下来。好消息是,市场中的个体有兴衰,但市场永远长青。对中国而言,只要市场积极向上,就永远不会缺年轻的公司。■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26 07:33
商业与经济

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

刘远举:大型技术公司的员工们感叹人到中年,只是大型技术公司进入中年的先兆,对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来讲,变老是宿命,想变年轻却很难。
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刘远举

■一、

2023年3月29日,“唯品会崩了”登上热搜,由于崩溃时间太长,影响了很多消费者无法正常下单,唯品会官方对此回应称,因系统短时故障,主站“加购”等功能或出现异常。

6月8日下午,有多名来自广东省的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中国电信的手机卡既没有信号,也无法上网。对此,中国电信广东客服在官方微博表示,“因网络异常,影响部分用户接听电话,我们正在进行抢修。”

同一个月28日下午,不少B站用户发现“一直提示获取视频内容失败”,不少用户吐槽“B站崩了”,该词条随后登上热搜。

广告
11月12日下午5点多,阿里云出现异常,随之“淘宝又崩了”“闲鱼崩了”“阿里云盘崩了”“钉钉崩了”等话题相继登上热搜。崩溃的原因是,11月12日17:44起,阿里云产品控制台访问及API调用出现使用异常,阿里云工程师正在紧急介入排查,当天晚上7点20左右恢复正常。

11月27日,上海、北京、广州等多地用户反馈,滴滴出行APP无法使用,地图无法加载。11月28日上午仍有不少滴滴用户晒出无法下单的截图。11月28日早上,滴滴网约车等服务已恢复,骑车等服务还在陆续修复中。

12月3日晚,“腾讯视频崩了”和“腾讯会员没了”两个话题上了热搜。腾讯视频官方微博3日晚发文称,目前腾讯视频出现了短暂技术问题,正在加紧修复,各项功能在逐步恢复中。

12月4日,网易云音乐旗舰店淘宝积分兑换黑胶VIP月卡活动疑似出现系统错误。

12月12日晚,不少网友反映菜鸟App崩了,包裹无法正常显示,也看不到取件码和物流相关信息。“菜鸟 取件码呢”也登上微博热搜。

今年以来,包括阿里、腾讯、百度、滴滴、抖音、B站等各大平台均发生过“崩了”事件。“大厂云又崩了”成了网络热门词条。

在当下,手机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平台的数字设施,已经有了一定公共基础设施属性。要求平台更加重视网络安全,提示消费者因网络崩溃抛弃平台的风险,甚至抬出网安法,都没有太大作用。因为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各类平台自然更不愿意看到网络的崩溃。更何况,这些设施只是有了公共品的属性,但并不是公共品,总不能因为有人做生意做得不好就惩罚。

二、

现代IT系统分三层:上层应用软件、中间云平台、下层IT硬件。底层硬件可以通过冗余和快速更换解决;云平台出问题,则会影响多个App;单个应用出问题,可由数据库、架构变更、外部因素等多个因素造成。出现网络崩溃并不奇怪,这是计算机系统不可避免之事。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以前也都出现过很多网络崩溃事件,但是,崩溃的频度的确在提升。红星资本局以被多家媒体报道或登上热搜榜为标准,对过去两年崩溃过的APP进行了不完全统计,2022年约发生了9起,而今年以来,类似的事件已发生14起。

有这样一个段子。“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原地跑步,一个做俯卧撑,一个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说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其实,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红利、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现在这些红利在逐渐消失,电梯慢了下来。但电梯绝不是仅仅变慢,变慢的同时,它会变得更不稳定。

电梯慢了,收入少了,心态也会变,决策也会变。正如之前在一片乐观之中,中国的互联网都在谈消费升级,眼里都是更高的ARPU值(单用户价值)。如今,眼中可能全变成了成本。

坊间流传的观点是,频繁的宕机或许和人员优化有关。效益不好,要开源节流,降本增效,裁人裁业务的时候,留下的大多都是关系户,真正骨干反而被裁掉。理论上,一般而言,人才优化不会涉及到安全等核

心关注点。不过,组织决策并非完全理性,留下了向上管理达人和PPT达人,把真的干活的和有技术的裁掉了,这样的办公室笑话,并非空穴来风。就如同人们买车预算受限,往往不是降车辆级别,而是舍弃高级的安全配置。个人会首先在小概率事件上收缩预算,组织出现同样的行为也不会令人奇怪。

IT运维在现代企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保障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安全运营,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安全与成本之间存在一种矛盾的关系,实现安全的成本越大,系统有更大的冗余度、鲁棒性,系统就更稳健。反之,越节约成本,安全性与稳定性就会下降。

成本减少了,与此同时,随着中国互联网规模越来越大,运行时间越来越久,系统变得更加复杂。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大型系统的宿命,系统越复杂,熵增不可避免。

从更大层面上,这是任何组织不可避免的命运,中国互联网显出了中年气象,而安全与稳定性问题,只是中国互联网人到中年的其中一面。

三、

前几年有篇著名的文章,讲的是“人到中年,职场半坡”,现在看来,大型技术公司员工感叹人到中年,只是大型技术公司进入中年的先兆。

佛教中的“四劫”指“成、驻、坏、空”,所描述的是一个世界的成立、持续、破坏、灭尽的过程,认为一切事物都会经历诞生、存在、衰落或毁灭的过程。这一点对组织也不例外,任何组织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随着时间的增长,任何组织都可能会逐渐僵化、老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组织业务增长,需要更多的人,更多人带来更多的管理层级;与此同时,业务增加,互联网红利,都带来了更多的财富,组织也能负担得起庞大的人力资源。于是,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组织结构变得更加复杂,官僚主义会滋生,决策链条更长、更繁琐,导致决策过程缓慢、反应迟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随着人数的增加,层级的增加,组织内部就会出现政治斗争、派系之争、利益冲突。于是,组织目标之外的个人目标、部门目标增多,干扰组织的信息传递,使得组织反应能力下降。

另一方面,任何组织都是人组成的,随着组织年龄的增加,当年未婚未育、日夜加班,公司为家的人,变成了需要兼顾年老的父母、叛逆的子女的中年大叔、大妈。更何况,这是享受了互联网红利,有着丰厚身价的大叔大妈。虽说可以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企业不是学校,虽然也有必要,但不可能每年毕业三分之一,而且,越重要、越关键的人,越不会毕业。于是,事业上的冲劲自然会减少。

人会老去,大脑的生理性变化和皮肤松弛、头发变少一样客观地发生着。人做事会越来越听从内心的想法,而排斥外在的驱动和影响,比如领导、公司KPI、公司使命。人组成了组织,组织文化也会变得保守,不愿意接受新的想法、变革或创新。

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之下,决策繁琐、官僚滋生、效率降低,组织也会显出中年态。

当然,市场中的公司,历史并不一样。一些互联网公司员工每周单休,工时远超其他互联网公司,所有工作被拆分到个人,无论是带队的主管、组长,还是基层员工,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通常只有一个考核目标。员工努力方向简单纯粹,也无法为自己完不成工作开脱找理由。这看起来是公司管理问题,但组织的年轻度,某种程度上是管理方式的前提。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变老是宿命,想变年轻却很难。更难的是企业要经验丰富的人去照顾一个大型复杂的熵增系统,又要换掉这些人以维持一个公司年轻的冲劲,而此时,电梯又慢了下来。好消息是,市场中的个体有兴衰,但市场永远长青。对中国而言,只要市场积极向上,就永远不会缺年轻的公司。■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