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20 08:16
时政

停止对台让利,是“逼统”的开始吗?

一定会有蓝绿白政客喊话北京,“别将台湾人民推更远”诸如此类的不实恫吓,但这15来的两岸交流历史证明,只要存在人为的政治操弄,友善换来的只有敌意,那不如反向操作,看看“敌意”能否换来友善。
如果讲道理有用,台湾问题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雁默

■关于大陆对台的贸易壁垒调查以及ECFA,我已谈过很多次,立场也很清楚:政治性经贸让利没有可持续性;政治效果要“结束让利”后才看得出来;让台湾人民“体感真相”,对两岸都好。总而言之,尽早恢复公平的两岸经贸,才能解放所有人,包括大陆与台湾人民和产业。

调查结果毫无争议,道理站在大陆这边,我只担心,棍子举起来,却始终没打下去,让孩子会笑你不敢真打,行为益发肆无忌惮。贸易壁垒,就是惯出来的。

相关经贸数据已阐述多次,这里就不再覆述,简单一句话,停止ECFA会严重冲击台湾传统产业。本文就集中讨论这种冲击在几个层面上的可能效应。

首先是对选情的影响。

大陆于12月15日公布调查结果,并认定台湾对大陆限制措施构成贸易壁垒后,绿营端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说法:“中国介选”,大陆违反WTO相关机制与规范,而蓝营与中共里应外合,呼吁北京停止政治操弄。

民进党只有“颠倒是非”一招混迹江湖,舆论认真去谈两岸谁对谁错就太傻了,因此在野阵营都将焦点放在“绿营无法解决问题”上。蓝白阵营的主张还算一致,“遵循WTO规范,与大陆沟通协商”,也只有赵少康够傻,称“台湾小、大陆大,台湾对农产品、商品作适度保护是应该的”。

“大让小”是赵少康一贯的论调,吃定大陆不得不为拢络台湾人民而让利,歧视性逻辑嚣张跋扈,怎么不要求美国“大让小”?开放进口美国莱猪,保护了本土猪农吗?难道美国“小”?获赵少康之流曲线助选,赖清德万幸。

各阵营的选举语言,相互抵销,因此要论调查结果对选情的影响,目前还是微乎其微。毕竟,棒子还只是举起来而已。

作为利益受损的主体,工商业为什么不太敢吭声?因为民进党正在调动司法资源,为正常两岸交流的人员罗织罪名,如检调约谈41位到大陆旅游的台北里长,并以“反渗透法”恫吓之。商人趋利避害,哪里敢吭什么声?

换言之,贸易壁垒调查与ECFA议题,要等选举过后方能正常讨论。台湾司法动态也是选情指标,如果在野党有获胜之可能,检调基本上不会贸然帮执政党“维稳”选情,有时甚至会上演“窝里反”。这次,无论蓝白阵营将自己选情吹得多么乐观,显然,检调并不买单,地下赌盘也不看好。

其次是对台湾经贸的影响。

受到冲击的传统产业粗分为两种:一是可以外移的,一是不能外移的。前者诸如石化业、机械业、纺织业等,贸易金额较大;后者就是农渔产业,贸易金额较小。

台湾若受到大陆对等报复,可外移的产业会到大陆与东南亚设厂,寻求RCEP低/免关税保护伞。不可外移的产业,就只能坐等“政府补助”。换言之,若大陆断开ECFA,台湾传产会走向“去工业化”以及农渔业萎缩的道路。

大陆需不需要顺势吸引台资赴陆?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要视各个产业需不需要避开政治风险,需要者还是会跑到东南亚,不需要者,也得看大陆愿不愿意将台商待遇与陆商公平对等,以及台商能否适应大陆的产业升级等等问题。总之,如何处理外移的台资,要看大陆在区域经贸上的总体策略。

冲击也会促发两种相反的结果,一是不支倒地,二是绝处逢生。以市场概念看,体质不佳的企业本来就应该淘汰,ECFA其实是将这类企业送入加护病房延命。中断ECFA,则可以让有决心与能力的企业找到新的生存之道。

民进党说ECFA是“糖衣毒药”,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部分正确,为什么呢?投资给正确的人,他会将本求利,投资给错误的人,他会全数败光。而民进党,就是错误的人,ECFA的好处给到治理无能的绿营手上,等于阻绝了台湾产业升级的机会,因为他们没有将政治性获利投资于中长期的经贸发展。

台湾树起的贸易壁垒,就是“糖衣毒药”的产物,阻止了台湾传统产业接受外部竞争的机会,不正常延命。赵少康的“大让小”论调,恰恰毒害了那些产业,而台湾的“缺蛋危机”,一举掀开了本土产业落伍的真貌。

要说蓝营比较能善用ECFA,较能将获益投资于产业升级,其实也是个问号,因为蓝营始终无法克服绿营民粹扯后腿的各种手段,有心也是无力。“太阳花运动”就是显例,这是一个以保护本土产业为名,阻断两岸服务贸易正常交流,也阻绝本土产业升级机会的民粹运动,结果蓝营完败。

那么柯文哲呢?简单说,柯党在经贸问题上既无人才,也无定见。往好处想,一张白纸涂鸦空间大;往坏处想,它的主要支持者亲绿,难以指望柯能突破“经贸民粹化”的同温层。与蓝营病灶相仿,白营也缺乏克服绿色民粹的必胜之道。不能指望一个政策意见初一十五不一样的投机者。

因此,无论明年之后台湾哪个党主政,大陆中断ECFA对谁都是好事,产业该外移的外移,该萎缩的萎缩,恢复市场淘汰机能,才有望促进经贸正常发展;政党则该挨打的挨打,该从良的从良,两岸政经打掉重练,最大程度杜绝政客恃宠而骄,或者反咬一口。

那么,中断ECFA之后,大陆是否就失去了两岸主要黏着剂呢?这就是政治问题了。

其三就看政治影响。

在台湾,没有人将此事件视为经贸事件,均以政治问题看待,然而,三个政党都避开政治对话的选项,在野党也只敢诉求于经贸层面解决争端,回避问题症结,主要原因就是怕影响自己的选情。

站在统派立场,个人希望这是“逼统”的开始,经济面与政治面应互为表里,切不能让台湾政党还有“先经后政”的妄念,无论谁当选。须知,自马英九执政算起至今,“先经”已走了15年,婴儿都已上高中,大陆若再不施压,台湾会“只经不政”到海枯石烂。

根据大陆“对外贸易壁垒调查规则”第33条,若调查结果认定存在贸易壁垒,商务部得视情况采取以下措施:“一、进行双边磋商;二、启动多边争端解决机制;三、采取其他适当的措施。”

民进党当局主张透过WTO协商,这是蓄意给国际社会“两个主权国家”的错觉,因此措施二不可取。此外,大陆也没有必要视选举结果,决定是否要求进行双边磋商。赖当选自然不应与之磋商,侯、柯当选,势必龟龟毛毛拖延谈判,致使大陆权益持续受损,因此措施一也不可取。

由于台湾并未履行ECFA缔约方义务,逐步减少或消除货物贸易壁垒,因此大陆有权单方终止ECFA。换言之,大陆可采措施三,迳行中止ECFA,甚至可视情况将进口禁令扩大到2509项贸易壁垒的其他项目,如此才能逼台湾面对并解决问题。

台湾出口大陆占整体比重近40%,去年两岸贸易台湾顺差1565亿美元。去掉这个顺差,台湾就是逆差经济体,而大陆可在不严重损及己方利益的状况下,轻易让台湾掉入逆差泥淖。

此外,中止ECFA对台湾的冲击主要是传统产业的就业。台湾总就业人口约1152万人,农林渔牧业就业人口约56万人,工业约408万人,工业中的泛半导体产业就业人口约80万。粗粗估算下,大陆若不对半导体贸易动手,只针对传统产业,则有能力瞬间让200-300万台湾劳工面临失业危机,并连动影响680万服务业劳工。

动辄以百万计的失业,或减薪,或被迫提前退休,势将严重冲击执政党。当然,这不会一夜发生,就业岗位的消失会随着产业外移或倒闭而渐次出现,但等待失业的劳工将承受巨大的无形压力,进而影响政局。

那么,台湾能否将40%都转移到其他经济体呢?简答就是“不能”,没有企业指望台湾能成功洽签国际多边或双边贸易协定,这些民进党都试过了,不曾有值得一提的成功案例(“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不能做数,那是“类殖民倡议”)。

简言之,政治影响主要来自社会面的就业冲击。农渔民尚可撒钱了事,传统工业就很难了。一方面农渔民就业人口较少,且大都在兼职其他行业,但工厂工人数量庞大,职业型态难以兼职,失业即断炊。

只有发现了痛苦的真相,台湾社会才能深切领悟两岸关系的重要,而这就是最好的“黏着剂”。

一定会有蓝绿白政客喊话北京,“别将台湾人民推更远”诸如此类的不实恫吓,但这15来的两岸交流历史证明,只要存在人为的政治操弄,友善换来的只有敌意,那不如反向操作,看看“敌意”能否换来友善。

我赌能。说极端点,“棒打出孝子,娇养忤逆儿”。

台湾享受两岸贸易顺差1565亿美元,却禁止进口大陆商品高达2509项,而且逐年递增,还污名化大陆的友善对待。这种极度的扭曲,已经惯出了许许多多的畸言怪论,诸如:“不是台湾需要大陆,而是大陆需要台湾”,“台湾小、大陆大,所以大陆要让”,“民进党只吃ECFA的糖衣,没吃毒药”。

事实上,台湾年轻人并不觉得ECFA应该持续,他们认为不该太依赖大陆;蓝营选民也质疑大陆为什么要让利给绿营,大陆人民立场更是不必说了。因此,恢复公平贸易,是顺天应民,解放所有人,大陆无需顾虑太多,当断则断,大破大立。

人类连警告都不怎么听,怎能指望他们听忠告?警告、忠告均无效,一棒子打下去最有效。■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20 08:16
时政

停止对台让利,是“逼统”的开始吗?

一定会有蓝绿白政客喊话北京,“别将台湾人民推更远”诸如此类的不实恫吓,但这15来的两岸交流历史证明,只要存在人为的政治操弄,友善换来的只有敌意,那不如反向操作,看看“敌意”能否换来友善。
如果讲道理有用,台湾问题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雁默

■关于大陆对台的贸易壁垒调查以及ECFA,我已谈过很多次,立场也很清楚:政治性经贸让利没有可持续性;政治效果要“结束让利”后才看得出来;让台湾人民“体感真相”,对两岸都好。总而言之,尽早恢复公平的两岸经贸,才能解放所有人,包括大陆与台湾人民和产业。

调查结果毫无争议,道理站在大陆这边,我只担心,棍子举起来,却始终没打下去,让孩子会笑你不敢真打,行为益发肆无忌惮。贸易壁垒,就是惯出来的。

相关经贸数据已阐述多次,这里就不再覆述,简单一句话,停止ECFA会严重冲击台湾传统产业。本文就集中讨论这种冲击在几个层面上的可能效应。

首先是对选情的影响。

大陆于12月15日公布调查结果,并认定台湾对大陆限制措施构成贸易壁垒后,绿营端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说法:“中国介选”,大陆违反WTO相关机制与规范,而蓝营与中共里应外合,呼吁北京停止政治操弄。

民进党只有“颠倒是非”一招混迹江湖,舆论认真去谈两岸谁对谁错就太傻了,因此在野阵营都将焦点放在“绿营无法解决问题”上。蓝白阵营的主张还算一致,“遵循WTO规范,与大陆沟通协商”,也只有赵少康够傻,称“台湾小、大陆大,台湾对农产品、商品作适度保护是应该的”。

“大让小”是赵少康一贯的论调,吃定大陆不得不为拢络台湾人民而让利,歧视性逻辑嚣张跋扈,怎么不要求美国“大让小”?开放进口美国莱猪,保护了本土猪农吗?难道美国“小”?获赵少康之流曲线助选,赖清德万幸。

各阵营的选举语言,相互抵销,因此要论调查结果对选情的影响,目前还是微乎其微。毕竟,棒子还只是举起来而已。

作为利益受损的主体,工商业为什么不太敢吭声?因为民进党正在调动司法资源,为正常两岸交流的人员罗织罪名,如检调约谈41位到大陆旅游的台北里长,并以“反渗透法”恫吓之。商人趋利避害,哪里敢吭什么声?

换言之,贸易壁垒调查与ECFA议题,要等选举过后方能正常讨论。台湾司法动态也是选情指标,如果在野党有获胜之可能,检调基本上不会贸然帮执政党“维稳”选情,有时甚至会上演“窝里反”。这次,无论蓝白阵营将自己选情吹得多么乐观,显然,检调并不买单,地下赌盘也不看好。

其次是对台湾经贸的影响。

受到冲击的传统产业粗分为两种:一是可以外移的,一是不能外移的。前者诸如石化业、机械业、纺织业等,贸易金额较大;后者就是农渔产业,贸易金额较小。

台湾若受到大陆对等报复,可外移的产业会到大陆与东南亚设厂,寻求RCEP低/免关税保护伞。不可外移的产业,就只能坐等“政府补助”。换言之,若大陆断开ECFA,台湾传产会走向“去工业化”以及农渔业萎缩的道路。

大陆需不需要顺势吸引台资赴陆?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要视各个产业需不需要避开政治风险,需要者还是会跑到东南亚,不需要者,也得看大陆愿不愿意将台商待遇与陆商公平对等,以及台商能否适应大陆的产业升级等等问题。总之,如何处理外移的台资,要看大陆在区域经贸上的总体策略。

冲击也会促发两种相反的结果,一是不支倒地,二是绝处逢生。以市场概念看,体质不佳的企业本来就应该淘汰,ECFA其实是将这类企业送入加护病房延命。中断ECFA,则可以让有决心与能力的企业找到新的生存之道。

民进党说ECFA是“糖衣毒药”,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部分正确,为什么呢?投资给正确的人,他会将本求利,投资给错误的人,他会全数败光。而民进党,就是错误的人,ECFA的好处给到治理无能的绿营手上,等于阻绝了台湾产业升级的机会,因为他们没有将政治性获利投资于中长期的经贸发展。

台湾树起的贸易壁垒,就是“糖衣毒药”的产物,阻止了台湾传统产业接受外部竞争的机会,不正常延命。赵少康的“大让小”论调,恰恰毒害了那些产业,而台湾的“缺蛋危机”,一举掀开了本土产业落伍的真貌。

要说蓝营比较能善用ECFA,较能将获益投资于产业升级,其实也是个问号,因为蓝营始终无法克服绿营民粹扯后腿的各种手段,有心也是无力。“太阳花运动”就是显例,这是一个以保护本土产业为名,阻断两岸服务贸易正常交流,也阻绝本土产业升级机会的民粹运动,结果蓝营完败。

那么柯文哲呢?简单说,柯党在经贸问题上既无人才,也无定见。往好处想,一张白纸涂鸦空间大;往坏处想,它的主要支持者亲绿,难以指望柯能突破“经贸民粹化”的同温层。与蓝营病灶相仿,白营也缺乏克服绿色民粹的必胜之道。不能指望一个政策意见初一十五不一样的投机者。

因此,无论明年之后台湾哪个党主政,大陆中断ECFA对谁都是好事,产业该外移的外移,该萎缩的萎缩,恢复市场淘汰机能,才有望促进经贸正常发展;政党则该挨打的挨打,该从良的从良,两岸政经打掉重练,最大程度杜绝政客恃宠而骄,或者反咬一口。

那么,中断ECFA之后,大陆是否就失去了两岸主要黏着剂呢?这就是政治问题了。

其三就看政治影响。

在台湾,没有人将此事件视为经贸事件,均以政治问题看待,然而,三个政党都避开政治对话的选项,在野党也只敢诉求于经贸层面解决争端,回避问题症结,主要原因就是怕影响自己的选情。

站在统派立场,个人希望这是“逼统”的开始,经济面与政治面应互为表里,切不能让台湾政党还有“先经后政”的妄念,无论谁当选。须知,自马英九执政算起至今,“先经”已走了15年,婴儿都已上高中,大陆若再不施压,台湾会“只经不政”到海枯石烂。

根据大陆“对外贸易壁垒调查规则”第33条,若调查结果认定存在贸易壁垒,商务部得视情况采取以下措施:“一、进行双边磋商;二、启动多边争端解决机制;三、采取其他适当的措施。”

民进党当局主张透过WTO协商,这是蓄意给国际社会“两个主权国家”的错觉,因此措施二不可取。此外,大陆也没有必要视选举结果,决定是否要求进行双边磋商。赖当选自然不应与之磋商,侯、柯当选,势必龟龟毛毛拖延谈判,致使大陆权益持续受损,因此措施一也不可取。

由于台湾并未履行ECFA缔约方义务,逐步减少或消除货物贸易壁垒,因此大陆有权单方终止ECFA。换言之,大陆可采措施三,迳行中止ECFA,甚至可视情况将进口禁令扩大到2509项贸易壁垒的其他项目,如此才能逼台湾面对并解决问题。

台湾出口大陆占整体比重近40%,去年两岸贸易台湾顺差1565亿美元。去掉这个顺差,台湾就是逆差经济体,而大陆可在不严重损及己方利益的状况下,轻易让台湾掉入逆差泥淖。

此外,中止ECFA对台湾的冲击主要是传统产业的就业。台湾总就业人口约1152万人,农林渔牧业就业人口约56万人,工业约408万人,工业中的泛半导体产业就业人口约80万。粗粗估算下,大陆若不对半导体贸易动手,只针对传统产业,则有能力瞬间让200-300万台湾劳工面临失业危机,并连动影响680万服务业劳工。

动辄以百万计的失业,或减薪,或被迫提前退休,势将严重冲击执政党。当然,这不会一夜发生,就业岗位的消失会随着产业外移或倒闭而渐次出现,但等待失业的劳工将承受巨大的无形压力,进而影响政局。

那么,台湾能否将40%都转移到其他经济体呢?简答就是“不能”,没有企业指望台湾能成功洽签国际多边或双边贸易协定,这些民进党都试过了,不曾有值得一提的成功案例(“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不能做数,那是“类殖民倡议”)。

简言之,政治影响主要来自社会面的就业冲击。农渔民尚可撒钱了事,传统工业就很难了。一方面农渔民就业人口较少,且大都在兼职其他行业,但工厂工人数量庞大,职业型态难以兼职,失业即断炊。

只有发现了痛苦的真相,台湾社会才能深切领悟两岸关系的重要,而这就是最好的“黏着剂”。

一定会有蓝绿白政客喊话北京,“别将台湾人民推更远”诸如此类的不实恫吓,但这15来的两岸交流历史证明,只要存在人为的政治操弄,友善换来的只有敌意,那不如反向操作,看看“敌意”能否换来友善。

我赌能。说极端点,“棒打出孝子,娇养忤逆儿”。

台湾享受两岸贸易顺差1565亿美元,却禁止进口大陆商品高达2509项,而且逐年递增,还污名化大陆的友善对待。这种极度的扭曲,已经惯出了许许多多的畸言怪论,诸如:“不是台湾需要大陆,而是大陆需要台湾”,“台湾小、大陆大,所以大陆要让”,“民进党只吃ECFA的糖衣,没吃毒药”。

事实上,台湾年轻人并不觉得ECFA应该持续,他们认为不该太依赖大陆;蓝营选民也质疑大陆为什么要让利给绿营,大陆人民立场更是不必说了。因此,恢复公平贸易,是顺天应民,解放所有人,大陆无需顾虑太多,当断则断,大破大立。

人类连警告都不怎么听,怎能指望他们听忠告?警告、忠告均无效,一棒子打下去最有效。■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