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9 18:34
时政

失序的十年,亚洲对投资者有何特别?

毛希丁:本世纪初期,基金经理们透过“除日本外亚洲”的视角来看待这个地区。如今,他们正考虑“除中国外亚洲”策略。
上海金融一个市场若不重视投资者的利益,是搞不下去的
毛希丁

■事实将证明,2020年代对投资者来说是混乱失序的十年。频繁发生的冲击正在缩小基金经理们的选择范围,但各种危机也在催生新的较长期趋势。因此,成功的资产配置,包括加大亚洲敞口的多样化策略,可能会与前两个十年明显不同。

投资者近几年忙于应对各种危机,包括新冠疫情、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意图推翻美国选举结果的暴行,以及正在中东打响的战争。相比之下,本世纪头二十年虽然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但那些大事——2001年的9•11袭击、伊拉克战争、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债务危机以及2015年中国的货币贬值——是错开发生的。

因此,投资组合经理近年来一直在应付一场接一场的冲击。但是,疫情、战争和民粹主义将在本十年余下时间里造就几个明显的趋势。

第一,通胀和利率在整个2020年代可能维持在明显较高的水平。在医疗、国防、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以及应对社会不平等方面,财政支出正在大幅上升。与此同时,企业正在重塑全球供应链,进一步加剧通胀压力。第二,近几年发生的各种冲击迫使地缘政治对手在科技、医疗、粮食、能源与金属等众多领域不得不注重安全。

因此,2020年代的长期资产配置可能会与前两个十年大为不同。在利率处于较高水平的形势下,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的企业所发行的股票和债券比较有利。围绕安全与通胀的担忧将利好大宗商品和科技公司。鉴于不确定性上升,有必要构建全球多样化的投资组合。

在这种正在形成的新环境下,对于投资者来说,亚洲将扮演一个突出的角色。鉴于亚洲拥有实力强劲的企业、战略性的资源、不太同步的经济体,特立独行者可能会因为美中关系紧张而增加对亚洲的敞口而不是退缩。

在本世纪初期,基金经理们透过“除日本外亚洲”的视角来看待这个地区,当时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深陷通缩。20年后,类似的担忧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促使基金经理们考虑“除中国外亚洲”的策略。不过,在没有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对于不受拘束的全球投资者来说,中国的市场仍然重要。

到2020年代末期,随着债务、人口结构、中美纷争等因素拖累中国经济的趋势增长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年增长率预计将从目前的5%下降到更接近4%的水平。但是,一个年增长率超过4%的十年仍将使中国经济规模增加一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正处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水平,国内资产的估值不高。这意味着,那些寻求优质公司、渴望投资于被认为对长期安全至关重要的行业、并且追求国际多样化的基金经理们仍将考虑维持对中国的较大配置。

相比之下,担忧地缘政治风险的投资者可能会减少、甚至完全撤出对亚洲最大经济体的持仓。但是,谨慎的基金经理仍然可以通过增加对该地区与中国经济密切相关的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尼和澳大利亚——的配置来构建多样化的投资组合。

今年,日本股市冲上30年高点,主要原因是通胀终于回归、日本央行保持鸽派立场以及公司治理有所改善。与中国之间的强劲贸易联系、与美国之间的密切政治关系、日元疲软等因素也吸引了全球投资者。但那些正在寻找可替代中国的投资地的基金经理也将考虑其他亚洲经济体。韩国拥有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新加坡有高质量的房地产投资信托;而印尼和澳大利亚在能源和金属领域得天独厚,拥有丰富的镍、铜和锂。

最后,寻求减少对中国的敞口、降低与全球市场相关性的投资者在2020年代将会提高他们对印度的配置。得益于有利的人口结构和不断积聚的改革,这个世界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正以每年约6%至7%的速度扩张。印度较为封闭的市场也较不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

因此,尽管存在地缘政治担忧,亚洲仍然可能占据重要地位。这个地区拥有实力强劲的企业、战略性的行业以及多样化的经济体,这些将使投资者能够从本十年初期发生的各种冲击催生的较长期趋势中获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9 18:34
时政

失序的十年,亚洲对投资者有何特别?

毛希丁:本世纪初期,基金经理们透过“除日本外亚洲”的视角来看待这个地区。如今,他们正考虑“除中国外亚洲”策略。
上海金融一个市场若不重视投资者的利益,是搞不下去的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毛希丁

■事实将证明,2020年代对投资者来说是混乱失序的十年。频繁发生的冲击正在缩小基金经理们的选择范围,但各种危机也在催生新的较长期趋势。因此,成功的资产配置,包括加大亚洲敞口的多样化策略,可能会与前两个十年明显不同。

投资者近几年忙于应对各种危机,包括新冠疫情、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意图推翻美国选举结果的暴行,以及正在中东打响的战争。相比之下,本世纪头二十年虽然也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但那些大事——2001年的9•11袭击、伊拉克战争、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债务危机以及2015年中国的货币贬值——是错开发生的。

因此,投资组合经理近年来一直在应付一场接一场的冲击。但是,疫情、战争和民粹主义将在本十年余下时间里造就几个明显的趋势。

第一,通胀和利率在整个2020年代可能维持在明显较高的水平。在医疗、国防、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以及应对社会不平等方面,财政支出正在大幅上升。与此同时,企业正在重塑全球供应链,进一步加剧通胀压力。第二,近几年发生的各种冲击迫使地缘政治对手在科技、医疗、粮食、能源与金属等众多领域不得不注重安全。

因此,2020年代的长期资产配置可能会与前两个十年大为不同。在利率处于较高水平的形势下,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的企业所发行的股票和债券比较有利。围绕安全与通胀的担忧将利好大宗商品和科技公司。鉴于不确定性上升,有必要构建全球多样化的投资组合。

在这种正在形成的新环境下,对于投资者来说,亚洲将扮演一个突出的角色。鉴于亚洲拥有实力强劲的企业、战略性的资源、不太同步的经济体,特立独行者可能会因为美中关系紧张而增加对亚洲的敞口而不是退缩。

在本世纪初期,基金经理们透过“除日本外亚洲”的视角来看待这个地区,当时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深陷通缩。20年后,类似的担忧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促使基金经理们考虑“除中国外亚洲”的策略。不过,在没有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对于不受拘束的全球投资者来说,中国的市场仍然重要。

到2020年代末期,随着债务、人口结构、中美纷争等因素拖累中国经济的趋势增长率,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年增长率预计将从目前的5%下降到更接近4%的水平。但是,一个年增长率超过4%的十年仍将使中国经济规模增加一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正处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水平,国内资产的估值不高。这意味着,那些寻求优质公司、渴望投资于被认为对长期安全至关重要的行业、并且追求国际多样化的基金经理们仍将考虑维持对中国的较大配置。

相比之下,担忧地缘政治风险的投资者可能会减少、甚至完全撤出对亚洲最大经济体的持仓。但是,谨慎的基金经理仍然可以通过增加对该地区与中国经济密切相关的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尼和澳大利亚——的配置来构建多样化的投资组合。

今年,日本股市冲上30年高点,主要原因是通胀终于回归、日本央行保持鸽派立场以及公司治理有所改善。与中国之间的强劲贸易联系、与美国之间的密切政治关系、日元疲软等因素也吸引了全球投资者。但那些正在寻找可替代中国的投资地的基金经理也将考虑其他亚洲经济体。韩国拥有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新加坡有高质量的房地产投资信托;而印尼和澳大利亚在能源和金属领域得天独厚,拥有丰富的镍、铜和锂。

最后,寻求减少对中国的敞口、降低与全球市场相关性的投资者在2020年代将会提高他们对印度的配置。得益于有利的人口结构和不断积聚的改革,这个世界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正以每年约6%至7%的速度扩张。印度较为封闭的市场也较不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

因此,尽管存在地缘政治担忧,亚洲仍然可能占据重要地位。这个地区拥有实力强劲的企业、战略性的行业以及多样化的经济体,这些将使投资者能够从本十年初期发生的各种冲击催生的较长期趋势中获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