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8 08:43
时政

中越关系再上“新高度”,铁路合作为何迟迟不见启动?

越南希望南北铁路可以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中国不仅能给优惠的贷款,还能提供无偿援助。但是客观来看,越南南北高铁和中老铁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高铁铁路中缅中越关系再上“新高度”,铁路合作为何迟迟不见启动?
赵卫华
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12月12日至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总书记在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时,双方确定了中越两党两国关系新定位,宣布在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基础上,携手构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

作为此访最重要的政治成果,“构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这一表述有哪些深意?若看现实行动,中老铁路、雅万高铁早已通车,而已呼吁多年的中越铁路合作为何至今没有实质性项目推动?中越两国“山水相连,文化相通”,民间互动的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越南问题专家、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赵卫华教授。

·中越关系

记者:如何理解“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这一表述?

赵卫华:“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现在是热门词条,国内外媒体都在讨论。其实这句话很久之前就被提出来了,只是这次习近平总书记访越,才把它正式写入中越联合声明中。

以前中方提到“中越命运共同体”,越方的反应并不太积极,是因为其对“命运共同体”的提法有一定的担忧,现在之所以强调“具有战略意义”,是因为中越两国作为命运共同体并不意味着两国在所有事务上都保持一致、不允许存在分歧,而是强调两国在维护政治安全和建设社会主义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两国的总体利益远大于彼此分歧,两国可以超越局部的分歧为了总体利益进行合作。

虽然中越两个文本表达稍有不同,但重要的是越方接受了中越两国是“共同体”的表述,这就超越了越南与所有西方所建立的各种战略关系。这是越南对“共同体”理念态度的一次重大转变,也是中国外交的一大突破。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就构建中越命运共同体提出几点建议,如欢迎越方积极对接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八项行动。对于这点,这次云南昆明到越南海防的铁路建设广受关注。考虑到中越两国的关系,为何中越间的铁路合作相比中国和老挝、印尼等其他东南亚国家,会晚这么久?与之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泛亚铁路东线迟迟难以展开的原因有哪些?

赵卫华:中越之间的铁路是有现实基础的,如从越南河内经老街、河口到云南,从河内经同登到广西,都有铁路,只不过现在中老铁路、雅万高铁都建成了,中越铁路对接仍迟迟没有启动。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和阮富仲总书记就这一问题达成过共识,但越方社会各界就该问题一直处于讨论和争论中,迟迟没有动作。

我也和越南的专家朋友们聊过这事,他们大部分人都认为首先是安全上的顾虑。这些一方面与中越仍在某些局部问题上存在分歧有关,更多的是受到某些域外势力的挑唆。

第二点顾虑是资金来源。

建设高铁非常烧钱。早在2016年,日本的相关企业就曾给越南的南北高铁评估过建造花费,当时报价500亿美元,而当年越南的国民生产总值也才2000亿美元。花1/4的GDP修高铁,越南国会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今年11月,越南的交通运输部又给出了三个方案,有方案规划建设时速350km/h的高铁,也有方案退一步建时速250km/h的高铁。而这三个方案,预算评估,最少的需672亿美元,最高的要720亿美元——虽然越南去年的GDP已增至4000亿美元以上,但这几版预算仍超过了GDP的1/7。而且,这还仅仅是建设高铁的资金,不包括沿途征地的费用;若再加上征地费,则越南可能更难以接受。所以越南现在是尽可能多地争取外部的支持。

虽然越南领导人访华时也有不断推进中越铁路对接一事,以便越南商品出口中国,同时打通越南到欧洲的陆上贸易通道,但资金缺口确实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第三个影响因素就是大国的介入。

前些日子美越关系实现了升级,当时越南也借机提出让美国帮助越南建设基础设施。其实早在2018年,时任美国驻越大使丹尼尔·克里滕布林克——他现在是拜登政府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就已提出美国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动西方的跨国公司参与越南的基建,防止越南落入所谓的“债务陷阱”和“主权陷阱”。

美国出于制衡中国的目的,试图挑唆、破坏中越关系,越南一定程度上受其影响,对中越铁路合作有重重顾虑;二来,越南也想左右观望,希望能得到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建设方案。

第四个影响因素是中日竞争。

中日两国都有比较成熟的高铁技术,如今越南总理范明政也已三次邀请日本参与越南的南北高铁建造。但是日本承担高铁建设的主体是企业,资本是要赚钱的,而越南高铁投资多,又涉及沿途拆迁等多种因素,所以对范明政的邀请持比较谨慎的态度。

由单独一个国家或企业来承建南北高铁,越南不仅忧虑国土安全,也担心后续维护问题——投标时,他们可能给越南一个优惠的报价,等到后续需要维护,价格都由一方说了算,届时维修费可能就是个无底洞。

所以越南现在更推崇的做法是把这1500公里的南北高铁分成好几段,一部分由中国承建,一部分由日本企业负责,但不论是哪方建设,都需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这样一来,以后若日本企业承建的部分出了问题,可以让中国的企业来维护,反之亦然。

说白了,越南不希望南北高铁建造由一个国家或企业垄断;在两个大国之间进行选择,它作为一个小国,资金有限,因此希望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越南方面的专家在聊起修建南北高铁时,也提到雅万高铁、中老高铁。他们认为,印尼不论是GDP还是人均GDP都比越南高,而中国给了印尼很优惠的条件;对老挝,中国也给了很大的优惠,修建南北铁路或可以参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

中老铁路总投资59亿美元,其中40%由中老两国政府出资,剩下60%的资金由中老两国合资的老中铁路有限公司负责。这40%的部分,老挝政府原需投资7.3亿美元,实际上只出资了2.5亿美元,剩余的4.8亿美元由中国提供优惠贷款。而中老两国成立合资公司,实际上也是中国公司出钱、老挝出地——老挝不仅出修建中老铁路的土地,还从万荣市、乌多姆塞省、琅勃拉邦市、万象市4个铁路沿线省市划出1500公顷土地,供老中铁路公司进行基础设施开发,且还授予合资公司50年的特许经营权,50年后铁路移交给老挝政府。

越南希望南北铁路可以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中国不仅能给优惠的贷款,还能提供无偿援助。但是客观来看,越南南北高铁和中老铁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中老铁路原想设计成高铁或至少是动车,但考虑到沿途的地质条件等现实因素,最终是设计成最高时速160km/h的列车,相当于中国的特快,而且中老铁路全长相对较短。而越南南北高铁全长1500多公里,投资最少需672亿美元,是中老铁路总投资的10倍以上,这还不包括征地费等其他费用。如果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修南北高铁,中国的负担就特别大,更重要的是越南很难给出老挝给予中国的条件。

越方现在提出了分时分段建设的方案,即从2025年到2045年,分段投资、分段建设。在越南财政资源不充足的情况下,按照轻重缓急分段投资,这不失为一种良方。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必担心背下大量债务。

记者:会谈也谈到民意基础上,要加大投入,其中包括“增进青年一代之间的感情,夯实中越友好的民意基础”。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及YouTube、Facebook、TikTok等社交媒体的广泛应用,世界多地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识不同以往。据您了解,越南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识和情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赵卫华:不同年代的越南人,对中国的感情可能是不一样的。

记得10多年前我陪我们云南学校的领导访问越南社科翰林院时,碰到过一位学中文的老先生,他对中国的感情很深。我还认识翰林院中国所的原所长阮辉贵老师,他80多岁了,曾在中国留过学,他们都对中国很友好。而现在的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知则明显呈现出多元的特点。

有许多年轻人比较喜欢中国,而另外一些年轻人则比较喜欢美国。例如,在越南胡志明市的战争遗迹博物馆内,满眼都是美军的暴行,展览陈列了很多越南遭受美军生化武器毒害的畸形、残疾的受害者的照片。每天都有很多越南青少年参观,而且这场战争至今不久远,且对越南造成的伤害如此巨大,但是参观完博物馆的部分青少年依然不掩饰他们对美国的喜爱。我曾就这种现象请教过越南翰林院的专家,他们也只是笑笑,说“尽管如此,他们确实还是喜欢美国。”总体来看,越南年轻一代的思想是多元化的,不同的人对中美两国的认知是不同的。

·越南外交

记者:您刚也提到美越于今年9月提升两国外交关系,美国总统拜登访问越南,与阮富仲签署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在越南的外交伙伴关系分级中,“全面战略伙伴”属于最高级别,在美国之前,越南的“全面战略伙伴”仅有中、俄、日、印、韩。也因此,不少西方媒体将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次访越解读为“制衡美国”,您对这一分析如何看待?

赵卫华:西方想当然地认为中国领导人访越就是为了“制衡美国”。这完全是他们认知的思维定势在作怪。中越作为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两国间的关系本来就非常密切,高层领导人的互访也是非常频繁的。如去年阮富仲总书记访华之后,越南的范明政总理、武文赏主席相继来访,再就是我们这边的王毅外长7月访越,习近平总书记这次出行,也是其第三次访越。

前几天越南《年轻人报》记者采访我时也分享了一点信息:实际上,阮富仲总书记在上半年就向习近平总书记发了正式的邀请,习近平总书记也接受了越方的邀请,并决定年内访越。换言之,即使拜登不访问越南,即使越美外交关系没有升级,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次访越也仍会如期成行。因此没有必要将中越两国的友好交往过度地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记者:您一年前参加《这就是中国》时曾明确提到,越南最好的选择就是站在中美两大国中间,竞相让中美两大国讨好越南,给越南输送利益,使越南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刚讨论南北高铁修建时,您也点到过这点。这其实也是不少国家处理中美关系时的策略,不过现实来看,它们的设想未必能完美实现,比如印度也想从中美竞争中渔利,但莫迪政府也在不断被美西方“敲打”。越南这边,美国除了给“胡萝卜”,有没有什么“大棒”相随?

赵卫华:这个肯定是有的。越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很密切,中国是越南的最大贸易伙伴,但我们主要是他们的商品供应方,而美国是越南最大的商品出口市场,越南每年向美国出口的商品总值高达1000多亿美元,去年的贸易顺差是947亿美元。一般情况下,美国如果觉得自己和另一个国家的贸易关系失衡,自己严重吃亏了,就会有所动作,像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那般。而美国面对与越南的贸易逆差,基本是容忍的态度,主要就是想利用越南牵制中国。

越南人非常担心本国对美国的这种巨大的不对称的贸易依赖,也非常清楚只要美国想,照样可以像制裁中国一样制裁越南,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可以扛得住这种制裁,而越南很难挺过。另外,越南也评估过,在中美贸易战、科技战中,美国占据主动地位,中国属于防守方;而且,中国和美国不同,只要不触碰中国的底线,中国不会像美国一样无底线地制裁其他国家。

越南充分认识到自己对中美两个大国的价值,因此在对美、对华态度上,虽然越南坚持在中美之间的平衡,但是因为在出口上对美国的严重依赖,以及对美国霸权行径的了解,越南不敢开罪美国。

也因此,在一些中美两国竞争激烈且具有战略意义的高科技领域,虽然中美各有千秋,甚至有些领域如5G技术中国遥遥领先,但越南为了避免被美国制裁,依然会选择和美国或美国的盟友合作;而只有在部分不涉及中美战略竞争的领域,越南才选择与中国合作,比如电子商务、农产品贸易、绿色能源等。■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8 08:43
时政

中越关系再上“新高度”,铁路合作为何迟迟不见启动?

越南希望南北铁路可以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中国不仅能给优惠的贷款,还能提供无偿援助。但是客观来看,越南南北高铁和中老铁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高铁铁路中缅中越关系再上“新高度”,铁路合作为何迟迟不见启动?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赵卫华
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12月12日至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总书记在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时,双方确定了中越两党两国关系新定位,宣布在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基础上,携手构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

作为此访最重要的政治成果,“构建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这一表述有哪些深意?若看现实行动,中老铁路、雅万高铁早已通车,而已呼吁多年的中越铁路合作为何至今没有实质性项目推动?中越两国“山水相连,文化相通”,民间互动的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越南问题专家、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赵卫华教授。

·中越关系

记者:如何理解“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这一表述?

赵卫华:“具有战略意义的中越命运共同体”现在是热门词条,国内外媒体都在讨论。其实这句话很久之前就被提出来了,只是这次习近平总书记访越,才把它正式写入中越联合声明中。

以前中方提到“中越命运共同体”,越方的反应并不太积极,是因为其对“命运共同体”的提法有一定的担忧,现在之所以强调“具有战略意义”,是因为中越两国作为命运共同体并不意味着两国在所有事务上都保持一致、不允许存在分歧,而是强调两国在维护政治安全和建设社会主义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两国的总体利益远大于彼此分歧,两国可以超越局部的分歧为了总体利益进行合作。

虽然中越两个文本表达稍有不同,但重要的是越方接受了中越两国是“共同体”的表述,这就超越了越南与所有西方所建立的各种战略关系。这是越南对“共同体”理念态度的一次重大转变,也是中国外交的一大突破。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就构建中越命运共同体提出几点建议,如欢迎越方积极对接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八项行动。对于这点,这次云南昆明到越南海防的铁路建设广受关注。考虑到中越两国的关系,为何中越间的铁路合作相比中国和老挝、印尼等其他东南亚国家,会晚这么久?与之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泛亚铁路东线迟迟难以展开的原因有哪些?

赵卫华:中越之间的铁路是有现实基础的,如从越南河内经老街、河口到云南,从河内经同登到广西,都有铁路,只不过现在中老铁路、雅万高铁都建成了,中越铁路对接仍迟迟没有启动。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和阮富仲总书记就这一问题达成过共识,但越方社会各界就该问题一直处于讨论和争论中,迟迟没有动作。

我也和越南的专家朋友们聊过这事,他们大部分人都认为首先是安全上的顾虑。这些一方面与中越仍在某些局部问题上存在分歧有关,更多的是受到某些域外势力的挑唆。

第二点顾虑是资金来源。

建设高铁非常烧钱。早在2016年,日本的相关企业就曾给越南的南北高铁评估过建造花费,当时报价500亿美元,而当年越南的国民生产总值也才2000亿美元。花1/4的GDP修高铁,越南国会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今年11月,越南的交通运输部又给出了三个方案,有方案规划建设时速350km/h的高铁,也有方案退一步建时速250km/h的高铁。而这三个方案,预算评估,最少的需672亿美元,最高的要720亿美元——虽然越南去年的GDP已增至4000亿美元以上,但这几版预算仍超过了GDP的1/7。而且,这还仅仅是建设高铁的资金,不包括沿途征地的费用;若再加上征地费,则越南可能更难以接受。所以越南现在是尽可能多地争取外部的支持。

虽然越南领导人访华时也有不断推进中越铁路对接一事,以便越南商品出口中国,同时打通越南到欧洲的陆上贸易通道,但资金缺口确实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第三个影响因素就是大国的介入。

前些日子美越关系实现了升级,当时越南也借机提出让美国帮助越南建设基础设施。其实早在2018年,时任美国驻越大使丹尼尔·克里滕布林克——他现在是拜登政府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就已提出美国要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动西方的跨国公司参与越南的基建,防止越南落入所谓的“债务陷阱”和“主权陷阱”。

美国出于制衡中国的目的,试图挑唆、破坏中越关系,越南一定程度上受其影响,对中越铁路合作有重重顾虑;二来,越南也想左右观望,希望能得到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建设方案。

第四个影响因素是中日竞争。

中日两国都有比较成熟的高铁技术,如今越南总理范明政也已三次邀请日本参与越南的南北高铁建造。但是日本承担高铁建设的主体是企业,资本是要赚钱的,而越南高铁投资多,又涉及沿途拆迁等多种因素,所以对范明政的邀请持比较谨慎的态度。

由单独一个国家或企业来承建南北高铁,越南不仅忧虑国土安全,也担心后续维护问题——投标时,他们可能给越南一个优惠的报价,等到后续需要维护,价格都由一方说了算,届时维修费可能就是个无底洞。

所以越南现在更推崇的做法是把这1500公里的南北高铁分成好几段,一部分由中国承建,一部分由日本企业负责,但不论是哪方建设,都需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这样一来,以后若日本企业承建的部分出了问题,可以让中国的企业来维护,反之亦然。

说白了,越南不希望南北高铁建造由一个国家或企业垄断;在两个大国之间进行选择,它作为一个小国,资金有限,因此希望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越南方面的专家在聊起修建南北高铁时,也提到雅万高铁、中老高铁。他们认为,印尼不论是GDP还是人均GDP都比越南高,而中国给了印尼很优惠的条件;对老挝,中国也给了很大的优惠,修建南北铁路或可以参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

中老铁路总投资59亿美元,其中40%由中老两国政府出资,剩下60%的资金由中老两国合资的老中铁路有限公司负责。这40%的部分,老挝政府原需投资7.3亿美元,实际上只出资了2.5亿美元,剩余的4.8亿美元由中国提供优惠贷款。而中老两国成立合资公司,实际上也是中国公司出钱、老挝出地——老挝不仅出修建中老铁路的土地,还从万荣市、乌多姆塞省、琅勃拉邦市、万象市4个铁路沿线省市划出1500公顷土地,供老中铁路公司进行基础设施开发,且还授予合资公司50年的特许经营权,50年后铁路移交给老挝政府。

越南希望南北铁路可以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中国不仅能给优惠的贷款,还能提供无偿援助。但是客观来看,越南南北高铁和中老铁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中老铁路原想设计成高铁或至少是动车,但考虑到沿途的地质条件等现实因素,最终是设计成最高时速160km/h的列车,相当于中国的特快,而且中老铁路全长相对较短。而越南南北高铁全长1500多公里,投资最少需672亿美元,是中老铁路总投资的10倍以上,这还不包括征地费等其他费用。如果比照中老铁路的投资模式修南北高铁,中国的负担就特别大,更重要的是越南很难给出老挝给予中国的条件。

越方现在提出了分时分段建设的方案,即从2025年到2045年,分段投资、分段建设。在越南财政资源不充足的情况下,按照轻重缓急分段投资,这不失为一种良方。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必担心背下大量债务。

记者:会谈也谈到民意基础上,要加大投入,其中包括“增进青年一代之间的感情,夯实中越友好的民意基础”。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及YouTube、Facebook、TikTok等社交媒体的广泛应用,世界多地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识不同以往。据您了解,越南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识和情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赵卫华:不同年代的越南人,对中国的感情可能是不一样的。

记得10多年前我陪我们云南学校的领导访问越南社科翰林院时,碰到过一位学中文的老先生,他对中国的感情很深。我还认识翰林院中国所的原所长阮辉贵老师,他80多岁了,曾在中国留过学,他们都对中国很友好。而现在的年轻一代对中国的认知则明显呈现出多元的特点。

有许多年轻人比较喜欢中国,而另外一些年轻人则比较喜欢美国。例如,在越南胡志明市的战争遗迹博物馆内,满眼都是美军的暴行,展览陈列了很多越南遭受美军生化武器毒害的畸形、残疾的受害者的照片。每天都有很多越南青少年参观,而且这场战争至今不久远,且对越南造成的伤害如此巨大,但是参观完博物馆的部分青少年依然不掩饰他们对美国的喜爱。我曾就这种现象请教过越南翰林院的专家,他们也只是笑笑,说“尽管如此,他们确实还是喜欢美国。”总体来看,越南年轻一代的思想是多元化的,不同的人对中美两国的认知是不同的。

·越南外交

记者:您刚也提到美越于今年9月提升两国外交关系,美国总统拜登访问越南,与阮富仲签署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在越南的外交伙伴关系分级中,“全面战略伙伴”属于最高级别,在美国之前,越南的“全面战略伙伴”仅有中、俄、日、印、韩。也因此,不少西方媒体将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次访越解读为“制衡美国”,您对这一分析如何看待?

赵卫华:西方想当然地认为中国领导人访越就是为了“制衡美国”。这完全是他们认知的思维定势在作怪。中越作为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两国间的关系本来就非常密切,高层领导人的互访也是非常频繁的。如去年阮富仲总书记访华之后,越南的范明政总理、武文赏主席相继来访,再就是我们这边的王毅外长7月访越,习近平总书记这次出行,也是其第三次访越。

前几天越南《年轻人报》记者采访我时也分享了一点信息:实际上,阮富仲总书记在上半年就向习近平总书记发了正式的邀请,习近平总书记也接受了越方的邀请,并决定年内访越。换言之,即使拜登不访问越南,即使越美外交关系没有升级,习近平总书记的这次访越也仍会如期成行。因此没有必要将中越两国的友好交往过度地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记者:您一年前参加《这就是中国》时曾明确提到,越南最好的选择就是站在中美两大国中间,竞相让中美两大国讨好越南,给越南输送利益,使越南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刚讨论南北高铁修建时,您也点到过这点。这其实也是不少国家处理中美关系时的策略,不过现实来看,它们的设想未必能完美实现,比如印度也想从中美竞争中渔利,但莫迪政府也在不断被美西方“敲打”。越南这边,美国除了给“胡萝卜”,有没有什么“大棒”相随?

赵卫华:这个肯定是有的。越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很密切,中国是越南的最大贸易伙伴,但我们主要是他们的商品供应方,而美国是越南最大的商品出口市场,越南每年向美国出口的商品总值高达1000多亿美元,去年的贸易顺差是947亿美元。一般情况下,美国如果觉得自己和另一个国家的贸易关系失衡,自己严重吃亏了,就会有所动作,像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那般。而美国面对与越南的贸易逆差,基本是容忍的态度,主要就是想利用越南牵制中国。

越南人非常担心本国对美国的这种巨大的不对称的贸易依赖,也非常清楚只要美国想,照样可以像制裁中国一样制裁越南,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可以扛得住这种制裁,而越南很难挺过。另外,越南也评估过,在中美贸易战、科技战中,美国占据主动地位,中国属于防守方;而且,中国和美国不同,只要不触碰中国的底线,中国不会像美国一样无底线地制裁其他国家。

越南充分认识到自己对中美两个大国的价值,因此在对美、对华态度上,虽然越南坚持在中美之间的平衡,但是因为在出口上对美国的严重依赖,以及对美国霸权行径的了解,越南不敢开罪美国。

也因此,在一些中美两国竞争激烈且具有战略意义的高科技领域,虽然中美各有千秋,甚至有些领域如5G技术中国遥遥领先,但越南为了避免被美国制裁,依然会选择和美国或美国的盟友合作;而只有在部分不涉及中美战略竞争的领域,越南才选择与中国合作,比如电子商务、农产品贸易、绿色能源等。■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