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8 06:29
商业与经济

中美争相投资东南亚,日本消极

对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迅速增加。2022年对该地区的投资总额达到2225亿美元,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
中美国旗中美关系陷入“被取代焦虑症”的西方,令世界迎来“险象环生的十年”
赤间建哉 悉尼、新田祐司 河内

对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迅速增加。2022年对该地区的投资总额达到2225亿美元,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以美国和中国的主导权之争为背景,东南亚作为与两国保持等距离关系的“缓冲地带”吸引着投资。曾主导对东南亚投资的日本的影响正在减弱。

"越南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多样性和复苏力度的有潜力的合作伙伴”,美国国务院在9月拜登总统访问越南期间如此强调。

犹如与此相呼应,美满电子科技(Marvell Technology)和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企业表明了投资意愿。半导体巨头Amkor Technology 10月斥资16亿美元在越南北部北宁省开设了新工厂,计划将其打造为世界上最大的基地,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

马来西亚政府7月宣布,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将在该国西部霹雳州投资100亿美元。打造汽车产业聚集的基地。吉利还讨论在泰国建设纯电动汽车(EV)工厂。

中美企业的并购(M&A)等也很活跃。日用品巨头美国金佰利(Kimberly-Clark)2020年宣布,将以12亿美元收购同行Softex Indonesia。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截至2023年已向新加坡的电商巨头Lazada出资数十亿美元。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计算的2022年对东南亚11个国家的投资额比中美贸易摩擦全面爆发之前的2017年增加了4成。超过了对中国、中南美和非洲的投资。

英国《金融时报》的“fDi Markets”显示,从2018~2022年5年间累计对东南亚的工厂建设等的设备投资额来看,美国以743亿美元排在首位,中国则以685亿美元排在第2位。美国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推进的半导体相关投资引人注目。中国则在泰国纯电动汽车工厂建设和印度尼西亚的矿山开发等方面展开攻势。

中美双方的企业都有转移生产基地的背后诱因。美国正在推进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至同盟国和友好国的“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中国企业则希望通过把工厂转移至第三国,顺利推进对欧美等的出口。

为什么选择东南亚呢?原因包括东南亚与制造业集聚的中国距离较近,容易重建供应链,同时当地的政治和社会普遍稳定。此外,东南亚总计超过6亿人口产生的内需也具有吸引力。

东盟与东亚经济研究所(ERIA)的资深经济学家矶野生茂指出,东盟“利用作为中立地区的地位,正在从中美的断裂中受益”。
    
从1970年代开始,日本在东南亚的投资处于领先地位,但随着投资中心转移到半导体、EV、电池等尖端领域,日本企业在投资方面变得消极。寻求投资尖端制造业的东南亚各国政府与日本企业希望投资的领域之间也出现不匹配。来自日本的投资额在截至2022年的5年里为435亿美元,处于过去20年来的最低水平。

日本的国际协力银行(JBIC)2022年的调查显示,作为日系制造业企业未来3年左右有望拓展业务的目的地,2012年排名第3位的印度尼西亚降至第6位,泰国的排名也有所下降。日本企业正在摸索与东南亚的新交往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8 06:29
商业与经济

中美争相投资东南亚,日本消极

对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迅速增加。2022年对该地区的投资总额达到2225亿美元,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
中美国旗中美关系陷入“被取代焦虑症”的西方,令世界迎来“险象环生的十年”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赤间建哉 悉尼、新田祐司 河内

对东南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迅速增加。2022年对该地区的投资总额达到2225亿美元,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以美国和中国的主导权之争为背景,东南亚作为与两国保持等距离关系的“缓冲地带”吸引着投资。曾主导对东南亚投资的日本的影响正在减弱。

"越南是确保半导体供应链多样性和复苏力度的有潜力的合作伙伴”,美国国务院在9月拜登总统访问越南期间如此强调。

犹如与此相呼应,美满电子科技(Marvell Technology)和新思科技(Synopsys)等美国企业表明了投资意愿。半导体巨头Amkor Technology 10月斥资16亿美元在越南北部北宁省开设了新工厂,计划将其打造为世界上最大的基地,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

马来西亚政府7月宣布,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将在该国西部霹雳州投资100亿美元。打造汽车产业聚集的基地。吉利还讨论在泰国建设纯电动汽车(EV)工厂。

中美企业的并购(M&A)等也很活跃。日用品巨头美国金佰利(Kimberly-Clark)2020年宣布,将以12亿美元收购同行Softex Indonesia。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截至2023年已向新加坡的电商巨头Lazada出资数十亿美元。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计算的2022年对东南亚11个国家的投资额比中美贸易摩擦全面爆发之前的2017年增加了4成。超过了对中国、中南美和非洲的投资。

英国《金融时报》的“fDi Markets”显示,从2018~2022年5年间累计对东南亚的工厂建设等的设备投资额来看,美国以743亿美元排在首位,中国则以685亿美元排在第2位。美国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推进的半导体相关投资引人注目。中国则在泰国纯电动汽车工厂建设和印度尼西亚的矿山开发等方面展开攻势。

中美双方的企业都有转移生产基地的背后诱因。美国正在推进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至同盟国和友好国的“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中国企业则希望通过把工厂转移至第三国,顺利推进对欧美等的出口。

为什么选择东南亚呢?原因包括东南亚与制造业集聚的中国距离较近,容易重建供应链,同时当地的政治和社会普遍稳定。此外,东南亚总计超过6亿人口产生的内需也具有吸引力。

东盟与东亚经济研究所(ERIA)的资深经济学家矶野生茂指出,东盟“利用作为中立地区的地位,正在从中美的断裂中受益”。
    
从1970年代开始,日本在东南亚的投资处于领先地位,但随着投资中心转移到半导体、EV、电池等尖端领域,日本企业在投资方面变得消极。寻求投资尖端制造业的东南亚各国政府与日本企业希望投资的领域之间也出现不匹配。来自日本的投资额在截至2022年的5年里为435亿美元,处于过去20年来的最低水平。

日本的国际协力银行(JBIC)2022年的调查显示,作为日系制造业企业未来3年左右有望拓展业务的目的地,2012年排名第3位的印度尼西亚降至第6位,泰国的排名也有所下降。日本企业正在摸索与东南亚的新交往方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