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06 17:25
时政

金德训能坐稳朝鲜总理宝座吗?

叶胜舟:解决吃饭问题是朝鲜总理的头等大事,但不是唯一大事,做得再好也是及格,还要为金正恩当好家、理好财。
地方工业革命:金正恩最新的“恩赐”政治秀
叶胜舟

■8月21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视察平安南道海涂建设综合企业安石海涂救灾重建现场时,严厉批评总理金德训“采取旁观态度,一两次到现场逛逛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不争气的工作态度和歪曲的观点”;严厉批评内阁“甘居中游的人被提拔为干部尸位素餐,行政经济纪律越来越极度紊乱”;严厉批评政府系统干部“所作所为是一种无耻放肆的态度”,竟然“认为(救灾)这是军队分内之事”。

如此措辞犀利、公开批评总理和内阁,而且朝中社次日公开报道,现场可能还有更难听的辱骂,极为罕见。外界难免据此推测,金德训和内阁其他高官是否很快将被整肃?时过境迁100天,朝鲜总理旧貌未换新颜。

金德训短暂思过后繁忙依旧

劳动党政治局常委中,金德训工作压力最大、各地调研最勤、抛头露面最多。朝鲜非常封闭,笔者习惯通过分析朝中社报道金德训的时机、主题和内容,观察和研究朝鲜政治经济现状,常有意外收获。

金德训被金正恩训斥后,缺席8月27日金正恩为庆祝海军节举办的宴会,大概率闭门思过。沉默11天后,恢复繁忙的国务、政务、党务工作,9月2日至12月1日朝中社公开报道就有29次,分别为:

一、国务活动7个。9月2日致电越南总理范明政、祝贺国庆,这只是礼仪性互动,又不露脸,不能说明他安全;6日陪同金正恩出席第一艘核攻击潜艇“金君玉英雄”舰下水典礼,这才是他已软着陆的强烈信号,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一关;21日致电亚美尼亚总理尼帕希尼扬、祝贺国庆。10月30日向斯洛伐克新任总理菲佐致贺电。11月1日致电阿尔及利亚总理贝纳布迪拉姆、祝贺国庆;9日致电柬埔寨首相洪玛奈、祝贺国庆;16日会见俄罗斯代表团团长、自然资源与生态部部长科兹洛夫。

二、建国75周年活动7个。9月8日会见、9日举行午宴欢迎来访的中国党政代表团;8日分别出席中央报告大会并做报告、陪同金正恩出席民间防卫武装力量阅兵式、出席青年先锋火炬晚会;9日分别陪同金正恩与庆祝活动参加者合影、出席庆祝晚宴并致词。

三、政务活动9个。9月25日考察黄海南道农业工作,26日出席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10月2日(朝中社电稿时间,未说具体日程,下同)考察平安南北道农业工作;9日考察平安南道北仓火电联合企业、济南煤矿、仁浦青年煤矿;19日考察南浦市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平壤市住宅建设、平壤工程机械厂;24日考察黄海北道黄海钢铁联合企业、黄海南道海涂建设、平安南道天圣青年煤矿和顺川水泥联合企业以及三道农业工作;31日考察咸镜北道金策钢铁联合企业、咸镜南道龙城机械联合企业以及两道农业工作等。11月23日出席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发射庆功宴并致贺词。12月1日考察南浦市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金星拖拉机厂,参观“各道建材展-2023”和全国农业部门技术经验发表及科研成就展。

四、党务活动6个。9月20日分别出席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庆祝金正恩访俄成功晚宴;出席9月29日至10月2日第一次道、市、郡人民委员长讲习会并讲课;10月10日劳动党成立78周年参观建党史迹馆;11月26日分别陪同金正恩视察咸镜南道龙城机械联合企业、在该企业投票站选举地方议员。

朝中社9月9日报道建国75周年民间防卫武装力量阅兵式的通稿中,特别强调“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内阁总理金德训为首的党和政府以及军队的领导干部登上主席台”,表明他的主要职务一个不少,而且是其他所有高官的“为首”。观察朝中社现场图片,他的站位依然在赵甬元之前,实证还是劳动党二把手,说明地位牢固。

金德训以经济和建设能干著称

金德训长期在金正日倾心关注的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工作,2003年1月至2008年1月任经理。2011年12月任慈江道人民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的省长),创造了“经济建设奇迹”。

熙川发电站是金正日的遗训工程,也是金正恩上台后的重点工程,他要求金日成诞辰100周年前必须完工。金德训挂帅指挥,克服种种困难,果然提前9天于2012年4月6日竣工。这成为他的最大政绩,获得金正恩的赏识,并在全国扬名立万,从此仕途步入快车道。

2014年4月9日,任内阁副总理。2016年5月9日,在劳动党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2019年4月10日,在七届四中全会上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在2019年12月28日至31日召开的七届五中全会上,补选为政治局委员,由副总理转任党中央副委员长、兼中央轻工业部部长。

2020年8月13日,因金正恩对时任总理金才龙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不满,在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上,金德训晋升为政治局常委、任命为总理。朝鲜总理的任免,都是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祖孙三代一句话,有时干脆忽略最高人民会议这个“橡皮图章”。2021年1月10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续任政治局常委。

2021年1月5日,金正恩在八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提出平壤市5年建设5万套住宅建设的宏伟目标,但八大闭幕后内阁安排2021年度计划时不足1万套,被金正恩严厉训斥。2月8日紧急召开八届二中全会,距一中全会不足一个月,废除内阁原来的2021年度计划,大幅提高主要经济指标,包括确立平壤市当年建设1万套住宅。庆幸的是,替罪羊没有找金德训,而是解除就任仅一个月的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局书记、中央经济部部长金头日三个职务。

2022年6月8日,在八届五中全会上金德训的党内地位上升。据朝中社6月9日全会开幕通稿,金正恩之后的政治局常委排序为金德训、赵甬元、崔龙海、朴正天、李炳哲,金崔二人位置对调;6月11日五中全会详细报道的配图显示,金德训座位在金正恩左侧第一,直接表明已成为劳动党二把手,间接表明金正恩对金德训具体指挥经济和防疫工作相当满意,原二把手崔龙海降为四把手。

金德训被严厉训斥的导火索

金正恩8月21日严厉训斥金德训后,只在9月20日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没有讨论人事问题,唯一议题是标榜自己访俄成果,接受歌颂膜拜。这表明金德训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二关。

9月27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讨论了第七个议程组织问题,任命5个内阁成员:安京根为机械工业相、李顺哲为国家建设监督相、全哲秀为国土环境保护相、金光进为收购粮政相、白民光为中央银行行长,没有调整内阁总理、副总理。这表明金德训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三关。

现在复盘,金正恩8月21日视察的安石海涂受灾现场并不严重,因海水冲溃堤坝,导致560多公顷面积海涂区域被淹、其中稻田270多公顷,在海涂区域种稻产量少、口感差,似乎不至于因此责骂总理,为何金正恩还会大发雷霆呢?笔者分析导火索在一周前。

8月14日,金正恩视察江原道安边郡梧溪里一带的台风灾害现场,金德训和两个分管农业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中央农业部部长)、朱哲奎(内阁副总理兼农业委员会委员长)都陪同。受今年第6号“卡努”超强台风带来的暴雨和海啸影响,江原道部分地区河川堤坝被冲垮,200多公顷农田被淹。

金正恩在受灾现场没有突出客观原因,而是批评主观原因“完全在于该地区农业指导机关和党组织的极度慢性化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要求“借此机会应该对具备防范自然灾害能力的国家工作体系再次敲起警钟”。这次批评并不严厉,只针对地方党委和地方农业部门,对中央层级只提要求。

但不到一周又在安石海涂发生堤坝冲溃,受淹面积加倍,而且调查发现:一、安石海涂被淹的主因是堤坝的排水构筑物设置工程质量有严重问题;二、该工程未经国家建设许可和监管,海涂建设局擅自批准并放任不管;三、溃坝前水闸堤坝已有漏水现象,未采取任何救援措施;四、对建设和救灾负有主体责任的海涂建设局长不仅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甚至私扣私藏国家用于排水闸门工程的大量燃料油。

雪上加霜的是,内阁对上述管理乱象事先“全然不知”、事后也未彻查补救,金德训给金正恩的报告反而淡化解释:安石海涂水田面积未列入今年国家粮食生产计划、驻相关地区部队管辖土地。前者暗示受灾不影响今年粮食计划产量,后者暗示军队的土地应由军队负责救灾,内阁无能为力。

所以金正恩暴怒,不是质疑金德训的政治忠诚、工作能力,而是对他的工作作风极其不满,一方面官僚主义,没有不折不扣执行8月14日最高指示,另一方面出事后还明哲保身,为自己和内阁的不作为辩护,损害最高权威。当场点名训斥金德训“不像个指导国家经济司令部的总理,还不配当负责人民生活的主妇”,“有必要在党的原则上认真检查内阁总理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和思想观点”,同时直接点名立案审查海涂建设局长的渎职行为,而且越位提前给出“开除党籍”处分,以儆效尤。

金德训仍然随时可撤换

朝鲜政局不稳,高官伴“金”如伴虎,大起大落,人人自危。金正恩好大喜功、急于求成、喜怒无常,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突出表现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军队少将以上职务的人事变动过于随意、过于频繁。

8月14日,金正恩冒雨视察江原道安边郡梧溪里台风灾后重建工作,政治局常委金德训、赵甬元和元帅朴正天陪同。金正恩不打伞,陪同视察高官都不敢打伞,衣服全部淋湿。戴帽子的金德训刻意摘下帽子,拿在手中,毕恭毕敬聆听最高指示,这个细节足以表明对金正恩非常敬畏。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朝鲜总理很不好做,主要不利因素有:

一、内外环境制约经济。例如自然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薄弱,计划经济压抑活力,长期承受联合国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封国三年全球独一无二等。最大的制约因素还是金正恩,是他坚持恢复先军政治,是他坚持主要资源用于核武大跃进。

二、经济指挥体系紊乱。内阁名义上是“国家经济司令部”,实质权力有限,基本上属于光杆司令,金正恩批评“只知道喊号令的指令部、通报部”,确有苦衷,金正恩其实也清楚。党中央部门过多、权力更大,例如中央经济部、中央轻工业部、中央农业部、中央经济政策室等与内阁职能重叠,必然策出多门,频繁出现以党代政、干政。

三、内阁地位长期低下。金德训党内地位提升,不等于内阁党内地位提升。在八届五中全会上,全承国增补为内阁副总理,仅增补为中央候补委员,党内地位不如外务相崔善姬,她增补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朴享烈、郭正俊、李斗日分别任命为食品工业相、商业相、国家科学技术委员长,也都只增补为中央候补委员。内阁外务相、国防相、社会安全相、国家保卫相经常进入政治局,党内地位和权力比其他部长高很正常,但长期比副总理高就不正常。内阁成员任免过于随意频繁,任免总理、副总理、相,没有一个规矩,有时最高人民会议、有时政治局会议、有时中央全会,实质都是金正恩一言定夺。

今年朝鲜虽然有些自然灾害,秋收还是顺利结束,粮食危机明显缓解。9月26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第一个议程讨论并通过《关于修改和补充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部分内容》的法令后发表讲话,列举前九个月的三大政绩分别是国防、农业、住宅,声称农业“克服严重的自然灾害,获得丰收”,这个结论比较可靠,证据有三:

一、两个主管农业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朱哲奎地位稳定,一直未被罢免做替罪羊,反证金正恩对目前的粮食供应心中有谱,且认为天灾明显多于人祸。

二、金德训今年重点考察工业工作,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龙城机械联合企业就分别去了两次。即使9月25日考察黄海南道(朝鲜最大的农业道)农业工作,也只强调“如期保质地完成秋收脱粒作业”,未如去年密集考察各道农业工作、多次现场召开协调会解决实际困难、反复强调确保头茬作物“颗粒归仓”。

三、朝鲜官媒今年春耕、秋收时对各省、中央一级机关以及各地支农情况报道明显减少,重视程度、支援力度下降。去年经常鼓劲“不断掀起支农热潮”,反证今年粮食收成、供应好于去年。

解决吃饭问题是朝鲜总理的头等大事,但不是唯一大事,做得再好也是及格,还要为金正恩当好家、理好财。最高领袖、“伟大慈父”既然“永远英明正确”,百姓日子不好就是总理无能。

经济萎靡不振始终是朝鲜总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金正恩喜怒无常、权力不受约束,换总理比换保姆还容易。金德训的总理宝座能否长期坐稳还是未知,如果四季度和全年经济指标不能让金正恩满意,在今年12月末八届九中全会上就要经历严峻的第四关考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06 17:25
时政

金德训能坐稳朝鲜总理宝座吗?

叶胜舟:解决吃饭问题是朝鲜总理的头等大事,但不是唯一大事,做得再好也是及格,还要为金正恩当好家、理好财。
地方工业革命:金正恩最新的“恩赐”政治秀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叶胜舟

■8月21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视察平安南道海涂建设综合企业安石海涂救灾重建现场时,严厉批评总理金德训“采取旁观态度,一两次到现场逛逛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不争气的工作态度和歪曲的观点”;严厉批评内阁“甘居中游的人被提拔为干部尸位素餐,行政经济纪律越来越极度紊乱”;严厉批评政府系统干部“所作所为是一种无耻放肆的态度”,竟然“认为(救灾)这是军队分内之事”。

如此措辞犀利、公开批评总理和内阁,而且朝中社次日公开报道,现场可能还有更难听的辱骂,极为罕见。外界难免据此推测,金德训和内阁其他高官是否很快将被整肃?时过境迁100天,朝鲜总理旧貌未换新颜。

金德训短暂思过后繁忙依旧

劳动党政治局常委中,金德训工作压力最大、各地调研最勤、抛头露面最多。朝鲜非常封闭,笔者习惯通过分析朝中社报道金德训的时机、主题和内容,观察和研究朝鲜政治经济现状,常有意外收获。

金德训被金正恩训斥后,缺席8月27日金正恩为庆祝海军节举办的宴会,大概率闭门思过。沉默11天后,恢复繁忙的国务、政务、党务工作,9月2日至12月1日朝中社公开报道就有29次,分别为:

一、国务活动7个。9月2日致电越南总理范明政、祝贺国庆,这只是礼仪性互动,又不露脸,不能说明他安全;6日陪同金正恩出席第一艘核攻击潜艇“金君玉英雄”舰下水典礼,这才是他已软着陆的强烈信号,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一关;21日致电亚美尼亚总理尼帕希尼扬、祝贺国庆。10月30日向斯洛伐克新任总理菲佐致贺电。11月1日致电阿尔及利亚总理贝纳布迪拉姆、祝贺国庆;9日致电柬埔寨首相洪玛奈、祝贺国庆;16日会见俄罗斯代表团团长、自然资源与生态部部长科兹洛夫。

二、建国75周年活动7个。9月8日会见、9日举行午宴欢迎来访的中国党政代表团;8日分别出席中央报告大会并做报告、陪同金正恩出席民间防卫武装力量阅兵式、出席青年先锋火炬晚会;9日分别陪同金正恩与庆祝活动参加者合影、出席庆祝晚宴并致词。

三、政务活动9个。9月25日考察黄海南道农业工作,26日出席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10月2日(朝中社电稿时间,未说具体日程,下同)考察平安南北道农业工作;9日考察平安南道北仓火电联合企业、济南煤矿、仁浦青年煤矿;19日考察南浦市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平壤市住宅建设、平壤工程机械厂;24日考察黄海北道黄海钢铁联合企业、黄海南道海涂建设、平安南道天圣青年煤矿和顺川水泥联合企业以及三道农业工作;31日考察咸镜北道金策钢铁联合企业、咸镜南道龙城机械联合企业以及两道农业工作等。11月23日出席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发射庆功宴并致贺词。12月1日考察南浦市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金星拖拉机厂,参观“各道建材展-2023”和全国农业部门技术经验发表及科研成就展。

四、党务活动6个。9月20日分别出席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庆祝金正恩访俄成功晚宴;出席9月29日至10月2日第一次道、市、郡人民委员长讲习会并讲课;10月10日劳动党成立78周年参观建党史迹馆;11月26日分别陪同金正恩视察咸镜南道龙城机械联合企业、在该企业投票站选举地方议员。

朝中社9月9日报道建国75周年民间防卫武装力量阅兵式的通稿中,特别强调“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内阁总理金德训为首的党和政府以及军队的领导干部登上主席台”,表明他的主要职务一个不少,而且是其他所有高官的“为首”。观察朝中社现场图片,他的站位依然在赵甬元之前,实证还是劳动党二把手,说明地位牢固。

金德训以经济和建设能干著称

金德训长期在金正日倾心关注的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工作,2003年1月至2008年1月任经理。2011年12月任慈江道人民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的省长),创造了“经济建设奇迹”。

熙川发电站是金正日的遗训工程,也是金正恩上台后的重点工程,他要求金日成诞辰100周年前必须完工。金德训挂帅指挥,克服种种困难,果然提前9天于2012年4月6日竣工。这成为他的最大政绩,获得金正恩的赏识,并在全国扬名立万,从此仕途步入快车道。

2014年4月9日,任内阁副总理。2016年5月9日,在劳动党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2019年4月10日,在七届四中全会上补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在2019年12月28日至31日召开的七届五中全会上,补选为政治局委员,由副总理转任党中央副委员长、兼中央轻工业部部长。

2020年8月13日,因金正恩对时任总理金才龙和内阁的“经济组织工作能力”不满,在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六次政治局会议上,金德训晋升为政治局常委、任命为总理。朝鲜总理的任免,都是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祖孙三代一句话,有时干脆忽略最高人民会议这个“橡皮图章”。2021年1月10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续任政治局常委。

2021年1月5日,金正恩在八大政治报告中明确提出平壤市5年建设5万套住宅建设的宏伟目标,但八大闭幕后内阁安排2021年度计划时不足1万套,被金正恩严厉训斥。2月8日紧急召开八届二中全会,距一中全会不足一个月,废除内阁原来的2021年度计划,大幅提高主要经济指标,包括确立平壤市当年建设1万套住宅。庆幸的是,替罪羊没有找金德训,而是解除就任仅一个月的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局书记、中央经济部部长金头日三个职务。

2022年6月8日,在八届五中全会上金德训的党内地位上升。据朝中社6月9日全会开幕通稿,金正恩之后的政治局常委排序为金德训、赵甬元、崔龙海、朴正天、李炳哲,金崔二人位置对调;6月11日五中全会详细报道的配图显示,金德训座位在金正恩左侧第一,直接表明已成为劳动党二把手,间接表明金正恩对金德训具体指挥经济和防疫工作相当满意,原二把手崔龙海降为四把手。

金德训被严厉训斥的导火索

金正恩8月21日严厉训斥金德训后,只在9月20日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没有讨论人事问题,唯一议题是标榜自己访俄成果,接受歌颂膜拜。这表明金德训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二关。

9月27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讨论了第七个议程组织问题,任命5个内阁成员:安京根为机械工业相、李顺哲为国家建设监督相、全哲秀为国土环境保护相、金光进为收购粮政相、白民光为中央银行行长,没有调整内阁总理、副总理。这表明金德训渡过维持总理宝座的第三关。

现在复盘,金正恩8月21日视察的安石海涂受灾现场并不严重,因海水冲溃堤坝,导致560多公顷面积海涂区域被淹、其中稻田270多公顷,在海涂区域种稻产量少、口感差,似乎不至于因此责骂总理,为何金正恩还会大发雷霆呢?笔者分析导火索在一周前。

8月14日,金正恩视察江原道安边郡梧溪里一带的台风灾害现场,金德训和两个分管农业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中央农业部部长)、朱哲奎(内阁副总理兼农业委员会委员长)都陪同。受今年第6号“卡努”超强台风带来的暴雨和海啸影响,江原道部分地区河川堤坝被冲垮,200多公顷农田被淹。

金正恩在受灾现场没有突出客观原因,而是批评主观原因“完全在于该地区农业指导机关和党组织的极度慢性化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要求“借此机会应该对具备防范自然灾害能力的国家工作体系再次敲起警钟”。这次批评并不严厉,只针对地方党委和地方农业部门,对中央层级只提要求。

但不到一周又在安石海涂发生堤坝冲溃,受淹面积加倍,而且调查发现:一、安石海涂被淹的主因是堤坝的排水构筑物设置工程质量有严重问题;二、该工程未经国家建设许可和监管,海涂建设局擅自批准并放任不管;三、溃坝前水闸堤坝已有漏水现象,未采取任何救援措施;四、对建设和救灾负有主体责任的海涂建设局长不仅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甚至私扣私藏国家用于排水闸门工程的大量燃料油。

雪上加霜的是,内阁对上述管理乱象事先“全然不知”、事后也未彻查补救,金德训给金正恩的报告反而淡化解释:安石海涂水田面积未列入今年国家粮食生产计划、驻相关地区部队管辖土地。前者暗示受灾不影响今年粮食计划产量,后者暗示军队的土地应由军队负责救灾,内阁无能为力。

所以金正恩暴怒,不是质疑金德训的政治忠诚、工作能力,而是对他的工作作风极其不满,一方面官僚主义,没有不折不扣执行8月14日最高指示,另一方面出事后还明哲保身,为自己和内阁的不作为辩护,损害最高权威。当场点名训斥金德训“不像个指导国家经济司令部的总理,还不配当负责人民生活的主妇”,“有必要在党的原则上认真检查内阁总理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和思想观点”,同时直接点名立案审查海涂建设局长的渎职行为,而且越位提前给出“开除党籍”处分,以儆效尤。

金德训仍然随时可撤换

朝鲜政局不稳,高官伴“金”如伴虎,大起大落,人人自危。金正恩好大喜功、急于求成、喜怒无常,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突出表现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军队少将以上职务的人事变动过于随意、过于频繁。

8月14日,金正恩冒雨视察江原道安边郡梧溪里台风灾后重建工作,政治局常委金德训、赵甬元和元帅朴正天陪同。金正恩不打伞,陪同视察高官都不敢打伞,衣服全部淋湿。戴帽子的金德训刻意摘下帽子,拿在手中,毕恭毕敬聆听最高指示,这个细节足以表明对金正恩非常敬畏。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朝鲜总理很不好做,主要不利因素有:

一、内外环境制约经济。例如自然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薄弱,计划经济压抑活力,长期承受联合国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封国三年全球独一无二等。最大的制约因素还是金正恩,是他坚持恢复先军政治,是他坚持主要资源用于核武大跃进。

二、经济指挥体系紊乱。内阁名义上是“国家经济司令部”,实质权力有限,基本上属于光杆司令,金正恩批评“只知道喊号令的指令部、通报部”,确有苦衷,金正恩其实也清楚。党中央部门过多、权力更大,例如中央经济部、中央轻工业部、中央农业部、中央经济政策室等与内阁职能重叠,必然策出多门,频繁出现以党代政、干政。

三、内阁地位长期低下。金德训党内地位提升,不等于内阁党内地位提升。在八届五中全会上,全承国增补为内阁副总理,仅增补为中央候补委员,党内地位不如外务相崔善姬,她增补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朴享烈、郭正俊、李斗日分别任命为食品工业相、商业相、国家科学技术委员长,也都只增补为中央候补委员。内阁外务相、国防相、社会安全相、国家保卫相经常进入政治局,党内地位和权力比其他部长高很正常,但长期比副总理高就不正常。内阁成员任免过于随意频繁,任免总理、副总理、相,没有一个规矩,有时最高人民会议、有时政治局会议、有时中央全会,实质都是金正恩一言定夺。

今年朝鲜虽然有些自然灾害,秋收还是顺利结束,粮食危机明显缓解。9月26日,金正恩在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九次会议第一个议程讨论并通过《关于修改和补充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部分内容》的法令后发表讲话,列举前九个月的三大政绩分别是国防、农业、住宅,声称农业“克服严重的自然灾害,获得丰收”,这个结论比较可靠,证据有三:

一、两个主管农业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李哲万、朱哲奎地位稳定,一直未被罢免做替罪羊,反证金正恩对目前的粮食供应心中有谱,且认为天灾明显多于人祸。

二、金德训今年重点考察工业工作,大安重型机械联合企业、龙城机械联合企业就分别去了两次。即使9月25日考察黄海南道(朝鲜最大的农业道)农业工作,也只强调“如期保质地完成秋收脱粒作业”,未如去年密集考察各道农业工作、多次现场召开协调会解决实际困难、反复强调确保头茬作物“颗粒归仓”。

三、朝鲜官媒今年春耕、秋收时对各省、中央一级机关以及各地支农情况报道明显减少,重视程度、支援力度下降。去年经常鼓劲“不断掀起支农热潮”,反证今年粮食收成、供应好于去年。

解决吃饭问题是朝鲜总理的头等大事,但不是唯一大事,做得再好也是及格,还要为金正恩当好家、理好财。最高领袖、“伟大慈父”既然“永远英明正确”,百姓日子不好就是总理无能。

经济萎靡不振始终是朝鲜总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金正恩喜怒无常、权力不受约束,换总理比换保姆还容易。金德训的总理宝座能否长期坐稳还是未知,如果四季度和全年经济指标不能让金正恩满意,在今年12月末八届九中全会上就要经历严峻的第四关考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