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01 09:55
艺术风尚

音乐:最好的怀旧不是沉醉不醒

张璐诗:爵士乐现场让我想起米兰•昆德拉的文字:伟大的节奏大师懂得如何消除单调和可预料的规律性,使音乐变成时间之外的“小小飞地”。
音乐人到中年的“乐与怒”
张璐诗

■11月对于伦敦,除了是乍寒还暖的尴尬秋冬,还有令爵士乐迷欢腾的年度爵士乐节(EFG London Jazz Festival)。不过,纵观官网上几十页的节目单时,我却意识到自己缺乏兴奋感。想了想,节目单上并不缺熠熠星光,既有86岁的传奇前辈大贝斯演奏家罗恩•卡特(Ron Carter),也有受众广泛的明星选手诺拉•琼斯。如果想要寻觅本土和前卫的声音、从库尔德到韩国的世界各国各民族爵士之声也都不缺。究其原因,我想也许是伦敦的演出市场常年繁荣,观众想要看同等级别的音乐前辈和大师级人物,并不需要等到爵士节上才见到。但音乐节与分散于一年四季的演出所不同之处在于其“聚气”:两周之内,整个伦敦城都密集地安排满了与爵士乐相关的一切活动。平时周末演出扎堆最常见,而爵士节期间,光是看一个礼拜四的晚上,伦敦就有40多场音乐会在不同地点同时进行。当几次意识到要在自己喜欢的几个乐队或者乐手之间做取舍时,还是挺令人情绪起伏的。

我最终选择做减法,挑选了三场各有代表性、对自己也有私人意义的音乐会。周五和周六都泡在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里,一晚看美国田纳西的老年先锋,一晚看伦敦的当代集体之声,以及赶场。

今年爵士节“老年先锋”的代表人物是查尔斯•洛伊德(Charles Lloyd)。今年85的洛伊德在台上步履蹒跚,几次还需要钢琴手帮他整理衣裳,但当他缓慢地走到麦克风前,端起萨克斯管后,精神气一下就变了个人似的上来了。他的即兴吹奏习惯于陡峭下行,然后快速攀爬到山顶,再如此往复,一点不显疲态。开大了混响的麦克风,将洛伊德吹奏的细微末节渲染得极为空灵。这位职业生涯跨越六十年的爵士乐手呈现出的“先锋”之处,在于并没有安排演奏爵士乐的传统曲目;他带来的三重奏也不带鼓手,除了他之外是钢琴和吉他。这样的配置并不常见,而没有鼓的助兴,每位乐手驾驭乐器和即兴的能力都表露无遗。缺了最具煽动力的敲击乐节奏,对观众也是欣赏上的考验。

摄影:Ash Knotek

在洛伊德三重奏上台之前,挪威的新一代萨克斯管乐手和作曲家Mette Henrietta 三重奏先做暖场。她的乐队配置是大提琴、钢琴和萨克斯管,同样没有鼓。这个三重奏的极简音画与其说是爵士乐,不如说更趋近当代古典音乐,大提琴手反常规的刮弦演奏、乐手之间的对话,都亲密、静谧如室内乐。

当晚这一老一少的三重奏,令我回忆起小时候读米兰•昆德拉写古典音乐的随笔集,当中几句话我印象极深。他说“太讨厌听自己的心跳,因为它无情地提示自己生命的时刻是可以数计的”。昆德拉接着说:最伟大的节奏大师,懂得怎样消除那种单调和可以预料的规律性,并使他们的音乐变成时间之外的一块“小小飞地”。

第二个晚上的演出,我选择了能折射当前伦敦爵士乐甚至是流行音乐风潮的“伦敦酿”(London Brew)临时乐团。这个松散的乐团里,包括了大批现居伦敦的前沿音乐家,这些乐手们将各异的文化背景注入到演奏当中,集体带出多元的音乐之声,而这也正是伦敦多元文化的缩影。其中一个典型例子是近年在伦敦乐坛极为出众的萨克斯管手Nubya Garcia,她在伦敦出生,母亲来自南美洲的圭亚那,父亲则有一半的中美洲特立尼达血统。她的演奏就明显呈现出融合风格。

“伦敦酿”的成团源于1970年爵士乐大师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带领众乐手录制并发行的先锋即兴专辑《群芳酿》(Bitches Brew)。这张专辑深远影响了爵士乐在现代的发展方向。半个世纪后,伦敦一群爵士乐手以向该专辑致敬为由,以“London Brew”的名义聚在一起录制了一张同名专辑。但专辑并非重新去诠释迈尔斯•戴维斯的原曲,而是全员进行全即兴的崭新实验。这次在巴比肯中心的现场,是“伦敦酿”的首演。这场演出的门票卖得比查尔斯•洛伊德的现场还要好,我猜一来是因为这个临时乐团组成大多来自伦敦本土,或者乐手至少是以伦敦作为根据地;乐团的规模与可能性也吊足人胃口;二来“伦敦酿”的音乐内核更接近当前伦敦的音乐风尚:电子乐结合非洲音乐节拍等少数族裔之声,同时不乏扎实的传统爵士功底。当中的颠覆和试图创新、仍在求索而未最终抵达的精神,则是一切音乐的当代性所在。它与我们的现实生活平行而驰,额上刻写着“可能性”,是属于今天和明日的声响。

可是,未来并不就是一切。在“伦敦酿造”还没完场时,我就因为惦记着即将开演的另一个现场而如坐针毡,最终飞奔离场,冲往西区老牌爵士俱乐部Ronnie Scott’s。打了辆车,半途开始堵车,看了一下时间,一拍脑门:礼拜六晚上的伦敦市中心当然不能打车!于是赶紧下车,换乘地铁。这场令我牵肠挂肚的演出与前瞻的“伦敦酿造”相反,是往回一点看的。到达俱乐部后,瑞典乐手尼尔斯•朗德格伦(Nils Landgren)已在台上举起了他标志性的红色长号,片刻之后又开声唱起歌来,声音和样子都跟20年前我在北京看他的时候没怎么大的改变。

人就是这样的。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自认如何只往前看,当忽然一天听说20年前看过现场的音乐家要来到自己生活的城市,过去与今天出现了交点,这样的机会我们一般都不容许自己错过。记忆和现实通过台上的四位音乐家连通了脉络。给这个组合起名为“四驱车”(Four Wheel Drive)的乐手之中,有三位的年纪都属于叔伯辈的,只有45岁的钢琴家Michael Wollny仍算是欧洲爵士界的“少壮派”。四位演绎的音乐,整体都带着通俗轻松的切入,有些是各位乐手的原创,有些是对昔日金曲做重新编配,比如包括有二重唱西蒙和加芬克尔的经典流行歌曲《沉默之声》(Sound of Silence)。可是一进入中段后,各位乐手的演奏逐渐剑走偏锋,从熟悉的旋律朝着灵巧而脱俗的即兴乐段发展开去。

从能坐近两千人的巴比肯中心换到三百人挤在一起的爵士俱乐部,对比显而易见:大场子固然有气势,但听爵士乐最舒服的还是小地方。而四位欧陆乐手的演出令人再次意识到:最好的“怀旧”不是钻进老胡同里沉醉不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01 09:55
艺术风尚

音乐:最好的怀旧不是沉醉不醒

张璐诗:爵士乐现场让我想起米兰•昆德拉的文字:伟大的节奏大师懂得如何消除单调和可预料的规律性,使音乐变成时间之外的“小小飞地”。
音乐人到中年的“乐与怒”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张璐诗

■11月对于伦敦,除了是乍寒还暖的尴尬秋冬,还有令爵士乐迷欢腾的年度爵士乐节(EFG London Jazz Festival)。不过,纵观官网上几十页的节目单时,我却意识到自己缺乏兴奋感。想了想,节目单上并不缺熠熠星光,既有86岁的传奇前辈大贝斯演奏家罗恩•卡特(Ron Carter),也有受众广泛的明星选手诺拉•琼斯。如果想要寻觅本土和前卫的声音、从库尔德到韩国的世界各国各民族爵士之声也都不缺。究其原因,我想也许是伦敦的演出市场常年繁荣,观众想要看同等级别的音乐前辈和大师级人物,并不需要等到爵士节上才见到。但音乐节与分散于一年四季的演出所不同之处在于其“聚气”:两周之内,整个伦敦城都密集地安排满了与爵士乐相关的一切活动。平时周末演出扎堆最常见,而爵士节期间,光是看一个礼拜四的晚上,伦敦就有40多场音乐会在不同地点同时进行。当几次意识到要在自己喜欢的几个乐队或者乐手之间做取舍时,还是挺令人情绪起伏的。

我最终选择做减法,挑选了三场各有代表性、对自己也有私人意义的音乐会。周五和周六都泡在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里,一晚看美国田纳西的老年先锋,一晚看伦敦的当代集体之声,以及赶场。

今年爵士节“老年先锋”的代表人物是查尔斯•洛伊德(Charles Lloyd)。今年85的洛伊德在台上步履蹒跚,几次还需要钢琴手帮他整理衣裳,但当他缓慢地走到麦克风前,端起萨克斯管后,精神气一下就变了个人似的上来了。他的即兴吹奏习惯于陡峭下行,然后快速攀爬到山顶,再如此往复,一点不显疲态。开大了混响的麦克风,将洛伊德吹奏的细微末节渲染得极为空灵。这位职业生涯跨越六十年的爵士乐手呈现出的“先锋”之处,在于并没有安排演奏爵士乐的传统曲目;他带来的三重奏也不带鼓手,除了他之外是钢琴和吉他。这样的配置并不常见,而没有鼓的助兴,每位乐手驾驭乐器和即兴的能力都表露无遗。缺了最具煽动力的敲击乐节奏,对观众也是欣赏上的考验。

摄影:Ash Knotek

在洛伊德三重奏上台之前,挪威的新一代萨克斯管乐手和作曲家Mette Henrietta 三重奏先做暖场。她的乐队配置是大提琴、钢琴和萨克斯管,同样没有鼓。这个三重奏的极简音画与其说是爵士乐,不如说更趋近当代古典音乐,大提琴手反常规的刮弦演奏、乐手之间的对话,都亲密、静谧如室内乐。

当晚这一老一少的三重奏,令我回忆起小时候读米兰•昆德拉写古典音乐的随笔集,当中几句话我印象极深。他说“太讨厌听自己的心跳,因为它无情地提示自己生命的时刻是可以数计的”。昆德拉接着说:最伟大的节奏大师,懂得怎样消除那种单调和可以预料的规律性,并使他们的音乐变成时间之外的一块“小小飞地”。

第二个晚上的演出,我选择了能折射当前伦敦爵士乐甚至是流行音乐风潮的“伦敦酿”(London Brew)临时乐团。这个松散的乐团里,包括了大批现居伦敦的前沿音乐家,这些乐手们将各异的文化背景注入到演奏当中,集体带出多元的音乐之声,而这也正是伦敦多元文化的缩影。其中一个典型例子是近年在伦敦乐坛极为出众的萨克斯管手Nubya Garcia,她在伦敦出生,母亲来自南美洲的圭亚那,父亲则有一半的中美洲特立尼达血统。她的演奏就明显呈现出融合风格。

“伦敦酿”的成团源于1970年爵士乐大师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带领众乐手录制并发行的先锋即兴专辑《群芳酿》(Bitches Brew)。这张专辑深远影响了爵士乐在现代的发展方向。半个世纪后,伦敦一群爵士乐手以向该专辑致敬为由,以“London Brew”的名义聚在一起录制了一张同名专辑。但专辑并非重新去诠释迈尔斯•戴维斯的原曲,而是全员进行全即兴的崭新实验。这次在巴比肯中心的现场,是“伦敦酿”的首演。这场演出的门票卖得比查尔斯•洛伊德的现场还要好,我猜一来是因为这个临时乐团组成大多来自伦敦本土,或者乐手至少是以伦敦作为根据地;乐团的规模与可能性也吊足人胃口;二来“伦敦酿”的音乐内核更接近当前伦敦的音乐风尚:电子乐结合非洲音乐节拍等少数族裔之声,同时不乏扎实的传统爵士功底。当中的颠覆和试图创新、仍在求索而未最终抵达的精神,则是一切音乐的当代性所在。它与我们的现实生活平行而驰,额上刻写着“可能性”,是属于今天和明日的声响。

可是,未来并不就是一切。在“伦敦酿造”还没完场时,我就因为惦记着即将开演的另一个现场而如坐针毡,最终飞奔离场,冲往西区老牌爵士俱乐部Ronnie Scott’s。打了辆车,半途开始堵车,看了一下时间,一拍脑门:礼拜六晚上的伦敦市中心当然不能打车!于是赶紧下车,换乘地铁。这场令我牵肠挂肚的演出与前瞻的“伦敦酿造”相反,是往回一点看的。到达俱乐部后,瑞典乐手尼尔斯•朗德格伦(Nils Landgren)已在台上举起了他标志性的红色长号,片刻之后又开声唱起歌来,声音和样子都跟20年前我在北京看他的时候没怎么大的改变。

人就是这样的。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自认如何只往前看,当忽然一天听说20年前看过现场的音乐家要来到自己生活的城市,过去与今天出现了交点,这样的机会我们一般都不容许自己错过。记忆和现实通过台上的四位音乐家连通了脉络。给这个组合起名为“四驱车”(Four Wheel Drive)的乐手之中,有三位的年纪都属于叔伯辈的,只有45岁的钢琴家Michael Wollny仍算是欧洲爵士界的“少壮派”。四位演绎的音乐,整体都带着通俗轻松的切入,有些是各位乐手的原创,有些是对昔日金曲做重新编配,比如包括有二重唱西蒙和加芬克尔的经典流行歌曲《沉默之声》(Sound of Silence)。可是一进入中段后,各位乐手的演奏逐渐剑走偏锋,从熟悉的旋律朝着灵巧而脱俗的即兴乐段发展开去。

从能坐近两千人的巴比肯中心换到三百人挤在一起的爵士俱乐部,对比显而易见:大场子固然有气势,但听爵士乐最舒服的还是小地方。而四位欧陆乐手的演出令人再次意识到:最好的“怀旧”不是钻进老胡同里沉醉不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