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0 21:00
政经

美国潜艇全面碾压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研发了新型潜艇和用于探测美国潜艇的传感器,这意味着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拥有绝对主导地位的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潜艇美国潜艇全面碾压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Alastair Gale

■几十年来,美国都不必太担心中国的潜艇,因为它们噪音大,易于追踪。而同一时期,中国军方却很难探测到美国的超静音潜艇。

但如今,中国在潜艇技术和海底探测能力方面取得进步,正在缩小中美两国军队之间的一个主要差距。这对美国为应对潜在台海冲突而制定的军事计划产生了重大影响。

卫星影像显示,今年年初中国一艘核动力攻击潜艇下水,该潜艇用泵喷推进系统取代了螺旋桨。这是美国最新潜艇上使用的降噪技术首次出现在中国潜艇上。

几个月前,位于东北城市葫芦岛的中国核动力潜艇制造基地的卫星图像显示,在厂区内规划的艇体部分比中国现有任何一艘潜艇的艇体都要大。该厂的第二个现代化建造大厅已于2021年完工,这表明该厂计划提高产量。

与此同时,西太平洋对美国潜艇来说也变得更加危险。中国政府已在南海和中国沿海其他地区建成或即将建成多个被称为“水下长城”的水下传感器网络。根据中国军方和学术界的说法,这些网络能大大提高探测敌方潜艇的能力。

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更多巡逻机和直升机从海上浮标收集声纳信息,从而更好地发现敌方潜艇。中国海军的大部分部队现在都有能力在舰艇或潜艇所拖拽的缆绳上部署被称为水听器的水下监听设备。

今年8月,中国在南海进行了一场持续40多个小时的猎潜演习,数十架运-8反潜巡逻机参加了此次演习。在这次演习的几周前,中俄两国海军在阿拉斯加海岸附近的白令海进行了联合反潜作战演习。

这些事态发展意味着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拥有绝对主导地位的时代即将结束。

近年来,中国还迅速扩大了水面舰队规模。就舰艇数量而言,中国舰队现已超越美国舰队,尽管中国舰艇一般体积较小,也没那么先进。作为回应,美国海军的更大比例军力已被部署到太平洋地区,包括美国一些最先进的舰艇和飞机。美国还在该地区加快了海军行动节奏,并深化与日本等盟国舰队的协作和训练。

曾是美国海军军官的Christopher Carlson说,面对一个更强大的对手,美国还需要新的水下战略。他说,美国需要多得多的资源,比如巡逻机和攻击潜艇,以便对新一代更安静的中国潜艇进行定位、追踪,还有可能是将其当成目标。

他说:“这对美国以及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盟友的影响将是深远的。”

美国军事分析人士就中国攻台所作模拟常常假定美国潜艇将试图击沉进攻的中国舰队船只。其中一些模拟显示,摧毁中国舰船或许有助于挫败攻台行动,使台湾能够更好地防御,但美国潜艇面临的更大威胁将使这一任务复杂化。

即使是靠近台湾海峡也可能变得更加危险。前美国潜艇军官、现任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的Brent Sadler表示,中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可能会被派往台湾以东,负责猎杀美国及其盟友的潜艇。

难以猎捕

应对中国潜艇舰队的重要性日益增加的一个体现是,今年3月,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Anthony Cotton将军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已经在弹道导弹潜艇上部署了新型导弹,这些导弹可以让潜艇身在中国附近就能打击美国纵深地区的目标。

跟踪这些中国潜艇是美国海军及其攻击潜艇在亚太地区的主要任务之一。

一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在2020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指出,中国新的攻击潜艇将把发动机安装在吸震器上,以更好地减震。学术研究论文显示,中国正在研究其它潜艇静音技术,如新型艇体材料和更高效的推进用核反应堆。

根据现有信息,前美国海军军官Carlson预计,中国新型潜艇的静音效果将不亚于上世纪90年代服役的俄罗斯“阿库拉I”(Akula I)级攻击型潜艇。阿库拉系列潜艇至今仍在服役,其隐身性能和速度较之前的俄潜艇有了飞跃。

Carlson说:“要探测到这么安静的潜艇真的很难。”

中国目前的潜艇技术大多来自苏联解体后从俄罗斯购买的逆向工程柴电潜艇。在俄乌战争以来,中俄两国间的军事关系更加紧密,人们由此担忧俄罗斯可能愿意与中国分享一些先进的潜艇技术,但目前还没有明确迹象表明会有这种技术转让。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新一代核动力潜艇距离服役尚有数年之遥,该项目并非一定能取得重大进展。潜艇通常要经过数年的原型阶段才能完成最终设计。

中国今年下水的新型攻击潜艇可能是一个试验模型,并不打算用于部署。技术、经济或政治原因都可能导致整个项目被废弃。美国海狼级潜艇项目就因成本过高于1995年被放弃。

中国在潜艇技术方面很快赶上美国的可能性也很小。军事分析人士说,美国最新的弗吉尼亚级攻击潜艇以及计划中的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潜艇在降噪技术、推进能力、武器系统和其他领域的能力都比中国领先一代。

但中国未必需要与美国的能力相匹敌。通过制造更难被发现的潜艇并进行大规模生产,中国可以牵制美国军方用于追踪潜艇的资源。而且,如果发生战争,可能会在中国的后院进行,而这是中国最熟悉的地区。

为了在该地区巡逻,美国通过日本冲绳的一个基地轮换P-8飞机中队。一位最近退休的美国反潜作战军官说,长期驻扎在亚太地区的美国反潜巡逻机不足,将是一个障碍。

“我们知道中方的潜艇现在在哪里,”他说。“但能否继续知晓取决于是否拥有用来追踪它们的资产。”

中国的“水下长城”

2017年,中国政府批准了用五年时间在中国南海和中国东海打造传感器网络的计划,以便对这些地区进行实时监控。台湾位于中国东海。

中国的水下传感器网络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声波监听系统(Sound Surveillance System, 简称Sosus),该系统是美国在冷战期间开发的,旨在通过固定在海底的一个水听器网络探测苏联核潜艇。

几年前,中国还在关岛附近的海底部署了监听设备;关岛是美国一个主要潜艇基地的所在地。

曾是美国海军军官、如今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担任高级研究员的Bryan Clark说,中国水下传感器网络的发展意味着,美国潜艇不能再仅仅依靠隐身能力来避免在中国海和其他靠近中国大陆的地区被发现。

Clark说,美国需要一项新战略来迷惑或压制中国的水下传感器,方法是部署可干扰监视系统、充当诱饵或摧毁传感器的无人潜水器。

在美国与盟友合作增强其水下优势的同时,中国也面临着提高潜艇猎杀能力的压力。2021年,美国和英国表示将帮助澳大利亚建造首批核动力潜艇。

澳大利亚的新潜艇预计要到本世纪40年代才会部署,因此作为权宜之计,美国今年同意在本世纪30年代向澳大利亚出售多达五艘美国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美国还承诺在2027年之前通过西澳大利亚州的一个基地轮换部署攻击型潜艇,以帮助澳方军队掌握维护核潜艇的能力。

一位中国政府发言人今年3月表示,这项推进澳大利亚配备核潜艇的计划将“在错误和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美国的进度落后

中国近期的发展也凸显出美国潜艇舰队面临的不足。美国海军已开始将更多潜艇转移到亚太地区,并表示需要66艘核动力攻击潜艇来完成全球任务。美国目前拥有67艘核动力潜艇,但其中只有49艘是攻击潜艇,这是冷战结束后潜艇建造数量下滑带来的结果。

随着老旧潜艇的退役,预计到2030年,美国攻击型潜艇舰队规模将减少到46艘,如果能达到每年建造两艘潜艇的速度,即从目前的每年1.2艘提高到2.2艘,那么到2036年美国攻击型潜艇数量将恢复到50艘。按照美国海军最乐观的设想,2049年时美国海军将拥有66艘攻击型核潜艇。

中国目前拥有六艘核动力攻击潜艇。前美国海军军官Carlson预测,一旦中国确定了新的设计方案,其潜艇年产量将是美国目前年产量的三倍。五角大楼在本月公布的中国军力年度评估报告中预测,到2035年,中国将拥有一支由80艘攻击型和弹道导弹潜艇组成的舰队,而去年年末为60艘。

中国核动力潜艇的主要基地位于海南岛。为了容纳更多的潜艇,中国今年在该基地原有四个码头的基础上又增建了两个新码头。每个码头可停靠两艘潜艇。

海南岛位于中国海北部边缘,中国已在该海域的人工岛上建立了军事基地,并在海面上以及水下建立了一些覆盖最广泛的监测系统。

美国前潜艇军官Sadler说,中国研发更先进的潜艇,使中美在这个十年期间进行军事对决的可能性增大。

“无论如何,在更广阔的太平洋上,美国潜艇部队肯定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需要,”Sadler表示,“美国潜艇部队相较于主要对手中国的优势正在缩小。”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0 21:00
政经

美国潜艇全面碾压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研发了新型潜艇和用于探测美国潜艇的传感器,这意味着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拥有绝对主导地位的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潜艇美国潜艇全面碾压中国的时代即将结束
Alastair Gale

■几十年来,美国都不必太担心中国的潜艇,因为它们噪音大,易于追踪。而同一时期,中国军方却很难探测到美国的超静音潜艇。

但如今,中国在潜艇技术和海底探测能力方面取得进步,正在缩小中美两国军队之间的一个主要差距。这对美国为应对潜在台海冲突而制定的军事计划产生了重大影响。

卫星影像显示,今年年初中国一艘核动力攻击潜艇下水,该潜艇用泵喷推进系统取代了螺旋桨。这是美国最新潜艇上使用的降噪技术首次出现在中国潜艇上。

几个月前,位于东北城市葫芦岛的中国核动力潜艇制造基地的卫星图像显示,在厂区内规划的艇体部分比中国现有任何一艘潜艇的艇体都要大。该厂的第二个现代化建造大厅已于2021年完工,这表明该厂计划提高产量。

与此同时,西太平洋对美国潜艇来说也变得更加危险。中国政府已在南海和中国沿海其他地区建成或即将建成多个被称为“水下长城”的水下传感器网络。根据中国军方和学术界的说法,这些网络能大大提高探测敌方潜艇的能力。

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更多巡逻机和直升机从海上浮标收集声纳信息,从而更好地发现敌方潜艇。中国海军的大部分部队现在都有能力在舰艇或潜艇所拖拽的缆绳上部署被称为水听器的水下监听设备。

今年8月,中国在南海进行了一场持续40多个小时的猎潜演习,数十架运-8反潜巡逻机参加了此次演习。在这次演习的几周前,中俄两国海军在阿拉斯加海岸附近的白令海进行了联合反潜作战演习。

这些事态发展意味着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拥有绝对主导地位的时代即将结束。

近年来,中国还迅速扩大了水面舰队规模。就舰艇数量而言,中国舰队现已超越美国舰队,尽管中国舰艇一般体积较小,也没那么先进。作为回应,美国海军的更大比例军力已被部署到太平洋地区,包括美国一些最先进的舰艇和飞机。美国还在该地区加快了海军行动节奏,并深化与日本等盟国舰队的协作和训练。

曾是美国海军军官的Christopher Carlson说,面对一个更强大的对手,美国还需要新的水下战略。他说,美国需要多得多的资源,比如巡逻机和攻击潜艇,以便对新一代更安静的中国潜艇进行定位、追踪,还有可能是将其当成目标。

他说:“这对美国以及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盟友的影响将是深远的。”

美国军事分析人士就中国攻台所作模拟常常假定美国潜艇将试图击沉进攻的中国舰队船只。其中一些模拟显示,摧毁中国舰船或许有助于挫败攻台行动,使台湾能够更好地防御,但美国潜艇面临的更大威胁将使这一任务复杂化。

即使是靠近台湾海峡也可能变得更加危险。前美国潜艇军官、现任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的Brent Sadler表示,中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可能会被派往台湾以东,负责猎杀美国及其盟友的潜艇。

难以猎捕

应对中国潜艇舰队的重要性日益增加的一个体现是,今年3月,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Anthony Cotton将军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已经在弹道导弹潜艇上部署了新型导弹,这些导弹可以让潜艇身在中国附近就能打击美国纵深地区的目标。

跟踪这些中国潜艇是美国海军及其攻击潜艇在亚太地区的主要任务之一。

一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在2020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指出,中国新的攻击潜艇将把发动机安装在吸震器上,以更好地减震。学术研究论文显示,中国正在研究其它潜艇静音技术,如新型艇体材料和更高效的推进用核反应堆。

根据现有信息,前美国海军军官Carlson预计,中国新型潜艇的静音效果将不亚于上世纪90年代服役的俄罗斯“阿库拉I”(Akula I)级攻击型潜艇。阿库拉系列潜艇至今仍在服役,其隐身性能和速度较之前的俄潜艇有了飞跃。

Carlson说:“要探测到这么安静的潜艇真的很难。”

中国目前的潜艇技术大多来自苏联解体后从俄罗斯购买的逆向工程柴电潜艇。在俄乌战争以来,中俄两国间的军事关系更加紧密,人们由此担忧俄罗斯可能愿意与中国分享一些先进的潜艇技术,但目前还没有明确迹象表明会有这种技术转让。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新一代核动力潜艇距离服役尚有数年之遥,该项目并非一定能取得重大进展。潜艇通常要经过数年的原型阶段才能完成最终设计。

中国今年下水的新型攻击潜艇可能是一个试验模型,并不打算用于部署。技术、经济或政治原因都可能导致整个项目被废弃。美国海狼级潜艇项目就因成本过高于1995年被放弃。

中国在潜艇技术方面很快赶上美国的可能性也很小。军事分析人士说,美国最新的弗吉尼亚级攻击潜艇以及计划中的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潜艇在降噪技术、推进能力、武器系统和其他领域的能力都比中国领先一代。

但中国未必需要与美国的能力相匹敌。通过制造更难被发现的潜艇并进行大规模生产,中国可以牵制美国军方用于追踪潜艇的资源。而且,如果发生战争,可能会在中国的后院进行,而这是中国最熟悉的地区。

为了在该地区巡逻,美国通过日本冲绳的一个基地轮换P-8飞机中队。一位最近退休的美国反潜作战军官说,长期驻扎在亚太地区的美国反潜巡逻机不足,将是一个障碍。

“我们知道中方的潜艇现在在哪里,”他说。“但能否继续知晓取决于是否拥有用来追踪它们的资产。”

中国的“水下长城”

2017年,中国政府批准了用五年时间在中国南海和中国东海打造传感器网络的计划,以便对这些地区进行实时监控。台湾位于中国东海。

中国的水下传感器网络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声波监听系统(Sound Surveillance System, 简称Sosus),该系统是美国在冷战期间开发的,旨在通过固定在海底的一个水听器网络探测苏联核潜艇。

几年前,中国还在关岛附近的海底部署了监听设备;关岛是美国一个主要潜艇基地的所在地。

曾是美国海军军官、如今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担任高级研究员的Bryan Clark说,中国水下传感器网络的发展意味着,美国潜艇不能再仅仅依靠隐身能力来避免在中国海和其他靠近中国大陆的地区被发现。

Clark说,美国需要一项新战略来迷惑或压制中国的水下传感器,方法是部署可干扰监视系统、充当诱饵或摧毁传感器的无人潜水器。

在美国与盟友合作增强其水下优势的同时,中国也面临着提高潜艇猎杀能力的压力。2021年,美国和英国表示将帮助澳大利亚建造首批核动力潜艇。

澳大利亚的新潜艇预计要到本世纪40年代才会部署,因此作为权宜之计,美国今年同意在本世纪30年代向澳大利亚出售多达五艘美国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美国还承诺在2027年之前通过西澳大利亚州的一个基地轮换部署攻击型潜艇,以帮助澳方军队掌握维护核潜艇的能力。

一位中国政府发言人今年3月表示,这项推进澳大利亚配备核潜艇的计划将“在错误和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美国的进度落后

中国近期的发展也凸显出美国潜艇舰队面临的不足。美国海军已开始将更多潜艇转移到亚太地区,并表示需要66艘核动力攻击潜艇来完成全球任务。美国目前拥有67艘核动力潜艇,但其中只有49艘是攻击潜艇,这是冷战结束后潜艇建造数量下滑带来的结果。

随着老旧潜艇的退役,预计到2030年,美国攻击型潜艇舰队规模将减少到46艘,如果能达到每年建造两艘潜艇的速度,即从目前的每年1.2艘提高到2.2艘,那么到2036年美国攻击型潜艇数量将恢复到50艘。按照美国海军最乐观的设想,2049年时美国海军将拥有66艘攻击型核潜艇。

中国目前拥有六艘核动力攻击潜艇。前美国海军军官Carlson预测,一旦中国确定了新的设计方案,其潜艇年产量将是美国目前年产量的三倍。五角大楼在本月公布的中国军力年度评估报告中预测,到2035年,中国将拥有一支由80艘攻击型和弹道导弹潜艇组成的舰队,而去年年末为60艘。

中国核动力潜艇的主要基地位于海南岛。为了容纳更多的潜艇,中国今年在该基地原有四个码头的基础上又增建了两个新码头。每个码头可停靠两艘潜艇。

海南岛位于中国海北部边缘,中国已在该海域的人工岛上建立了军事基地,并在海面上以及水下建立了一些覆盖最广泛的监测系统。

美国前潜艇军官Sadler说,中国研发更先进的潜艇,使中美在这个十年期间进行军事对决的可能性增大。

“无论如何,在更广阔的太平洋上,美国潜艇部队肯定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需要,”Sadler表示,“美国潜艇部队相较于主要对手中国的优势正在缩小。”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