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0-19 20:44
商业与经济

暴利与黑暗齐飞的美国军火生意

叶胜舟:美国政界、学界、商界长期存在的“旋转门”机制利弊共存,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坏处之一就是庞大的军工复合体。
子弹暴利与黑暗齐飞的美国军火生意
叶胜舟

■10月7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简称“哈马斯”)陆海空三栖协同突袭以色列,造成重大伤亡,震惊世界。10月9日,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Telegram上发帖,谴责北约和乌克兰走私武器,称交付给乌克兰的武器“在以色列大行其道”,“在所有热点地区不受控制地使用”。

美军武器走私是老大难问题,梅德韦杰夫抨击的现象与以色列总理的观点遥相呼应。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邮报》6月22日发布的采访中说:“北约向乌克兰提供的反坦克武器已经出现在以色列边境附近。”

两人都指出以色列或周边出现北约援乌武器,由于以色列国防军可以通过正规渠道拥有美国军火,两人明显暗示哈马斯非法拥有美军武器。走私渠道无非有三个:一、美军内部流失;二、乌军内部流失;三、俄军缴获后流失,究意哪个或多个渠道没有公布证据。

9月3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表声明,决定免除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职务。6日,乌议会批准乌梅罗夫接任防长;7日他就宣布,将展开一项全面审计,国防部的主要任务是“反腐和为乌克兰军火制造商提供尽可能多的合同”。18日,泽连斯基又宣布,解除国防部所有6名副部长以及国务秘书的职务。

国家处于战争状态且胜负未分,撤换国防部长罕见,同时撤换国防部所有正副部长更是闻所未闻。众所周知,乌克兰深陷腐败丑闻,国防部首当其冲。1月23日,乌国防部负责陆军后勤保障的副部长沙波瓦洛夫辞职,原因是以虚高价格采购军粮,成交价比基本价高出2-3倍,合同金额高达3.5亿美元,供货方为一家不知名的公司。2月14日,国防部另两名副部长也因涉嫌贪腐被撤职。

10月2日,乌克兰议员哲列兹尼亚克在Telegram上发帖披露,因为腐败问题,乌克兰已收到美国的“黄牌”警告,“(美国)对我们的主要抱怨是腐败,(要求)我们必须在这45天里不能有任何重大腐败丑闻。”10月3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称,乌克兰能否证明自己在打击腐败方面做得足够好,可能是美国国会是否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援助的决定性因素,这也日益成为白宫关注的焦点。

美国军事援助的七个乱象

反对白宫援乌的共和党参议员保罗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坦率形容,乌克兰是个“腐败政权”。另一方面,美国援外军火也向来雁过拔毛,黑幕重重。至少存在七个乱象:

其一,纵容漫天要价。5月,美国CBS揭露美国军火采购内幕:军火商漫天要价,国防部放任纵容。雷神公司前执行副总裁和首席合同谈判代表谢伊直言,“美国国防部几乎为所有武器都支付了过高的价格,包括雷达、导弹、直升机、飞机、潜艇等等,甚至是螺丝和螺母。”并举例说,2015年,洛克希德•马丁及波音公司的“爱国者-3”导弹利润高达40%,远高于平均盈利水平的15%-20%。

其二,军援账目混乱。6月20日,五角大楼承认,美军对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价值计算存在“会计差错”,多算了62亿美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记账错误,导致62亿美元的军火没有更早送抵乌军前线,导致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考尔、军事委员会主席罗杰发表联合声明批评,“这些资金本可以为乌军即将发起的反攻提供额外补给和武器”。此次承认的只有冰山一角,其他虚报价格、数量的军购更是谜,即使内部审计出问题也是军事机密,密而不宣。

其三,习惯以次充好。美国国防部通常从库存中的老、旧、坏军火中抽调援外,再用国会拨款资金采购新军火补回库存。对美国而言是天经地义,战事紧急,既加快援助流程,又更新自己武器库,对盟友而言却是无穷祸害和烦恼。6月19日,美国《纽约时报》发文披露,2022年2月至2023年2月,乌政府在未收到的武器上花费了“数亿美元”;西方运送的武器“在任何时候,乌克兰都有多达30%的军备处在维修中”。例如,2022年夏季,美国从科威特基地向乌克兰运送的29辆悍马车到达波兰中转基地时,发现其中25辆的轮胎已经腐烂;向乌克兰运送的六门M777榴弹炮,发现已有19个月没有进行定期维修检查,至少有一门炮的状况非常糟糕,“会害死试图使用它的人”;意大利提供多年前退役的33门自行榴弹炮,乌国防部向美国军火商支付1980万美元用于修复,但拖到2023年1月仅有13门运往乌克兰,竟然还“不适合作战任务”。

其四,军火走私流失。阿富汗战争打了20年,美国向阿富汗提供约830亿美元装备,远超实际需求,“种种原因”遗弃近70亿美元装备,同时卖给当地军队大量旧装备。9月4日,巴基斯坦看守政府总理卡卡尔吐槽,2021年8月美军从阿富汗仓皇撤离时遗留的多种武器,落入阿富汗武装分子手中,进而跨境流入巴基斯坦塔利班手中,巴基斯坦“只能被迫接受这样的事实,成为应对恐怖分子的前线”。

其五,肥水流自家田。据美国众议院外事委员会官网3月29日消息,在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事宜举行的监督听证会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考尔质疑拜登政府对援乌资金的使用情况,“在已经划拨的1130亿美元涉及4个追加项目,仅有20%的资金以直接预算援助的形式流向乌克兰政府”,约60%的对乌援助拨款都用于美国军队、工人以及装备库存的现代化上。这透露了一个真相,名义上援乌的巨额经费,实际上约60%用于美国军工联合体。

其六,浪费私吞惊人。例如,阿富汗战争军事总开支约为2.31万亿美元,其中有大量报销天价的物资,包括600万美元的五只山羊、1万美元的马桶盖等;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机构”在2013年就指出,向阿富汗军方援助价值7.72亿美元的飞机,完全是一种浪费,因为阿政府军缺乏操作和维护它们的能力。

其七,合同外宰一刀。2018年7月5日,《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题为《日本购买美装备还要负担人工费》报道称,日本政府接到美国政府要求,在购买防卫装备时需要负担部分美方的人工费。美国政府以“事务手续经费”等名义多获得合同金额的3.2%,并在此基础上再让日本支付人工费,好处是“有助于缩短交货期”。

美国军售黑幕的根源

美国政界、学界、商界长期存在的“旋转门”机制利弊共存,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好处是可以培养和选拔阅历丰富、精明能干的人才,坏处是成全一些精英勾结成特殊的利益集团长期霸占权力、金钱,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例如,华尔街盛产财政部高官,高盛集团CEO保尔森转任财政部长,高盛集团工作17年的高管姆努钦曾任财政部长,鲁宾卸任财政部长后转任花旗集团联席董事长。又如,军火商盛产国防部高官,国防部长马蒂斯任职前、卸任后都是通用动力公司董事会成员,国防部长埃斯珀曾任雷神公司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国防部长奥斯汀曾任雷神公司董事会成员,国防部副部长、代理部长沙纳汉曾在波音公司工作且是负责供应链和运营的高级副总裁。

美国拥有世界第一的军队和武器,拥有世界第一的军费开支,也拥有世界最庞大的军工复合体。无数军火商、军队将校、政客基于私利组成庞大的军工复合体,热衷干预全球热点,勾结大发战争横财。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AO)《2019年度国防采办项目评估报告》,美国五大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通用动力公司、波音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获得国防部近一半的合约,合约金额占总采办金额的72%。

据不完全统计,阿富汗战争期间,美国五大军工巨头获得2.02万亿美元国防合同,成为20年战争的最大赢家。而五大巨头的直接公关游说费用为11亿美元,还不包括军队将校、政府高官、国会议员离任后待支付的丰厚酬劳,例如曾任驻阿富汗美军司令的海军陆战队上将邓福德退休后,就成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董事。

除了这五大军工巨头,其他能长期拿到五角大楼巨额合同的通常也是背景很硬的关系户。老布什政府国防部长、小布什政府副总统切尼,曾任经营战争后勤保障的哈里伯顿公司CEO,并持有该公司价值4600万美元股票。仅2002财年至2006财年,哈里伯顿与美国国防部的合同总额就增长10倍多,主业是承包重建伊拉克石油基础设施、为阿富汗美军提供后勤支持。

美国军事援助的武器能有70%获得合法、规范保管已是谢天谢地,实际情况是大量通过黑市走私扩散,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全,今年已在以色列出现,明年就可能在非洲出现。4月23日,美国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赫什批评,西方国家知道供应给乌克兰的武器正在流入黑市,西方媒体却对此保持沉默。有知情人士表示,基辅许多政府部门一直争相与世界各地的私人军火商建立挂名公司,方便武器弹药出口转卖,而且都有回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0-19 20:44
商业与经济

暴利与黑暗齐飞的美国军火生意

叶胜舟:美国政界、学界、商界长期存在的“旋转门”机制利弊共存,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坏处之一就是庞大的军工复合体。
子弹暴利与黑暗齐飞的美国军火生意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叶胜舟

■10月7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简称“哈马斯”)陆海空三栖协同突袭以色列,造成重大伤亡,震惊世界。10月9日,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Telegram上发帖,谴责北约和乌克兰走私武器,称交付给乌克兰的武器“在以色列大行其道”,“在所有热点地区不受控制地使用”。

美军武器走私是老大难问题,梅德韦杰夫抨击的现象与以色列总理的观点遥相呼应。内塔尼亚胡在《耶路撒冷邮报》6月22日发布的采访中说:“北约向乌克兰提供的反坦克武器已经出现在以色列边境附近。”

两人都指出以色列或周边出现北约援乌武器,由于以色列国防军可以通过正规渠道拥有美国军火,两人明显暗示哈马斯非法拥有美军武器。走私渠道无非有三个:一、美军内部流失;二、乌军内部流失;三、俄军缴获后流失,究意哪个或多个渠道没有公布证据。

9月3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表声明,决定免除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职务。6日,乌议会批准乌梅罗夫接任防长;7日他就宣布,将展开一项全面审计,国防部的主要任务是“反腐和为乌克兰军火制造商提供尽可能多的合同”。18日,泽连斯基又宣布,解除国防部所有6名副部长以及国务秘书的职务。

国家处于战争状态且胜负未分,撤换国防部长罕见,同时撤换国防部所有正副部长更是闻所未闻。众所周知,乌克兰深陷腐败丑闻,国防部首当其冲。1月23日,乌国防部负责陆军后勤保障的副部长沙波瓦洛夫辞职,原因是以虚高价格采购军粮,成交价比基本价高出2-3倍,合同金额高达3.5亿美元,供货方为一家不知名的公司。2月14日,国防部另两名副部长也因涉嫌贪腐被撤职。

10月2日,乌克兰议员哲列兹尼亚克在Telegram上发帖披露,因为腐败问题,乌克兰已收到美国的“黄牌”警告,“(美国)对我们的主要抱怨是腐败,(要求)我们必须在这45天里不能有任何重大腐败丑闻。”10月3日,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称,乌克兰能否证明自己在打击腐败方面做得足够好,可能是美国国会是否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援助的决定性因素,这也日益成为白宫关注的焦点。

美国军事援助的七个乱象

反对白宫援乌的共和党参议员保罗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坦率形容,乌克兰是个“腐败政权”。另一方面,美国援外军火也向来雁过拔毛,黑幕重重。至少存在七个乱象:

其一,纵容漫天要价。5月,美国CBS揭露美国军火采购内幕:军火商漫天要价,国防部放任纵容。雷神公司前执行副总裁和首席合同谈判代表谢伊直言,“美国国防部几乎为所有武器都支付了过高的价格,包括雷达、导弹、直升机、飞机、潜艇等等,甚至是螺丝和螺母。”并举例说,2015年,洛克希德•马丁及波音公司的“爱国者-3”导弹利润高达40%,远高于平均盈利水平的15%-20%。

其二,军援账目混乱。6月20日,五角大楼承认,美军对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价值计算存在“会计差错”,多算了62亿美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记账错误,导致62亿美元的军火没有更早送抵乌军前线,导致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考尔、军事委员会主席罗杰发表联合声明批评,“这些资金本可以为乌军即将发起的反攻提供额外补给和武器”。此次承认的只有冰山一角,其他虚报价格、数量的军购更是谜,即使内部审计出问题也是军事机密,密而不宣。

其三,习惯以次充好。美国国防部通常从库存中的老、旧、坏军火中抽调援外,再用国会拨款资金采购新军火补回库存。对美国而言是天经地义,战事紧急,既加快援助流程,又更新自己武器库,对盟友而言却是无穷祸害和烦恼。6月19日,美国《纽约时报》发文披露,2022年2月至2023年2月,乌政府在未收到的武器上花费了“数亿美元”;西方运送的武器“在任何时候,乌克兰都有多达30%的军备处在维修中”。例如,2022年夏季,美国从科威特基地向乌克兰运送的29辆悍马车到达波兰中转基地时,发现其中25辆的轮胎已经腐烂;向乌克兰运送的六门M777榴弹炮,发现已有19个月没有进行定期维修检查,至少有一门炮的状况非常糟糕,“会害死试图使用它的人”;意大利提供多年前退役的33门自行榴弹炮,乌国防部向美国军火商支付1980万美元用于修复,但拖到2023年1月仅有13门运往乌克兰,竟然还“不适合作战任务”。

其四,军火走私流失。阿富汗战争打了20年,美国向阿富汗提供约830亿美元装备,远超实际需求,“种种原因”遗弃近70亿美元装备,同时卖给当地军队大量旧装备。9月4日,巴基斯坦看守政府总理卡卡尔吐槽,2021年8月美军从阿富汗仓皇撤离时遗留的多种武器,落入阿富汗武装分子手中,进而跨境流入巴基斯坦塔利班手中,巴基斯坦“只能被迫接受这样的事实,成为应对恐怖分子的前线”。

其五,肥水流自家田。据美国众议院外事委员会官网3月29日消息,在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事宜举行的监督听证会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麦考尔质疑拜登政府对援乌资金的使用情况,“在已经划拨的1130亿美元涉及4个追加项目,仅有20%的资金以直接预算援助的形式流向乌克兰政府”,约60%的对乌援助拨款都用于美国军队、工人以及装备库存的现代化上。这透露了一个真相,名义上援乌的巨额经费,实际上约60%用于美国军工联合体。

其六,浪费私吞惊人。例如,阿富汗战争军事总开支约为2.31万亿美元,其中有大量报销天价的物资,包括600万美元的五只山羊、1万美元的马桶盖等;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机构”在2013年就指出,向阿富汗军方援助价值7.72亿美元的飞机,完全是一种浪费,因为阿政府军缺乏操作和维护它们的能力。

其七,合同外宰一刀。2018年7月5日,《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题为《日本购买美装备还要负担人工费》报道称,日本政府接到美国政府要求,在购买防卫装备时需要负担部分美方的人工费。美国政府以“事务手续经费”等名义多获得合同金额的3.2%,并在此基础上再让日本支付人工费,好处是“有助于缩短交货期”。

美国军售黑幕的根源

美国政界、学界、商界长期存在的“旋转门”机制利弊共存,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好处是可以培养和选拔阅历丰富、精明能干的人才,坏处是成全一些精英勾结成特殊的利益集团长期霸占权力、金钱,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例如,华尔街盛产财政部高官,高盛集团CEO保尔森转任财政部长,高盛集团工作17年的高管姆努钦曾任财政部长,鲁宾卸任财政部长后转任花旗集团联席董事长。又如,军火商盛产国防部高官,国防部长马蒂斯任职前、卸任后都是通用动力公司董事会成员,国防部长埃斯珀曾任雷神公司负责政府关系的副总裁,国防部长奥斯汀曾任雷神公司董事会成员,国防部副部长、代理部长沙纳汉曾在波音公司工作且是负责供应链和运营的高级副总裁。

美国拥有世界第一的军队和武器,拥有世界第一的军费开支,也拥有世界最庞大的军工复合体。无数军火商、军队将校、政客基于私利组成庞大的军工复合体,热衷干预全球热点,勾结大发战争横财。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AO)《2019年度国防采办项目评估报告》,美国五大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雷神公司、通用动力公司、波音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获得国防部近一半的合约,合约金额占总采办金额的72%。

据不完全统计,阿富汗战争期间,美国五大军工巨头获得2.02万亿美元国防合同,成为20年战争的最大赢家。而五大巨头的直接公关游说费用为11亿美元,还不包括军队将校、政府高官、国会议员离任后待支付的丰厚酬劳,例如曾任驻阿富汗美军司令的海军陆战队上将邓福德退休后,就成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董事。

除了这五大军工巨头,其他能长期拿到五角大楼巨额合同的通常也是背景很硬的关系户。老布什政府国防部长、小布什政府副总统切尼,曾任经营战争后勤保障的哈里伯顿公司CEO,并持有该公司价值4600万美元股票。仅2002财年至2006财年,哈里伯顿与美国国防部的合同总额就增长10倍多,主业是承包重建伊拉克石油基础设施、为阿富汗美军提供后勤支持。

美国军事援助的武器能有70%获得合法、规范保管已是谢天谢地,实际情况是大量通过黑市走私扩散,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全,今年已在以色列出现,明年就可能在非洲出现。4月23日,美国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赫什批评,西方国家知道供应给乌克兰的武器正在流入黑市,西方媒体却对此保持沉默。有知情人士表示,基辅许多政府部门一直争相与世界各地的私人军火商建立挂名公司,方便武器弹药出口转卖,而且都有回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