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07-28 18:24
商业与经济

希望教育宣布终止收购,对投资者来说是好是坏?

未做任何解释便终止了两家附属公司之间的资产重组后,中国第二大职业教育机构的股价基本维持不变。
教育中国教培企业是如何挺过整顿风暴的?
谭英

■7月24日,职业教育巨头希望教育集团有限公司(1765.HK)宣布终止两家关联实体之间的资产置换时,投资者几乎没有反应。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2021年12月首次宣布的该交易涉及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公司,因此很难弄清楚在交易终止一事中谁赢谁输。在中国,关联公司之间的此类交易非常普遍,控股股东经常在幕后玩这种游戏,在不同控股公司之间转移资产。

四川希望与特驱林嘉最初签订的协议涉及以5,000万元收购江西省一所名为双林教育的学校。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四川希望要提供1.816亿元贷款,用于为学校购买400亩的土地。

交易终止的原因不得而知,但此前的延期意味着有人可能对某些条款不满。

投资者完全有理由感到困惑。交易涉及的两家实体与希望教育的两位大股东有关,但他们显然对交易条款意见不一致。四川希望与希望教育的创始人汪辉武关系密切。与此同时,特驱林嘉与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息息相关。新希望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饲料企业之一,后来扩展到了其他业务。

事情起源于四川四兄弟的传奇故事,他们家境贫寒,其中一人因此被送养,其原名叫刘永美,现已改名为陈育新。这四人最初养鸡和鹌鹑,后来进入动物饲料行业。1995年,四人将业务拆分为东方希望、华西希望、大陆希望和新希望。

2005年,汪辉武和他的兄弟姐妹联合成立希望教育。两年后的2007年,他们引入陈育新和华西希望作为股东,希望利用希望的品牌名称。在那之后,汪辉武通过名下的四川希望持有希望教育49%的股份,陈育新和华西希望通过四川特驱持有51%的多数股份。

该公司于2018年8月在香港进行了32亿港元的首次公开募股,通过出售12.8%的股权引入中国光大控股(0165.HK)作为投资者。它希望以自己在中国职教领域的增长故事来吸引投资者。在该领域,政府一直鼓励私人投资帮助培训年轻人在烹饪和计算机维修等方面的实用技能。

然而,投资者并不买账。上市后的头三年该股一度上涨70%,但此后回吐所有涨幅,甚至还下跌了。该股现在的最新收盘价比 IPO 价格低70%以上。

投资者缺乏热情可能部分归因于一些不清不楚的举动,比如最近神秘的资产重组及其终止。在宣布交易终止的第二天,希望教育的股价没有变化,这表明投资者可能在此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希望,因为该交易在首次宣布超过一年半后仍未能完成。话又说回来,也许他们只是不知道交易终止对该公司来说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通过收购实现增长

这笔交易只是帮助希望教育集团成长的众多交易之一,并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投资者在早期阶段对该股的热情。在该公司斥资5亿元收购江西共青城一所拥有7,500名学生的技术培训学校后,它的股价在2021年初创下历史新高。再往前一年的2020年3月,希望教育宣布计划出资1.4亿美元(10亿元)收购马来西亚英迪教育集团62%的股份,这让投资者对其全球扩张的潜力感到兴奋。

希望教育集团的大本营仍在四川,它在那里拥有10所学校。但同时它也在向华东地区扩张,目前在那里拥有四所学校,包括在共青城的那所学校;在华北地区拥有3所学校;在华南和华中各有一所学校。除马来西亚外,希望教育还在泰国和匈牙利设有海外学校。

该公司的财务状况看起来也足够稳健。截至今年2月底,也就是最新财年上半年结束时,该校学生总数为280,453人,较上年增长20%。该公司在那6个月里的收入同比增长26.7%,达到19亿元。其净利润较上年略有下降,至4.28亿元,但剔除员工股票薪酬等费用后,这一数字实际上增长了33%。

希望教育的市盈率只有9倍,它并非唯一一家无法赢得投资者青睐的同类企业。中教控股(0839.HK)的市盈率同样在9倍左右,而民生教育(1569.HK)的市盈率则低得多,仅为2倍。

为何中国的职教产业成不了香馍馍?与其他同行一样,希望教育的业务显然与政府政策保持一致,即重新平衡教育行业,向职业培训倾斜,既要吸纳失业青年,又要培养中国希望推动的高科技产业所需的技能。

去年12月,《关于深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意见》的出台进一步强化了这一政策。北京方面可能正在推动这样的职业培训,以重新调整数百万中国失业青年的就业方向——他们在念完传统大学后很难找到工作。

像希望教育这样的职教机构在学生群体中的形象往往存在问题,因为许多这类学生将其视为传统大学之外的次一等选择,这影响了他们对于上这类学校的兴趣。或许这种负面联想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波及到了投资界。

一些投资者可能还错误地认为,希望教育和其他职教机构易受两年前中国对教育行业备受瞩目的打压行动的影响,那次行动几乎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所有专注于K-12的教辅机构。但是,这两个领域是截然不同的,职教机构一再强调,它们实际上受益于政府最近的政策,而不是受到打击。

希望教育刚刚取消的这类不透明交易,可能也是投资者缺乏热情的部分原因。归根结底,可能需要的是更多的全方位教育——让投资者了解这类公司的独特定位,让学校运营商了解如何更透明地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07-28 18:24
商业与经济

希望教育宣布终止收购,对投资者来说是好是坏?

未做任何解释便终止了两家附属公司之间的资产重组后,中国第二大职业教育机构的股价基本维持不变。
教育中国教培企业是如何挺过整顿风暴的?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谭英

■7月24日,职业教育巨头希望教育集团有限公司(1765.HK)宣布终止两家关联实体之间的资产置换时,投资者几乎没有反应。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2021年12月首次宣布的该交易涉及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公司,因此很难弄清楚在交易终止一事中谁赢谁输。在中国,关联公司之间的此类交易非常普遍,控股股东经常在幕后玩这种游戏,在不同控股公司之间转移资产。

四川希望与特驱林嘉最初签订的协议涉及以5,000万元收购江西省一所名为双林教育的学校。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四川希望要提供1.816亿元贷款,用于为学校购买400亩的土地。

交易终止的原因不得而知,但此前的延期意味着有人可能对某些条款不满。

投资者完全有理由感到困惑。交易涉及的两家实体与希望教育的两位大股东有关,但他们显然对交易条款意见不一致。四川希望与希望教育的创始人汪辉武关系密切。与此同时,特驱林嘉与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息息相关。新希望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饲料企业之一,后来扩展到了其他业务。

事情起源于四川四兄弟的传奇故事,他们家境贫寒,其中一人因此被送养,其原名叫刘永美,现已改名为陈育新。这四人最初养鸡和鹌鹑,后来进入动物饲料行业。1995年,四人将业务拆分为东方希望、华西希望、大陆希望和新希望。

2005年,汪辉武和他的兄弟姐妹联合成立希望教育。两年后的2007年,他们引入陈育新和华西希望作为股东,希望利用希望的品牌名称。在那之后,汪辉武通过名下的四川希望持有希望教育49%的股份,陈育新和华西希望通过四川特驱持有51%的多数股份。

该公司于2018年8月在香港进行了32亿港元的首次公开募股,通过出售12.8%的股权引入中国光大控股(0165.HK)作为投资者。它希望以自己在中国职教领域的增长故事来吸引投资者。在该领域,政府一直鼓励私人投资帮助培训年轻人在烹饪和计算机维修等方面的实用技能。

然而,投资者并不买账。上市后的头三年该股一度上涨70%,但此后回吐所有涨幅,甚至还下跌了。该股现在的最新收盘价比 IPO 价格低70%以上。

投资者缺乏热情可能部分归因于一些不清不楚的举动,比如最近神秘的资产重组及其终止。在宣布交易终止的第二天,希望教育的股价没有变化,这表明投资者可能在此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希望,因为该交易在首次宣布超过一年半后仍未能完成。话又说回来,也许他们只是不知道交易终止对该公司来说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通过收购实现增长

这笔交易只是帮助希望教育集团成长的众多交易之一,并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投资者在早期阶段对该股的热情。在该公司斥资5亿元收购江西共青城一所拥有7,500名学生的技术培训学校后,它的股价在2021年初创下历史新高。再往前一年的2020年3月,希望教育宣布计划出资1.4亿美元(10亿元)收购马来西亚英迪教育集团62%的股份,这让投资者对其全球扩张的潜力感到兴奋。

希望教育集团的大本营仍在四川,它在那里拥有10所学校。但同时它也在向华东地区扩张,目前在那里拥有四所学校,包括在共青城的那所学校;在华北地区拥有3所学校;在华南和华中各有一所学校。除马来西亚外,希望教育还在泰国和匈牙利设有海外学校。

该公司的财务状况看起来也足够稳健。截至今年2月底,也就是最新财年上半年结束时,该校学生总数为280,453人,较上年增长20%。该公司在那6个月里的收入同比增长26.7%,达到19亿元。其净利润较上年略有下降,至4.28亿元,但剔除员工股票薪酬等费用后,这一数字实际上增长了33%。

希望教育的市盈率只有9倍,它并非唯一一家无法赢得投资者青睐的同类企业。中教控股(0839.HK)的市盈率同样在9倍左右,而民生教育(1569.HK)的市盈率则低得多,仅为2倍。

为何中国的职教产业成不了香馍馍?与其他同行一样,希望教育的业务显然与政府政策保持一致,即重新平衡教育行业,向职业培训倾斜,既要吸纳失业青年,又要培养中国希望推动的高科技产业所需的技能。

去年12月,《关于深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意见》的出台进一步强化了这一政策。北京方面可能正在推动这样的职业培训,以重新调整数百万中国失业青年的就业方向——他们在念完传统大学后很难找到工作。

像希望教育这样的职教机构在学生群体中的形象往往存在问题,因为许多这类学生将其视为传统大学之外的次一等选择,这影响了他们对于上这类学校的兴趣。或许这种负面联想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波及到了投资界。

一些投资者可能还错误地认为,希望教育和其他职教机构易受两年前中国对教育行业备受瞩目的打压行动的影响,那次行动几乎在一夜之间摧毁了所有专注于K-12的教辅机构。但是,这两个领域是截然不同的,职教机构一再强调,它们实际上受益于政府最近的政策,而不是受到打击。

希望教育刚刚取消的这类不透明交易,可能也是投资者缺乏热情的部分原因。归根结底,可能需要的是更多的全方位教育——让投资者了解这类公司的独特定位,让学校运营商了解如何更透明地运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