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2-01 14:44
商业与经济 艺术风尚

微短剧爆火,拥有中国“血统”的ReelShort能征服美国吗

微短剧是一种时长超短的网络肥皂剧,新冠疫情期间开始在亚太地区流行。其最大的参与者、拥有中资背景的RealShort正视图将在其他国家建立的成功模式引入美国。
微短剧爆火,拥有中国“血统”的ReelShort能征服美国吗
CLAIRE MOSES

■去年春天,当艾碧·张(音)收到邀请,让她为在手机上看的俗套短片当制片人时,她持怀疑态度,因此拒绝了。

但这种邀请没完没了。最终,已经当了12年制片人的张女士意识到,这种讲故事的新方式可能有利可图,所以接受了邀请。

自去年夏天起,她已制作了两部单集微短剧,并正在为几款应用程序创作针对女性观众、内容千篇一律的内容。

这种微短剧像是把有关人生的电影剪辑成TikTok短视频,或是为注意力短暂的互联网时代制作的肥皂剧。

这种新剧种的最大参与者是ReelShort,这款手机应用为用户提供每集最长几分钟、竖屏画面的情节剧内容,并希望通过吸引数百万美国人观看短剧内容,把在国外建立的成功模式引入美国。

ReelShort的所有者是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Crazy Maple Studio,其背后有中国数字出版商中文在线集团的支持。

ReelShort制作的微短剧包括《亿万富翁丈夫的双重生活》(The Double Life of My Billionaire Husband)、《没你我也能嫁人》(I Got Married Without You),以及《仇杀之缚:与敌同眠》(Bound by Vendetta: Sleeping With the Enemy)。这些短剧很公式化,情节包括浪漫与复仇,有典型的人物和简单的对话。

微短剧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在亚太地区火起来的,Crazy Maple Studio的首席执行官贾毅注意到了这点。

ReelShort力求让人们尽快上瘾,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微短剧的前几集里。“这是个现收现付的模式,”贾毅说。“如果故事把人们弄糊涂了,他们就不会看下去了。”

据Crazy Maple Studios称,制作这些微短剧的成本相对较低,只需30万美元或更少。据参与制作的演员说,剧组规模不大,其中一些人是住在洛杉矶的电影专业近期毕业生。

人们可以在YouTube和TikTok等多个平台上免费看到ReelShort提供的十几段一分钟长的剧集。但看了前几集后,他们需要付费或看广告才能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制片人艾碧·张说,有时人们会花10或20美元一直看下去。“这笔生意有点不可思议,不是吗?”

贾毅去年12月对《华尔街日报》说,他的公司已取得了2200万美元的收入。

美国曾有一个制作短视频版连续剧的公司Quibi,它在2020年初登场,同年停止运行,而ReelShort正尝试在Quibi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Quibi失败的部分原因是其创始人杰弗里·卡岑伯格所说的时机不佳:该应用为在路上奔波的人们提供五到十分钟的新闻和娱乐视频,但推出的时间恰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后人们禁足家中,不再出门之时。

Quibi曾将注意力集中在有一线明星参与的格调高雅的内容上,但ReelShort正在反其道而行之:它为人们提供刺激的情节,从传说中的狼人到邪恶的继母,再到行动诡秘的亿万富翁丈夫和更多的狼人。
“我们从Quibi学到了很多东西,”贾毅说道。他还表示,ReelShort无意像Quibi那样试图吸引所有人。

“要打造一款成功的移动应用程序,你需要找到你的核心受众,”他说。那个受众是喜欢肥皂剧的女性。(贾毅说,ReelShort的观众中约75%是女性。)

贾毅表示,他不想与网飞等流媒体公司竞争。如果你有时间在沙发上坐几个小时的话,ReelShort大概不是你会打开的应用。这款应用适合于那些“当中”时刻:在车站等公交车时,上卫生间时。
“我们采用的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商业模式,”贾毅说,“服务的也是一个不同的时间段。”

ReelShort远非第一个由中国公司拥有或部分拥有,并在美国取得突破的应用程序。TikTok以及购物应用Shein和Temu都是近几个月来在苹果的美国应用商店下载量最高的应用。

但对被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拥有的TikTok来说,这一直是个问题。美国、欧洲和加拿大的立法者已对TikTok及其母公司可能会将用户的敏感个人信息交给中国政府表示了担忧,并试图限制人们使用这款广受欢迎的应用程序。ReelShort尚未面临同样的压力。

据数据公司Sensor Tower,上个月,ReelShort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量达到了100万次,收入达500万美元;在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了300万次,收入达300万美元。在去年11月以来的大多数日子里,ReelShort在这两家应用商店的最受欢迎娱乐应用程序排名中都位居前15名。(在去年11月,ReelShort在苹果应用商店最受欢迎的娱乐应用排名中,曾有数天超过了TikTok。)

据data.ai的数据,2023年,美国总共有逾700万人在Apple手机或Android手机上下载了ReelShort。去年,它的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400万次。印度是继美国之后ReelShort的第二大市场,第三是菲律宾。

家住洛杉矶的演员凯西·埃瑟参加了ReelShort和其他应用程序的微短剧制作,他把这种形式描述为这一代人的肥皂剧。他还将其比作专门为电视制作内容的频道,比如Hallmark频道。

“观众完全清楚他们将会看到什么故事,但他们还是想看,”34岁的埃瑟说。“他们还是喜欢这种故事。”

对演员萨曼莎·德鲁斯来说,ReelShort为她提供了扮演不同类型角色的机会。“我现在可以说,过去几年里,我在15到16部故事片中扮演过角色,”25岁的德鲁斯说。“不是每个演员都能这样说。”

57岁的卡米尔·詹姆斯·哈曼曾在2018年上映的电影《副总统》中担任过配角,该片是关于迪克·切尼的传记片,由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获得了多项奥斯卡提名。但哈曼说,她因在ReelShort于2023年制作的《亿万富翁丈夫的双重生活》中饰演邪恶继母收到了更多的回应。

还有一些许多人不知道名字的应用程序——Sereal+、ShortTV、DramaBox、FlexTV——也开始制作微短剧,希望能从ReelShort的模式中牟利。

这些平台上发布的新片数量多于许多传统流媒体服务。贾毅觉得,这种情况将在2024年继续:“今年的目标是再推出100部短剧,”他说。

随着ReelShort不断推出内容,其作品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何梓源说,他去年曾为该应用执导了三部短剧。有些拍摄场地现在会聘请特技演员或亲密行为协调员。

“预算已变得越来越大,摄像机越来越好,剧组人员越来越多,”27岁的何梓源说。

虽然大影业公司尚未涉足这个剧种,但一些演员和电影制片人推测,美国的电影公司很快会开始制作自己的短剧。

“这就是我参加这么多微短剧制作的原因,”演员埃瑟说。“这是成为美国第一个因为这种类型的作品而出名的独特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2-01 14:44
商业与经济 艺术风尚

微短剧爆火,拥有中国“血统”的ReelShort能征服美国吗

微短剧是一种时长超短的网络肥皂剧,新冠疫情期间开始在亚太地区流行。其最大的参与者、拥有中资背景的RealShort正视图将在其他国家建立的成功模式引入美国。
微短剧爆火,拥有中国“血统”的ReelShort能征服美国吗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CLAIRE MOSES

■去年春天,当艾碧·张(音)收到邀请,让她为在手机上看的俗套短片当制片人时,她持怀疑态度,因此拒绝了。

但这种邀请没完没了。最终,已经当了12年制片人的张女士意识到,这种讲故事的新方式可能有利可图,所以接受了邀请。

自去年夏天起,她已制作了两部单集微短剧,并正在为几款应用程序创作针对女性观众、内容千篇一律的内容。

这种微短剧像是把有关人生的电影剪辑成TikTok短视频,或是为注意力短暂的互联网时代制作的肥皂剧。

这种新剧种的最大参与者是ReelShort,这款手机应用为用户提供每集最长几分钟、竖屏画面的情节剧内容,并希望通过吸引数百万美国人观看短剧内容,把在国外建立的成功模式引入美国。

ReelShort的所有者是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Crazy Maple Studio,其背后有中国数字出版商中文在线集团的支持。

ReelShort制作的微短剧包括《亿万富翁丈夫的双重生活》(The Double Life of My Billionaire Husband)、《没你我也能嫁人》(I Got Married Without You),以及《仇杀之缚:与敌同眠》(Bound by Vendetta: Sleeping With the Enemy)。这些短剧很公式化,情节包括浪漫与复仇,有典型的人物和简单的对话。

微短剧是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在亚太地区火起来的,Crazy Maple Studio的首席执行官贾毅注意到了这点。

ReelShort力求让人们尽快上瘾,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微短剧的前几集里。“这是个现收现付的模式,”贾毅说。“如果故事把人们弄糊涂了,他们就不会看下去了。”

据Crazy Maple Studios称,制作这些微短剧的成本相对较低,只需30万美元或更少。据参与制作的演员说,剧组规模不大,其中一些人是住在洛杉矶的电影专业近期毕业生。

人们可以在YouTube和TikTok等多个平台上免费看到ReelShort提供的十几段一分钟长的剧集。但看了前几集后,他们需要付费或看广告才能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制片人艾碧·张说,有时人们会花10或20美元一直看下去。“这笔生意有点不可思议,不是吗?”

贾毅去年12月对《华尔街日报》说,他的公司已取得了2200万美元的收入。

美国曾有一个制作短视频版连续剧的公司Quibi,它在2020年初登场,同年停止运行,而ReelShort正尝试在Quibi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Quibi失败的部分原因是其创始人杰弗里·卡岑伯格所说的时机不佳:该应用为在路上奔波的人们提供五到十分钟的新闻和娱乐视频,但推出的时间恰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后人们禁足家中,不再出门之时。

Quibi曾将注意力集中在有一线明星参与的格调高雅的内容上,但ReelShort正在反其道而行之:它为人们提供刺激的情节,从传说中的狼人到邪恶的继母,再到行动诡秘的亿万富翁丈夫和更多的狼人。
“我们从Quibi学到了很多东西,”贾毅说道。他还表示,ReelShort无意像Quibi那样试图吸引所有人。

“要打造一款成功的移动应用程序,你需要找到你的核心受众,”他说。那个受众是喜欢肥皂剧的女性。(贾毅说,ReelShort的观众中约75%是女性。)

贾毅表示,他不想与网飞等流媒体公司竞争。如果你有时间在沙发上坐几个小时的话,ReelShort大概不是你会打开的应用。这款应用适合于那些“当中”时刻:在车站等公交车时,上卫生间时。
“我们采用的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商业模式,”贾毅说,“服务的也是一个不同的时间段。”

ReelShort远非第一个由中国公司拥有或部分拥有,并在美国取得突破的应用程序。TikTok以及购物应用Shein和Temu都是近几个月来在苹果的美国应用商店下载量最高的应用。

但对被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拥有的TikTok来说,这一直是个问题。美国、欧洲和加拿大的立法者已对TikTok及其母公司可能会将用户的敏感个人信息交给中国政府表示了担忧,并试图限制人们使用这款广受欢迎的应用程序。ReelShort尚未面临同样的压力。

据数据公司Sensor Tower,上个月,ReelShort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下载量达到了100万次,收入达500万美元;在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了300万次,收入达300万美元。在去年11月以来的大多数日子里,ReelShort在这两家应用商店的最受欢迎娱乐应用程序排名中都位居前15名。(在去年11月,ReelShort在苹果应用商店最受欢迎的娱乐应用排名中,曾有数天超过了TikTok。)

据data.ai的数据,2023年,美国总共有逾700万人在Apple手机或Android手机上下载了ReelShort。去年,它的全球下载量超过了2400万次。印度是继美国之后ReelShort的第二大市场,第三是菲律宾。

家住洛杉矶的演员凯西·埃瑟参加了ReelShort和其他应用程序的微短剧制作,他把这种形式描述为这一代人的肥皂剧。他还将其比作专门为电视制作内容的频道,比如Hallmark频道。

“观众完全清楚他们将会看到什么故事,但他们还是想看,”34岁的埃瑟说。“他们还是喜欢这种故事。”

对演员萨曼莎·德鲁斯来说,ReelShort为她提供了扮演不同类型角色的机会。“我现在可以说,过去几年里,我在15到16部故事片中扮演过角色,”25岁的德鲁斯说。“不是每个演员都能这样说。”

57岁的卡米尔·詹姆斯·哈曼曾在2018年上映的电影《副总统》中担任过配角,该片是关于迪克·切尼的传记片,由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获得了多项奥斯卡提名。但哈曼说,她因在ReelShort于2023年制作的《亿万富翁丈夫的双重生活》中饰演邪恶继母收到了更多的回应。

还有一些许多人不知道名字的应用程序——Sereal+、ShortTV、DramaBox、FlexTV——也开始制作微短剧,希望能从ReelShort的模式中牟利。

这些平台上发布的新片数量多于许多传统流媒体服务。贾毅觉得,这种情况将在2024年继续:“今年的目标是再推出100部短剧,”他说。

随着ReelShort不断推出内容,其作品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何梓源说,他去年曾为该应用执导了三部短剧。有些拍摄场地现在会聘请特技演员或亲密行为协调员。

“预算已变得越来越大,摄像机越来越好,剧组人员越来越多,”27岁的何梓源说。

虽然大影业公司尚未涉足这个剧种,但一些演员和电影制片人推测,美国的电影公司很快会开始制作自己的短剧。

“这就是我参加这么多微短剧制作的原因,”演员埃瑟说。“这是成为美国第一个因为这种类型的作品而出名的独特机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