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26 15:15
时政

“红海危机,中方出手”

中国和伊朗被曝商讨红海危机 学者:根源在巴以冲突,中方主张标本兼治。
货轮红海冲突扰乱航运:欧洲首当其冲,中欧班列需求升温
熊超然

■巴以冲突的风险外溢,近期红海局势急剧升温,美西方对此一筹莫展,一方面只能试图以武力弹压也门胡塞武装,另一方面也传出不断促请中国出面缓解紧张局势。

据路透社当地时间1月26日援引四名伊朗消息人士和一名知情外交官披露称,中方已“施压”伊朗官员(China presses Iran)帮助遏制胡塞武装在红海针对来往船只的袭击。伊朗消息人士称,中伊两国最近在北京和德黑兰举行了几次会议,讨论了有关袭击和贸易的问题,但拒绝提供会议时间和与会者的细节信息。

对此消息,伊朗外交部未发表评论,美国国务院针对询问也不予置评。中国外交部此前已明确表示,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为缓解红海紧张局势同各方保持着密切沟通,作出了积极努力。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告诉观察者网,中国和伊朗就红海危机沟通是现实的,两国长期在地区问题上保持联系。但对媒体报道中提到所谓“施压”这一说法则表示不太可能,伊朗对于胡塞武装的影响力,事实上并不如西方所宣称的那样大,胡塞武装从组织到意识形态等多方面都有着相当大的独立性。

刘中民特别强调,中方主张标本兼治,认为解决红海危机的根源在于结束巴以冲突、平息加沙战火,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则将这两个问题分开独立看待,这是不全面的。

“沟通肯定存在”

“基本上,中方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的利益受到任何形式的损害,这将影响我们与德黑兰的商贸,所以告诉胡塞武装要克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员对路透社表示。

不过,这四名伊朗消息人士称,中国官员没有就如果中方利益受到胡塞武装袭击的损害,中伊贸易关系将受到何种影响而作出任何具体评论或表态。报道指出,虽然中国在过去10年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两国的贸易关系并不平衡。贸易分析公司Kpler的油轮跟踪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炼油厂购买了伊朗90%以上的原油出口,但伊朗石油只占中国原油进口的10%。

同时,伊朗消息人士称,中方已明确表示,如果任何与中国有关的船只遭到袭击,或者中国的利益受到任何形式的影响,中国将对德黑兰感到“非常失望”。

刘中民对此分析认为,作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中国和伊朗,在包括红海问题在内的地区问题上一直保持沟通是现实存在的,但如这篇报道所写的“中国施压伊朗去影响胡塞武装,以解决美国同胡塞武装之间的冲突”,这从逻辑上来说是说不通的,因为中国即使和伊朗进行沟通也不可能向伊朗施压,伊朗对于胡塞武装的影响力实际上有限。

他指出,美西方媒体现在不断把巴以冲突描述为伊朗领导的所谓“抵抗轴心”同美国和以色列的冲突,某种程度上确有夸大的成分,伊朗与该地区多个组织确实有不同程度的联系,但远没有成为铁板一块的“反美反以色列反西方联盟”。尽管胡塞武装得到了伊朗的部分支持,但从一些资料上来看,其组织和意识形态有相当的独立性,并非典型的伊朗“代理人”,因此西方宣称伊朗可以叫停胡塞武装有点夸大其词了,中国更不可能在此问题“施压”伊朗。

外媒:美方曾多次促请中方出手

路透社称,一名伊朗内部人士还提到,尽管中国对伊朗非常重要,但除了也门胡塞武装,德黑兰在加沙地带、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也有“代理人”,其地区联盟和优先事项在其决策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四名伊朗消息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伊朗在与中方讨论后是否会采取任何行动。胡塞武装发言人穆罕默德·阿卜杜勒萨拉姆(Mohammed Abdulsalam)当地时间1月25日则表示:“他们(伊朗)不会通知我们这样的要求,特别是因为伊朗的公开立场是支持也门,谴责美英对也门的袭击,并认为也门的立场是光荣和负责任的。”

一名伊朗内部人士称,尽管中伊两国之间有着牢固的经济联系,但伊朗的地缘政治决策并不会受到绝对的影响。而路透社则认为,中国的影响力在去年还是表现得非常明显,当时促成了“沙伊和解”,结束了伊朗和沙特阿拉伯这对中东地区宿敌多年来的敌对关系。

路透社称,目前未能立即联系到伊朗外交部对此消息发表评论。而当被问及中国和伊朗在这个问题上展开双边讨论的话题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拒绝置评。

当地时间1月24日,英国《金融时报》曾引述美国官员的说法报道称,在过去三个月内,美方多次促请中方敦促也门胡塞武装减少对红海商船的袭击,以免在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之际加剧中东紧张局势。

据美方官员称,包括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及其副手乔恩·芬纳(Jon Finer),还有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内的官员都曾向中方官员提出此事,希望中方向与胡塞武装关系密切的伊朗转达美方的“警告”,让其遏制胡塞武装的袭击。

报道援引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的说法称,美国官员还在联合国安理会施加压力,而中国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一名美国官员表示,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接触,但“并不明显”,并称自己“不想夸大中国已经做了什么或产生了什么影响”。另一名官员说,美国将继续就此向中国提出问题。

红海危机的根源在巴以冲突,中方主张“标本兼治”

也门胡塞武装最早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一个武装组织,目的是对抗沙特在也门的逊尼派宗教影响力。该组织由伊朗武装、资助和训练,一直被西方人士认为是伊朗反西方、反以色列的所谓“抵抗轴心”的一部分。

去年10月7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突袭,拉开了此轮加沙冲突的序幕。自此之后,胡塞武装向以色列和途经红海的商船发动了数十次无人机和导弹袭击,这些袭击迫使世界上许多最大的航运公司、石油生产商和其他货主将船只从该地区调离。本月,美国和英国对胡塞武装实施了军事打击,但未能阻止其对来往船只发动袭击。

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表示,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呼吁停止袭扰民船的行为,维护全球产供链畅通和国际贸易秩序。路透社援引苏州大学讲座教授高志凯的观点称,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中国受到航运中断的影响尤为严重,恢复红海的稳定是当务之急。

刘中民指出,他认为这篇报道所谓“中国向伊朗施压”不太可能的另一个理由是,这一做法并不是中国在此问题上的全面看法。对于红海危机,中方认为其根源在于当前巴以冲突,主张根本性地解决问题,即美国和以色列应当结束在加沙地带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

他表示,相较于美国现在把这两个问题独立开来看待,根本不提红海危机和巴以冲突之间的关系,中方所持的立场是“标本兼治”,即问题的源头在于巴以冲突,因此不可能单方面向伊朗“施压”去影响胡塞武装,这种做法并非解决当前问题的路径。

1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对近期红海局势急剧升温深表关切。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为缓解红海紧张局势同各方保持着密切沟通,作出了积极努力。中方呼吁停止袭扰民用船只的行为,敦促有关方面避免给红海紧张局势火上浇油,依法共同维护好红海水域航道安全。必须强调的是,红海局势紧张是加沙冲突外溢的突出表现,当务之急是尽快平息加沙战火,防止冲突进一步扩大甚至失控。中方同时也认为,安理会从未授权任何国家对也门使用武力,要切实尊重包括也门在内红海沿岸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方愿同各方一道,推动局势降温,维护红海地区的安全稳定。■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26 15:15
时政

“红海危机,中方出手”

中国和伊朗被曝商讨红海危机 学者:根源在巴以冲突,中方主张标本兼治。
货轮红海冲突扰乱航运:欧洲首当其冲,中欧班列需求升温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熊超然

■巴以冲突的风险外溢,近期红海局势急剧升温,美西方对此一筹莫展,一方面只能试图以武力弹压也门胡塞武装,另一方面也传出不断促请中国出面缓解紧张局势。

据路透社当地时间1月26日援引四名伊朗消息人士和一名知情外交官披露称,中方已“施压”伊朗官员(China presses Iran)帮助遏制胡塞武装在红海针对来往船只的袭击。伊朗消息人士称,中伊两国最近在北京和德黑兰举行了几次会议,讨论了有关袭击和贸易的问题,但拒绝提供会议时间和与会者的细节信息。

对此消息,伊朗外交部未发表评论,美国国务院针对询问也不予置评。中国外交部此前已明确表示,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为缓解红海紧张局势同各方保持着密切沟通,作出了积极努力。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告诉观察者网,中国和伊朗就红海危机沟通是现实的,两国长期在地区问题上保持联系。但对媒体报道中提到所谓“施压”这一说法则表示不太可能,伊朗对于胡塞武装的影响力,事实上并不如西方所宣称的那样大,胡塞武装从组织到意识形态等多方面都有着相当大的独立性。

刘中民特别强调,中方主张标本兼治,认为解决红海危机的根源在于结束巴以冲突、平息加沙战火,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则将这两个问题分开独立看待,这是不全面的。

“沟通肯定存在”

“基本上,中方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的利益受到任何形式的损害,这将影响我们与德黑兰的商贸,所以告诉胡塞武装要克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员对路透社表示。

不过,这四名伊朗消息人士称,中国官员没有就如果中方利益受到胡塞武装袭击的损害,中伊贸易关系将受到何种影响而作出任何具体评论或表态。报道指出,虽然中国在过去10年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两国的贸易关系并不平衡。贸易分析公司Kpler的油轮跟踪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炼油厂购买了伊朗90%以上的原油出口,但伊朗石油只占中国原油进口的10%。

同时,伊朗消息人士称,中方已明确表示,如果任何与中国有关的船只遭到袭击,或者中国的利益受到任何形式的影响,中国将对德黑兰感到“非常失望”。

刘中民对此分析认为,作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中国和伊朗,在包括红海问题在内的地区问题上一直保持沟通是现实存在的,但如这篇报道所写的“中国施压伊朗去影响胡塞武装,以解决美国同胡塞武装之间的冲突”,这从逻辑上来说是说不通的,因为中国即使和伊朗进行沟通也不可能向伊朗施压,伊朗对于胡塞武装的影响力实际上有限。

他指出,美西方媒体现在不断把巴以冲突描述为伊朗领导的所谓“抵抗轴心”同美国和以色列的冲突,某种程度上确有夸大的成分,伊朗与该地区多个组织确实有不同程度的联系,但远没有成为铁板一块的“反美反以色列反西方联盟”。尽管胡塞武装得到了伊朗的部分支持,但从一些资料上来看,其组织和意识形态有相当的独立性,并非典型的伊朗“代理人”,因此西方宣称伊朗可以叫停胡塞武装有点夸大其词了,中国更不可能在此问题“施压”伊朗。

外媒:美方曾多次促请中方出手

路透社称,一名伊朗内部人士还提到,尽管中国对伊朗非常重要,但除了也门胡塞武装,德黑兰在加沙地带、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也有“代理人”,其地区联盟和优先事项在其决策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四名伊朗消息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伊朗在与中方讨论后是否会采取任何行动。胡塞武装发言人穆罕默德·阿卜杜勒萨拉姆(Mohammed Abdulsalam)当地时间1月25日则表示:“他们(伊朗)不会通知我们这样的要求,特别是因为伊朗的公开立场是支持也门,谴责美英对也门的袭击,并认为也门的立场是光荣和负责任的。”

一名伊朗内部人士称,尽管中伊两国之间有着牢固的经济联系,但伊朗的地缘政治决策并不会受到绝对的影响。而路透社则认为,中国的影响力在去年还是表现得非常明显,当时促成了“沙伊和解”,结束了伊朗和沙特阿拉伯这对中东地区宿敌多年来的敌对关系。

路透社称,目前未能立即联系到伊朗外交部对此消息发表评论。而当被问及中国和伊朗在这个问题上展开双边讨论的话题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拒绝置评。

当地时间1月24日,英国《金融时报》曾引述美国官员的说法报道称,在过去三个月内,美方多次促请中方敦促也门胡塞武装减少对红海商船的袭击,以免在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之际加剧中东紧张局势。

据美方官员称,包括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及其副手乔恩·芬纳(Jon Finer),还有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内的官员都曾向中方官员提出此事,希望中方向与胡塞武装关系密切的伊朗转达美方的“警告”,让其遏制胡塞武装的袭击。

报道援引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的说法称,美国官员还在联合国安理会施加压力,而中国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一名美国官员表示,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接触,但“并不明显”,并称自己“不想夸大中国已经做了什么或产生了什么影响”。另一名官员说,美国将继续就此向中国提出问题。

红海危机的根源在巴以冲突,中方主张“标本兼治”

也门胡塞武装最早出现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一个武装组织,目的是对抗沙特在也门的逊尼派宗教影响力。该组织由伊朗武装、资助和训练,一直被西方人士认为是伊朗反西方、反以色列的所谓“抵抗轴心”的一部分。

去年10月7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突袭,拉开了此轮加沙冲突的序幕。自此之后,胡塞武装向以色列和途经红海的商船发动了数十次无人机和导弹袭击,这些袭击迫使世界上许多最大的航运公司、石油生产商和其他货主将船只从该地区调离。本月,美国和英国对胡塞武装实施了军事打击,但未能阻止其对来往船只发动袭击。

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表示,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呼吁停止袭扰民船的行为,维护全球产供链畅通和国际贸易秩序。路透社援引苏州大学讲座教授高志凯的观点称,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中国受到航运中断的影响尤为严重,恢复红海的稳定是当务之急。

刘中民指出,他认为这篇报道所谓“中国向伊朗施压”不太可能的另一个理由是,这一做法并不是中国在此问题上的全面看法。对于红海危机,中方认为其根源在于当前巴以冲突,主张根本性地解决问题,即美国和以色列应当结束在加沙地带同哈马斯之间的冲突。

他表示,相较于美国现在把这两个问题独立开来看待,根本不提红海危机和巴以冲突之间的关系,中方所持的立场是“标本兼治”,即问题的源头在于巴以冲突,因此不可能单方面向伊朗“施压”去影响胡塞武装,这种做法并非解决当前问题的路径。

1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对近期红海局势急剧升温深表关切。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为缓解红海紧张局势同各方保持着密切沟通,作出了积极努力。中方呼吁停止袭扰民用船只的行为,敦促有关方面避免给红海紧张局势火上浇油,依法共同维护好红海水域航道安全。必须强调的是,红海局势紧张是加沙冲突外溢的突出表现,当务之急是尽快平息加沙战火,防止冲突进一步扩大甚至失控。中方同时也认为,安理会从未授权任何国家对也门使用武力,要切实尊重包括也门在内红海沿岸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中方愿同各方一道,推动局势降温,维护红海地区的安全稳定。■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