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25 15:54
时政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否真的在考虑对韩国发动战争

朝鲜问题专家一向是谨慎的,他们力图避免制造恐慌。但最近,两名专家在这个圈子掀起了一阵波澜。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否真的在考虑对韩国发动战争
毛远扬

■朝鲜问题专家一向是谨慎的,他们力图避免制造恐慌。但最近,两名专家在这个圈子掀起了一阵波澜。

上周,两位知名分析人士投下了一颗“炸弹”。他们认为,这个被孤立的国家的领导人正在为战争做准备。

他们表示,金正恩已经放弃了与韩国和解并重新统一的基本目标。取而代之的是,他把南北说成是两个相互交战的独立国家。

“我们认为,就像他的祖父在1950年所做的那样,金正恩已经做出了开战的战略决策。”前中央情报局(CIA)分析师罗伯特·L·卡林(Robert L . Carlin)和曾多次访问朝鲜的核科学家齐格弗里德·S·赫克(Siegfried S . Hecker)在专业网站“北纬38度”(38 North)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这样的观点在华盛顿和首尔敲响了警钟,并在朝鲜观察圈引发了一场大规模辩论。

不过,记者采访了亚洲、欧洲和北美的七位专家,他们无一支持这一观点。

“将整个政权置于一场潜在的灾难性冲突的风险之中,这不符合朝鲜人的风格。事实证明,他们是无情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总部位于荷兰的“危机组织”(Crisis Group)朝鲜问题观察人士克里斯托弗·格林(Christopher Green)表示。

他和其他人指出,朝鲜经常摆出一付架势来促使西方大国坐下来进行对话;朝鲜国内也存在政治压力。

但他们一致认为,金正恩来势汹汹不容忽视,他的政权也变得更加危险。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战争仍然不太可能发生,但一些人担心,一场更有限的攻击确有可能。

是什么引发了这一切?

密切关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人士已经习惯了他的核威胁,但一些人说,来自平壤的最新信息性质不同。

他在新年前夕表示,“朝鲜半岛随时可能爆发战争已是既成事实”。六天后,朝鲜军方向边境另一侧发射了炮弹。

自一月初以来,朝鲜还声称试射了一枚新型固体燃料导弹和据称可携带核武器的水下攻击无人机。

在此之前的两年里,朝鲜公然违反联合国制裁,几乎每月都进行导弹发射和武器开发。

然而,真正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上周正式宣布放弃统一的目标。

自建国以来,与韩国统一一直是朝鲜官方意识形态的一个关键部分——尽管越来越不现实。

“这是一件大事。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朝鲜政权的一个核心意识形态。”首尔国民大学(Kookmin University)高级研究员彼得·沃德(Peter Ward)表示。

金正恩现在将彻底摧毁这一遗产。除了关闭外交渠道和跨境广播,他还宣布将拆除平壤郊外的“祖国统一三大宪章纪念塔”(统一门)。

这座拱门建于2001年,由两名相互伸手的身穿朝鲜族传统服装的妇女构成,以纪念他的父亲和祖父为实现统一所做的努力。

“行星实验室”(Planet Labs)上周二发布的卫星图片显示,这座拱门似乎已经被摧毁,尽管官方尚未证实这一点。

金日成曾在1950年发动战争,但也是他提出了朝鲜人总有一天将再次与南方亲人团聚的构想。

但他的孙子现在选择将韩国人定义为完全不同的民族——也许是为了证明将他们作为军事目标的合理性。

有可能实施有限打击吗?

卡林和赫克博士是预测战争的分析家,他们将所有这些解释为,金正恩已经决定要打一场仗。

但大多数分析人士不同意这种看法。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George HW Bush Foundation)的李成贤(Seong-Hyon Lee)指出,朝鲜将于下月重新向外国游客开放,而且该国还向俄罗斯出售了自己的炮弹用于战争——如果朝鲜准备上战场的话,它根本无力负担。

然而,最终的威慑因素是,如果朝鲜发动攻击,美韩的军队要先进得多。

国民大学的沃德表示:“一场全面战争可能会杀死很多韩国人,但这将是金正恩及其政权的末日。”

相反,他和其他人警告说,发动小规模行动的条件正在形成。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分析师安基特·潘达(Ankit Panda)表示:“总体而言,我更担心的是对韩国的有限攻击……这种攻击将以韩国领土或军事力量为目标,但范围有限。”

袭击的形式甚至可能是炮击或试图占领朝鲜半岛西部有争议的岛屿。

2010年,朝鲜袭击了延坪岛,造成四名韩国士兵死亡,此举激怒了韩国。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可能会再次发起类似的挑衅,以试探韩国的底线,同时激怒韩国总统尹锡悦。尹锡悦是一位强硬的鹰派领导人,曾誓言要以“更严厉数倍”的惩罚来应对朝鲜的攻击。

潘达表示,“朝鲜可能期望引起首尔发动一场不成比例的报复性攻击”,这可能会导致更广泛的战事升级。

获取筹码的策略

其他人认为,对战争的担忧也应放在金正恩的行动模式中加以考虑。

“纵观朝鲜的历史,当它希望进行谈判时,往往会利用挑衅来吸引其他国家的注意。”李成贤说。

朝鲜政权持续遭受经济制裁,2024年是其敌人的选举年——美国将举行总统选举,而韩国将进行国会选举。

“这给金正恩提供了一个挑衅的好机会,”李博士解释说。

拜登(Joe Biden)总统领导下的现任美国政府正忙于乌克兰和加沙问题,对朝鲜无暇关注,而平壤通常也与共和党政府接触最多。

金正恩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9年的无核化谈判破裂之前,有过一段著名的“兄弟情”——朝鲜领导人可能正在等待这位美国前总统重返白宫,届时他可能会削弱与韩国的同盟关系,并再次对对话持开放态度。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与俄罗斯更密切的友谊和中国在过去一年里持续提供的经济支持,可能也助长了平壤的大胆。朝鲜已得到俄罗斯的技术帮助,以实现发射间谍卫星的长期目标,两国官员还举行了多次高调会晤,包括去年的领导人峰会。

“我们所看到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朝鲜对其自身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更有信心的结果,因为有俄罗斯的支持,其次还有中国。”潘达说。

国内目标

还有人说,金正恩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政权。

“这似乎是为了政权的生存而进行的意识形态调整,”首尔梨花大学(Ewha University)教授雷夫-埃里克·伊斯利(Leif-Eric Easley)说。

他认为,这个以界定敌人为重点的政策旨在为金正恩在当前困难时期的导弹支出提供理由。此前有报道称,朝鲜全国各地都发生了饥荒。

沃德指出,将韩国视为敌人也更容易解决朝鲜对韩国的“核心认知失调”的问题。

“以前,它是一个无法消灭的邪恶国家,理应成为统一的对象,它的文化腐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接受,但它的人民却需要从邪恶的政府中被解放出来。”沃德说。

“现在,这个国家和它的文化可以被打上邪恶的标签,这就证明了继续镇压韩国文化是正当的。”他说道。

帮助朝鲜难民的非政府组织“自由朝鲜”(Liberty in North Korea)的朴石吉(Sokeel Park)说:“他实际上并不想要一场战争——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他将一无所获,只会失去一切。”

他说,朝鲜的威胁旨在巩固其新的南北政策,最终目的是强化其在国内的权力。

分析人士表示,韩国、美国和盟友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固然重要,但朝鲜的内部局势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也值得深入研究。

李博士认为,归根结底,了解朝鲜领导人想法的最佳途径是与他接触。

“国际社会并不认为美国与金正恩对话是向金正恩的威胁投降。这被视为是实现目标的必要手段。”他说。

“如果有必要,应该考虑与敌国领导人会面,以减少误判,防止战争。”

黄思琪(Kelly Ng)参与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25 15:54
时政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否真的在考虑对韩国发动战争

朝鲜问题专家一向是谨慎的,他们力图避免制造恐慌。但最近,两名专家在这个圈子掀起了一阵波澜。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否真的在考虑对韩国发动战争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毛远扬

■朝鲜问题专家一向是谨慎的,他们力图避免制造恐慌。但最近,两名专家在这个圈子掀起了一阵波澜。

上周,两位知名分析人士投下了一颗“炸弹”。他们认为,这个被孤立的国家的领导人正在为战争做准备。

他们表示,金正恩已经放弃了与韩国和解并重新统一的基本目标。取而代之的是,他把南北说成是两个相互交战的独立国家。

“我们认为,就像他的祖父在1950年所做的那样,金正恩已经做出了开战的战略决策。”前中央情报局(CIA)分析师罗伯特·L·卡林(Robert L . Carlin)和曾多次访问朝鲜的核科学家齐格弗里德·S·赫克(Siegfried S . Hecker)在专业网站“北纬38度”(38 North)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这样的观点在华盛顿和首尔敲响了警钟,并在朝鲜观察圈引发了一场大规模辩论。

不过,记者采访了亚洲、欧洲和北美的七位专家,他们无一支持这一观点。

“将整个政权置于一场潜在的灾难性冲突的风险之中,这不符合朝鲜人的风格。事实证明,他们是无情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总部位于荷兰的“危机组织”(Crisis Group)朝鲜问题观察人士克里斯托弗·格林(Christopher Green)表示。

他和其他人指出,朝鲜经常摆出一付架势来促使西方大国坐下来进行对话;朝鲜国内也存在政治压力。

但他们一致认为,金正恩来势汹汹不容忽视,他的政权也变得更加危险。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战争仍然不太可能发生,但一些人担心,一场更有限的攻击确有可能。

是什么引发了这一切?

密切关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人士已经习惯了他的核威胁,但一些人说,来自平壤的最新信息性质不同。

他在新年前夕表示,“朝鲜半岛随时可能爆发战争已是既成事实”。六天后,朝鲜军方向边境另一侧发射了炮弹。

自一月初以来,朝鲜还声称试射了一枚新型固体燃料导弹和据称可携带核武器的水下攻击无人机。

在此之前的两年里,朝鲜公然违反联合国制裁,几乎每月都进行导弹发射和武器开发。

然而,真正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上周正式宣布放弃统一的目标。

自建国以来,与韩国统一一直是朝鲜官方意识形态的一个关键部分——尽管越来越不现实。

“这是一件大事。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朝鲜政权的一个核心意识形态。”首尔国民大学(Kookmin University)高级研究员彼得·沃德(Peter Ward)表示。

金正恩现在将彻底摧毁这一遗产。除了关闭外交渠道和跨境广播,他还宣布将拆除平壤郊外的“祖国统一三大宪章纪念塔”(统一门)。

这座拱门建于2001年,由两名相互伸手的身穿朝鲜族传统服装的妇女构成,以纪念他的父亲和祖父为实现统一所做的努力。

“行星实验室”(Planet Labs)上周二发布的卫星图片显示,这座拱门似乎已经被摧毁,尽管官方尚未证实这一点。

金日成曾在1950年发动战争,但也是他提出了朝鲜人总有一天将再次与南方亲人团聚的构想。

但他的孙子现在选择将韩国人定义为完全不同的民族——也许是为了证明将他们作为军事目标的合理性。

有可能实施有限打击吗?

卡林和赫克博士是预测战争的分析家,他们将所有这些解释为,金正恩已经决定要打一场仗。

但大多数分析人士不同意这种看法。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George HW Bush Foundation)的李成贤(Seong-Hyon Lee)指出,朝鲜将于下月重新向外国游客开放,而且该国还向俄罗斯出售了自己的炮弹用于战争——如果朝鲜准备上战场的话,它根本无力负担。

然而,最终的威慑因素是,如果朝鲜发动攻击,美韩的军队要先进得多。

国民大学的沃德表示:“一场全面战争可能会杀死很多韩国人,但这将是金正恩及其政权的末日。”

相反,他和其他人警告说,发动小规模行动的条件正在形成。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分析师安基特·潘达(Ankit Panda)表示:“总体而言,我更担心的是对韩国的有限攻击……这种攻击将以韩国领土或军事力量为目标,但范围有限。”

袭击的形式甚至可能是炮击或试图占领朝鲜半岛西部有争议的岛屿。

2010年,朝鲜袭击了延坪岛,造成四名韩国士兵死亡,此举激怒了韩国。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可能会再次发起类似的挑衅,以试探韩国的底线,同时激怒韩国总统尹锡悦。尹锡悦是一位强硬的鹰派领导人,曾誓言要以“更严厉数倍”的惩罚来应对朝鲜的攻击。

潘达表示,“朝鲜可能期望引起首尔发动一场不成比例的报复性攻击”,这可能会导致更广泛的战事升级。

获取筹码的策略

其他人认为,对战争的担忧也应放在金正恩的行动模式中加以考虑。

“纵观朝鲜的历史,当它希望进行谈判时,往往会利用挑衅来吸引其他国家的注意。”李成贤说。

朝鲜政权持续遭受经济制裁,2024年是其敌人的选举年——美国将举行总统选举,而韩国将进行国会选举。

“这给金正恩提供了一个挑衅的好机会,”李博士解释说。

拜登(Joe Biden)总统领导下的现任美国政府正忙于乌克兰和加沙问题,对朝鲜无暇关注,而平壤通常也与共和党政府接触最多。

金正恩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9年的无核化谈判破裂之前,有过一段著名的“兄弟情”——朝鲜领导人可能正在等待这位美国前总统重返白宫,届时他可能会削弱与韩国的同盟关系,并再次对对话持开放态度。

分析人士认为,朝鲜与俄罗斯更密切的友谊和中国在过去一年里持续提供的经济支持,可能也助长了平壤的大胆。朝鲜已得到俄罗斯的技术帮助,以实现发射间谍卫星的长期目标,两国官员还举行了多次高调会晤,包括去年的领导人峰会。

“我们所看到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朝鲜对其自身能力和地缘政治地位更有信心的结果,因为有俄罗斯的支持,其次还有中国。”潘达说。

国内目标

还有人说,金正恩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政权。

“这似乎是为了政权的生存而进行的意识形态调整,”首尔梨花大学(Ewha University)教授雷夫-埃里克·伊斯利(Leif-Eric Easley)说。

他认为,这个以界定敌人为重点的政策旨在为金正恩在当前困难时期的导弹支出提供理由。此前有报道称,朝鲜全国各地都发生了饥荒。

沃德指出,将韩国视为敌人也更容易解决朝鲜对韩国的“核心认知失调”的问题。

“以前,它是一个无法消灭的邪恶国家,理应成为统一的对象,它的文化腐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接受,但它的人民却需要从邪恶的政府中被解放出来。”沃德说。

“现在,这个国家和它的文化可以被打上邪恶的标签,这就证明了继续镇压韩国文化是正当的。”他说道。

帮助朝鲜难民的非政府组织“自由朝鲜”(Liberty in North Korea)的朴石吉(Sokeel Park)说:“他实际上并不想要一场战争——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他将一无所获,只会失去一切。”

他说,朝鲜的威胁旨在巩固其新的南北政策,最终目的是强化其在国内的权力。

分析人士表示,韩国、美国和盟友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固然重要,但朝鲜的内部局势和更广泛的地缘政治也值得深入研究。

李博士认为,归根结底,了解朝鲜领导人想法的最佳途径是与他接触。

“国际社会并不认为美国与金正恩对话是向金正恩的威胁投降。这被视为是实现目标的必要手段。”他说。

“如果有必要,应该考虑与敌国领导人会面,以减少误判,防止战争。”

黄思琪(Kelly Ng)参与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