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24 12:25
金融

SHEIN上市路迢迢

近年来积极定义自身为新加坡企业的快时尚电商巨头SHEIN,赴美上市的最大关卡仍是中国官方的监管。
希音SHEIN-1
李世达

■“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一千古名句出自屈原巨著《离騒》,想不到竟可用在快时尚电商巨头SHEIN的上市进程上。

去年11月底,SHEIN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上市申请,根据去年5月最新一轮融资,SHEIN估值为660亿美元,有望成为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上市案。

以超低价格与爆量款式征服全球消费者的SHEIN,在高通胀困扰的欧美市场受到广泛欢迎,成为近年全球成长最快的时装零售商。美国知名权威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发布的《全美十大增长最快品牌》调查报告显示,SHEIN与ChatGPT、可口可乐(KO.US)齐名,位列“2023年十大增长最快品牌总榜”第四。

市场分析机构data.ai最新发布的《2024移动市场报告》则显示,SHEIN在2023年再度斩获全球购物类APP下载量冠军,超越分别位于第二位、第三位和第九位的Temu、Amazon、Aliexpress。

对于SHEIN营收,主要合作伙伴之一、私人品牌管理公司Authentic近日指出,SHEIN去年收入“远超30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超越瑞典品牌H&M及西班牙品牌ZARA,在全球快时尚领域占据领头羊地位。

积极去中国化

但与其发展速度相比,SHEIN的上市之路却显得格外崎岖。尽管SHEIN在“去中国化”上付出诸多努力,但能否成功上市仍取决于中美两国政府。向来低调神秘的SHEIN,最终免不了成为镁光灯的焦点。

根据最新消息,SHEIN去年11月在向美国提交IPO申请的同时,也向中国监管机构提交了备案文件。尽管SHEIN在2022年已成为一家新加坡企业。

2022年,SHEIN取消了其南京公司的注册,并将其商标和广州公司的股权,转让予新加坡Roadget Business公司。SHEIN的商标、知识产权、财务数据和用户数据全部转移至新加坡。创办人许仰天也取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权,长期滞留海外。

一连串“去中国化”的举动不言可明,是为了绕开中国监管,方便在境外上市。然而SHEIN上市文件还没递出,中国官方推出的《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证券和上市管理试行办法》已在2023年3月生效。当中要求无论控股公司是否登记在第三地,如果其营业收入、利润、总资产或净资产的50%或以上在中国产生,那么该公司的境外上市作业必须要向中国证监会备案。

根据证监会规定,监管外资持股的国家发改委、监管网络安全的网信办等机构,都可能参与批准境外IPO的申请。

面临网信办审查

国家网信办正在调查SHEIN如何处理其中国员工、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相关的信息,以及该公司能否有效保护这些数据不会泄露。与此同时,上市过程中,当局也关注SHEIN将会披露哪些有关中国的数据。报道认为,这代表中国监管机构对SHEIN的上市审查已经“升级”。

2021年,网约车公司滴滴在纽交所挂牌,中国监管部门随即展开调查,不到一年,滴滴便在美退市。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 Dance)也在同年搁置了上市计划。对于本国占主导地位的互联网企业或是掌握大量用户数据的企业,中国已加强数据监管。

SHEIN在全球150多个国家销售廉价时尚产品,唯独不在中国销售。然而其生产链却集中在中国内地,涉及数以千计供应商,其中广州番禺更是生产大本营。此外,SHEIN还与中国物流、仓储和其他供应链服务领域的多家企业实体都有关联。

除了中国方面的审查,SHEIN上市也面对来自美国的不同意见。去年8月,在SHEIN正式提交上市申请之前,16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已要求SEC确保在允许SHEIN上市交易之前,应对其供应链进行审查,以确保该公司不存在强迫劳动的情况。

小包裹免税争议

在美国国会,也有声音反对SHEIN及Temu等平台利用小包裹免税的漏洞涌入美国。根据美国贸易法的最低限度关税门槛制度,价值在800美元以下的包裹不需缴纳关税。美国众议院委员会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SHEIN和Temu的小包裹可能占美国所有货物量的30%以上。

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去年在国会众议院表示,国会应该完全废除最低限度关税门槛制度,或者将其降低到50或100美元的门槛,并称“外国公司正在利用这个漏洞,让美国人在商店失业、在制造业失业。”

莱特希泽的前上司特朗普,刚刚在共和党艾奥瓦州的初选中大胜,很有可能在今年11月参加总统大选。

SHEIN面临的压力还不止这些,截至目前,SHEIN涉及至少50项涉嫌商标或版权侵权的诉讼。最新一宗是日本平价服饰品牌Uniqlo,控告该公司仿冒其同款斜背包产品,要求立刻停止销售,并赔偿1亿6,000万日元。

尽管SHEIN在赴美上市方面付出许多努力,其体量与关注度无可避免会受到严格的审视。SHEIN依赖中国供应链,却极力淡化中国标签的作法,是否会获得认可,仍有待观察。无可改变的是,即使注册地点在新加坡,外界仍会将SHEIN视为一间中国公司。在中美关系仍旧紧张的现状下,双方都有各自的议题需要审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24 12:25
金融

SHEIN上市路迢迢

近年来积极定义自身为新加坡企业的快时尚电商巨头SHEIN,赴美上市的最大关卡仍是中国官方的监管。
希音SHEIN-1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李世达

■“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一千古名句出自屈原巨著《离騒》,想不到竟可用在快时尚电商巨头SHEIN的上市进程上。

去年11月底,SHEIN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上市申请,根据去年5月最新一轮融资,SHEIN估值为660亿美元,有望成为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上市案。

以超低价格与爆量款式征服全球消费者的SHEIN,在高通胀困扰的欧美市场受到广泛欢迎,成为近年全球成长最快的时装零售商。美国知名权威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发布的《全美十大增长最快品牌》调查报告显示,SHEIN与ChatGPT、可口可乐(KO.US)齐名,位列“2023年十大增长最快品牌总榜”第四。

市场分析机构data.ai最新发布的《2024移动市场报告》则显示,SHEIN在2023年再度斩获全球购物类APP下载量冠军,超越分别位于第二位、第三位和第九位的Temu、Amazon、Aliexpress。

对于SHEIN营收,主要合作伙伴之一、私人品牌管理公司Authentic近日指出,SHEIN去年收入“远超30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超越瑞典品牌H&M及西班牙品牌ZARA,在全球快时尚领域占据领头羊地位。

积极去中国化

但与其发展速度相比,SHEIN的上市之路却显得格外崎岖。尽管SHEIN在“去中国化”上付出诸多努力,但能否成功上市仍取决于中美两国政府。向来低调神秘的SHEIN,最终免不了成为镁光灯的焦点。

根据最新消息,SHEIN去年11月在向美国提交IPO申请的同时,也向中国监管机构提交了备案文件。尽管SHEIN在2022年已成为一家新加坡企业。

2022年,SHEIN取消了其南京公司的注册,并将其商标和广州公司的股权,转让予新加坡Roadget Business公司。SHEIN的商标、知识产权、财务数据和用户数据全部转移至新加坡。创办人许仰天也取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权,长期滞留海外。

一连串“去中国化”的举动不言可明,是为了绕开中国监管,方便在境外上市。然而SHEIN上市文件还没递出,中国官方推出的《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证券和上市管理试行办法》已在2023年3月生效。当中要求无论控股公司是否登记在第三地,如果其营业收入、利润、总资产或净资产的50%或以上在中国产生,那么该公司的境外上市作业必须要向中国证监会备案。

根据证监会规定,监管外资持股的国家发改委、监管网络安全的网信办等机构,都可能参与批准境外IPO的申请。

面临网信办审查

国家网信办正在调查SHEIN如何处理其中国员工、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相关的信息,以及该公司能否有效保护这些数据不会泄露。与此同时,上市过程中,当局也关注SHEIN将会披露哪些有关中国的数据。报道认为,这代表中国监管机构对SHEIN的上市审查已经“升级”。

2021年,网约车公司滴滴在纽交所挂牌,中国监管部门随即展开调查,不到一年,滴滴便在美退市。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 Dance)也在同年搁置了上市计划。对于本国占主导地位的互联网企业或是掌握大量用户数据的企业,中国已加强数据监管。

SHEIN在全球150多个国家销售廉价时尚产品,唯独不在中国销售。然而其生产链却集中在中国内地,涉及数以千计供应商,其中广州番禺更是生产大本营。此外,SHEIN还与中国物流、仓储和其他供应链服务领域的多家企业实体都有关联。

除了中国方面的审查,SHEIN上市也面对来自美国的不同意见。去年8月,在SHEIN正式提交上市申请之前,16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已要求SEC确保在允许SHEIN上市交易之前,应对其供应链进行审查,以确保该公司不存在强迫劳动的情况。

小包裹免税争议

在美国国会,也有声音反对SHEIN及Temu等平台利用小包裹免税的漏洞涌入美国。根据美国贸易法的最低限度关税门槛制度,价值在800美元以下的包裹不需缴纳关税。美国众议院委员会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SHEIN和Temu的小包裹可能占美国所有货物量的30%以上。

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去年在国会众议院表示,国会应该完全废除最低限度关税门槛制度,或者将其降低到50或100美元的门槛,并称“外国公司正在利用这个漏洞,让美国人在商店失业、在制造业失业。”

莱特希泽的前上司特朗普,刚刚在共和党艾奥瓦州的初选中大胜,很有可能在今年11月参加总统大选。

SHEIN面临的压力还不止这些,截至目前,SHEIN涉及至少50项涉嫌商标或版权侵权的诉讼。最新一宗是日本平价服饰品牌Uniqlo,控告该公司仿冒其同款斜背包产品,要求立刻停止销售,并赔偿1亿6,000万日元。

尽管SHEIN在赴美上市方面付出许多努力,其体量与关注度无可避免会受到严格的审视。SHEIN依赖中国供应链,却极力淡化中国标签的作法,是否会获得认可,仍有待观察。无可改变的是,即使注册地点在新加坡,外界仍会将SHEIN视为一间中国公司。在中美关系仍旧紧张的现状下,双方都有各自的议题需要审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