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7 09:31
时政

红海危机会蔓延至波斯湾吗?

战争真的要停止,那就是作战双方打不下去。以色列现在就在面临这个难题。
美国组团护航红海,叫没叫中国?
潘光
上海社科院资深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中东问题专家

■【编者按:新的一年,红海危机出现升级迹象。

去年底,巴以冲突从加沙外溢到红海。胡塞武装对红海航船频频发起袭击以显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美国及其盟友发起联合护航行动,于是双方隔空互喊,紧张对峙。进入2024年,1月11日、12-13日夜间,美英联合或美国单独对胡塞武装连续发起袭击。当然,胡塞武装也没有示弱,随之发起报复反击。

而对于胡塞武装的红海行动,很多观点认为其背后是伊朗的支持;虽然这一观点目前缺少实证,但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伊朗的身影一直穿梭其间。

1月4日,伊朗国内纪念苏莱曼尼遇刺四周年活动中,发生严重恐袭爆炸事件;15日,伊朗革命卫队使用弹道导弹发射两轮空袭,先后瞄准分别位于伊拉克的以色列“间谍中心”和叙利亚的“恐怖主义据点”。未来红海危机是否会蔓延到波斯湾?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对立,是否会升级?上海社科院资深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中东问题专家潘光对此作出了分析。】

记者:2023年末,《保守美国人》网站发表了道格·班多(曾任里根总统特别助理)的一篇文章,题为“另一场中东战争正向美国招手”。新年伊始,这一预言似乎就有实现的苗头,美英与胡塞武装之间相互袭击,红海危机的解除仍遥不可及。就目前形势来看,您觉得华盛顿与胡塞武装会发生大规模冲突吗?

潘光:我的看法是,目前双方虽已交火,但双方都不想让态势持续升级,演变成另一场大规模战争,比如胡塞声称攻击美国船只,威胁要切断海底电缆,如果真的这么做,就不仅仅针对以色列或美国,而是对全球都有影响;同样,美国虽然攻击胡塞武装地面军事目标,但主要是为了削弱胡塞封锁国际航线的能力,恐怕并不想让自己及所谓的护航行动盟友直接卷入一场战争。

更何况如今加沙、俄乌战场已经歹戏拖棚,美国怎么再另开战场?而胡塞武装尽管不断放狠话,从过去历史来看,它连整个也门都占不下来,现在只是也门国内的一个极端派别而已,怎么跟美国打大战呢?所以我觉得今后一段时间内交火会时常发生,但真正形成另一场中东战争,似乎可能性不大。

记者:此前,由于胡塞武装针对红海航行发出威胁,美国联合若干盟友发起“繁荣卫士”护航行动。但具体过程多有“尴尬”,一是行动本身“性价比”不高,反而让经济贸易活动更易成为目标,二是即便参与护航行动的国家也顾虑较多。您对此如何评价?如果以色列宣布停火,红海危机能解除吗;如果继续拖延,危机会否节外生枝?

潘光:我觉得对红海问题,首先要有一个基本认知,即保护国际航道是国际社会的责任。我们中国一直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这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维护国际交通安全。这不是美国一家的事,最终影响的也不是一个国家。

我知道现在国内舆论对美国批评很多,有一些网络声音甚至希望胡塞武装“教训”美国,这种想法有因可循,但回到现实国际问题,红海危机对绝大部分国家都没有好处,包括我们中国在内。此前马士基“杭州号”遭袭一事,这艘船是因为频繁运送货物到浙江,所以叫“杭州号”,美国方面打击了四艘攻击“杭州号”的胡塞武装的小艇。

所以,维护国际交通航道的畅通与安全,不是哪个国家的事,而是大家应该共同努力的。国际合作保护红海、亚丁湾海路畅通本身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体现。

中国从2009年开始参与亚丁湾打击海盗,积极响应联合国号召,随后在吉布提建立基地,中国海军由此得到实战训练,也能起到积极作用。

我以前写过文章分析为什么二战以后中东这片区域战乱不断,一是资源因素,像石油等能源储藏过去是各方争夺目标,但现在这个因素在降低,当年的争夺者美国、俄罗斯等,现在能源基本可以自给自足并大量出口;另外还有地区内部的土地、水源等资源争夺。

第二,就是中东地处世界交通要道,地中海、红海分别连接着大西洋、印度洋,历史上拿破仑远征中东就提出占领埃及,可以打击英国在地中海、印度洋的利益,英法在埃及发生战斗,主要是为控制国际交通要冲。再如,1956年苏伊士战争爆发,埃及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当时中国首先出面支持埃及;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对埃及动武,苏伊士运河爆发危机,但美国反对这次战争,最后英、法、以只好退让,埃及将苏伊士运河收回国有。顺便一提,其实正是因为这场苏伊士运河危机,中国和埃及建交,也为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打开一个缺口。

三是民族宗教冲突,现在还在进行的加沙战争,背后就有这些因素。

还可以举一个例子,以色列海法港,位于以色列北部,靠近黎巴嫩,我对这个情况非常熟悉,海法港项目的牵头人是我的好朋友、原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马奕良,他在离任总领事后办了个公司,对海法港建设起了很大作用,在中以之间牵线搭桥,最后以色列把这个项目交给中国,由上港集团承建,最终建成的海法港是一个全自动港口,已经投入使用,受到以色列各界的赞扬。

这轮巴以冲突的持续进行对港口运营带来影响,一是红海航远受阻,停泊海法港的船只大减,二是以色列与真主党冲突升级地区靠近海法港,直接危机海法港的安全,如果冲突继续扩大化会直接影响中国“一带一路”,那就不仅是海法港,还有一系列项目。

例如,现在中国跟沙特关系很好,在沙特吉达,中国要建一个非常大的炼油厂;与之隔着红海,在苏丹,中石油经营多年,取得丰硕成果;再往北经过埃及到以色列,之前以方有计划在埃拉特港建一条从红海到地中海的高铁,对这个项目,内塔尼亚胡非常积极;去年初一直传言内塔尼亚胡想访华,高铁就是其中一件事,另一件事就是希望中国在以色列和沙特关系正常化之间发挥作用,但后来战争爆发,以沙建交也就搁置下来了。

所以,从印度洋到红海、地中海再到大西洋,这条海上要道也是中国航运的生命线。我们为什么选择在吉布提建立基地?虽然我们一直用的名义是为了更好的参与联合国打击海盗的行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保护红海交通线。一进入红海,东面沙特、西面苏丹,都有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再往北到埃及,埃及新首都项目就是中企拿下的,在西奈半岛另一边亚喀巴湾是埃拉特港,出了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不仅有海法港,还有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塞浦路斯、马耳他,再往西就是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对一带一路比较积极的国家。虽然意大利政府号称退出一带一路,但一些项目还是在进行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看问题的面要广一点,红海交通线对中国“一带一路”至关重要。

记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胡塞武装的理由是在红海采取行动是为了支持巴勒斯坦,希望通过这个手段来敦促以色列停止对巴勒斯坦的非对称攻击。从道义上来讲,其他国家似乎也不能忽视。最近像法国等国,虽然响应美国提出的联合护航行动,但独立派军舰保护自己国家商船,本质上也是不希望由此卷入新的战斗。这样一来,事情的症结还是在于停止对加沙的攻击,对此您怎么看?

潘光:我的观点还是,中国应该独立保护自己的商船,当然其他国家帮助保护我们,我们也很欢迎。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种体现,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是互相支持的。

同时,这和国际社会支持巴勒斯坦、要求给巴勒斯坦人民以公正待遇也不矛盾。呼吁以色列停火,给予巴勒斯坦平民人道援助,同时保证国际航运通道,这些事情没有国家反对。

但问题在于,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不愿参加美国为首的“繁荣卫士”联合护航行动。中国在那片区域有军舰,可以保护中国商船航行;但如果像最近网上的一些言论欢呼胡塞武装向中国开放通行,但不允许其他国家通过,这种做法其实也违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把中国与国际社会对立起来了。

其实对于过路船只的走向,胡塞也不一定把握得准,有些船可能是到欧洲、中途在以色列停靠,很难准确掌握。

再者,很多人认为胡塞武装的背后是伊朗,但伊朗现在也并没有公开站在胡塞这一边,当然它会摆出姿态,派一艘驱逐舰过去。其实,伊朗也不愿意为了胡塞武装跟美国开打,它现在并没有完全放弃想要恢复伊朗核协议,但我觉得这个希望目前是越来越渺茫了。

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伊朗和美国有过一次换囚,卡塔尔在中间协调,后来美国甚至同意解冻伊朗在韩国的6亿美元资产,但又不允许伊朗拿这笔钱。所以外界原本以为会出现某些转圜机会,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从宗教因素来看,有比较了解什叶派的人告诉我,伊朗正统的什叶派并不承认胡塞武装是什叶派,但后来出于反对沙特、美国的立场也就承认了。什叶派内部本身就很复杂,规矩很多。

记者: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态度,是不是跟沙特也有一点关系?早年,沙特和胡塞武装发生战争,但去年有消息称沙特和胡塞武装之间永久停火,沙伊和解也让双方少了剑拔弩张的对立态势?

潘光:说起来沙特和胡塞武装发生战争时,我就在阿联酋,当时突然得知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跟胡塞打起来了;这些国家也都跟卡塔尔断交,原因主要是卡塔尔支持穆兄会,沙特、巴林、阿联酋、科威特这四个国家是正统逊尼派,而穆兄会其实就是阿拉伯国家的穷人造反派,所以他们对卡塔尔支持穆兄会是非常不满的。现在正在参加战斗的哈马斯,实际上渊源是穆兄会,它背后的主要支持力量来自土耳其和卡塔尔。不过,目前巴以冲突的情况下,阿拉伯国家都会表态支持巴勒斯坦/哈马斯。

记者:目前外界对于伊朗的角色还是非常关注的,您认为伊朗的真实立场究竟是什么,目的何在?有些预测提出应警惕红海危机蔓延至波斯湾;而就在新年伊始,伊朗纪念苏莱曼尼的活动现场发生重大爆炸事故,您怎么看待目前围绕伊朗的一些态势发展?

潘光:我最近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参加了一场中东会议,全国研究中东的学者几乎都到会了,会上大家普遍提到伊朗目前主要的态度是不想跟美国正面冲突,但又要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对哈马斯、胡塞武装表示支持,派出驱逐舰去转一转。但总体上,我觉得伊朗现在不会贸然跟美国冲突,一旦开战对伊朗不利,它现在仍对恢复伊核协议抱有一丝期望,同时也想拿回冻结在美国及其盟国的资金。

其实,伊朗人很实惠的,你只要跟伊朗人接触后,就会感觉到他们的精明“狡猾”。所以,我个人认为,眼下的危机要蔓延至波斯湾恐怕可能性不大。

另外关于伊核协议,可以多说一句,最近外交事务发表一篇文章称加沙战争为伊朗核武器打开大门,有点炒作造势之嫌。以色列一直对伊朗核武器问题非常紧张,内塔尼亚胡曾到上海访问的时候,我跟他有过一次交流;我问他“你真的会炸伊朗吗”,他回答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要炸伊朗,但我要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不过,目前伊朗应该还没有真正研制出核武器。

记者:现在各方对于“后加沙时代”的治理模式,回应都比较克制,也各怀心思。比如埃及,呼吁停火,支援巴勒斯坦,但不能接受将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驱逐至西奈半岛;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大多如此,没有更多的军事动作。针对加沙地区的管理模式各方无法达成妥协。对此,您有什么看法,什么样的模式是可能为各方接受的?

潘光:就现在战况来看,以色列要想彻底消灭哈马斯是不大可能的,但如果以色列想要接管加沙,就又走回头路了,当年沙龙总理就是强行将所有在加沙的犹太定居点撤出,甩掉了一个包袱。只不过,后来的问题是哈马斯在跟法塔赫的争斗中占了上风,把加沙变成了一个对抗以色列的根据地。

所以以色列现在是进退两难,只能提出不让哈马斯回到加沙、战后加沙由以色列来管理等口号。但以色列也不可能一直打下去,自己国内的反对意见也越来越大。

最近,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开会期间,中东学者各抒己见,提了各式各样的战后加沙方案。我现将一些专家提出的方案汇总,拿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关于“后哈马斯时代”的加沙治理设想,有一个大前提,即以色列确认不会持久控制加沙,也不会改变既有“监狱化”管控;美方有“三不”要求,不占领、不封锁、不缩小。

方案一:联合国托管;

方案二:多国共管,国际维和,阿方参与(以方设想);

方案三:加沙、西岸一统;PA重新掌权(美欧力主,以方反对);

方案四:哈马斯非武装化,继续掌控(符合以方利益);

方案五:联合政府掌控,哈马斯个人参与(西岸哈马斯化);

方案六:非哈马斯化、非军事化、非极端化、完全A区化;

方案七:欧管+PA模式,美德法多国部队接管治安;

方案八:“南黎巴嫩化”,以傀儡政权维持(概率极低)。

总体而言,加沙未来的治理,确确实实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虽然各方都在争议,但没有妥协余地,谁也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关键问题还是先把当前的战争问题解决,加沙如何治理恐怕不是一下子能出结果的。

记者:加沙地带现在是否陷入了一个“最终所有的事情都得回到战争”的恶性循环?

潘光:我觉得战争恐怕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加沙老百姓受不了,以色列也打不下去,最近传出了所谓的“撤军”消息,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压力也非常大,我们可以关注一下这几个月的发展形势。

记者:您觉得现在战争停火的条件是什么?

潘光:战争真的要停止,那就是作战双方打不下去。我觉得以色列现在就在面临这个难题,号称在加沙进入扫荡阶段,已经把一部分为预备役军人撤回国内,保留若干主要战斗部队,使之变成一种常规化战争模式,但实际上恐怕是有点打不下去。当然,以方真要下定决心、不计成本地打持久战,也是可以的。

而哈马斯那边其实也早就放出谈判风声,但前些天以方轰炸黎巴嫩南部炸死了哈马斯的一名指挥官,短期内哈马斯肯定拒绝谈判的,但哈马斯要还击,可能也有心无力。

所以,这种相持的情况可能不会持续太久,双方迟早要谈。没有打不完的仗,这场仗打到现在,再打几个月也差不多了,只是怎么个结束法,现在谁也没想好,需要各方面的合力来推动它。

之前有人提议,既然中国调解了沙特和伊朗关系,那中国能否在巴以关系上劝和促谈。但我的看法是,巴以这个事,最好不要过深参与,联合国也好美国也罢,这么多年了根本解决不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7 09:31
时政

红海危机会蔓延至波斯湾吗?

战争真的要停止,那就是作战双方打不下去。以色列现在就在面临这个难题。
美国组团护航红海,叫没叫中国?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潘光
上海社科院资深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中东问题专家

■【编者按:新的一年,红海危机出现升级迹象。

去年底,巴以冲突从加沙外溢到红海。胡塞武装对红海航船频频发起袭击以显示对巴勒斯坦的支持,美国及其盟友发起联合护航行动,于是双方隔空互喊,紧张对峙。进入2024年,1月11日、12-13日夜间,美英联合或美国单独对胡塞武装连续发起袭击。当然,胡塞武装也没有示弱,随之发起报复反击。

而对于胡塞武装的红海行动,很多观点认为其背后是伊朗的支持;虽然这一观点目前缺少实证,但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伊朗的身影一直穿梭其间。

1月4日,伊朗国内纪念苏莱曼尼遇刺四周年活动中,发生严重恐袭爆炸事件;15日,伊朗革命卫队使用弹道导弹发射两轮空袭,先后瞄准分别位于伊拉克的以色列“间谍中心”和叙利亚的“恐怖主义据点”。未来红海危机是否会蔓延到波斯湾?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对立,是否会升级?上海社科院资深研究员、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中东问题专家潘光对此作出了分析。】

记者:2023年末,《保守美国人》网站发表了道格·班多(曾任里根总统特别助理)的一篇文章,题为“另一场中东战争正向美国招手”。新年伊始,这一预言似乎就有实现的苗头,美英与胡塞武装之间相互袭击,红海危机的解除仍遥不可及。就目前形势来看,您觉得华盛顿与胡塞武装会发生大规模冲突吗?

潘光:我的看法是,目前双方虽已交火,但双方都不想让态势持续升级,演变成另一场大规模战争,比如胡塞声称攻击美国船只,威胁要切断海底电缆,如果真的这么做,就不仅仅针对以色列或美国,而是对全球都有影响;同样,美国虽然攻击胡塞武装地面军事目标,但主要是为了削弱胡塞封锁国际航线的能力,恐怕并不想让自己及所谓的护航行动盟友直接卷入一场战争。

更何况如今加沙、俄乌战场已经歹戏拖棚,美国怎么再另开战场?而胡塞武装尽管不断放狠话,从过去历史来看,它连整个也门都占不下来,现在只是也门国内的一个极端派别而已,怎么跟美国打大战呢?所以我觉得今后一段时间内交火会时常发生,但真正形成另一场中东战争,似乎可能性不大。

记者:此前,由于胡塞武装针对红海航行发出威胁,美国联合若干盟友发起“繁荣卫士”护航行动。但具体过程多有“尴尬”,一是行动本身“性价比”不高,反而让经济贸易活动更易成为目标,二是即便参与护航行动的国家也顾虑较多。您对此如何评价?如果以色列宣布停火,红海危机能解除吗;如果继续拖延,危机会否节外生枝?

潘光:我觉得对红海问题,首先要有一个基本认知,即保护国际航道是国际社会的责任。我们中国一直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这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维护国际交通安全。这不是美国一家的事,最终影响的也不是一个国家。

我知道现在国内舆论对美国批评很多,有一些网络声音甚至希望胡塞武装“教训”美国,这种想法有因可循,但回到现实国际问题,红海危机对绝大部分国家都没有好处,包括我们中国在内。此前马士基“杭州号”遭袭一事,这艘船是因为频繁运送货物到浙江,所以叫“杭州号”,美国方面打击了四艘攻击“杭州号”的胡塞武装的小艇。

所以,维护国际交通航道的畅通与安全,不是哪个国家的事,而是大家应该共同努力的。国际合作保护红海、亚丁湾海路畅通本身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体现。

中国从2009年开始参与亚丁湾打击海盗,积极响应联合国号召,随后在吉布提建立基地,中国海军由此得到实战训练,也能起到积极作用。

我以前写过文章分析为什么二战以后中东这片区域战乱不断,一是资源因素,像石油等能源储藏过去是各方争夺目标,但现在这个因素在降低,当年的争夺者美国、俄罗斯等,现在能源基本可以自给自足并大量出口;另外还有地区内部的土地、水源等资源争夺。

第二,就是中东地处世界交通要道,地中海、红海分别连接着大西洋、印度洋,历史上拿破仑远征中东就提出占领埃及,可以打击英国在地中海、印度洋的利益,英法在埃及发生战斗,主要是为控制国际交通要冲。再如,1956年苏伊士战争爆发,埃及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当时中国首先出面支持埃及;英国、法国和以色列对埃及动武,苏伊士运河爆发危机,但美国反对这次战争,最后英、法、以只好退让,埃及将苏伊士运河收回国有。顺便一提,其实正是因为这场苏伊士运河危机,中国和埃及建交,也为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打开一个缺口。

三是民族宗教冲突,现在还在进行的加沙战争,背后就有这些因素。

还可以举一个例子,以色列海法港,位于以色列北部,靠近黎巴嫩,我对这个情况非常熟悉,海法港项目的牵头人是我的好朋友、原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马奕良,他在离任总领事后办了个公司,对海法港建设起了很大作用,在中以之间牵线搭桥,最后以色列把这个项目交给中国,由上港集团承建,最终建成的海法港是一个全自动港口,已经投入使用,受到以色列各界的赞扬。

这轮巴以冲突的持续进行对港口运营带来影响,一是红海航远受阻,停泊海法港的船只大减,二是以色列与真主党冲突升级地区靠近海法港,直接危机海法港的安全,如果冲突继续扩大化会直接影响中国“一带一路”,那就不仅是海法港,还有一系列项目。

例如,现在中国跟沙特关系很好,在沙特吉达,中国要建一个非常大的炼油厂;与之隔着红海,在苏丹,中石油经营多年,取得丰硕成果;再往北经过埃及到以色列,之前以方有计划在埃拉特港建一条从红海到地中海的高铁,对这个项目,内塔尼亚胡非常积极;去年初一直传言内塔尼亚胡想访华,高铁就是其中一件事,另一件事就是希望中国在以色列和沙特关系正常化之间发挥作用,但后来战争爆发,以沙建交也就搁置下来了。

所以,从印度洋到红海、地中海再到大西洋,这条海上要道也是中国航运的生命线。我们为什么选择在吉布提建立基地?虽然我们一直用的名义是为了更好的参与联合国打击海盗的行动,但实际上也是为了保护红海交通线。一进入红海,东面沙特、西面苏丹,都有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再往北到埃及,埃及新首都项目就是中企拿下的,在西奈半岛另一边亚喀巴湾是埃拉特港,出了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不仅有海法港,还有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塞浦路斯、马耳他,再往西就是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对一带一路比较积极的国家。虽然意大利政府号称退出一带一路,但一些项目还是在进行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看问题的面要广一点,红海交通线对中国“一带一路”至关重要。

记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胡塞武装的理由是在红海采取行动是为了支持巴勒斯坦,希望通过这个手段来敦促以色列停止对巴勒斯坦的非对称攻击。从道义上来讲,其他国家似乎也不能忽视。最近像法国等国,虽然响应美国提出的联合护航行动,但独立派军舰保护自己国家商船,本质上也是不希望由此卷入新的战斗。这样一来,事情的症结还是在于停止对加沙的攻击,对此您怎么看?

潘光:我的观点还是,中国应该独立保护自己的商船,当然其他国家帮助保护我们,我们也很欢迎。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种体现,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是互相支持的。

同时,这和国际社会支持巴勒斯坦、要求给巴勒斯坦人民以公正待遇也不矛盾。呼吁以色列停火,给予巴勒斯坦平民人道援助,同时保证国际航运通道,这些事情没有国家反对。

但问题在于,很多国家包括中国都不愿参加美国为首的“繁荣卫士”联合护航行动。中国在那片区域有军舰,可以保护中国商船航行;但如果像最近网上的一些言论欢呼胡塞武装向中国开放通行,但不允许其他国家通过,这种做法其实也违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把中国与国际社会对立起来了。

其实对于过路船只的走向,胡塞也不一定把握得准,有些船可能是到欧洲、中途在以色列停靠,很难准确掌握。

再者,很多人认为胡塞武装的背后是伊朗,但伊朗现在也并没有公开站在胡塞这一边,当然它会摆出姿态,派一艘驱逐舰过去。其实,伊朗也不愿意为了胡塞武装跟美国开打,它现在并没有完全放弃想要恢复伊朗核协议,但我觉得这个希望目前是越来越渺茫了。

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伊朗和美国有过一次换囚,卡塔尔在中间协调,后来美国甚至同意解冻伊朗在韩国的6亿美元资产,但又不允许伊朗拿这笔钱。所以外界原本以为会出现某些转圜机会,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从宗教因素来看,有比较了解什叶派的人告诉我,伊朗正统的什叶派并不承认胡塞武装是什叶派,但后来出于反对沙特、美国的立场也就承认了。什叶派内部本身就很复杂,规矩很多。

记者: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态度,是不是跟沙特也有一点关系?早年,沙特和胡塞武装发生战争,但去年有消息称沙特和胡塞武装之间永久停火,沙伊和解也让双方少了剑拔弩张的对立态势?

潘光:说起来沙特和胡塞武装发生战争时,我就在阿联酋,当时突然得知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跟胡塞打起来了;这些国家也都跟卡塔尔断交,原因主要是卡塔尔支持穆兄会,沙特、巴林、阿联酋、科威特这四个国家是正统逊尼派,而穆兄会其实就是阿拉伯国家的穷人造反派,所以他们对卡塔尔支持穆兄会是非常不满的。现在正在参加战斗的哈马斯,实际上渊源是穆兄会,它背后的主要支持力量来自土耳其和卡塔尔。不过,目前巴以冲突的情况下,阿拉伯国家都会表态支持巴勒斯坦/哈马斯。

记者:目前外界对于伊朗的角色还是非常关注的,您认为伊朗的真实立场究竟是什么,目的何在?有些预测提出应警惕红海危机蔓延至波斯湾;而就在新年伊始,伊朗纪念苏莱曼尼的活动现场发生重大爆炸事故,您怎么看待目前围绕伊朗的一些态势发展?

潘光:我最近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参加了一场中东会议,全国研究中东的学者几乎都到会了,会上大家普遍提到伊朗目前主要的态度是不想跟美国正面冲突,但又要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对哈马斯、胡塞武装表示支持,派出驱逐舰去转一转。但总体上,我觉得伊朗现在不会贸然跟美国冲突,一旦开战对伊朗不利,它现在仍对恢复伊核协议抱有一丝期望,同时也想拿回冻结在美国及其盟国的资金。

其实,伊朗人很实惠的,你只要跟伊朗人接触后,就会感觉到他们的精明“狡猾”。所以,我个人认为,眼下的危机要蔓延至波斯湾恐怕可能性不大。

另外关于伊核协议,可以多说一句,最近外交事务发表一篇文章称加沙战争为伊朗核武器打开大门,有点炒作造势之嫌。以色列一直对伊朗核武器问题非常紧张,内塔尼亚胡曾到上海访问的时候,我跟他有过一次交流;我问他“你真的会炸伊朗吗”,他回答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要炸伊朗,但我要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不过,目前伊朗应该还没有真正研制出核武器。

记者:现在各方对于“后加沙时代”的治理模式,回应都比较克制,也各怀心思。比如埃及,呼吁停火,支援巴勒斯坦,但不能接受将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驱逐至西奈半岛;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大多如此,没有更多的军事动作。针对加沙地区的管理模式各方无法达成妥协。对此,您有什么看法,什么样的模式是可能为各方接受的?

潘光:就现在战况来看,以色列要想彻底消灭哈马斯是不大可能的,但如果以色列想要接管加沙,就又走回头路了,当年沙龙总理就是强行将所有在加沙的犹太定居点撤出,甩掉了一个包袱。只不过,后来的问题是哈马斯在跟法塔赫的争斗中占了上风,把加沙变成了一个对抗以色列的根据地。

所以以色列现在是进退两难,只能提出不让哈马斯回到加沙、战后加沙由以色列来管理等口号。但以色列也不可能一直打下去,自己国内的反对意见也越来越大。

最近,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开会期间,中东学者各抒己见,提了各式各样的战后加沙方案。我现将一些专家提出的方案汇总,拿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关于“后哈马斯时代”的加沙治理设想,有一个大前提,即以色列确认不会持久控制加沙,也不会改变既有“监狱化”管控;美方有“三不”要求,不占领、不封锁、不缩小。

方案一:联合国托管;

方案二:多国共管,国际维和,阿方参与(以方设想);

方案三:加沙、西岸一统;PA重新掌权(美欧力主,以方反对);

方案四:哈马斯非武装化,继续掌控(符合以方利益);

方案五:联合政府掌控,哈马斯个人参与(西岸哈马斯化);

方案六:非哈马斯化、非军事化、非极端化、完全A区化;

方案七:欧管+PA模式,美德法多国部队接管治安;

方案八:“南黎巴嫩化”,以傀儡政权维持(概率极低)。

总体而言,加沙未来的治理,确确实实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虽然各方都在争议,但没有妥协余地,谁也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关键问题还是先把当前的战争问题解决,加沙如何治理恐怕不是一下子能出结果的。

记者:加沙地带现在是否陷入了一个“最终所有的事情都得回到战争”的恶性循环?

潘光:我觉得战争恐怕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加沙老百姓受不了,以色列也打不下去,最近传出了所谓的“撤军”消息,国际社会的人道主义压力也非常大,我们可以关注一下这几个月的发展形势。

记者:您觉得现在战争停火的条件是什么?

潘光:战争真的要停止,那就是作战双方打不下去。我觉得以色列现在就在面临这个难题,号称在加沙进入扫荡阶段,已经把一部分为预备役军人撤回国内,保留若干主要战斗部队,使之变成一种常规化战争模式,但实际上恐怕是有点打不下去。当然,以方真要下定决心、不计成本地打持久战,也是可以的。

而哈马斯那边其实也早就放出谈判风声,但前些天以方轰炸黎巴嫩南部炸死了哈马斯的一名指挥官,短期内哈马斯肯定拒绝谈判的,但哈马斯要还击,可能也有心无力。

所以,这种相持的情况可能不会持续太久,双方迟早要谈。没有打不完的仗,这场仗打到现在,再打几个月也差不多了,只是怎么个结束法,现在谁也没想好,需要各方面的合力来推动它。

之前有人提议,既然中国调解了沙特和伊朗关系,那中国能否在巴以关系上劝和促谈。但我的看法是,巴以这个事,最好不要过深参与,联合国也好美国也罢,这么多年了根本解决不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