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28 18:42
商业与经济

小米汽车:雷军的无限游戏

成败在此一举。
实拍图遭泄露、展车最快一月到店,小米汽车关键信息只剩价格
邹珊

■“小米汽车的目标就是媲美保时捷和特斯拉,打造汽车工业新时代的梦想之车,做好看、好看、舒适、安全的移动智能空间。”12月28日,预告已久的小米汽车技术发布会如期举办。着一身深灰色西装的雷军具体发布了小米汽在从电机、电池、大压铸、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几个方面的技术。

尽管早在12月25日,雷军就表示“这次只发技术,不发产品。”但显然,外界对这场发布会的热情有增无减。

从12月24日正式上线小米汽车各矩阵账号,到一天后@小米公司和@小米汽车同时发布微博官宣发布会时间,再到雷军接连发微博答网友问为发布会预热,最后到28日的到来,对于小米公司而言,这一周紧锣密鼓。

而在此之前,既有蔚来发布最贵量产车ET9,又有华为正式发布问界M9和极氪发布007,在此之后,则将迎来小鹏上市首款MPV小鹏X9。小米汽车在两代造车新势力的明星选手之后姗姗来迟,显然要拉开一场“激战”的序幕。

雷军赌上尊严的最后一次创业,成败之机,或在此一举。然而,雷军却多少有些以退为进之意,在发布会举办前夕高调“致敬”蔚小理、比亚迪和华为。这透露出一个微妙的信号,或许,在这场有限游戏里,雷军想玩一场无限游戏。

“只发技术,不发产品”

“我们要花15-20年的时间,争取成为中国前五的车厂,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崛起而奋斗。”在发布会正式开始前,雷军放出如此豪言。

詹姆斯·卡斯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一书展示了世界上两种类型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有限游戏是指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玩的就是边界,前者的重点在于游戏的输赢,后者的关键在于将更多人带入游戏本身,从而使游戏得以延续。
在小米技术发布会以前,外界便对这位汽车赛道上姗姗来迟的选手猜测颇多,有人赌它能成为搅动市场的“鲶鱼”,也有人押它赶个晚集白费力气。

然而,从发布会预热阶段开始,雷军和小米汽车似乎在暗示另一种可能,尽管这条赛道竞争激烈,“蛋糕”有限,但他们想在其中寻找无限游戏。

27200rpm转速的小米超级电机、小米CTB一体化电池、9100t小米超级大压铸、小米泰坦合金、端到端感知决策大模型、骁龙8295座舱芯片、澎湃OS……技术数据是这场发布会的关键,而每一项数据后都紧跟着“行业”二字。雷军坦言,“这就是我们1000天做的事”。

可想而知,这些技术背后既需要耗费时间,也需要资金。财报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小米智能电动汽车等创新业务费用为17亿元。而在发布会上,雷军表示,在智能驾驶业务上,小米第一期总投资33亿元,已经追加到42亿元。

“小米汽车将全面重新定义汽车工业的技术栈,这将是汽车工业技术范畴的一次重大跨越。”其实早在两天前,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CEO雷军就发布微博为小米的技术发布会预热,并表示,这次技术发布会将是小米创办13年来,技术积累集大成展示。

当前后各有对手发布新产品,小米汽车却打破常规,“只发技术,不发产品”。无论是预热还是发布会内容,小米汽车让“技术”“汽车工业”“生态”成为关键词,而雷军更是高调向赛场上的其他玩家“致敬”,颇有一种“比起输赢,游戏过程更重要”的无限游戏心态。

然而,很难说这一心态是主动为之还是被迫选之。毕竟,无论想玩怎样一种游戏,首先得“在场”,得让赛场上的人看见自己。小米汽车出场太晚,赛场上留给它的选项也并不多了。如今以退为进,试图在一场有限游戏里寻找无限游戏的路径,倒也算得上巧妙一技。

不过,在发布核心技术后,雷军换一身浅灰色西装,还是将产品小米SU7带至了台前,并表示“当作一场小米汽车产品的预发布会”。看来,雷军的游戏心态多少还有些摇摆不定。

“出场”的底气

事实上,当其他新势力大多以代工模式或收购模式开辟市场,雷军和小米从决定“自己造车”并且要造C级轿车开始,就选择了难啃的骨头。

此前,雷军在其微博发文称, “今天的汽车工业,攒一辆车的确不难。就是找辆对标车,做逆向工程,改改外观,很快就可以完工。但今天市场上每年发布两百辆的新车,还需要小米再来攒一辆吗?所以,小米汽车团队刚组建时,我们就一起开了三天三夜的会,只讨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加入小米,你想造一辆什么样的车?”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军也曾透露,第一辆车投了3400名工程师,整个研发投入超过了100亿,用了10倍以上的投入,“反正我是抱着志在必得的方式来做的。”

雷军的这种底气,必然与其造车团队相关。

在雷军的微博里,他写道面对漫漫征程,首先就是要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而“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收到了数万份简历。在很短的时间,一群全行业优秀人才从五湖四海集结到小米汽车旗帜下。”

从内部团队来看,小米汽车的内部高管团队既有曾担任北汽集团战略规划部部长、北汽新能源党委委员 、北汽新能源执行副总经理,并兼任过蓝谷智慧能源公司董事长以及ARCFOX事业部总裁的于立国,也有洪峰、卢伟冰等小米老将。

此外,据“趣解商业”,今年9月来自全球供应商麦格纳中国区副总裁的黄振宇加盟小米,接替李肖爽,任供应链部总经理;李肖爽则换任小米汽车市场部总经理;前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出任小米汽车高级顾问;小米汽车外观则由前宝马IX车型外观设计师李田原设计。

至于小米汽车的供应商,也都是新能源汽车赛道上的“熟面孔”。工信部备案信息显示,小米SU7和SU7 Max分别搭载宁德时代三元锂离子电池、比亚迪弗迪磷酸铁锂电池,以及苏州汇川联合动力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汇川动力”)和联合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的电机。

绕不开的定价

技术固然重要,但雷军和小米汽车的微博评论区始终少不了对定价的猜测。从三年前小米正式宣布入局智能电动车,到小米汽车的发布会预热,小米汽车的定价一直是业内最为关注的热门话题之一。

就连小米汽车的“关键先生”胡峥楠在12月22日发微博称:“冬至,北方吃饺子,南方吃汤圆。咱就两个一起上,就不猜价格了。”都能引发网友的诸多解读,比如“这表示小米汽车发布会有两款车,17个饺子暗示17万元起步,30个汤圆暗示顶配30万元整。”
而不少自媒体也屡屡发布“预测”,从“售价19万元起”到“会超过30万元,高配版接近40万元”,再到“肯定不会低于20万元”,可以说是众说纷纭。

在发布会的预热阶段,雷军在“答网友问”时表示,“关于定价,我们还没有最终决定。不过,小米SU7确实有点贵,但请相信,我们做的是‘有理由的贵’。”

定价迟迟未定,这或许实属难题。尤其是当小米汽车选择了“难啃的骨头”C级车市场,车身信息频频曝光,“年轻人的第一辆保时捷”这种宣传屡屡夺人眼球,小米汽车的定价就算本来不是难题,如今也成为了难题。毕竟第一辆车的定价,意味着品牌形象和定位,同时也意味着雷军到底想“赢”还是想“让游戏无限继续”。

回顾小米过往成长路径,众所周知,小米的底色曾是性价比、薄利多销和价格杀手。从“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到“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和“年轻人的第一台两轮平衡车”,这似乎成为了小米固有的一套打法,且效果都还不错。

如此背景之下,此前雷军曾发起关于小米汽车定价的投票,近2万人参与,选10万元以内的网友最多,其次是10万元-15万元。

但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当小米汽车姗姗来迟,维持“性价比”标签,不一定是个好主意。

首先,一旦在一开始就定位于中低端价格,消费者心理预期一旦固化,那么日后想要扭转品牌形象则必然不易;

但更关键的是,从有限与无限游戏的角度来看,如果小米汽车再度靠低价换市场,那很容易再度陷入“有限游戏”的规则里。显而易见的是,有限游戏对小米汽车而言不是一个有利的选择,因为尽管亏损是造车新势力必经之坎,但当赛道竞争日趋激烈,如果想“赢”,留给小米汽车“踩坑”的时间并不多了。

所以当雷军直言“确实有点贵”,或许会打破一些“米粉”的心理预期。但这一次,雷军和小米不愿再做行业内的价格杀手了,他们想玩的就是打破边界。

不过,要想摆脱“性价比”的标签,在汽车业务上走出一条新路径,第一声枪响就瞄准中高端市场,又多少显得有些铤而走险。毕竟,2023年,超强产品力搭配超低价格,开始成为市场的主流。最近一个最直接的竞争动向是,极氪007直接把纯电轿车价格拉到21万,比极氪 001更领先的电气架构,价格却便宜了10万。

当各大车企都“默契”地在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中咬紧牙关,小米汽车如果不在价格上“豁出去”,或许很难仅凭技术出圈。想要让外界相信“贵有贵的理由”,没有小米汽车想的那么容易。

寻找自己的游戏,绝非易事

“小米汽车的目标是 2024 年进入自动驾驶行业第一阵营”,这是雷军在 2022 年 8 月在年度演讲时放出的狠话。彼时雷军的心态和目标,都更像要玩一场有限游戏——要分出游戏的输赢。

时隔一年有余,雷军的目标似乎放得更长远也更大了,游戏心态似乎也悄然改变。无论这一目标能否实现,小米汽车或许都将在2024年成为汽车行业的“鲶鱼”。

先看看新能源汽车赛场上眼下的赛况。即将过去的2023年,第一代造车新势力“蔚小理”来到新的路口。原本是三大造车新势力中最先进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且销量最高的蔚来,从2022年开始便初显颓势,到了2023年更是在销量和市值上屡被理想反超。造车十年的蔚来,似乎迎来了中年危机。

至于小鹏,从年初开始便变动诸多,比如在1月就正式宣布,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总裁,将全面负责该公司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而小鹏汽车的变革调整也初见成效,截至11月末小鹏汽车2023年累计交付量达121486辆,虽然没有达到年初20万辆的目标,但前11个月已经超2022年全年累计交付量。不过,和蔚来一样,亏损仍然是两兄弟的老大难问题。

而代表了汽车3.0时代的玩家里,华为在2023年风头无两,屡屡抢夺外界眼球,星纪魅族也初初崭露头角。

数据更为直观,根据余承东在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自9月12日上市,华为与赛力斯合作的问界新M7大定已突破10万单;奇瑞合作的智界系列也交出不错的成绩,其中智界S7在11月底时预订量就已突破2万。而魅族与星纪时代合并后推出了专门适配车机系统的Flyme Auto,并搭载于领克08——上市54天销量超1.2万台。

最近华为更是动作连连,前不久和长安汽车签约,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华为占股60%。这意味着,即便雷军想在赛场上寻找自己的游戏,难以忽视的是,赛场规则已定,这是一场注定“有限”的游戏。

所以,当小米汽车正式亮相,必然会搅动市场格局。毕竟,淘汰一直在继续。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中国曾有超过487家电动车制造商,但到了2023年,据小鹏汽车CEO何小鹏透露,正常经营的新势力车企,仅剩50家左右。过去的一年里,更是有威马汽车、天际、自游家NIUTRON、恒驰、爱驰、雷丁等造车新势力,相继被曝出经营不善的问题。

事实上,在小米汽车技术发布会之前,蔚来在一年一度的NIO Day上推出了首款行政旗舰豪车ET9,华为正式发布问界M9,极氪发布007,在此之后,则将迎来小鹏上市首款MPV小鹏X9,这其实已然是一场激战的“缩影”。更不用提,2023年底到2024年上半年,正好是大量纯电轿车新品密集面世的周期,简单统计,2023 年底到2024年,会有八款同级别轿车新品入世。

所以,雷军想要在赛场上打破边界和规则的第一步,或许是让小米汽车“在场”更久一些。而小米汽车究竟是将腹背受敌,还是后来者居上,新一年大概会有定论。■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28 18:42
商业与经济

小米汽车:雷军的无限游戏

成败在此一举。
实拍图遭泄露、展车最快一月到店,小米汽车关键信息只剩价格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邹珊

■“小米汽车的目标就是媲美保时捷和特斯拉,打造汽车工业新时代的梦想之车,做好看、好看、舒适、安全的移动智能空间。”12月28日,预告已久的小米汽车技术发布会如期举办。着一身深灰色西装的雷军具体发布了小米汽在从电机、电池、大压铸、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几个方面的技术。

尽管早在12月25日,雷军就表示“这次只发技术,不发产品。”但显然,外界对这场发布会的热情有增无减。

从12月24日正式上线小米汽车各矩阵账号,到一天后@小米公司和@小米汽车同时发布微博官宣发布会时间,再到雷军接连发微博答网友问为发布会预热,最后到28日的到来,对于小米公司而言,这一周紧锣密鼓。

而在此之前,既有蔚来发布最贵量产车ET9,又有华为正式发布问界M9和极氪发布007,在此之后,则将迎来小鹏上市首款MPV小鹏X9。小米汽车在两代造车新势力的明星选手之后姗姗来迟,显然要拉开一场“激战”的序幕。

雷军赌上尊严的最后一次创业,成败之机,或在此一举。然而,雷军却多少有些以退为进之意,在发布会举办前夕高调“致敬”蔚小理、比亚迪和华为。这透露出一个微妙的信号,或许,在这场有限游戏里,雷军想玩一场无限游戏。

“只发技术,不发产品”

“我们要花15-20年的时间,争取成为中国前五的车厂,为中国汽车工业的崛起而奋斗。”在发布会正式开始前,雷军放出如此豪言。

詹姆斯·卡斯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一书展示了世界上两种类型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有限游戏是指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玩的就是边界,前者的重点在于游戏的输赢,后者的关键在于将更多人带入游戏本身,从而使游戏得以延续。
在小米技术发布会以前,外界便对这位汽车赛道上姗姗来迟的选手猜测颇多,有人赌它能成为搅动市场的“鲶鱼”,也有人押它赶个晚集白费力气。

然而,从发布会预热阶段开始,雷军和小米汽车似乎在暗示另一种可能,尽管这条赛道竞争激烈,“蛋糕”有限,但他们想在其中寻找无限游戏。

27200rpm转速的小米超级电机、小米CTB一体化电池、9100t小米超级大压铸、小米泰坦合金、端到端感知决策大模型、骁龙8295座舱芯片、澎湃OS……技术数据是这场发布会的关键,而每一项数据后都紧跟着“行业”二字。雷军坦言,“这就是我们1000天做的事”。

可想而知,这些技术背后既需要耗费时间,也需要资金。财报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小米智能电动汽车等创新业务费用为17亿元。而在发布会上,雷军表示,在智能驾驶业务上,小米第一期总投资33亿元,已经追加到42亿元。

“小米汽车将全面重新定义汽车工业的技术栈,这将是汽车工业技术范畴的一次重大跨越。”其实早在两天前,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CEO雷军就发布微博为小米的技术发布会预热,并表示,这次技术发布会将是小米创办13年来,技术积累集大成展示。

当前后各有对手发布新产品,小米汽车却打破常规,“只发技术,不发产品”。无论是预热还是发布会内容,小米汽车让“技术”“汽车工业”“生态”成为关键词,而雷军更是高调向赛场上的其他玩家“致敬”,颇有一种“比起输赢,游戏过程更重要”的无限游戏心态。

然而,很难说这一心态是主动为之还是被迫选之。毕竟,无论想玩怎样一种游戏,首先得“在场”,得让赛场上的人看见自己。小米汽车出场太晚,赛场上留给它的选项也并不多了。如今以退为进,试图在一场有限游戏里寻找无限游戏的路径,倒也算得上巧妙一技。

不过,在发布核心技术后,雷军换一身浅灰色西装,还是将产品小米SU7带至了台前,并表示“当作一场小米汽车产品的预发布会”。看来,雷军的游戏心态多少还有些摇摆不定。

“出场”的底气

事实上,当其他新势力大多以代工模式或收购模式开辟市场,雷军和小米从决定“自己造车”并且要造C级轿车开始,就选择了难啃的骨头。

此前,雷军在其微博发文称, “今天的汽车工业,攒一辆车的确不难。就是找辆对标车,做逆向工程,改改外观,很快就可以完工。但今天市场上每年发布两百辆的新车,还需要小米再来攒一辆吗?所以,小米汽车团队刚组建时,我们就一起开了三天三夜的会,只讨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加入小米,你想造一辆什么样的车?”

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雷军也曾透露,第一辆车投了3400名工程师,整个研发投入超过了100亿,用了10倍以上的投入,“反正我是抱着志在必得的方式来做的。”

雷军的这种底气,必然与其造车团队相关。

在雷军的微博里,他写道面对漫漫征程,首先就是要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而“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收到了数万份简历。在很短的时间,一群全行业优秀人才从五湖四海集结到小米汽车旗帜下。”

从内部团队来看,小米汽车的内部高管团队既有曾担任北汽集团战略规划部部长、北汽新能源党委委员 、北汽新能源执行副总经理,并兼任过蓝谷智慧能源公司董事长以及ARCFOX事业部总裁的于立国,也有洪峰、卢伟冰等小米老将。

此外,据“趣解商业”,今年9月来自全球供应商麦格纳中国区副总裁的黄振宇加盟小米,接替李肖爽,任供应链部总经理;李肖爽则换任小米汽车市场部总经理;前吉利研究院院长胡峥楠出任小米汽车高级顾问;小米汽车外观则由前宝马IX车型外观设计师李田原设计。

至于小米汽车的供应商,也都是新能源汽车赛道上的“熟面孔”。工信部备案信息显示,小米SU7和SU7 Max分别搭载宁德时代三元锂离子电池、比亚迪弗迪磷酸铁锂电池,以及苏州汇川联合动力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汇川动力”)和联合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的电机。

绕不开的定价

技术固然重要,但雷军和小米汽车的微博评论区始终少不了对定价的猜测。从三年前小米正式宣布入局智能电动车,到小米汽车的发布会预热,小米汽车的定价一直是业内最为关注的热门话题之一。

就连小米汽车的“关键先生”胡峥楠在12月22日发微博称:“冬至,北方吃饺子,南方吃汤圆。咱就两个一起上,就不猜价格了。”都能引发网友的诸多解读,比如“这表示小米汽车发布会有两款车,17个饺子暗示17万元起步,30个汤圆暗示顶配30万元整。”
而不少自媒体也屡屡发布“预测”,从“售价19万元起”到“会超过30万元,高配版接近40万元”,再到“肯定不会低于20万元”,可以说是众说纷纭。

在发布会的预热阶段,雷军在“答网友问”时表示,“关于定价,我们还没有最终决定。不过,小米SU7确实有点贵,但请相信,我们做的是‘有理由的贵’。”

定价迟迟未定,这或许实属难题。尤其是当小米汽车选择了“难啃的骨头”C级车市场,车身信息频频曝光,“年轻人的第一辆保时捷”这种宣传屡屡夺人眼球,小米汽车的定价就算本来不是难题,如今也成为了难题。毕竟第一辆车的定价,意味着品牌形象和定位,同时也意味着雷军到底想“赢”还是想“让游戏无限继续”。

回顾小米过往成长路径,众所周知,小米的底色曾是性价比、薄利多销和价格杀手。从“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到“年轻人的第一台电视”和“年轻人的第一台两轮平衡车”,这似乎成为了小米固有的一套打法,且效果都还不错。

如此背景之下,此前雷军曾发起关于小米汽车定价的投票,近2万人参与,选10万元以内的网友最多,其次是10万元-15万元。

但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当小米汽车姗姗来迟,维持“性价比”标签,不一定是个好主意。

首先,一旦在一开始就定位于中低端价格,消费者心理预期一旦固化,那么日后想要扭转品牌形象则必然不易;

但更关键的是,从有限与无限游戏的角度来看,如果小米汽车再度靠低价换市场,那很容易再度陷入“有限游戏”的规则里。显而易见的是,有限游戏对小米汽车而言不是一个有利的选择,因为尽管亏损是造车新势力必经之坎,但当赛道竞争日趋激烈,如果想“赢”,留给小米汽车“踩坑”的时间并不多了。

所以当雷军直言“确实有点贵”,或许会打破一些“米粉”的心理预期。但这一次,雷军和小米不愿再做行业内的价格杀手了,他们想玩的就是打破边界。

不过,要想摆脱“性价比”的标签,在汽车业务上走出一条新路径,第一声枪响就瞄准中高端市场,又多少显得有些铤而走险。毕竟,2023年,超强产品力搭配超低价格,开始成为市场的主流。最近一个最直接的竞争动向是,极氪007直接把纯电轿车价格拉到21万,比极氪 001更领先的电气架构,价格却便宜了10万。

当各大车企都“默契”地在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中咬紧牙关,小米汽车如果不在价格上“豁出去”,或许很难仅凭技术出圈。想要让外界相信“贵有贵的理由”,没有小米汽车想的那么容易。

寻找自己的游戏,绝非易事

“小米汽车的目标是 2024 年进入自动驾驶行业第一阵营”,这是雷军在 2022 年 8 月在年度演讲时放出的狠话。彼时雷军的心态和目标,都更像要玩一场有限游戏——要分出游戏的输赢。

时隔一年有余,雷军的目标似乎放得更长远也更大了,游戏心态似乎也悄然改变。无论这一目标能否实现,小米汽车或许都将在2024年成为汽车行业的“鲶鱼”。

先看看新能源汽车赛场上眼下的赛况。即将过去的2023年,第一代造车新势力“蔚小理”来到新的路口。原本是三大造车新势力中最先进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且销量最高的蔚来,从2022年开始便初显颓势,到了2023年更是在销量和市值上屡被理想反超。造车十年的蔚来,似乎迎来了中年危机。

至于小鹏,从年初开始便变动诸多,比如在1月就正式宣布,原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出任总裁,将全面负责该公司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而小鹏汽车的变革调整也初见成效,截至11月末小鹏汽车2023年累计交付量达121486辆,虽然没有达到年初20万辆的目标,但前11个月已经超2022年全年累计交付量。不过,和蔚来一样,亏损仍然是两兄弟的老大难问题。

而代表了汽车3.0时代的玩家里,华为在2023年风头无两,屡屡抢夺外界眼球,星纪魅族也初初崭露头角。

数据更为直观,根据余承东在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自9月12日上市,华为与赛力斯合作的问界新M7大定已突破10万单;奇瑞合作的智界系列也交出不错的成绩,其中智界S7在11月底时预订量就已突破2万。而魅族与星纪时代合并后推出了专门适配车机系统的Flyme Auto,并搭载于领克08——上市54天销量超1.2万台。

最近华为更是动作连连,前不久和长安汽车签约,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华为占股60%。这意味着,即便雷军想在赛场上寻找自己的游戏,难以忽视的是,赛场规则已定,这是一场注定“有限”的游戏。

所以,当小米汽车正式亮相,必然会搅动市场格局。毕竟,淘汰一直在继续。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中国曾有超过487家电动车制造商,但到了2023年,据小鹏汽车CEO何小鹏透露,正常经营的新势力车企,仅剩50家左右。过去的一年里,更是有威马汽车、天际、自游家NIUTRON、恒驰、爱驰、雷丁等造车新势力,相继被曝出经营不善的问题。

事实上,在小米汽车技术发布会之前,蔚来在一年一度的NIO Day上推出了首款行政旗舰豪车ET9,华为正式发布问界M9,极氪发布007,在此之后,则将迎来小鹏上市首款MPV小鹏X9,这其实已然是一场激战的“缩影”。更不用提,2023年底到2024年上半年,正好是大量纯电轿车新品密集面世的周期,简单统计,2023 年底到2024年,会有八款同级别轿车新品入世。

所以,雷军想要在赛场上打破边界和规则的第一步,或许是让小米汽车“在场”更久一些。而小米汽车究竟是将腹背受敌,还是后来者居上,新一年大概会有定论。■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