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8 19:47
商业与经济

陈鹏博: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精英,艺术与财富并存

“愿景娱乐是中国当下最大的内容型电商公司之一,创始人陈鹏博一直在这两种相互矛盾的身份中切换和反思。直到最近几年,他好像想通了,应该把艺术当成人生更加高的维度、更加本质的激励 ;而商业是他在漫长人生中的修行与体验。”
陈鹏博: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精英,艺术与财富并存
Forbes

■内容行业看似离艺术很近,其本身也是泛艺术的一种。但在短视频这条赛道上创业成功的人群中,鲜少能看到纯艺术出身的创始人,陈鹏博的特殊性正在于此。你从他的身上很容易嗅到一种商人特有的敏锐、进取和野心,而艺术家在创造时表现出的偏执与虔诚同样像影子一样跟在他脚下。

在陈鹏博脑子里的声音一直有两个,只有离他足够近才能听见这些低语。

早在2020年,陈鹏博就已经坐拥近20万+IP,旗下IP每天产出的内容平均加和看播PV16亿,触达网民加和总量去重后达4亿,月均现金流水更是一度过亿,手上的千万粉丝量级的IP就有100多位。但他很快认识到娱乐直播产业的增长即将见顶,这种极轻极虚的业务模式,虽然短期能快速创造大量的财富,但是就像一片云,很快就能被风吹散,留不下任何痕迹、沉淀不了任何价值。

彼时平台刚刚开放电商功能,陈鹏博做第一件事就是签约大流量明星,结合平台的流量模式,快速试水。那一年愿景娱乐在抖音上推动的国内首场明星直播带货观看量破4,000万,GMV突破4,700万,成为了整个行业模式的开端。

2021年,旗下签约艺人朱梓骁全年GMV突破30亿,成为抖音平台明星带货第一名。去年,“新媒体内容制作+IP直播带货+开放平台研发+物流云仓”一体的MCN型业务闭环真正意义上的让这家内容“机构”成为了体系化运营的公司。到2023年初,郝劭文的单场GMV破亿和后来稳定的带货表现则预示着在“明星也内卷”的抖音,愿景娱乐真正完成了突围。

每每获得里程碑式的进步,福特创始人亨利福特的一句话就会在陈鹏博耳边响起,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老福特对他说:“已经取得的进步足以振奋人心!但是和未来相比今天的一切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而相似的话,米开朗基罗可能也对他说过。

这是我们在和陈鹏博交流时被提到频率最高的两个人;也是发现陈鹏博身上艺术家与商人两个角色交汇点的重要线索。

陈鹏博喜欢和人强调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一生所经历的苦难。他踽踽独行,即便少年时期就成为了伟大的艺术家,即使生命的大多数时刻他被痛苦沉闷的包围着,但他始终执拗的不停在创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亦或是福特“成功”的一生也经历过数次破产和中年丧子。他似乎对于失败和苦难有种特殊的痴迷,就像是艺术家需要经历切身的痛苦、目睹悲剧才能创作出伟大的作品一般。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他抛下一切,仅仅活在当下的秘诀。

2018年,陈鹏博将“不恋过去,不惧未来”,这个信条变成了愿景娱乐整个公司自上而下、贯彻始终的格言。接近陈鹏博的一位愿景娱乐员工对福布斯中国说,这像是他一直能够带领愿景在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碾压对手的精神信念。

因此,从企业文化或是经营价值观上看,愿景娱乐是一个攻击性很显著的公司。有时甚至能感觉到一些激进和莽撞。但当你进入到他们的直播间里时,又会发现另外一个愿景娱乐。

今年关于愿景娱乐头部“明星主播”郝劭文最多的评论是,“他的声音太温柔了,很助眠”。这位幼年成名,但并非一路顺风的“中年人”在直播间将产品介绍娓娓道来,和观众聊天互动,即便遇到一些“恶语”挑战,郝劭文也能理性回应,同时,他很善于设身处地开导一些情绪激动的粉丝。因而,郝劭文被当作是如今牛马横行的短视频名利场中的一股“清流”。

事实上,在愿景娱乐的大多数直播间中你很难看到像“马戏团”一般的热闹和血脉贲张的景象。虽然夸张的语言、行为、或是视觉锤一般的“擦边”设计很容易吸引粉丝,并将人留住,但更容易被贴上低俗的标签。

陈鹏博在面对这样的流量“陷阱”时表现的相对克制。创业于他而言,就是一场在现代社会中可被量化的行为艺术。雕刻者在人生的这场履历中以智识和眼光做凿,以资源和市场需求为石,铸造出一件符合社会商业逻辑的艺术品,它在符合大众在某种需求上的审美和品位的同时,也需要在激烈的争夺中脱颖而出。

陈鹏博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像米开朗基罗雕刻出《大卫》一样,经营出一家无论从商业价值还是企业美誉度上都无限逼近完美的公司。但更大的可能性是,你只能像他画那幅《上帝之手》一样,无限逼近,却永远无法真正触碰。”

他在最后对福布斯中国说,“在创业和艺术的精神追求上,我的目标是无限逼近完美。”但谁也不知道陈鹏博心中完美的公司究竟是何模样。之后他顿了顿,解释道:“之所以崇拜米开朗基罗,还有一个原因:无论境地如何艰苦,他可以像苦行僧一样耐得住寂寞,一个人涂抹一座城,寂寞直至耄耋之年,这就像一场修行。”

以下为经编辑整理的对话节选:

记者:作为一名年轻的互联网创业精英,早年的艺术背景给了你哪些启发?如何看待艺术与创业之间的联系?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陈鹏博:我是学艺术出身的,米开朗基罗和鲁本斯两位伟大的艺术家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认为应该像创作艺术一样去经营一家企业。傅雷曾说:“艺术的目的应当是崇高的,除了美的创造是艺术的天然使命以外,还要时刻思虑到高超的念头和社会的责任。这是一切伟大的古典派作家的共同理想。”同样,经营一家企业,创造商业的价值是天然的使命,但我们还要考虑到企业真正能为社会创造的价值,我相信这也是所有创业者的共同目标。

另外,除了他的艺术作品,米开朗基罗的人生历程所表现出的人文精神也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曾反复观摩米开朗基罗不同时期的伟大作品《哀悼基督》,体味在不同时期米开朗基罗人文精神的变化和对生命、死亡与信仰的理解,更成为这位接近完美的伟大艺术家的狂热信徒。

他曾说过一句话,成为我一路创业以来,每次定出一个很高、甚至旁人看来不可能的目标,但又每次能突破和实现的精神动力。那就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更大的危险不是我们的目标太高而错过了它,而是目标太低而成就了它。”所以我总把自己当成对手,我的驱动力在于不断突破过去的自己,公司也是。

不过米开朗基罗是一位孤独的天才,鲁本斯却是一位八面玲珑的艺术家及外交官,他对我的影响也是深远的。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相比米开朗基罗,当代社会谁不更希望成为像鲁本斯一样的人生赢家呢?他更会整合资源、结交朋友,所以把他的画室经营的很好,鲁本斯用他的惊世艺术才华不仅为人类艺术宝库创造了2000多幅画作,也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财富,我更想像他一样,把生命活得更有热度,我想要精神富足和物质富足兼容,艺术与财富并存。

记者:不恋过去、不惧未来是你们公司格言,为什么会有这句话?

陈鹏博:这句话其实也是深受我最崇拜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的影响。米开朗基罗的一生经历了无数苦难、踽踽独行,即便少年时期就成为了伟大的艺术家,即使生命的大多数时刻他被痛苦沉闷的包围着,但他始终执拗的不停在创作艺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或许他所追求的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艺术精神和自我超越,而在当下这个年代,尤其是互联网时代,很少有人能放弃过去的成就和光环,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攀登更高的山顶、有勇气把自己当成敌手。

记者:作为一家内容型电商公司,您觉得公司有哪些优势?如何继续保持领先?

陈鹏博:愿景娱乐算是较早的一批内容型电商公司,前期跑马圈地签约了一批大IP,快速在主流类目上都培养出了自己的超头。3年的发展期间,公司已经确定了围绕“好内容、好产品、好服务”,三个板块来发展的战略规划,目前这三个板块都在一定程度上建立了自己的优势。

首先“好内容”一定是服务于用户的。早期阶段,各大主播为了吸引流量激发留存,都纷纷使用秒杀品或者高价值奖品来做用户留存,野蛮的比拼财力,但是现在整个平台的风向以及用户的心智变化,这套玩法早就已经被淘汰了。真正的好内容是真实且被用户需要的,且并不以好数据为唯一判断标准。所以我们的主播在带货之前,可能提前一个月就“上山下海”跑去源头甚至国外溯源,为用户展示最真实的内容。内容团队也沉淀了宝贵的经验和方法论,这是其一。

“好产品”是我们的立足之本,愿景刚入局内容电商的时候就成立了自己专门的质检团队,一直以来把品控作为我们的安全生命线,现在我们不仅在围绕产品的中台团队上配置周全,更是率先研发了自己的SaaS的系统,通过我们自己的平台,用比平台更严格的标准来做质检,除了资质审核、合同签署之外,一些商品我们还会入我们自己的云仓监管发货,卖出去的产品我们的质检团队也会抽买回检,线上更是有自己的客服团队实时监控售后服务和口碑。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们公司卖出去的产品口碑都十分不错,合作方和用户也普遍十分认可我们对产品端的把控。另外借助矩阵优势,我们对产品的机制把控有很强的话语权,这对IP孵化和粉丝满意度双边都有很强的优势。

“好服务”也是我们的核心优势,面对主播,我们有领先完善的一条龙孵化体系,这主要得益于公司优质人才团队,现在公司核心业务部门的员工工龄平均下来在两年以上,核心人才基本都是自培养、一路伴随公司业务发展拼出来的精兵强将。电商直播的人才主要是要靠真刀真枪的实操经验投喂,执行的场次越多,人才素质就更优秀。公司一年50场大型直播的密度下,各层级的人才经验都十分丰富。合作过的IP主们对我们专业程度的评价都十分高,基本合作一次就能达成和我们长期合作的信心。另外,在业务模式上我们也在不断的推陈出新,主播不可能7*24h都在直播,我们用切片的手段来弥补了这个缺口,让主播在下播之后也能让生意继续。

所以我认为,在目前的发展格局下,我们公司在这三个核心环节都建立了自己的壁垒,未来想继续保持领先,我们会加深对这三个领域的耕耘。同时也会看看出海电商直播和自营品牌的机会,把公司半径继续做大。

记者:您认为未来3年直播电商行业的格局将会有怎样的变化,您看到了怎样的机会?

陈鹏博:这个行业爆发力十分惊人,从2017年到现在仅仅用了4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万亿规模的增长,一直都处在超高速增长的水平,不过现在直播电商网民增速放缓,不久的将来或许即将见顶。现在我们能明显感知到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了,头部和中腰部主播也越来越专业了,所以“专业化”一定是未来3年直播电商行业无论达播还是店播的关键演化。

另外我认为直播带货行业除了当前围绕日常生活的主流货品类目外,可能会进一步去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公司也一定会参与其中,为疫情后实体经济或科技行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现在很多公司开始尝试出海直播、培养自己的IP、孵化虚拟主播等,有这些新的思想的碰撞,这个行业在增速后期更能百花齐放,我目前在探索出海直播业务以及孵化公司自己的带货IP,另外也在尝试做自营品牌。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真的太快了,如果说在其他行业里生存,不进则退。那在这个行业里创业则是不进则衰,所以我们一直在不设限的创新中。

记者:您认为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直播这个产业是否与艺术相关?

陈鹏博:直播其实是一种当下的大众艺术。人们在上面购买产品、消磨时间、社交互动。我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直播和内容的端口去发现美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这种美感,可能是选品品味、也可能是Lifestyle的带领、也可能是不同价值观的输出。我的公司其实就是在做符合商品购买、内容创作的美学筛选和制作,希望人人都能在观看直播中对抗虚无,发现美的东西,收获属于自己的美好体验。

记者:您过去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鹏博:其实我的公司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危机时刻,但于我而言,当初确实做了一个最难,但如今回头看,也是最正确的决策,那就是从娱乐产业撤出,全面押注电商和新零售。

我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我看到的并不是眼前的盛景,而是3年后行业的发展。如果不求变的情况下,我的公司3年后是更盛还是更衰?娱乐直播产业的增长即将见顶,这种极轻极虚的业务模式,虽然短期能快速创造大量的财富,但是却就像一片云一样,很快就能被风吹散,留不下任何痕迹、沉淀不了任何价值。百亿规模的娱乐直播产业天花板终究有限,相比之下,电商赛道能够承载起的,是万亿、乃至数万亿的规模,这更值得探索。

过去的几年,公司一直在务虚,做的是流量和内容的生意,前端成就了IP主,后端成就了品牌,愿景娱乐就像一座链接流量和货物的桥梁。但是于我而言,我更希望把愿景娱乐真正做成一个厚重的品牌,雁过留痕,同样我希望愿景娱乐能够沉淀出真正的价值。

2022年中,在愿景娱乐的新消费,像当初的娱乐直播做到鼎盛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布局实体经济事业,最终形成了“ContentCenter+Middleground+Entity的三层金字塔业务战略体系”。最上层是ContentCenter内容中心,具体由视频内容、直播内容、切片及信息流内容三大板块构成,内容中心是整个公司运转的核心驱动器,厉害之处在于可以直接销售转化,不经历复杂的转化链路和流量折损,是强大的营收马车;中层是Middleground中台系统,也是公司的科研中心,具体由Saas平台、内容创作工具、整合开放平台,三大自研平台组成,高效整合资源、处理分析信息数据,支撑内容中心的运转,这一科技创新大大缩短了业务流程、提升了效率,并实现数字化内容产能;最下层是Entity实体业务经济,包含物流、云仓和供应链体系,从货物管控及售后和货品供应上,直接或间接向内容中心赋能。■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8 19:47
商业与经济

陈鹏博: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精英,艺术与财富并存

“愿景娱乐是中国当下最大的内容型电商公司之一,创始人陈鹏博一直在这两种相互矛盾的身份中切换和反思。直到最近几年,他好像想通了,应该把艺术当成人生更加高的维度、更加本质的激励 ;而商业是他在漫长人生中的修行与体验。”
陈鹏博: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精英,艺术与财富并存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Forbes

■内容行业看似离艺术很近,其本身也是泛艺术的一种。但在短视频这条赛道上创业成功的人群中,鲜少能看到纯艺术出身的创始人,陈鹏博的特殊性正在于此。你从他的身上很容易嗅到一种商人特有的敏锐、进取和野心,而艺术家在创造时表现出的偏执与虔诚同样像影子一样跟在他脚下。

在陈鹏博脑子里的声音一直有两个,只有离他足够近才能听见这些低语。

早在2020年,陈鹏博就已经坐拥近20万+IP,旗下IP每天产出的内容平均加和看播PV16亿,触达网民加和总量去重后达4亿,月均现金流水更是一度过亿,手上的千万粉丝量级的IP就有100多位。但他很快认识到娱乐直播产业的增长即将见顶,这种极轻极虚的业务模式,虽然短期能快速创造大量的财富,但是就像一片云,很快就能被风吹散,留不下任何痕迹、沉淀不了任何价值。

彼时平台刚刚开放电商功能,陈鹏博做第一件事就是签约大流量明星,结合平台的流量模式,快速试水。那一年愿景娱乐在抖音上推动的国内首场明星直播带货观看量破4,000万,GMV突破4,700万,成为了整个行业模式的开端。

2021年,旗下签约艺人朱梓骁全年GMV突破30亿,成为抖音平台明星带货第一名。去年,“新媒体内容制作+IP直播带货+开放平台研发+物流云仓”一体的MCN型业务闭环真正意义上的让这家内容“机构”成为了体系化运营的公司。到2023年初,郝劭文的单场GMV破亿和后来稳定的带货表现则预示着在“明星也内卷”的抖音,愿景娱乐真正完成了突围。

每每获得里程碑式的进步,福特创始人亨利福特的一句话就会在陈鹏博耳边响起,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老福特对他说:“已经取得的进步足以振奋人心!但是和未来相比今天的一切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而相似的话,米开朗基罗可能也对他说过。

这是我们在和陈鹏博交流时被提到频率最高的两个人;也是发现陈鹏博身上艺术家与商人两个角色交汇点的重要线索。

陈鹏博喜欢和人强调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一生所经历的苦难。他踽踽独行,即便少年时期就成为了伟大的艺术家,即使生命的大多数时刻他被痛苦沉闷的包围着,但他始终执拗的不停在创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亦或是福特“成功”的一生也经历过数次破产和中年丧子。他似乎对于失败和苦难有种特殊的痴迷,就像是艺术家需要经历切身的痛苦、目睹悲剧才能创作出伟大的作品一般。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他抛下一切,仅仅活在当下的秘诀。

2018年,陈鹏博将“不恋过去,不惧未来”,这个信条变成了愿景娱乐整个公司自上而下、贯彻始终的格言。接近陈鹏博的一位愿景娱乐员工对福布斯中国说,这像是他一直能够带领愿景在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碾压对手的精神信念。

因此,从企业文化或是经营价值观上看,愿景娱乐是一个攻击性很显著的公司。有时甚至能感觉到一些激进和莽撞。但当你进入到他们的直播间里时,又会发现另外一个愿景娱乐。

今年关于愿景娱乐头部“明星主播”郝劭文最多的评论是,“他的声音太温柔了,很助眠”。这位幼年成名,但并非一路顺风的“中年人”在直播间将产品介绍娓娓道来,和观众聊天互动,即便遇到一些“恶语”挑战,郝劭文也能理性回应,同时,他很善于设身处地开导一些情绪激动的粉丝。因而,郝劭文被当作是如今牛马横行的短视频名利场中的一股“清流”。

事实上,在愿景娱乐的大多数直播间中你很难看到像“马戏团”一般的热闹和血脉贲张的景象。虽然夸张的语言、行为、或是视觉锤一般的“擦边”设计很容易吸引粉丝,并将人留住,但更容易被贴上低俗的标签。

陈鹏博在面对这样的流量“陷阱”时表现的相对克制。创业于他而言,就是一场在现代社会中可被量化的行为艺术。雕刻者在人生的这场履历中以智识和眼光做凿,以资源和市场需求为石,铸造出一件符合社会商业逻辑的艺术品,它在符合大众在某种需求上的审美和品位的同时,也需要在激烈的争夺中脱颖而出。

陈鹏博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像米开朗基罗雕刻出《大卫》一样,经营出一家无论从商业价值还是企业美誉度上都无限逼近完美的公司。但更大的可能性是,你只能像他画那幅《上帝之手》一样,无限逼近,却永远无法真正触碰。”

他在最后对福布斯中国说,“在创业和艺术的精神追求上,我的目标是无限逼近完美。”但谁也不知道陈鹏博心中完美的公司究竟是何模样。之后他顿了顿,解释道:“之所以崇拜米开朗基罗,还有一个原因:无论境地如何艰苦,他可以像苦行僧一样耐得住寂寞,一个人涂抹一座城,寂寞直至耄耋之年,这就像一场修行。”

以下为经编辑整理的对话节选:

记者:作为一名年轻的互联网创业精英,早年的艺术背景给了你哪些启发?如何看待艺术与创业之间的联系?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陈鹏博:我是学艺术出身的,米开朗基罗和鲁本斯两位伟大的艺术家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认为应该像创作艺术一样去经营一家企业。傅雷曾说:“艺术的目的应当是崇高的,除了美的创造是艺术的天然使命以外,还要时刻思虑到高超的念头和社会的责任。这是一切伟大的古典派作家的共同理想。”同样,经营一家企业,创造商业的价值是天然的使命,但我们还要考虑到企业真正能为社会创造的价值,我相信这也是所有创业者的共同目标。

另外,除了他的艺术作品,米开朗基罗的人生历程所表现出的人文精神也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曾反复观摩米开朗基罗不同时期的伟大作品《哀悼基督》,体味在不同时期米开朗基罗人文精神的变化和对生命、死亡与信仰的理解,更成为这位接近完美的伟大艺术家的狂热信徒。

他曾说过一句话,成为我一路创业以来,每次定出一个很高、甚至旁人看来不可能的目标,但又每次能突破和实现的精神动力。那就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更大的危险不是我们的目标太高而错过了它,而是目标太低而成就了它。”所以我总把自己当成对手,我的驱动力在于不断突破过去的自己,公司也是。

不过米开朗基罗是一位孤独的天才,鲁本斯却是一位八面玲珑的艺术家及外交官,他对我的影响也是深远的。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相比米开朗基罗,当代社会谁不更希望成为像鲁本斯一样的人生赢家呢?他更会整合资源、结交朋友,所以把他的画室经营的很好,鲁本斯用他的惊世艺术才华不仅为人类艺术宝库创造了2000多幅画作,也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财富,我更想像他一样,把生命活得更有热度,我想要精神富足和物质富足兼容,艺术与财富并存。

记者:不恋过去、不惧未来是你们公司格言,为什么会有这句话?

陈鹏博:这句话其实也是深受我最崇拜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的影响。米开朗基罗的一生经历了无数苦难、踽踽独行,即便少年时期就成为了伟大的艺术家,即使生命的大多数时刻他被痛苦沉闷的包围着,但他始终执拗的不停在创作艺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或许他所追求的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艺术精神和自我超越,而在当下这个年代,尤其是互联网时代,很少有人能放弃过去的成就和光环,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去攀登更高的山顶、有勇气把自己当成敌手。

记者:作为一家内容型电商公司,您觉得公司有哪些优势?如何继续保持领先?

陈鹏博:愿景娱乐算是较早的一批内容型电商公司,前期跑马圈地签约了一批大IP,快速在主流类目上都培养出了自己的超头。3年的发展期间,公司已经确定了围绕“好内容、好产品、好服务”,三个板块来发展的战略规划,目前这三个板块都在一定程度上建立了自己的优势。

首先“好内容”一定是服务于用户的。早期阶段,各大主播为了吸引流量激发留存,都纷纷使用秒杀品或者高价值奖品来做用户留存,野蛮的比拼财力,但是现在整个平台的风向以及用户的心智变化,这套玩法早就已经被淘汰了。真正的好内容是真实且被用户需要的,且并不以好数据为唯一判断标准。所以我们的主播在带货之前,可能提前一个月就“上山下海”跑去源头甚至国外溯源,为用户展示最真实的内容。内容团队也沉淀了宝贵的经验和方法论,这是其一。

“好产品”是我们的立足之本,愿景刚入局内容电商的时候就成立了自己专门的质检团队,一直以来把品控作为我们的安全生命线,现在我们不仅在围绕产品的中台团队上配置周全,更是率先研发了自己的SaaS的系统,通过我们自己的平台,用比平台更严格的标准来做质检,除了资质审核、合同签署之外,一些商品我们还会入我们自己的云仓监管发货,卖出去的产品我们的质检团队也会抽买回检,线上更是有自己的客服团队实时监控售后服务和口碑。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们公司卖出去的产品口碑都十分不错,合作方和用户也普遍十分认可我们对产品端的把控。另外借助矩阵优势,我们对产品的机制把控有很强的话语权,这对IP孵化和粉丝满意度双边都有很强的优势。

“好服务”也是我们的核心优势,面对主播,我们有领先完善的一条龙孵化体系,这主要得益于公司优质人才团队,现在公司核心业务部门的员工工龄平均下来在两年以上,核心人才基本都是自培养、一路伴随公司业务发展拼出来的精兵强将。电商直播的人才主要是要靠真刀真枪的实操经验投喂,执行的场次越多,人才素质就更优秀。公司一年50场大型直播的密度下,各层级的人才经验都十分丰富。合作过的IP主们对我们专业程度的评价都十分高,基本合作一次就能达成和我们长期合作的信心。另外,在业务模式上我们也在不断的推陈出新,主播不可能7*24h都在直播,我们用切片的手段来弥补了这个缺口,让主播在下播之后也能让生意继续。

所以我认为,在目前的发展格局下,我们公司在这三个核心环节都建立了自己的壁垒,未来想继续保持领先,我们会加深对这三个领域的耕耘。同时也会看看出海电商直播和自营品牌的机会,把公司半径继续做大。

记者:您认为未来3年直播电商行业的格局将会有怎样的变化,您看到了怎样的机会?

陈鹏博:这个行业爆发力十分惊人,从2017年到现在仅仅用了4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万亿规模的增长,一直都处在超高速增长的水平,不过现在直播电商网民增速放缓,不久的将来或许即将见顶。现在我们能明显感知到这个行业越来越规范了,头部和中腰部主播也越来越专业了,所以“专业化”一定是未来3年直播电商行业无论达播还是店播的关键演化。

另外我认为直播带货行业除了当前围绕日常生活的主流货品类目外,可能会进一步去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公司也一定会参与其中,为疫情后实体经济或科技行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现在很多公司开始尝试出海直播、培养自己的IP、孵化虚拟主播等,有这些新的思想的碰撞,这个行业在增速后期更能百花齐放,我目前在探索出海直播业务以及孵化公司自己的带货IP,另外也在尝试做自营品牌。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真的太快了,如果说在其他行业里生存,不进则退。那在这个行业里创业则是不进则衰,所以我们一直在不设限的创新中。

记者:您认为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直播这个产业是否与艺术相关?

陈鹏博:直播其实是一种当下的大众艺术。人们在上面购买产品、消磨时间、社交互动。我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直播和内容的端口去发现美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这种美感,可能是选品品味、也可能是Lifestyle的带领、也可能是不同价值观的输出。我的公司其实就是在做符合商品购买、内容创作的美学筛选和制作,希望人人都能在观看直播中对抗虚无,发现美的东西,收获属于自己的美好体验。

记者:您过去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鹏博:其实我的公司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危机时刻,但于我而言,当初确实做了一个最难,但如今回头看,也是最正确的决策,那就是从娱乐产业撤出,全面押注电商和新零售。

我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我看到的并不是眼前的盛景,而是3年后行业的发展。如果不求变的情况下,我的公司3年后是更盛还是更衰?娱乐直播产业的增长即将见顶,这种极轻极虚的业务模式,虽然短期能快速创造大量的财富,但是却就像一片云一样,很快就能被风吹散,留不下任何痕迹、沉淀不了任何价值。百亿规模的娱乐直播产业天花板终究有限,相比之下,电商赛道能够承载起的,是万亿、乃至数万亿的规模,这更值得探索。

过去的几年,公司一直在务虚,做的是流量和内容的生意,前端成就了IP主,后端成就了品牌,愿景娱乐就像一座链接流量和货物的桥梁。但是于我而言,我更希望把愿景娱乐真正做成一个厚重的品牌,雁过留痕,同样我希望愿景娱乐能够沉淀出真正的价值。

2022年中,在愿景娱乐的新消费,像当初的娱乐直播做到鼎盛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布局实体经济事业,最终形成了“ContentCenter+Middleground+Entity的三层金字塔业务战略体系”。最上层是ContentCenter内容中心,具体由视频内容、直播内容、切片及信息流内容三大板块构成,内容中心是整个公司运转的核心驱动器,厉害之处在于可以直接销售转化,不经历复杂的转化链路和流量折损,是强大的营收马车;中层是Middleground中台系统,也是公司的科研中心,具体由Saas平台、内容创作工具、整合开放平台,三大自研平台组成,高效整合资源、处理分析信息数据,支撑内容中心的运转,这一科技创新大大缩短了业务流程、提升了效率,并实现数字化内容产能;最下层是Entity实体业务经济,包含物流、云仓和供应链体系,从货物管控及售后和货品供应上,直接或间接向内容中心赋能。■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