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08 09:39
时政

我发起“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倡议,因为同样的谎言见过太多次了

不妨先想想美国自己做的如何,再来对别国指手画脚。当美国人被某种叙事套进去后,他们就失去了评估事实与真相的能力,被逼着去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将对方视作敌人,而且一定是邪恶的敌人。
朱迪·埃文斯:我发起“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倡议,因为同样的谎言见过太多次了
朱迪·埃文斯
纪录片制片人,“粉色代码”组织共同创办人

■巴以冲突爆发至今,这场被摄像机传遍全世界的人道主义悲剧,在许多国家,尤其是美国内部引发了激烈争议。

美国左翼进步人士如何看待巴以问题引发的争议与美国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为呼吁和平、揭穿谎言做出了哪些努力?面对美国鹰派人士鼓吹的极端对华立场,应如何团结美国国内的有识之士,携手稳定中美关系?

11月15日,美国纪录片制片人、妇女反战组织“粉色代码”(CODEPINK)共同创办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女士就以上问题分享了她的看法。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稿节选。

【文/朱迪·埃文斯,采访/郭涵】

“如果以色列这个国家不存在,美国也会生造出一个以色列来”

记者:加沙冲突无疑占据了近期各国媒体的头条版面。在您看来,为什么美国社会对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争论如此激烈?

埃文斯:首先我想说,这不是“在加沙发生的冲突”,而应该是(以色列)对加沙的占领。被占领地区的民众正在抵抗遭受的压迫,全世界被迫目睹这一史无前例的、最残酷、最不人道、最暴力且最难以想象的镇压过程。

我们这一代人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暴行的发生。我年轻的时候会想,针对北美原住民的大屠杀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导致了那一切?美国的奴隶制、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又是怎么发生的?人们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全世界都在观望,没有人出来阻止。

那些历史事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呈现在眼前。在社交媒体上,每天都能看到一个个无辜的小生命被摧毁,救死扶伤的医生、护士或救援人员被谋杀。作为拥有同情心的人类,我们过去从未被迫经历这种事情。

所以这不仅仅是“一场冲突”,其性质要严重得多。在美国,人们试图用理性的争论来转移视线,比如争论那片土地究竟属于谁,什么是“反犹主义”等等,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与死,没有任何借口能为正在发生的一切开脱。

首先,在美国发生的事(抗议)不能被称作“反犹主义”。如果你仔细观察,那些抗议游行很多是美国犹太人发起的。本届以色列政府是一个以白人至上主义、帝国主义为底色的政权,这并不是一个“无地民族来到无主之地”的故事。在巴勒斯坦那片土地上,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已经共存了数个世纪。当前局势的起源是大英帝国和美国希望在中东地区建立一块帝国主义堡垒。

过去75年来,高达75万巴勒斯坦人被强行逐出家园,他们带着家门的钥匙,希望还能回来,结果却被犹太人定居者窃取。巴勒斯坦民众渴望回家,且已经尝试过非暴力抗议。53年来,我都在参加这些非暴力抗议与斗争。在美国,越南战争令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很小就意识到,我们的政府在撒谎,为了获得想要的东西而动用的暴力行径让人难以言表。政府得手靠的是操控民众的想法,构建一套叙事使其心智服务于政府发动的战争。在此过程中,你感受不到自己的人性,无法再坚守立场和价值观。

过去数十年来,我一次又一次地目睹被编造出来的谎言系统性地欺骗美国民众,将社会民意当做武器,鼓吹暴力与战争。他们抛弃了和平,坚信只有战争一条道路,而拥有强大武器的一方,即美国,总能获胜。今天,美国及其盟国掌控着地球上75%的武器。

美国民众受到这种叙事的深刻影响,他们对当前冲突的看法取决于各自接受的叙事角度。有些美国人依然还有人性,对加沙无辜民众遭受的残忍谋杀感到震惊,勇于走上街头抗议。但其他美国人生活在为其构建的叙事中,这些叙事不会呈现事实,而是用谎言编织成关于加沙的信息茧房,观众照单全收。把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人说成是“禽兽”,让人们心生惧怕,而大多数暴力的行凶者是以色列和美国。

记者:美国政府与国会在导致巴以问题复杂化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怎么评价游说集团对美国政策的影响?

埃文斯:在美国国会,两党都为富人与大企业服务。美国以色列政治行动委员会(AIPAC)向两党捐了大量政治献金。长期以来,他们都是华盛顿特区势力最强大的游说集团之一。当有议员公开声援巴勒斯坦时,AIPAC就会扶持他/她的竞争对手,全力将其赶下台。

AIPAC的主张代表着对巴勒斯坦民族的暴力与压迫。绝大多数美国人反对暴力与压迫,不是吗?我们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不应该是支持自由与民主吗?2006年,一位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亲眼目睹后写下了一本书,谴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施加的“种族隔离”制度。而美国曾经是反对南非搞“种族隔离”制的,也加入了对南非当局的制裁。

联合国每年都会举行投票,大多数成员国反对巴勒斯坦民众遭受的“种族隔离”。然而,由于美国政府的腐败,加上AIPAC对国会的收买,没有人敢公开反对以色列的做法,否则就会在选举中遭到反对。游说集团把持了美国国会,操控国会议员的举动。

另一个强大的游说集团是军工复合体。在他们的影响下,美国2022年实际军事开支可能高达1.5万亿美元(独立研究者基于美国国民收入和产品账户的估算,观察者网译注。)。这意味着一个努力工作、按时交税的美国人,他交上去将近60%的税(2022年美国联邦个人所得税总额约2.6万亿美元,观察者网译注。)被用于谋害他人、摧毁地球。战争与军国主义才是对气候变化问题影响最严重的因素。如果不阻止战争,我们对气候变化的所有担忧就都会应验。这个议题的重要性高于一切,但那些游说集团根本不会告诉你真相。

巴勒斯坦媒体: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持续袭击已导致5500名儿童死亡

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的腐败、服务军工复合体和以色列利益的行为,对我们阻止战争的努力毫无帮助。全世界不得不目睹以色列毫无克制的暴力行径,内塔尼亚胡自认为他能肆无忌惮地残杀婴儿,有些话我不方便在镜头前说,但我认为他是一个丑恶、可怕的怪物。他觉得自己有巨大的权力,做任何决定都不用承担责任。美国协助创造了以色列,向以色列援助武器。美国政府本可以停止这么做,呼吁立即停火,或者在过去几十年里呼吁为巴勒斯坦人民伸张正义。

不幸的是,现在美国的领导层是军工复合体的傀儡。这些人缺乏常识。拜登总统亲口说,如果以色列这个国家不存在,他将不得不生造出一个以色列来。我想那些领导人明白以色列的影响力,以及所代表的白人至上主义与帝国主义元素。看看全世界的态度,目前呼吁停火的大多数都是全球南方国家,他们都看清了这场冲突的种族主义背景。

拜登总统嘴上说他很关心巴勒斯坦人,但却是他下令向以色列运送更多武器轰炸炸加沙。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让你不禁思考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事的人简直缺乏人性、想不清楚。所以,拜登正在失去美国民众的支持,而美国正在失去全世界的支持。

美国又在各种平台上启动了老套路,散播中国的谎言

记者:您在美国发起了“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倡议,能否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初衷?

埃文斯:因为我见识过美国的掌权者如何靠编造叙事来操控民意,让他们放弃思考、感到害怕,然后利用民意去做可怕的、暴力的事情。从朝鲜战争开始,到越南战争,入侵阿富汗、伊拉克,空袭利比亚等一系列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同样的可怕事情。如今他们试图再对中国如法炮制。这些手法大同小异,归根结底就是:对所谓的“敌人”进行非人化的贬低。

当我过去把在中国拍下的照片给美国人看时,他们会说,太棒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去中国。然而,突然之间,美国人开始认为中国很坏,他们再也不想去中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意识到,在各种平台上,美国的掌权者又启动了老套路,散播关于中国的谎言。谎言像致幻剂一样封闭美国人的大脑和心灵,令他们无法客观认识中国,只能看见负面的事情,被这种叙事带偏了。

美国开始到处散布一种说法,说中国大陆即将攻打台湾,所以美国需要援助“保卫”台湾。美国开始向台湾运送武器,派遣舰船和军事人员,即使拜登刚刚重申了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我问中国人对大陆攻打台湾的看法,他们觉得我有点无知,说“中国人不会自己打自己”。

我们看到美国对乌克兰也是这么做的,乌克兰现在是什么下场?你想要乌克兰民众向台湾地区的民众形容他们的境况吗?那可太惨烈了。如今的氛围就好像美国渴望同中国开战,实在是太疯狂了。

美国需要与中国合作,中国帮助9亿人脱离贫困,难道我们不能从中学到什么吗?我走在美国的大街上,看见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与中国保持友谊。美国花费1.5万亿美元用于发动战争,一分钱都不愿意用在维护和平上。在国会大厦里,有议员亲口对我说,他们甚至无法公开提“外交途径”、“促进和平”这样的词。这让全世界作何感想?

追求和平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尤其是对那些不愿意多做思考的人来说,战争是更“轻松”的选择。为了实现和平,我们必须保持头脑清醒,要具备关爱普通人、关心地球的那种同理心。

我认为全世界比美国更清醒,过去几十年来,美国人都被蒙蔽了,许多人不知道该如何明辨是非。小布什利用美国人的恐惧去发动战争,他让我们担惊受怕,仿佛每天早上刚一睡醒,恐怖分子就要杀过来了。在这种氛围下,你肯定会感到恐惧。恐惧会驱使人们做任何事情,尤其是不理性的事情。

记者:据您的观察,美国的反华叙事是如何产生的?

埃文斯:美国这套“对华开战”理论的源头是在90年代,新保守主义理论家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是创始人之一。这个理论基本上是有关维护美国霸权,认为美国是最发达、最强大的国家,理应主宰全世界。为此,美国要靠发动一系列战争巩固其霸权地位,入侵伊拉克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还有被一些人称作“深层政府”(deep state),也就是通过“旋转门”机制在美国政府中进进出出的一批人,他们和军工复合体也有联系。“深层政府”的人设想同伊朗、俄罗斯和中国开战;为了维持美国的霸权,必须要击败或者削弱中国。他们有一套操作手册,老实说,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识过这些套路,而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做做样子、稍作调整。

这是一套成体系的谎言,在某些地方发生了某件事,西方媒体的报道可能有一定程度的事实,但整体上却是要构建一个庞大的谎言叙事。然后美国决定军事介入,派出大量军队,却只会把事情搅得更糟。但美国政府依然会坚持事先编排好的叙事,操弄美国民众的看法。比如,当美国要抹黑某个国家或民族时,就会从价值观、道德的层面去挑刺,说对方太糟糕了。事实上美国自己做的更糟糕,但这都不重要,美国只需要找到一个理由,能对别国指指点点就行了。

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国采取了同样的套路。他们用同样的故事和语词,其报道简直是出自美国国务院的新闻稿。而媒体行业的人说,他们必须一再宣传美国国务院的论点,我同许多美国媒体人讲过关于中国的真相,但他们说不能报道,否则就会丢掉工作。现在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美国国务院职员因为巴勒斯坦人的境遇而在半夜里哭泣,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否则就会丢掉饭碗。因此,这些人的工作就是服务一个“谎言帝国”。

我总是用这样的比喻,当你向别人伸出食指时,也有三根手指反过来指向自己。美国不妨先审视自己,再来对别国指手画脚。当美国人被这些叙事套进去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评估事实与真相的能力,被逼着去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将对方视作敌人,而且一定是邪恶的敌人。如果美国想要与某国开战,那个国家一定会被塑造成“恶人”,会“摧毁美国人安宁、幸福的生活”。虽然在美国,只有一小部分富人能够享受“安宁、幸福的生活”。

记者:美国对“中国道路”、“中国式现代化”等理论实践的曲解与怀疑,是否同美国近年来自身的体制弊病、发展模式的失败有关?

埃文斯:美国政府里有人因为这件事晚上睡不着觉。在他们眼中,“中国模式”过于成功了。美国的掌权者曾经并不觉得中国会如此成功,所以大为震撼,然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他们试图阻止中国的成功、打压中国的发展。这些人对此毫不讳言。

我必须说,我来到中国后才认识到,美国人,尤其是美国的掌权者很难接受一件事,那就是中国的文化与美国不同,前者根植于对和谐与和平的追求。

在我看来,美国式的个人主义已经成为一种疾病,不断杀死灵魂与人性,进一步撕裂社会。但在中国,至少我个人观察下来,没有看到美国那种程度的个人主义,人们看上去对相互关爱与理解有深刻的认识。这种关爱与同理心根植于文化中。在美国,我们正失去这种东西。政府不愿意投资医保、教育,不愿意回应人民的需求,而是把上百亿美元的纳税人钱花在“反恐战争”,导致中东地区的动荡与毁灭上。这些钱本应该用于美国的民生,美国人需要接受价值观层面的转变。

如果美国真的对自己的自由民主充满自信,为什么要把中国的体制或道路视作威胁?我认为美国从创立时就是为了服务资本与富人,所有的法律都是为他们制定的,所有的政府决策都是利好他们的。美国的掌权者是他们的仆人,美国政府也为大资本服务。

现在,这个“谎言帝国”已经无法维持,问题在于,它坍塌的过程会具有多大破坏性,要把多少人拉下水?美国应该体面、大方地承认:我们曾经做的不错。现在让我们多关心自己的民众,把这些麻烦留给其他国家处理吧。

英国曾经是世界的中心,然后到了美国,现在正在转向亚洲。亚洲有许多大国,中国、印尼、印度等等,让我们期待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治理如此庞大的国家并维护和平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对我个人来说,作为一名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我确实对中国社会缺乏充分的了解,也充满好奇。但事实是,这样一个世界大国的领导人在讨论维护和平,已经令我非常开心了。在我的国家,没有人想要讨论和平。美国国会大厦里不允许讨论和平,也不愿意投入金钱维护和平。我想看看,当中国向(大多曾遭受美国盘剥的)全球南方国家投资1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后,那些国家会发展成什么样?我很好奇这个倡议是如何运作的。至少我知道,美国式的做法过去并没有成功。

在实践的过程中,中国也不会事事都顺遂。美国犯了许多错误,而且在继续犯错。这并不是做实验,一种方式失败了,另一种就一定会成功。中美两国都可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失败。但是浅薄的美国领导人却把中国正在做的事情当做威胁,双边关系很大程度上停滞了。我觉得,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就像一个校园霸凌者,它完全不尊重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价值观与发展背景。

因此,我十分尊重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他们不得不忍受美国的这种态度,尤其是对别国的种种轻视与不尊重。我也很高兴地看到,我们加州的州长纽森能来到中国,两名非常优秀的领导者能够坐下来畅聊合作。我们都是人,都有缺点,但如果能发现彼此身上的优点,双方就能更加融洽地交流。如果你总是在别人身上挑刺,对方的回应也不会太客气。

作为美国人,我也十分期待拜登总统能够意识到,与中国开战或武装台湾对全世界都不是好消息。各国已经见识了加沙的情况,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惨剧再度上演。我们需要在中美两国交往中种下和平的种子,彼此向对方展示自己人性的一面,而不是选边站队。如果说要站队,我也选择站和平与友爱这一边。

记者:您的这些观点和西方主流媒体的叙事很不一样,这也是“粉色代码”组织成立的初衷吗?运营过程中有遭遇过打压与抵制吗?

埃文斯:这又要说回最初“粉红代码”和以色列的关系。2008年年底,内塔尼亚胡政府利用美国大选后权力交接的空窗期,发动了空袭加沙地带的“铸铅行动”,许多医院、无辜的平民受到伤害。于是在2009年,我们“粉色代码”安排7批代表团前往加沙地带。一方面是想亲眼目睹这个“露天监狱”的情况,同时试图运送物资,会去把那里的情况告诉其他美国人。

我们“粉色代码”的成员总是力争亲临一线,我们不会把某种叙事强加给别人,只是把真实情况、当事人的声音传递出来。既然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出不去,我们就自己进去。我们当时带去了补给,协助建立游乐园,给加沙的妇女带去了许多礼物。我们还组织了一批老人,包括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去加沙看一看。他们大多是犹太人,在目睹了巴勒斯坦民众的生存状态后,都公开反对以色列政府的行径。“粉色代码”也有一个项目是专门帮助巴勒斯坦人分享经历。

由于发声反对暴力,我曾在约旦河西岸被逮捕过,以色列国防军的军官对我的巴勒斯坦朋友施暴,我站出来理论,结果被逮捕了。我们也参与了针对以色列政府的“抵制、撤资、制裁”(boycott divest sanction)运动。“粉色代码”组织自成立以来就在声援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的运动。许多成员几乎每年都会去西岸,帮助那里的民众分享他们的故事。在美国,我们持续向政府、国会议员请愿,告诉他们巴勒斯坦人的经历,揭露那里正在上演的反人类暴行。

我们面对的打压和抵制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是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但美国现在的氛围就是容不下和平的声音。不管是关于中国、乌克兰还是巴勒斯坦的话题,许多人都试图抹黑我们的运动,说我们是“反犹主义”、“普京的粉丝”、“被中国共产党收买”等等,各种理由。这些都是谎言,那些人的立场没有道义支撑,所以只好像操场霸凌一样冷嘲热讽。他们只会人身攻击这一招,仿佛这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他们也没有别的套路,真理站在和平一边。

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支持巴勒斯坦的账户都会被限流(shadowban),这意味着你依然可以发帖,但平台在限制你的帖子传播,而你却毫不知情,别人不会看到帖子,也无法关注你。所以,目前我们正处在这场公共舆论的拉锯战当中,没人知道未来结局会怎样,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自己的立场。

在我们和平抗议者群体中经常聊到一个话题,许多人不愿意动脑子,他们习惯了被利用,习惯了被美国这种“战争经济”的文化所影响,它注重交易而非相互关联,依赖奇货可居而非认同我们要人人富足,更重视数量而不是质量,更强调非此即彼而不是相互包容。我认为这种文化是由资本主义塑造的,我把她叫做战争经济。要想在其中取得成功,你就必须扭曲自己的人性、失去创造力,因为你只是在做别人告诉你要做的事情,而不重视与他人的关系和联结。我们试图启发世人的内容就包括:坚守自己的价值观,拒绝被利用。

那些有一套完整价值观体系、活在真实生活中的人,那些相信友爱、人与人之间联结的人,他们不会把陌生人当做无关的他者,而是会将心比心地去理解与同情。他们能够从别人的勇气之举中获得鼓舞,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们看到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响亮,100万人走上伦敦街头。全美各地上百万人陆续走上街头,他们不打算就此作罢。人们知道,现在是抉择的时刻。我们活在当下,需要为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权发声。

记者:结合您自身的经历,今天美国的进步主义运动与上世纪60年代的反战与民权运动时期相比,出现了那些变化?

埃文斯:越南战争时期,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我朋友的兄弟被装在棺木里,从越南空运回来。这对我产生了真切的冲击,为什么会有成年人把孩子送上战场,让他们以这种方式死去?在我那个年纪,这一切看上去都太疯狂了。

对我来说,当年影响最大的就是“五角大楼文件”事件,它戳破了关于越战的谎言,揭露了真相。美国的将军们知道不可能赢得战争,于是下令继续轰炸无辜的民众。那个时候不少美国人心中还是有道德的这杆秤,他们还没有变得像后来那样迷茫。我们在杂志上看到被燃烧弹烧的面目全非的儿童,这触动了许多人,包括我。我参加了60年代的反战运动,那场运动最终促成美国退出越南战争。

在那个年代,不少美国人依然相信政府那套“白人至上主义”和“美国例外主义”的叙事。他们相信美国白人是最优秀的,可以为所欲为,尤其是针对有色人种,后者被视作“动物”,在白人眼里甚至不算人。作为一个年轻人,当时的我对这一切感到极度不适。许多美国黑人已经在反抗“白人至上主义”的斗争中身先士卒。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拒绝入伍为美国的种族主义政府打越战。马丁·路德·金在发表和平演说后遇刺身亡。“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继续让人们了解并曝光仍然位列美国文化核心的白人至上主义所导致的暴力行径。

在看待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上,当时的美国年轻人和今天的年轻人有不少共识,他们在全体美国人中的占比是差不多的。也许今天有更多美国年轻人是清醒的?我不能完全确信。

至少现在,超过一半的美国民众希望巴以停火,但美国政府却并没有遵循民意,朝这个方向努力。还能说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吗?如果他们相信民主,联合国的绝大多数成员国都支持停火,只有美国和少数几个国家反对。为什么这时候又不提民主原则了?这令美国民主失去信誉,它们的谎言正在被揭穿。

那些掌握权力的人认为可以靠不断撒谎来蒙混过关,结果是没有人再相信他们。我认为,与上世纪60年代相比,今天的美国人已经不再对民主体制充满信心了。美国人厌倦了政府发动的战争,70%的受访者对国家的现状不满意。一部分人试图让美国朝法西斯主义转向,这在目前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种评论中就看得出来。

记者:感谢您接受专访!最后能否请您分享一下,在美国长期投身政治活动的生涯中,您如何在面对误解、压力时保持乐观豁达的心态?

埃文斯:首先要相信你自己。我们是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哪怕遭到各种抹黑,也从来不会放弃发声的机会。有人试图让我们噤声,我自己被美国警察逮捕都有100次了。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而要思考:你打算为谁服务?是人民吗?是真相吗?当你决心朝这个目标努力时,就足以令自己感到宽慰了,不要担心那些无知者的冷嘲热讽。

我打出生就是红发,因此从小就在操场上被同学取笑。这件事令我很小就明白,如果对方做出了肤浅的行为,我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如果这样做有助于呼吁和平的事业,我不介意被别人攻击或是被抓进监狱。我支持的是正义和友爱,只有公开发声才是完整的我,这是发自内心的满足,让我的内心更加强大。

我们不能让全世界对巴勒斯坦人的处境保持沉默。我们要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美国我们常说,如果你遭到抨击,那你一定是做对了某些事。如果没有人抨击你,意味着你改变不了什么,而一成不变对人民或者地球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中国一定是做对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被美国政府当做新的敌人。而我作为一名美国人的目标,也是我长期以来的目标,就是分享各国人民的美好故事。我正在写这样一本书,书名叫做《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粉色代码”的网站每周都会分享关于中国和中国人的故事,揭穿那些谎言、揭露制裁的真相。谎言和制裁是战争中第一批使用的武器,而美国已经在使用了,亚裔美国人现在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过去几年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与暴力事件暴增了4倍。过去一年里,四分之三的美籍华人遭受过仇恨或暴力言行的攻击。这就是美国政府对自己民众的态度,他们并不真正关心民众。我们要做不一样的事,不管有人试图让中美关系变得多么黑暗,我们也要做黑暗中的光明。■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08 09:39
时政

我发起“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倡议,因为同样的谎言见过太多次了

不妨先想想美国自己做的如何,再来对别国指手画脚。当美国人被某种叙事套进去后,他们就失去了评估事实与真相的能力,被逼着去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将对方视作敌人,而且一定是邪恶的敌人。
朱迪·埃文斯:我发起“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倡议,因为同样的谎言见过太多次了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朱迪·埃文斯
纪录片制片人,“粉色代码”组织共同创办人

■巴以冲突爆发至今,这场被摄像机传遍全世界的人道主义悲剧,在许多国家,尤其是美国内部引发了激烈争议。

美国左翼进步人士如何看待巴以问题引发的争议与美国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为呼吁和平、揭穿谎言做出了哪些努力?面对美国鹰派人士鼓吹的极端对华立场,应如何团结美国国内的有识之士,携手稳定中美关系?

11月15日,美国纪录片制片人、妇女反战组织“粉色代码”(CODEPINK)共同创办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女士就以上问题分享了她的看法。以下为整理后的采访稿节选。

【文/朱迪·埃文斯,采访/郭涵】

“如果以色列这个国家不存在,美国也会生造出一个以色列来”

记者:加沙冲突无疑占据了近期各国媒体的头条版面。在您看来,为什么美国社会对这场人道主义危机的争论如此激烈?

埃文斯:首先我想说,这不是“在加沙发生的冲突”,而应该是(以色列)对加沙的占领。被占领地区的民众正在抵抗遭受的压迫,全世界被迫目睹这一史无前例的、最残酷、最不人道、最暴力且最难以想象的镇压过程。

我们这一代人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暴行的发生。我年轻的时候会想,针对北美原住民的大屠杀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导致了那一切?美国的奴隶制、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又是怎么发生的?人们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全世界都在观望,没有人出来阻止。

那些历史事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呈现在眼前。在社交媒体上,每天都能看到一个个无辜的小生命被摧毁,救死扶伤的医生、护士或救援人员被谋杀。作为拥有同情心的人类,我们过去从未被迫经历这种事情。

所以这不仅仅是“一场冲突”,其性质要严重得多。在美国,人们试图用理性的争论来转移视线,比如争论那片土地究竟属于谁,什么是“反犹主义”等等,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生与死,没有任何借口能为正在发生的一切开脱。

首先,在美国发生的事(抗议)不能被称作“反犹主义”。如果你仔细观察,那些抗议游行很多是美国犹太人发起的。本届以色列政府是一个以白人至上主义、帝国主义为底色的政权,这并不是一个“无地民族来到无主之地”的故事。在巴勒斯坦那片土地上,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已经共存了数个世纪。当前局势的起源是大英帝国和美国希望在中东地区建立一块帝国主义堡垒。

过去75年来,高达75万巴勒斯坦人被强行逐出家园,他们带着家门的钥匙,希望还能回来,结果却被犹太人定居者窃取。巴勒斯坦民众渴望回家,且已经尝试过非暴力抗议。53年来,我都在参加这些非暴力抗议与斗争。在美国,越南战争令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很小就意识到,我们的政府在撒谎,为了获得想要的东西而动用的暴力行径让人难以言表。政府得手靠的是操控民众的想法,构建一套叙事使其心智服务于政府发动的战争。在此过程中,你感受不到自己的人性,无法再坚守立场和价值观。

过去数十年来,我一次又一次地目睹被编造出来的谎言系统性地欺骗美国民众,将社会民意当做武器,鼓吹暴力与战争。他们抛弃了和平,坚信只有战争一条道路,而拥有强大武器的一方,即美国,总能获胜。今天,美国及其盟国掌控着地球上75%的武器。

美国民众受到这种叙事的深刻影响,他们对当前冲突的看法取决于各自接受的叙事角度。有些美国人依然还有人性,对加沙无辜民众遭受的残忍谋杀感到震惊,勇于走上街头抗议。但其他美国人生活在为其构建的叙事中,这些叙事不会呈现事实,而是用谎言编织成关于加沙的信息茧房,观众照单全收。把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人说成是“禽兽”,让人们心生惧怕,而大多数暴力的行凶者是以色列和美国。

记者:美国政府与国会在导致巴以问题复杂化方面扮演了什么角色?怎么评价游说集团对美国政策的影响?

埃文斯:在美国国会,两党都为富人与大企业服务。美国以色列政治行动委员会(AIPAC)向两党捐了大量政治献金。长期以来,他们都是华盛顿特区势力最强大的游说集团之一。当有议员公开声援巴勒斯坦时,AIPAC就会扶持他/她的竞争对手,全力将其赶下台。

AIPAC的主张代表着对巴勒斯坦民族的暴力与压迫。绝大多数美国人反对暴力与压迫,不是吗?我们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不应该是支持自由与民主吗?2006年,一位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亲眼目睹后写下了一本书,谴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施加的“种族隔离”制度。而美国曾经是反对南非搞“种族隔离”制的,也加入了对南非当局的制裁。

联合国每年都会举行投票,大多数成员国反对巴勒斯坦民众遭受的“种族隔离”。然而,由于美国政府的腐败,加上AIPAC对国会的收买,没有人敢公开反对以色列的做法,否则就会在选举中遭到反对。游说集团把持了美国国会,操控国会议员的举动。

另一个强大的游说集团是军工复合体。在他们的影响下,美国2022年实际军事开支可能高达1.5万亿美元(独立研究者基于美国国民收入和产品账户的估算,观察者网译注。)。这意味着一个努力工作、按时交税的美国人,他交上去将近60%的税(2022年美国联邦个人所得税总额约2.6万亿美元,观察者网译注。)被用于谋害他人、摧毁地球。战争与军国主义才是对气候变化问题影响最严重的因素。如果不阻止战争,我们对气候变化的所有担忧就都会应验。这个议题的重要性高于一切,但那些游说集团根本不会告诉你真相。

巴勒斯坦媒体: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持续袭击已导致5500名儿童死亡

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的腐败、服务军工复合体和以色列利益的行为,对我们阻止战争的努力毫无帮助。全世界不得不目睹以色列毫无克制的暴力行径,内塔尼亚胡自认为他能肆无忌惮地残杀婴儿,有些话我不方便在镜头前说,但我认为他是一个丑恶、可怕的怪物。他觉得自己有巨大的权力,做任何决定都不用承担责任。美国协助创造了以色列,向以色列援助武器。美国政府本可以停止这么做,呼吁立即停火,或者在过去几十年里呼吁为巴勒斯坦人民伸张正义。

不幸的是,现在美国的领导层是军工复合体的傀儡。这些人缺乏常识。拜登总统亲口说,如果以色列这个国家不存在,他将不得不生造出一个以色列来。我想那些领导人明白以色列的影响力,以及所代表的白人至上主义与帝国主义元素。看看全世界的态度,目前呼吁停火的大多数都是全球南方国家,他们都看清了这场冲突的种族主义背景。

拜登总统嘴上说他很关心巴勒斯坦人,但却是他下令向以色列运送更多武器轰炸炸加沙。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让你不禁思考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事的人简直缺乏人性、想不清楚。所以,拜登正在失去美国民众的支持,而美国正在失去全世界的支持。

美国又在各种平台上启动了老套路,散播中国的谎言

记者:您在美国发起了“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倡议,能否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初衷?

埃文斯:因为我见识过美国的掌权者如何靠编造叙事来操控民意,让他们放弃思考、感到害怕,然后利用民意去做可怕的、暴力的事情。从朝鲜战争开始,到越南战争,入侵阿富汗、伊拉克,空袭利比亚等一系列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同样的可怕事情。如今他们试图再对中国如法炮制。这些手法大同小异,归根结底就是:对所谓的“敌人”进行非人化的贬低。

当我过去把在中国拍下的照片给美国人看时,他们会说,太棒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去中国。然而,突然之间,美国人开始认为中国很坏,他们再也不想去中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意识到,在各种平台上,美国的掌权者又启动了老套路,散播关于中国的谎言。谎言像致幻剂一样封闭美国人的大脑和心灵,令他们无法客观认识中国,只能看见负面的事情,被这种叙事带偏了。

美国开始到处散布一种说法,说中国大陆即将攻打台湾,所以美国需要援助“保卫”台湾。美国开始向台湾运送武器,派遣舰船和军事人员,即使拜登刚刚重申了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我问中国人对大陆攻打台湾的看法,他们觉得我有点无知,说“中国人不会自己打自己”。

我们看到美国对乌克兰也是这么做的,乌克兰现在是什么下场?你想要乌克兰民众向台湾地区的民众形容他们的境况吗?那可太惨烈了。如今的氛围就好像美国渴望同中国开战,实在是太疯狂了。

美国需要与中国合作,中国帮助9亿人脱离贫困,难道我们不能从中学到什么吗?我走在美国的大街上,看见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与中国保持友谊。美国花费1.5万亿美元用于发动战争,一分钱都不愿意用在维护和平上。在国会大厦里,有议员亲口对我说,他们甚至无法公开提“外交途径”、“促进和平”这样的词。这让全世界作何感想?

追求和平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尤其是对那些不愿意多做思考的人来说,战争是更“轻松”的选择。为了实现和平,我们必须保持头脑清醒,要具备关爱普通人、关心地球的那种同理心。

我认为全世界比美国更清醒,过去几十年来,美国人都被蒙蔽了,许多人不知道该如何明辨是非。小布什利用美国人的恐惧去发动战争,他让我们担惊受怕,仿佛每天早上刚一睡醒,恐怖分子就要杀过来了。在这种氛围下,你肯定会感到恐惧。恐惧会驱使人们做任何事情,尤其是不理性的事情。

记者:据您的观察,美国的反华叙事是如何产生的?

埃文斯:美国这套“对华开战”理论的源头是在90年代,新保守主义理论家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是创始人之一。这个理论基本上是有关维护美国霸权,认为美国是最发达、最强大的国家,理应主宰全世界。为此,美国要靠发动一系列战争巩固其霸权地位,入侵伊拉克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还有被一些人称作“深层政府”(deep state),也就是通过“旋转门”机制在美国政府中进进出出的一批人,他们和军工复合体也有联系。“深层政府”的人设想同伊朗、俄罗斯和中国开战;为了维持美国的霸权,必须要击败或者削弱中国。他们有一套操作手册,老实说,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识过这些套路,而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做做样子、稍作调整。

这是一套成体系的谎言,在某些地方发生了某件事,西方媒体的报道可能有一定程度的事实,但整体上却是要构建一个庞大的谎言叙事。然后美国决定军事介入,派出大量军队,却只会把事情搅得更糟。但美国政府依然会坚持事先编排好的叙事,操弄美国民众的看法。比如,当美国要抹黑某个国家或民族时,就会从价值观、道德的层面去挑刺,说对方太糟糕了。事实上美国自己做的更糟糕,但这都不重要,美国只需要找到一个理由,能对别国指指点点就行了。

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国采取了同样的套路。他们用同样的故事和语词,其报道简直是出自美国国务院的新闻稿。而媒体行业的人说,他们必须一再宣传美国国务院的论点,我同许多美国媒体人讲过关于中国的真相,但他们说不能报道,否则就会丢掉工作。现在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美国国务院职员因为巴勒斯坦人的境遇而在半夜里哭泣,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否则就会丢掉饭碗。因此,这些人的工作就是服务一个“谎言帝国”。

我总是用这样的比喻,当你向别人伸出食指时,也有三根手指反过来指向自己。美国不妨先审视自己,再来对别国指手画脚。当美国人被这些叙事套进去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评估事实与真相的能力,被逼着去胡思乱想,担惊受怕,将对方视作敌人,而且一定是邪恶的敌人。如果美国想要与某国开战,那个国家一定会被塑造成“恶人”,会“摧毁美国人安宁、幸福的生活”。虽然在美国,只有一小部分富人能够享受“安宁、幸福的生活”。

记者:美国对“中国道路”、“中国式现代化”等理论实践的曲解与怀疑,是否同美国近年来自身的体制弊病、发展模式的失败有关?

埃文斯:美国政府里有人因为这件事晚上睡不着觉。在他们眼中,“中国模式”过于成功了。美国的掌权者曾经并不觉得中国会如此成功,所以大为震撼,然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他们试图阻止中国的成功、打压中国的发展。这些人对此毫不讳言。

我必须说,我来到中国后才认识到,美国人,尤其是美国的掌权者很难接受一件事,那就是中国的文化与美国不同,前者根植于对和谐与和平的追求。

在我看来,美国式的个人主义已经成为一种疾病,不断杀死灵魂与人性,进一步撕裂社会。但在中国,至少我个人观察下来,没有看到美国那种程度的个人主义,人们看上去对相互关爱与理解有深刻的认识。这种关爱与同理心根植于文化中。在美国,我们正失去这种东西。政府不愿意投资医保、教育,不愿意回应人民的需求,而是把上百亿美元的纳税人钱花在“反恐战争”,导致中东地区的动荡与毁灭上。这些钱本应该用于美国的民生,美国人需要接受价值观层面的转变。

如果美国真的对自己的自由民主充满自信,为什么要把中国的体制或道路视作威胁?我认为美国从创立时就是为了服务资本与富人,所有的法律都是为他们制定的,所有的政府决策都是利好他们的。美国的掌权者是他们的仆人,美国政府也为大资本服务。

现在,这个“谎言帝国”已经无法维持,问题在于,它坍塌的过程会具有多大破坏性,要把多少人拉下水?美国应该体面、大方地承认:我们曾经做的不错。现在让我们多关心自己的民众,把这些麻烦留给其他国家处理吧。

英国曾经是世界的中心,然后到了美国,现在正在转向亚洲。亚洲有许多大国,中国、印尼、印度等等,让我们期待他们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治理如此庞大的国家并维护和平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对我个人来说,作为一名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我确实对中国社会缺乏充分的了解,也充满好奇。但事实是,这样一个世界大国的领导人在讨论维护和平,已经令我非常开心了。在我的国家,没有人想要讨论和平。美国国会大厦里不允许讨论和平,也不愿意投入金钱维护和平。我想看看,当中国向(大多曾遭受美国盘剥的)全球南方国家投资1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后,那些国家会发展成什么样?我很好奇这个倡议是如何运作的。至少我知道,美国式的做法过去并没有成功。

在实践的过程中,中国也不会事事都顺遂。美国犯了许多错误,而且在继续犯错。这并不是做实验,一种方式失败了,另一种就一定会成功。中美两国都可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失败。但是浅薄的美国领导人却把中国正在做的事情当做威胁,双边关系很大程度上停滞了。我觉得,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就像一个校园霸凌者,它完全不尊重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价值观与发展背景。

因此,我十分尊重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他们不得不忍受美国的这种态度,尤其是对别国的种种轻视与不尊重。我也很高兴地看到,我们加州的州长纽森能来到中国,两名非常优秀的领导者能够坐下来畅聊合作。我们都是人,都有缺点,但如果能发现彼此身上的优点,双方就能更加融洽地交流。如果你总是在别人身上挑刺,对方的回应也不会太客气。

作为美国人,我也十分期待拜登总统能够意识到,与中国开战或武装台湾对全世界都不是好消息。各国已经见识了加沙的情况,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惨剧再度上演。我们需要在中美两国交往中种下和平的种子,彼此向对方展示自己人性的一面,而不是选边站队。如果说要站队,我也选择站和平与友爱这一边。

记者:您的这些观点和西方主流媒体的叙事很不一样,这也是“粉色代码”组织成立的初衷吗?运营过程中有遭遇过打压与抵制吗?

埃文斯:这又要说回最初“粉红代码”和以色列的关系。2008年年底,内塔尼亚胡政府利用美国大选后权力交接的空窗期,发动了空袭加沙地带的“铸铅行动”,许多医院、无辜的平民受到伤害。于是在2009年,我们“粉色代码”安排7批代表团前往加沙地带。一方面是想亲眼目睹这个“露天监狱”的情况,同时试图运送物资,会去把那里的情况告诉其他美国人。

我们“粉色代码”的成员总是力争亲临一线,我们不会把某种叙事强加给别人,只是把真实情况、当事人的声音传递出来。既然加沙的巴勒斯坦人出不去,我们就自己进去。我们当时带去了补给,协助建立游乐园,给加沙的妇女带去了许多礼物。我们还组织了一批老人,包括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去加沙看一看。他们大多是犹太人,在目睹了巴勒斯坦民众的生存状态后,都公开反对以色列政府的行径。“粉色代码”也有一个项目是专门帮助巴勒斯坦人分享经历。

由于发声反对暴力,我曾在约旦河西岸被逮捕过,以色列国防军的军官对我的巴勒斯坦朋友施暴,我站出来理论,结果被逮捕了。我们也参与了针对以色列政府的“抵制、撤资、制裁”(boycott divest sanction)运动。“粉色代码”组织自成立以来就在声援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的运动。许多成员几乎每年都会去西岸,帮助那里的民众分享他们的故事。在美国,我们持续向政府、国会议员请愿,告诉他们巴勒斯坦人的经历,揭露那里正在上演的反人类暴行。

我们面对的打压和抵制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是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但美国现在的氛围就是容不下和平的声音。不管是关于中国、乌克兰还是巴勒斯坦的话题,许多人都试图抹黑我们的运动,说我们是“反犹主义”、“普京的粉丝”、“被中国共产党收买”等等,各种理由。这些都是谎言,那些人的立场没有道义支撑,所以只好像操场霸凌一样冷嘲热讽。他们只会人身攻击这一招,仿佛这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他们也没有别的套路,真理站在和平一边。

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支持巴勒斯坦的账户都会被限流(shadowban),这意味着你依然可以发帖,但平台在限制你的帖子传播,而你却毫不知情,别人不会看到帖子,也无法关注你。所以,目前我们正处在这场公共舆论的拉锯战当中,没人知道未来结局会怎样,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自己的立场。

在我们和平抗议者群体中经常聊到一个话题,许多人不愿意动脑子,他们习惯了被利用,习惯了被美国这种“战争经济”的文化所影响,它注重交易而非相互关联,依赖奇货可居而非认同我们要人人富足,更重视数量而不是质量,更强调非此即彼而不是相互包容。我认为这种文化是由资本主义塑造的,我把她叫做战争经济。要想在其中取得成功,你就必须扭曲自己的人性、失去创造力,因为你只是在做别人告诉你要做的事情,而不重视与他人的关系和联结。我们试图启发世人的内容就包括:坚守自己的价值观,拒绝被利用。

那些有一套完整价值观体系、活在真实生活中的人,那些相信友爱、人与人之间联结的人,他们不会把陌生人当做无关的他者,而是会将心比心地去理解与同情。他们能够从别人的勇气之举中获得鼓舞,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们看到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响亮,100万人走上伦敦街头。全美各地上百万人陆续走上街头,他们不打算就此作罢。人们知道,现在是抉择的时刻。我们活在当下,需要为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权发声。

记者:结合您自身的经历,今天美国的进步主义运动与上世纪60年代的反战与民权运动时期相比,出现了那些变化?

埃文斯:越南战争时期,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我朋友的兄弟被装在棺木里,从越南空运回来。这对我产生了真切的冲击,为什么会有成年人把孩子送上战场,让他们以这种方式死去?在我那个年纪,这一切看上去都太疯狂了。

对我来说,当年影响最大的就是“五角大楼文件”事件,它戳破了关于越战的谎言,揭露了真相。美国的将军们知道不可能赢得战争,于是下令继续轰炸无辜的民众。那个时候不少美国人心中还是有道德的这杆秤,他们还没有变得像后来那样迷茫。我们在杂志上看到被燃烧弹烧的面目全非的儿童,这触动了许多人,包括我。我参加了60年代的反战运动,那场运动最终促成美国退出越南战争。

在那个年代,不少美国人依然相信政府那套“白人至上主义”和“美国例外主义”的叙事。他们相信美国白人是最优秀的,可以为所欲为,尤其是针对有色人种,后者被视作“动物”,在白人眼里甚至不算人。作为一个年轻人,当时的我对这一切感到极度不适。许多美国黑人已经在反抗“白人至上主义”的斗争中身先士卒。拳王穆罕默德·阿里拒绝入伍为美国的种族主义政府打越战。马丁·路德·金在发表和平演说后遇刺身亡。“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继续让人们了解并曝光仍然位列美国文化核心的白人至上主义所导致的暴力行径。

在看待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上,当时的美国年轻人和今天的年轻人有不少共识,他们在全体美国人中的占比是差不多的。也许今天有更多美国年轻人是清醒的?我不能完全确信。

至少现在,超过一半的美国民众希望巴以停火,但美国政府却并没有遵循民意,朝这个方向努力。还能说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吗?如果他们相信民主,联合国的绝大多数成员国都支持停火,只有美国和少数几个国家反对。为什么这时候又不提民主原则了?这令美国民主失去信誉,它们的谎言正在被揭穿。

那些掌握权力的人认为可以靠不断撒谎来蒙混过关,结果是没有人再相信他们。我认为,与上世纪60年代相比,今天的美国人已经不再对民主体制充满信心了。美国人厌倦了政府发动的战争,70%的受访者对国家的现状不满意。一部分人试图让美国朝法西斯主义转向,这在目前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种评论中就看得出来。

记者:感谢您接受专访!最后能否请您分享一下,在美国长期投身政治活动的生涯中,您如何在面对误解、压力时保持乐观豁达的心态?

埃文斯:首先要相信你自己。我们是呼吁和平的活动人士,哪怕遭到各种抹黑,也从来不会放弃发声的机会。有人试图让我们噤声,我自己被美国警察逮捕都有100次了。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而要思考:你打算为谁服务?是人民吗?是真相吗?当你决心朝这个目标努力时,就足以令自己感到宽慰了,不要担心那些无知者的冷嘲热讽。

我打出生就是红发,因此从小就在操场上被同学取笑。这件事令我很小就明白,如果对方做出了肤浅的行为,我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如果这样做有助于呼吁和平的事业,我不介意被别人攻击或是被抓进监狱。我支持的是正义和友爱,只有公开发声才是完整的我,这是发自内心的满足,让我的内心更加强大。

我们不能让全世界对巴勒斯坦人的处境保持沉默。我们要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美国我们常说,如果你遭到抨击,那你一定是做对了某些事。如果没有人抨击你,意味着你改变不了什么,而一成不变对人民或者地球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中国一定是做对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被美国政府当做新的敌人。而我作为一名美国人的目标,也是我长期以来的目标,就是分享各国人民的美好故事。我正在写这样一本书,书名叫做《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粉色代码”的网站每周都会分享关于中国和中国人的故事,揭穿那些谎言、揭露制裁的真相。谎言和制裁是战争中第一批使用的武器,而美国已经在使用了,亚裔美国人现在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过去几年来,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与暴力事件暴增了4倍。过去一年里,四分之三的美籍华人遭受过仇恨或暴力言行的攻击。这就是美国政府对自己民众的态度,他们并不真正关心民众。我们要做不一样的事,不管有人试图让中美关系变得多么黑暗,我们也要做黑暗中的光明。■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