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01 10:16
艺术风尚

意大利设计:实用与美的变迁

郑静:从家居到时装,两场主题展出,为人们呈现设计在不同的历史年代,与社会经济以及文化思潮所产生的互动。
意大利设计:实用与美的变迁
“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展览现场

郑静

■70年前,意大利的一家百货公司提出个建议,要办一个展览,主题是产品美学。提出这个想法的是文艺复兴百货公司(La Rinascente),2017年这家百货公司迎来了自己的百年庆典,在米兰王宫Palazzo Reale举办纪念展,张张海报都在讲述着商业设计的发展史。而米兰大教堂另一侧的百货公司依旧欣欣向荣,迎来送往各地的时尚买家,尤其是每年的时装周和米兰设计周,这里就更加热闹,爱买会买的人们都会聚集在米兰,设计成了他们关注的共同话题。

商场内做主题展,对于今天的商业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展览可以提升商场的艺术定位,同时也是不错的营销手段,能吸引消费者关注,从而带动店铺销售。但70年前的这场展览,它的中心思想不仅仅是为销售而存在的,它要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说得更形而上些是讨论一个哲学问题,那就是产品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艺术和商业中它们该如何平衡。评委会把这总结为“尊严”问题。

当时展览的宣传册中有这么一句话:“无论是一把刀、一条裙子,还是一只玻璃杯、一个熨斗,产品的尊严与价值不仅体现在价格与功能上,也关乎外观形态……”这场有关尊严的讨论,就是金圆规奖的开始,并且一致延续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那些意大利设计才能打动全世界的消费者,让欣赏它的人觉着,这份爱是值得的。

金圆规奖的标志是就是一个被设计过的圆规。这个金色的圆规集中了平面设计师设计师Albe Steiner的创意,雕塑家好友的作品,建筑师马尔科•扎努索(Marco Zanuso)和阿尔贝托•罗塞利(Alberto Rosselli)的共同设计,才最后定型。当时Albe Steiner正担任La Rinascente 的艺术总监,也正是在他为代表的众多设计师推动下,这个奖项才有了更切实的落地性。金圆规的设计灵感又来源于黄金比例分割线,这一数学规律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也经常出现在艺术品和建筑设计中。在这个奖项的评比中,黄金比例不但是一个美学标准,更是衡量美与实用,设计与商业之间的标尺。

这个奖项的前四届都是由La Rinascente文艺复兴百货公司负责,后期的评审和组织结构逐渐完善和复杂化,它由一个小众的评比成为一个国际上重要的奖项。米兰的ADI设计博物馆陈列了金圆规奖历届获奖作品,70年来先后有2300多件作品,还有很多丰富的出版物与文件资料。这个秋天,金圆规奖第一次把展陈搬到上海,在外滩十八号的久事艺术空间展出“引领潮流七十年——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

展览一共分成“公共服务” 、“住所无定式”、“发明与创造”、“家居生活”、“转折点”、“传播的力量”和 “工艺与工业”这七个部分。整个展陈动线,除了方便展品归类,也展示出意大利设计在不同方面与社会发展之间的互动关系。

设计是一个很宽泛的词语,它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动词和形容词。它可以是以一件作品的形式出现,也可以赋予一件作品不同的意义。在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如果是个人行为,那会让创作者有不同的收益。如果是一个群体行为,那它会对整个产业链发生影响,进而影响更多的社会领域和层面。这时候,设计就不再仅仅是个设计,而是和国计民生紧密关联。

在金圆规奖的获奖作品中有马尔科•扎努索和理查德•萨珀共同设计的塑料儿童椅。这款椅子以模块化的形式出现,可以让孩子随意组合。设计师们让儿童椅不再仅仅是成人椅子的缩小版,而是专门以孩子为研究对象,重新独立思考设计。这款椅子的开发公司是Kartell,这个专门以塑料为设计材料的品牌,有很多大师款作品,而这款彩色儿童椅看似简单,却显示出了对社会的关爱,这也是设计应该承担的责任。

1970年一款以“情人”命名的红色便携式打字机获得名誉提名奖。在这之前便携式打字机已经获得过金圆规奖,它改变了工作方式,让很多环境可以直接转化成工作场景,也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这次的红色外壳更是一扫打字机死气沉沉的传统印象。设计师埃托雷•索特萨斯不但设计产品,还为它设计很多款广告宣传方案。其中有一款海报上写着“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年轻女性,无论是经理还是工人,都可以使用“情人”来助力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在设计中关注使用者,并为特定的人群去打造产品,而且使用海报广告让设计理念更快得让消费者理解,设计一直需要借助传播的力量,不断地宣传再宣传,这一方式至今仍然需要。1962年米兰的机场火车站显示设备获奖;1964年,米兰地铁的标识和内部设计获奖,这一系列的设计为城市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推动作用,让公共设施更便利,也让城市提高了宜居性。

“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展览现场

设计一方面改变着社会,另一方面也受到政治经济的影响。设计大师吉奥•庞蒂在1957年为卡西纳(Cassina)品牌设计了一款超轻椅。这把椅子的原型是Chiavari椅,那是来自利古里亚海岸传统手工艺制作出的椅子,费时费力。设计师简化了它的造型和工艺,椅子仅重1.7千克,只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拎起来,而且可以叠放。这种节省材料,方便运输和仓储的设计更符合城市生活。要知道上世纪50年代,意大利还处于二战影响期中,一切百废待兴。原料、人力以及人们的心理都有很大波动,需要得到扶持。设计在这个时候也要顺利时代的发展需要,为工业发展提供一些创新帮助。也正因为设计师和制造业的共同努力,让意大利的设计开始有了规模和地位,并让这个产业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61年,第一届米兰家具展拉开序幕,他们将展会的销售目标定为出口,让这个产业成为贸易获利的重要源头。到今天,每年的米兰家具展仍然是设计届的盛事,家具品牌和设计师都能在这个平台有所收获,设计在意大利的国民地位也一直获得肯定。良好的工艺,美学的普及,产业链的完善,经济效益的提升,当这个闭环形成后,设计所涉及的事情,就远远不仅仅是设计了。

除了家具,很多设计领域都同样遵循着这个规律。受到政治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同时在创作形态上又反应出社会问题和当时的文化思潮,时装业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代表。在金圆规经典设计作品展进行的同期,另一个和意大利设计有关的展览也拉开帷幕,而且同样是在外滩。“ART SHANGHAI欧洲国家珍藏展”的首展,“梦想的着装:时尚的诞生、嬗变与述说”在外滩源壹号开幕。这个展览以意大利时装与戏服艺术为线索,讲述了时尚设计与文化的关系。无论是日常服装,还是戏剧舞台上的戏服;无论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设计,还是由明星代言的高定,意大利设计都在不同侧面折射出当时的时代背景。

展览入口从摆放了一件 “雕塑礼服”,是时装建筑师罗贝托•卡普奇的作品。这件作品是为纪念首场意大利高级时装秀五十周年、并致敬“意大利时尚之父”乔瓦尼•巴蒂斯塔•乔吉尼而创作的。和家居设计一样,上世纪50年代也是意大利时尚业的重要发展期。1951年2月,意大利举办首场高级时装秀,虽然当时只有10家意大利时装屋参加,也只有5家美国买家出席,但效果却非常好,同年7年,时装秀再次举办。到了第二年,时装秀的规模爆发性扩大,同出席了500位嘉宾,200名记者。也是这一年“意大利制造”开始有了新的概念,设计师们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意大利标签。这个标签一直沿用到现在,仍然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有所不同的是,在时尚领域里女性作为更直接的设计服务对象,仪态、个性以及女权意识都会影响设计的发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并不是完全被动地被研究被展示,而是一直很积极地参与其中,因为只有当自己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设计才能获得最充分地展示。

在展览的开篇,展厅摆放着多件全白蕾丝衣裙,这组作品名为“纯真年代”,是为致敬 罗莎•吉诺尼(Rosa Genoni)的。这位意大利女性不光是位好裁缝,还是位女性运动的先驱,她曾经说过“家饰和衣装是属于女性的领地,无有阻碍也不容置疑,因为衣装即是我们的栖居之所。”将时尚设计与女性解放运动联系在一起,女性有了更多的觉醒时刻和表达方式。这种意识,在后期也一直贯穿在意大利设计的发展中。

二战后物资缺乏,女性设计师采用斜裁的方式创造出新的时尚风潮,不但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面料,还将女性的身体解放出来,获得更多的自由。再到后来六七十年代的裤装设计;八十年代的厚垫肩职场装与晚装风的自由切换,每一次文化思潮和社会分工的变动,都会引发设计的变化。

除此之外,传媒宣传方式的不同,也会对设计有所影响。除了大众传媒,明星效应,舞台剧以及电影的发展也会推动设计的前进。在展览中有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礼服的赫本娃娃,那款礼服原本是赫本为自己定制的嫁衣,可造化弄人,那场婚礼最终被取消,只留下一张定妆照,这个娃娃就是根据那张照片创作的。那时赫本在罗马拍摄电影,就是那部很有名的《罗马假日》,她抽空去“丰塔纳姐妹”时装屋定制礼服。这家三姐妹开设的时装屋在当时十分有名,很多好莱坞明星都是她们的客人,除了赫本,还有格蕾丝•凯莉、伊丽莎白•泰勒等等,明星们成了品牌的代言人,也把意大利设计带上了更广阔的舞台,这就是当时最红的“流量”。那也是1950后十年间发生的故事,那个十年为意大利设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不靠精卫填海,而是每一位设计师用自己的作品铺就的。

时装设计师一方面推动销售市场,另一方面将更多的唯美设计留给戏剧舞台。华美的戏服是意大利歌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展览大厅现场有一件“维斯塔贞女”女祭司戏服,这件戏服有一种雕塑感,同样出自设计师罗贝托•卡普奇之手,用建筑思维来创作服装,用服装来表达人物的思想,而戏剧文学又是时代的咏叹调,这一切都最终用设计很直观地表达出来。展厅内另一件华服是瓦伦蒂诺•加拉瓦尼亲自为歌剧《茶花女》设计的戏服。为了兼顾艺术效果和演员的行动便捷性,设计师不断修改方案,一共耗时800小时制作完成。设计和工艺的高度配合,才是意大利设计的重要内涵。

同样的发展阶段,同样的推动因素,意大利设计在不同的领域展现出不同的姿态。但家居设计和时尚设计终是有些不同,尤其在中国落地的时候,就出现了参差多变的状况。服装、包袋要比家居更早被中国消费者接受,而且很快地表达出个人审美取向,不管是明星还是普通消费者,在几轮推广后,很明白自己适合哪种风格,哪个品牌。到了今天可以很自信地将意大利设计与本土设计混搭在一起。可意大利的家居设计就没那么顺利,一路磕磕绊绊,至今仍在摸索。在疫情前,每年都有很多中国设计从业者去米兰展参观学习,只不过这学习的方式各有不同。有媒体去采访报道,希望能把最新的潮流资讯带回国内;有设计师去交流,希望能激发出自己更多的创作灵感;也有去做商务洽谈的品牌方,希望能获得代理权将产品引入国内;当然还有更多人是直接去驳样的,下一年的产品设计就靠那几天收集素材了。

于是在欣欣向荣的那段时间里,意大利设计以各种状态出现在中国市场上。买手店里有各个品牌的代表作,家具卖场里有直营也有中方代理的意大利家具品牌店,可旁边大概率就有很多家相似的仿冒式样,价格则是它的一半的一半。在金圆规展中有一款豆袋沙发,这是1968年意大利设计师三人组皮耶罗•加蒂、切萨雷•保利尼、佛朗哥•泰奥多罗为Zanotta品牌设计的,至今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展览最后的快闪商店中有售,售价是3990元。可随手去淘宝上搜下,看似同样的款式300以内就可以有各种挑选空间。意大利设计在中国面临的并不是生活方式的差异,而是其他方面的各种挑战。

中国消费者能接受意大利面和披萨,也能接受Flos的台灯和cassino的沙发。但比起厨师来,家居领域的设计故事更难讲一些,需要图文并茂,深入浅出,持续不断,就像帕瓦罗蒂和“我的太阳”那般。到那个时候需要做甄别的是该选《费加罗的婚礼》还是《图兰朵》,而不再是纠结波提利切的“维纳斯”为啥不是断臂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不上下,则将一直求索而不达。■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01 10:16
艺术风尚

意大利设计:实用与美的变迁

郑静:从家居到时装,两场主题展出,为人们呈现设计在不同的历史年代,与社会经济以及文化思潮所产生的互动。
意大利设计:实用与美的变迁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展览现场

郑静

■70年前,意大利的一家百货公司提出个建议,要办一个展览,主题是产品美学。提出这个想法的是文艺复兴百货公司(La Rinascente),2017年这家百货公司迎来了自己的百年庆典,在米兰王宫Palazzo Reale举办纪念展,张张海报都在讲述着商业设计的发展史。而米兰大教堂另一侧的百货公司依旧欣欣向荣,迎来送往各地的时尚买家,尤其是每年的时装周和米兰设计周,这里就更加热闹,爱买会买的人们都会聚集在米兰,设计成了他们关注的共同话题。

商场内做主题展,对于今天的商业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展览可以提升商场的艺术定位,同时也是不错的营销手段,能吸引消费者关注,从而带动店铺销售。但70年前的这场展览,它的中心思想不仅仅是为销售而存在的,它要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说得更形而上些是讨论一个哲学问题,那就是产品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艺术和商业中它们该如何平衡。评委会把这总结为“尊严”问题。

当时展览的宣传册中有这么一句话:“无论是一把刀、一条裙子,还是一只玻璃杯、一个熨斗,产品的尊严与价值不仅体现在价格与功能上,也关乎外观形态……”这场有关尊严的讨论,就是金圆规奖的开始,并且一致延续到现在,也正是因为这,那些意大利设计才能打动全世界的消费者,让欣赏它的人觉着,这份爱是值得的。

金圆规奖的标志是就是一个被设计过的圆规。这个金色的圆规集中了平面设计师设计师Albe Steiner的创意,雕塑家好友的作品,建筑师马尔科•扎努索(Marco Zanuso)和阿尔贝托•罗塞利(Alberto Rosselli)的共同设计,才最后定型。当时Albe Steiner正担任La Rinascente 的艺术总监,也正是在他为代表的众多设计师推动下,这个奖项才有了更切实的落地性。金圆规的设计灵感又来源于黄金比例分割线,这一数学规律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也经常出现在艺术品和建筑设计中。在这个奖项的评比中,黄金比例不但是一个美学标准,更是衡量美与实用,设计与商业之间的标尺。

这个奖项的前四届都是由La Rinascente文艺复兴百货公司负责,后期的评审和组织结构逐渐完善和复杂化,它由一个小众的评比成为一个国际上重要的奖项。米兰的ADI设计博物馆陈列了金圆规奖历届获奖作品,70年来先后有2300多件作品,还有很多丰富的出版物与文件资料。这个秋天,金圆规奖第一次把展陈搬到上海,在外滩十八号的久事艺术空间展出“引领潮流七十年——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

展览一共分成“公共服务” 、“住所无定式”、“发明与创造”、“家居生活”、“转折点”、“传播的力量”和 “工艺与工业”这七个部分。整个展陈动线,除了方便展品归类,也展示出意大利设计在不同方面与社会发展之间的互动关系。

设计是一个很宽泛的词语,它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动词和形容词。它可以是以一件作品的形式出现,也可以赋予一件作品不同的意义。在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如果是个人行为,那会让创作者有不同的收益。如果是一个群体行为,那它会对整个产业链发生影响,进而影响更多的社会领域和层面。这时候,设计就不再仅仅是个设计,而是和国计民生紧密关联。

在金圆规奖的获奖作品中有马尔科•扎努索和理查德•萨珀共同设计的塑料儿童椅。这款椅子以模块化的形式出现,可以让孩子随意组合。设计师们让儿童椅不再仅仅是成人椅子的缩小版,而是专门以孩子为研究对象,重新独立思考设计。这款椅子的开发公司是Kartell,这个专门以塑料为设计材料的品牌,有很多大师款作品,而这款彩色儿童椅看似简单,却显示出了对社会的关爱,这也是设计应该承担的责任。

1970年一款以“情人”命名的红色便携式打字机获得名誉提名奖。在这之前便携式打字机已经获得过金圆规奖,它改变了工作方式,让很多环境可以直接转化成工作场景,也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这次的红色外壳更是一扫打字机死气沉沉的传统印象。设计师埃托雷•索特萨斯不但设计产品,还为它设计很多款广告宣传方案。其中有一款海报上写着“无论是飞行员还是年轻女性,无论是经理还是工人,都可以使用“情人”来助力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在设计中关注使用者,并为特定的人群去打造产品,而且使用海报广告让设计理念更快得让消费者理解,设计一直需要借助传播的力量,不断地宣传再宣传,这一方式至今仍然需要。1962年米兰的机场火车站显示设备获奖;1964年,米兰地铁的标识和内部设计获奖,这一系列的设计为城市发展提供了有效的推动作用,让公共设施更便利,也让城市提高了宜居性。

“意大利金圆规奖经典设计作品展”展览现场

设计一方面改变着社会,另一方面也受到政治经济的影响。设计大师吉奥•庞蒂在1957年为卡西纳(Cassina)品牌设计了一款超轻椅。这把椅子的原型是Chiavari椅,那是来自利古里亚海岸传统手工艺制作出的椅子,费时费力。设计师简化了它的造型和工艺,椅子仅重1.7千克,只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拎起来,而且可以叠放。这种节省材料,方便运输和仓储的设计更符合城市生活。要知道上世纪50年代,意大利还处于二战影响期中,一切百废待兴。原料、人力以及人们的心理都有很大波动,需要得到扶持。设计在这个时候也要顺利时代的发展需要,为工业发展提供一些创新帮助。也正因为设计师和制造业的共同努力,让意大利的设计开始有了规模和地位,并让这个产业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61年,第一届米兰家具展拉开序幕,他们将展会的销售目标定为出口,让这个产业成为贸易获利的重要源头。到今天,每年的米兰家具展仍然是设计届的盛事,家具品牌和设计师都能在这个平台有所收获,设计在意大利的国民地位也一直获得肯定。良好的工艺,美学的普及,产业链的完善,经济效益的提升,当这个闭环形成后,设计所涉及的事情,就远远不仅仅是设计了。

除了家具,很多设计领域都同样遵循着这个规律。受到政治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同时在创作形态上又反应出社会问题和当时的文化思潮,时装业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代表。在金圆规经典设计作品展进行的同期,另一个和意大利设计有关的展览也拉开帷幕,而且同样是在外滩。“ART SHANGHAI欧洲国家珍藏展”的首展,“梦想的着装:时尚的诞生、嬗变与述说”在外滩源壹号开幕。这个展览以意大利时装与戏服艺术为线索,讲述了时尚设计与文化的关系。无论是日常服装,还是戏剧舞台上的戏服;无论是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设计,还是由明星代言的高定,意大利设计都在不同侧面折射出当时的时代背景。

展览入口从摆放了一件 “雕塑礼服”,是时装建筑师罗贝托•卡普奇的作品。这件作品是为纪念首场意大利高级时装秀五十周年、并致敬“意大利时尚之父”乔瓦尼•巴蒂斯塔•乔吉尼而创作的。和家居设计一样,上世纪50年代也是意大利时尚业的重要发展期。1951年2月,意大利举办首场高级时装秀,虽然当时只有10家意大利时装屋参加,也只有5家美国买家出席,但效果却非常好,同年7年,时装秀再次举办。到了第二年,时装秀的规模爆发性扩大,同出席了500位嘉宾,200名记者。也是这一年“意大利制造”开始有了新的概念,设计师们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意大利标签。这个标签一直沿用到现在,仍然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有所不同的是,在时尚领域里女性作为更直接的设计服务对象,仪态、个性以及女权意识都会影响设计的发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并不是完全被动地被研究被展示,而是一直很积极地参与其中,因为只有当自己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设计才能获得最充分地展示。

在展览的开篇,展厅摆放着多件全白蕾丝衣裙,这组作品名为“纯真年代”,是为致敬 罗莎•吉诺尼(Rosa Genoni)的。这位意大利女性不光是位好裁缝,还是位女性运动的先驱,她曾经说过“家饰和衣装是属于女性的领地,无有阻碍也不容置疑,因为衣装即是我们的栖居之所。”将时尚设计与女性解放运动联系在一起,女性有了更多的觉醒时刻和表达方式。这种意识,在后期也一直贯穿在意大利设计的发展中。

二战后物资缺乏,女性设计师采用斜裁的方式创造出新的时尚风潮,不但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面料,还将女性的身体解放出来,获得更多的自由。再到后来六七十年代的裤装设计;八十年代的厚垫肩职场装与晚装风的自由切换,每一次文化思潮和社会分工的变动,都会引发设计的变化。

除此之外,传媒宣传方式的不同,也会对设计有所影响。除了大众传媒,明星效应,舞台剧以及电影的发展也会推动设计的前进。在展览中有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礼服的赫本娃娃,那款礼服原本是赫本为自己定制的嫁衣,可造化弄人,那场婚礼最终被取消,只留下一张定妆照,这个娃娃就是根据那张照片创作的。那时赫本在罗马拍摄电影,就是那部很有名的《罗马假日》,她抽空去“丰塔纳姐妹”时装屋定制礼服。这家三姐妹开设的时装屋在当时十分有名,很多好莱坞明星都是她们的客人,除了赫本,还有格蕾丝•凯莉、伊丽莎白•泰勒等等,明星们成了品牌的代言人,也把意大利设计带上了更广阔的舞台,这就是当时最红的“流量”。那也是1950后十年间发生的故事,那个十年为意大利设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不靠精卫填海,而是每一位设计师用自己的作品铺就的。

时装设计师一方面推动销售市场,另一方面将更多的唯美设计留给戏剧舞台。华美的戏服是意大利歌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展览大厅现场有一件“维斯塔贞女”女祭司戏服,这件戏服有一种雕塑感,同样出自设计师罗贝托•卡普奇之手,用建筑思维来创作服装,用服装来表达人物的思想,而戏剧文学又是时代的咏叹调,这一切都最终用设计很直观地表达出来。展厅内另一件华服是瓦伦蒂诺•加拉瓦尼亲自为歌剧《茶花女》设计的戏服。为了兼顾艺术效果和演员的行动便捷性,设计师不断修改方案,一共耗时800小时制作完成。设计和工艺的高度配合,才是意大利设计的重要内涵。

同样的发展阶段,同样的推动因素,意大利设计在不同的领域展现出不同的姿态。但家居设计和时尚设计终是有些不同,尤其在中国落地的时候,就出现了参差多变的状况。服装、包袋要比家居更早被中国消费者接受,而且很快地表达出个人审美取向,不管是明星还是普通消费者,在几轮推广后,很明白自己适合哪种风格,哪个品牌。到了今天可以很自信地将意大利设计与本土设计混搭在一起。可意大利的家居设计就没那么顺利,一路磕磕绊绊,至今仍在摸索。在疫情前,每年都有很多中国设计从业者去米兰展参观学习,只不过这学习的方式各有不同。有媒体去采访报道,希望能把最新的潮流资讯带回国内;有设计师去交流,希望能激发出自己更多的创作灵感;也有去做商务洽谈的品牌方,希望能获得代理权将产品引入国内;当然还有更多人是直接去驳样的,下一年的产品设计就靠那几天收集素材了。

于是在欣欣向荣的那段时间里,意大利设计以各种状态出现在中国市场上。买手店里有各个品牌的代表作,家具卖场里有直营也有中方代理的意大利家具品牌店,可旁边大概率就有很多家相似的仿冒式样,价格则是它的一半的一半。在金圆规展中有一款豆袋沙发,这是1968年意大利设计师三人组皮耶罗•加蒂、切萨雷•保利尼、佛朗哥•泰奥多罗为Zanotta品牌设计的,至今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展览最后的快闪商店中有售,售价是3990元。可随手去淘宝上搜下,看似同样的款式300以内就可以有各种挑选空间。意大利设计在中国面临的并不是生活方式的差异,而是其他方面的各种挑战。

中国消费者能接受意大利面和披萨,也能接受Flos的台灯和cassino的沙发。但比起厨师来,家居领域的设计故事更难讲一些,需要图文并茂,深入浅出,持续不断,就像帕瓦罗蒂和“我的太阳”那般。到那个时候需要做甄别的是该选《费加罗的婚礼》还是《图兰朵》,而不再是纠结波提利切的“维纳斯”为啥不是断臂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不上下,则将一直求索而不达。■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