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9 09:31
商业与经济

巴菲特商业伙伴查理·芒格去世,终年99岁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亿万富豪副董事长查理·芒格于周二去世,终年99岁。芒格是巴菲特最亲密的商业伙伴,也是他60年来最得力的助手。
查理·芒格毕生所求远非金钱
Jason Zweig,Justin Baer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的亿万富豪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周二去世,终年99岁。芒格是该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亲密的商业伙伴,也是他60年来最得力的助手。

在公开场合,尤其是在伯克希尔年会的数万名与会者面前,芒格总是听从巴菲特的意见,让巴菲特独享麦克风和聚光灯的风光。芒格经常用沙哑的嗓音说:“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私底下,巴菲特也经常听从芒格的意见。1971年,芒格说服他以相当于See's Candy Shops净资产三倍的价格买下这家巧克力店,巴菲特后来回忆说,那是一个“高昂的价格”,远高于他所习惯的收购价格。

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See's累计为伯克希尔创造了约20亿美元的利润。

巴菲特在2015年写道:“这次收购结束了我对‘雪茄屁股’投资——以‘低廉’价格收购平庸的公司——的追求,让我开始追求价位(合理)的非常优质的企业。”他还表示:“查理多年来一直在敦促我这样做,但我学得不快。”

巴菲特给芒格起了个绰号,叫他“爱唱反调的讨嫌鬼”,因为他对潜在的投资项目,包括一些巴菲特本来可能会做的投资项目,都严词拒绝。但对工程和技术非常着迷的芒格也推动对技术有恐惧心理的巴菲特在中国电池和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BYD)和以色列工具机制造商Iscar身上下了重注。

芒格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投资者。他从1962年开始管理投资合伙公司。从那时起到1969年,标普500指数平均每年上涨5.6%。巴菲特的合伙公司平均年回报率为24.3%。芒格的合伙公司表现更好,平均年收益率达到24.4%。

1975年,在加入伯克希尔担任副董事长前不久,芒格关闭了他的那些合伙公司。在14年的历史中,他的投资组合平均年收益率为19.8%,而标普500指数的年收益率仅为5.2%。

长期以来,两人的投资方式并不相同。在导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影响下,只要价格低廉,巴菲特几乎会收购任何企业,即使是奄奄一息的企业。

伯克希尔哈撒韦本身就是这样的“雪茄屁股”之一。1965年巴菲特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时,该公司还是一家破败的纺织品生产商。

在巴菲特将伯克希尔哈撒韦转变为一家保险和其他公司的控股公司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寻找可以廉价收购的平庸企业。而芒格则专注于价格可接受的优秀企业,他认为,这些企业未来产生现金的能力能够带来的好处将超过预先支付的溢价。

在多年的讨论中,芒格说服他的合作伙伴做出了改变。

巴菲特在1988年说:“我受到了查理的巨大影响。天哪,如果我只听Ben [Graham]的,我会穷得多。”

巴菲特在2015年写道,芒格教会了他:“忘掉你所知道的以美妙的价格收购一般的企业;而是应该以合理的价格收购优秀的企业。”

巴菲特还说,伯克希尔“是按照查理的蓝图建立起来的”。

芒格于1924年元旦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他的父亲阿尔弗雷德是一名律师,母亲弗洛伦斯是一名家庭主妇,特别喜爱读书。

芒格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就读时主修数学,二战期间离开学校应征入伍,加入了美国陆军航空队。军方起先曾派遣芒格前往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和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习热力学和气象学,然后将他派往阿拉斯加诺姆的空军基地担任气象预报员。

芒格在二战结束后找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说服对方让没有大学文凭的他入学。芒格之后以优异成绩毕业。

芒格在南加州定居之前曾考虑加入他父亲在奥马哈的律师事务所。最终,芒格和几位合伙人于1962年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现如今,这家名为Munger, Tolles & Olson的律所拥有约200名律师。

芒格与南希·哈金斯 (Nancy Huggins)的第一段婚姻以离婚告终。1956年,他与第二任妻子南希·巴里(Nancy Barry Borthwick)结婚。巴里于2010年去世。他们共生育了四个孩子,两人还从前段婚姻里分别带来了两个孩子。

芒格也遇到过不幸:1955年,他9岁的儿子Teddy死于白血病。芒格后来回忆起流着泪在帕萨迪纳街头徘徊,因为“一点一点地失去一个孩子”。60多年后,他回忆起儿子承受的苦难仍然会哽咽。

1978年,芒格进行的白内障手术失败,一只眼睛失明,后来不得不手术摘除。芒格不肯责怪医生,他指出,有5%的此类手术发生并发症 。一如既往,对他来说这是概率。

芒格自学了盲文,然后发现他的视力仍足以阅读。后来他自己开车,直到90岁出头,这常常令朋友和家人惊愕不已。

1959年,后来经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两个人相识,当时芒格已经搬到洛杉矶,他在参加在家乡举办的一次晚宴时,见到了同来参加晚宴的巴菲特。

他们早就知道对方的名字:芒格小时候在巴菲特祖父的杂货店工作过。巴菲特合伙公司的首批投资者之一之所以给巴菲特投钱,原因是这位投资者觉得“你(指巴菲特)让我想起了查理·芒格”。

巴菲特的第一任妻子苏珊(Susan)在1998年回忆起当年那次晚宴时说:“我认为沃伦觉得查理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我认为查理也觉得沃伦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佐治亚州萨凡纳旅行时拍下的一张照片来看,两位投资人看起来极为相似:说话和走路步调一致,都穿着卡其裤和开领蓝色正装衬衫。从身高到发际线,从眼镜框到衣服上的皱褶,一切似乎都很相配。

芒格的偶像是本杰明·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他钦佩富兰克林的好奇心、独创性和机智。芒格自身具备的常识、尖刻的幽默、病态的直率以及对传统智慧的蔑视,使他成为投资人中的名流人物。

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问答环节中,当巴菲特娓娓道来时,芒格总是沉默不语。崇拜芒格的听众知道,他在酝酿自己的 “金句”。

在伯克希尔公司2000年的股东大会上,一位股东问互联网股票的投机炒作会对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巴菲特用了近550个字回答。芒格则吼道:“如果你把葡萄干和大便混在一起,它们还是大便”。

在2004年的股东大会上,当一位股东问伯克希尔如何为高管制定薪酬时,巴菲特说了五分多钟。芒格慢吞吞地说:“好吧,我宁愿把毒蛇扔到我的衬衫前襟,也不愿意雇用薪酬顾问。”

2023年,99岁的芒格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美国政府禁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他写道,加密货币是“一种赌博合约,庄家的优势几乎是100%”。此前,他曾将比特币描述为 “卑鄙的活动”和 “老鼠药”。

芒格少言寡语的形象只是为了避免抢巴菲特的风头刻意而为。当芒格不是与巴菲特同时出现在公开场合时,他很健谈。在经常与朋友和家人举行的午餐和晚餐聚会上,以及在他担任董事长的小型媒体公司Daily Journal的年度会议上,他会说上几个小时。

正如许多朋友提到的那样,如果他在讲话的过程中停下来喝一口水,而其他人开始说话,芒格就会傲慢地举起食指,防止其他发言者在他把口中的水咽下去之前插嘴。

他的耐力也非同寻常。2019年芒格95岁时,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有次在下午6点来到他在洛杉矶的简朴住所。他几乎一刻不停地讲到当天午夜。当天晚上10点过后,有几次,两位记者试探着想要起身离开,芒格都示意让他们重新坐下。

2023年8月,在大部分时间都要坐轮椅的情况下,99岁的芒格坚持加入了他的大家庭几十年来一直前往明尼苏达州钓鱼的旅程,他的家庭成员中包括超过12个孙辈和曾孙辈。

芒格的朋友、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商Glenair的董事长Peter Kaufman说,当时芒格“精神状态前所未有地好”。

在公众眼中,芒格是巴菲特身边那位脾气暴躁的副手,对这一形象十分满意的他也积累了自己的财富。

他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洛杉矶好撒玛利亚人医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美国家庭生育计划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等众多机构捐款。他还是一位业余建筑师,住在自己于20世纪50年代设计的房子里。晚年,他迷上了为大学和高中校园设计建筑。

取得投资收益的同时,芒格也收获了一批狂热拥趸。芒格曾担任Wesco Financial的董事长,Wesco隶属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一度是一家上市公司,直到2011年被母公司完全收入囊中。大批粉丝曾从中国、印度等地赶过来,聆听他在Wesco年会上的讲话,然后是在Daily Journal年会上的发言。

由Kaufman编辑的文选《穷查理宝典》(Poor Charlie's Almanack)成为了全球畅销书,书中的文章或出自芒格之手,或与他有关。

芒格从未停止宣扬传统美德。他最喜欢的两个词是“assiduity”(专心致志)和“equanimity”(沉着)。

他在2007年的一次演讲中说,他喜欢第一个词,因为“它的意思是下手之前先要坐得住”。他经常说,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数年甚至数十年什么都不做,等着便宜货终于出现时再“大力”买进。

他喜欢第二个词是因为这个词反映了他的投资哲学和人生哲学。芒格经常说,每个投资者都应该能够对股市每隔几十年亏50%的情况泰然处之。

年逾90的芒格仍保持着幽默感,尽管他几近失明,几乎无法行走,爱妻南希也已在几年前去世。2016年前后,一位熟人问他,在漫长的一生中,他觉得最应该感谢哪个人。

“我第二任妻子的第一任丈夫,”芒格当即说道。“我仅仅因为做了一个比他不那么糟糕的丈夫,就得到了这位美好女性长达60年的无怨无悔的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9 09:31
商业与经济

巴菲特商业伙伴查理·芒格去世,终年99岁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亿万富豪副董事长查理·芒格于周二去世,终年99岁。芒格是巴菲特最亲密的商业伙伴,也是他60年来最得力的助手。
查理·芒格毕生所求远非金钱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Jason Zweig,Justin Baer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的亿万富豪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周二去世,终年99岁。芒格是该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亲密的商业伙伴,也是他60年来最得力的助手。

在公开场合,尤其是在伯克希尔年会的数万名与会者面前,芒格总是听从巴菲特的意见,让巴菲特独享麦克风和聚光灯的风光。芒格经常用沙哑的嗓音说:“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私底下,巴菲特也经常听从芒格的意见。1971年,芒格说服他以相当于See's Candy Shops净资产三倍的价格买下这家巧克力店,巴菲特后来回忆说,那是一个“高昂的价格”,远高于他所习惯的收购价格。

但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See's累计为伯克希尔创造了约20亿美元的利润。

巴菲特在2015年写道:“这次收购结束了我对‘雪茄屁股’投资——以‘低廉’价格收购平庸的公司——的追求,让我开始追求价位(合理)的非常优质的企业。”他还表示:“查理多年来一直在敦促我这样做,但我学得不快。”

巴菲特给芒格起了个绰号,叫他“爱唱反调的讨嫌鬼”,因为他对潜在的投资项目,包括一些巴菲特本来可能会做的投资项目,都严词拒绝。但对工程和技术非常着迷的芒格也推动对技术有恐惧心理的巴菲特在中国电池和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BYD)和以色列工具机制造商Iscar身上下了重注。

芒格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投资者。他从1962年开始管理投资合伙公司。从那时起到1969年,标普500指数平均每年上涨5.6%。巴菲特的合伙公司平均年回报率为24.3%。芒格的合伙公司表现更好,平均年收益率达到24.4%。

1975年,在加入伯克希尔担任副董事长前不久,芒格关闭了他的那些合伙公司。在14年的历史中,他的投资组合平均年收益率为19.8%,而标普500指数的年收益率仅为5.2%。

长期以来,两人的投资方式并不相同。在导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影响下,只要价格低廉,巴菲特几乎会收购任何企业,即使是奄奄一息的企业。

伯克希尔哈撒韦本身就是这样的“雪茄屁股”之一。1965年巴菲特收购伯克希尔哈撒韦时,该公司还是一家破败的纺织品生产商。

在巴菲特将伯克希尔哈撒韦转变为一家保险和其他公司的控股公司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寻找可以廉价收购的平庸企业。而芒格则专注于价格可接受的优秀企业,他认为,这些企业未来产生现金的能力能够带来的好处将超过预先支付的溢价。

在多年的讨论中,芒格说服他的合作伙伴做出了改变。

巴菲特在1988年说:“我受到了查理的巨大影响。天哪,如果我只听Ben [Graham]的,我会穷得多。”

巴菲特在2015年写道,芒格教会了他:“忘掉你所知道的以美妙的价格收购一般的企业;而是应该以合理的价格收购优秀的企业。”

巴菲特还说,伯克希尔“是按照查理的蓝图建立起来的”。

芒格于1924年元旦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他的父亲阿尔弗雷德是一名律师,母亲弗洛伦斯是一名家庭主妇,特别喜爱读书。

芒格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就读时主修数学,二战期间离开学校应征入伍,加入了美国陆军航空队。军方起先曾派遣芒格前往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和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习热力学和气象学,然后将他派往阿拉斯加诺姆的空军基地担任气象预报员。

芒格在二战结束后找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说服对方让没有大学文凭的他入学。芒格之后以优异成绩毕业。

芒格在南加州定居之前曾考虑加入他父亲在奥马哈的律师事务所。最终,芒格和几位合伙人于1962年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现如今,这家名为Munger, Tolles & Olson的律所拥有约200名律师。

芒格与南希·哈金斯 (Nancy Huggins)的第一段婚姻以离婚告终。1956年,他与第二任妻子南希·巴里(Nancy Barry Borthwick)结婚。巴里于2010年去世。他们共生育了四个孩子,两人还从前段婚姻里分别带来了两个孩子。

芒格也遇到过不幸:1955年,他9岁的儿子Teddy死于白血病。芒格后来回忆起流着泪在帕萨迪纳街头徘徊,因为“一点一点地失去一个孩子”。60多年后,他回忆起儿子承受的苦难仍然会哽咽。

1978年,芒格进行的白内障手术失败,一只眼睛失明,后来不得不手术摘除。芒格不肯责怪医生,他指出,有5%的此类手术发生并发症 。一如既往,对他来说这是概率。

芒格自学了盲文,然后发现他的视力仍足以阅读。后来他自己开车,直到90岁出头,这常常令朋友和家人惊愕不已。

1959年,后来经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两个人相识,当时芒格已经搬到洛杉矶,他在参加在家乡举办的一次晚宴时,见到了同来参加晚宴的巴菲特。

他们早就知道对方的名字:芒格小时候在巴菲特祖父的杂货店工作过。巴菲特合伙公司的首批投资者之一之所以给巴菲特投钱,原因是这位投资者觉得“你(指巴菲特)让我想起了查理·芒格”。

巴菲特的第一任妻子苏珊(Susan)在1998年回忆起当年那次晚宴时说:“我认为沃伦觉得查理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我认为查理也觉得沃伦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佐治亚州萨凡纳旅行时拍下的一张照片来看,两位投资人看起来极为相似:说话和走路步调一致,都穿着卡其裤和开领蓝色正装衬衫。从身高到发际线,从眼镜框到衣服上的皱褶,一切似乎都很相配。

芒格的偶像是本杰明·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他钦佩富兰克林的好奇心、独创性和机智。芒格自身具备的常识、尖刻的幽默、病态的直率以及对传统智慧的蔑视,使他成为投资人中的名流人物。

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问答环节中,当巴菲特娓娓道来时,芒格总是沉默不语。崇拜芒格的听众知道,他在酝酿自己的 “金句”。

在伯克希尔公司2000年的股东大会上,一位股东问互联网股票的投机炒作会对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巴菲特用了近550个字回答。芒格则吼道:“如果你把葡萄干和大便混在一起,它们还是大便”。

在2004年的股东大会上,当一位股东问伯克希尔如何为高管制定薪酬时,巴菲特说了五分多钟。芒格慢吞吞地说:“好吧,我宁愿把毒蛇扔到我的衬衫前襟,也不愿意雇用薪酬顾问。”

2023年,99岁的芒格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美国政府禁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他写道,加密货币是“一种赌博合约,庄家的优势几乎是100%”。此前,他曾将比特币描述为 “卑鄙的活动”和 “老鼠药”。

芒格少言寡语的形象只是为了避免抢巴菲特的风头刻意而为。当芒格不是与巴菲特同时出现在公开场合时,他很健谈。在经常与朋友和家人举行的午餐和晚餐聚会上,以及在他担任董事长的小型媒体公司Daily Journal的年度会议上,他会说上几个小时。

正如许多朋友提到的那样,如果他在讲话的过程中停下来喝一口水,而其他人开始说话,芒格就会傲慢地举起食指,防止其他发言者在他把口中的水咽下去之前插嘴。

他的耐力也非同寻常。2019年芒格95岁时,两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有次在下午6点来到他在洛杉矶的简朴住所。他几乎一刻不停地讲到当天午夜。当天晚上10点过后,有几次,两位记者试探着想要起身离开,芒格都示意让他们重新坐下。

2023年8月,在大部分时间都要坐轮椅的情况下,99岁的芒格坚持加入了他的大家庭几十年来一直前往明尼苏达州钓鱼的旅程,他的家庭成员中包括超过12个孙辈和曾孙辈。

芒格的朋友、航空航天零部件制造商Glenair的董事长Peter Kaufman说,当时芒格“精神状态前所未有地好”。

在公众眼中,芒格是巴菲特身边那位脾气暴躁的副手,对这一形象十分满意的他也积累了自己的财富。

他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洛杉矶好撒玛利亚人医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美国家庭生育计划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等众多机构捐款。他还是一位业余建筑师,住在自己于20世纪50年代设计的房子里。晚年,他迷上了为大学和高中校园设计建筑。

取得投资收益的同时,芒格也收获了一批狂热拥趸。芒格曾担任Wesco Financial的董事长,Wesco隶属于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一度是一家上市公司,直到2011年被母公司完全收入囊中。大批粉丝曾从中国、印度等地赶过来,聆听他在Wesco年会上的讲话,然后是在Daily Journal年会上的发言。

由Kaufman编辑的文选《穷查理宝典》(Poor Charlie's Almanack)成为了全球畅销书,书中的文章或出自芒格之手,或与他有关。

芒格从未停止宣扬传统美德。他最喜欢的两个词是“assiduity”(专心致志)和“equanimity”(沉着)。

他在2007年的一次演讲中说,他喜欢第一个词,因为“它的意思是下手之前先要坐得住”。他经常说,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数年甚至数十年什么都不做,等着便宜货终于出现时再“大力”买进。

他喜欢第二个词是因为这个词反映了他的投资哲学和人生哲学。芒格经常说,每个投资者都应该能够对股市每隔几十年亏50%的情况泰然处之。

年逾90的芒格仍保持着幽默感,尽管他几近失明,几乎无法行走,爱妻南希也已在几年前去世。2016年前后,一位熟人问他,在漫长的一生中,他觉得最应该感谢哪个人。

“我第二任妻子的第一任丈夫,”芒格当即说道。“我仅仅因为做了一个比他不那么糟糕的丈夫,就得到了这位美好女性长达60年的无怨无悔的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