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0 17:58
商业 科技

闹剧落幕,OpenAI前CEO阿尔特曼属于微软

微软表示将聘任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为这个动荡不安的周末画上句号。
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
Steve Goldstein

■微软表示将聘任阿尔特曼(Sam Altman)和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为这个动荡不安的周末画上句号。就在上周,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还分别是OpenAI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OpenAI选择由Emmett Shear接任CEO一职。

这一消息传出之际,ChatGPT背后的公司OpenAI原本还在考虑让阿尔特曼重回该公司,但后来决定由视频游戏服务公司Twitch的前CEO Shear来接任。据报道,OpenAI与阿尔特曼谈判失败的原因是这位前CEO坚持要求现任董事会辞职。

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继续致力于与OpenAI的合作,并对我们的产品路线图充满信心,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就我们在微软Ignite大会上宣布的一切继续创新,我们有信心继续支持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

纳德拉表示,阿尔特曼、布罗克曼和“同事们”将加入微软内部的AI团队。

阿尔特曼在社交媒体X上发文称,“使命继续”。


又讯:闹剧落幕,Sam Altman属于微软
Alex Konrad、Sarah Emerson

在经历了约72小时的闹剧后,OpenAI临时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3小时前对外宣称计划重新聘请山姆·阿尔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回到公司。但这似乎与OpenAI当前的董事会意愿产生了相当大的分歧。因为美国时间周日早些时候,三位消息人士透露,OpenAl董事会已经选择Twitch前CEO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担任临时CEO。同时这也意味着,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最终选择了站在董事会的对立面。而后在10分钟前,OpenAI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终于官宣了他们的最终去向——微软。

OpenAI的新CEO埃米特·希尔2011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Twitch,并于2014年以9.7亿美元的价格将这家流媒体视频服务公司卖给了亚马逊,但他在今年3月之前一直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今年4月以来,他成为Y Combinator 的兼职合伙人,这家初创企业加速器曾由阿尔特曼领导。在关于人工智能的"安全"讨论中,希尔一直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保守方成员。他曾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人工智能的生存风险会让人 "吓得屁滚尿流",他还曾在 X(原Twitter)上谈到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认为这就像是试着操控 "一个外星神明的创造物。"

微软CEO Satya Nadella 5分钟前的推文称: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与OpenAI的合作,并对我们的产品路线图、我们在Microsoft Ignite上宣布的所有创新能力以及继续支持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充满信心。我们期待与Emmett Shear和OpenAI的新领导团队建立联系并与他们共事。我们非常高兴地宣布,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将与同事一起加入Microsoft,领导一个新的先进AI研究团队。我们期待迅速为他们提供所需的资源以确保他们的成功。

此前除了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在为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回归做最后努力外,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一直在亲自协助OpenAI管理层讨论阿尔特曼的回归。今年年初,微软向OpenAI投入了100多亿美元。微软的高管们对阿尔特曼的消息感到措手不及,在OpenAI公布前5到10分钟,他们才从OpenAI那里得到了消息。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如果阿尔特曼无法回到OpenAI,微软将考虑投资他的新公司。而如果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重返这家AI技术开发公司,微软还将争取在OpenAI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阿尔特曼回归以及微软在OpenAI中的话语权建立仍然显得希望渺茫,很大程度上讲微软或穆拉蒂与当前董事会的对话几乎等于鸡同鸭讲,因为这家公司的董事们几乎不代表股东利益,商业化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更进一步看,山姆·阿尔特曼对于担任OpenAI的CEO也显得越来越缺乏动力,距本文发布的8小时前山姆·阿尔特曼在社交应用X(原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带有OpenAI 04号访客挂牌的照片,并配文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着这个东西。” 随后,对该模棱两可推文更通俗的解读是阿尔特曼已经和现有董事会谈崩,他也将不再回到公司。

01. Open AI董事会更像是一个宗教组织

上周五(11月17日),监管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非营利组织董事会解雇了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并将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这一消息震惊了科技界。几小时后,布罗克曼宣布辞职。

鉴于OpenAI公司结构非同寻常的特质,此举更加令人吃惊:根据OpenAI自己对其公司结构的描述,董事不持有OpenAI的股权,也不享有其他报酬;曾在Y Combinator担任总裁的阿尔特曼本人也只是通过Y Combinator的“小额”投资间接持有股份。

据OpenAI的公司治理信息显示,董事们的主要受信义务不是维护股东价值,而是履行公司的使命,即创建一个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AGI),“让更多人受益”。该公司表示,相较于这一使命而言,利润是次要的。Wayback Machine上的网站存档版本显示,今年早些时候,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希冯·齐里斯(Shivon Zilis)和威尔·赫德(Will Hurd)相继从该公司董事会离职,其后,OpenAI于今年7月首次开始在其网站上公布董事会成员名单。

一位专注于人工智能的风险投资人指出,霍夫曼离职后,OpenAI的非营利性机构董事会缺乏很多传统的治理方式。他们说:“这些人不是你会想要的管理世界上最重要的非上市公司的商业或业务领导者。”

董事会成员的决定不用承担任何公司发展不利的责任,只用确保自己足够“正确”地理解科技向善。

02. 科技向善长老会

问答网站Quora的首席执行官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于2018年4月加入OpenAI董事会。当时,他写道:“我仍然认为,面向通用人工智能(考虑到安全性)的工作重要但却不受重视。”在今年1月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德安吉洛认为,OpenAI的优势之一是其对投资利润设定上限的业务结构和非营利性的控制结构。德安吉洛说:“这个组织不可能成为五大科技公司之一。OpenAI有着不同的本质,我希望我们能为世界做更多有益的事情,而不仅仅是成为另一家体量庞大的公司。”

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是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她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她于2023年初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在此之前,她与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一位同事共同创办了一家初创公司——Fellow Robots,她曾在奇点大学担任创新实验室主任,之后又共同创办了一家地理空间技术初创公司——GeoSim Systems,并且直至去年都一直在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与丈夫约瑟夫·戈登-莱维特(Joseph Gorden-Levitt)都签署了《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Asilomar AI Principles),该原则于2017年发布,共包含23条人工智能治理原则。(阿尔特曼、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伊利亚·苏茨克维和董事会前董事埃隆·马斯克也签署了该原则。)

麦考利目前是英国创办的国际人工智能治理中心(Center for the Governance of AI)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与OpenAI董事海伦·托纳(Helen Toner)一起工作。她还通过“有效利他主义中心”(Centre for Effective Altruism)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建立了联系;麦考利是该中心的母体组织——有效风险投资基金会(Effective Ventures Foundation)英国董事会的成员。

伊利亚·苏茨克维现在是OpenAI监督董事会中仅存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多伦多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加入该公司,并在之后短暂的与他人共同创立了一个名为DNNResearch的项目,然后又在谷歌担任研究科学家,直至2015年底。他是OpenAI最初的研究主管,并于2018年成为首席科学家。2012年,苏茨克维与人工智能领域的传奇学者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共同撰写了一篇神经网络方面的重要论文,并帮助领导了AlphaGo项目,该项目利用人工智能征服了古老而复杂的棋盘游戏,是现代人工智能研究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今年7月,OpenAI宣布由苏茨克维等人共同领导一个团队,该团队将把OpenAI 20% 的算力集中用于“超级对齐”(superalignment),帮助开发技术解决方案,研究在有一天人工智能变得比人类更聪明时如何对其进行监管。苏茨克维最近一次在X(原Twitter)平台上发帖是在10月6日,他写道:“如果你把智能看得比人类所有其他品质都重要,那你将会[原文如此]过得很糟糕。”

海伦·托纳是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战略与基础研究补助金主任,于2021年9月加入OpenAI董事会。她的职责是:思考在OpenAI的创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中存在的安全问题。布罗克曼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我非常看重海伦对人工智能长期风险和影响的深入思考。”

最近,托纳作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登上了头条,她研究了人工智能监管在美国与该亚洲巨头的地缘政治对峙中可能扮演的角色。托纳的个人简历显示,她目前就职于CSET,并曾就职于Open Philanthropy,而在这两份工作的间隙,她曾在北京居住,研究北京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今年6月,她为《Foreign Affairs》杂志撰写了一篇题为“关于中国人工智能实力的幻象”(The Illusion of China's AI Prowess)的文章,与阿尔特曼引用的美国参议院证词相反,她认为对人工智能的监管不会在中美两国之间的竞争中拖累美国。

03. 一个美国资本市场的新奇观

被解雇的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积极讨论建立一个新的人工智能企业,对回OpenAI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但OpenAI投资人正试图利用微软和关键员工作为筹码,想要恢复其职位。

四位消息人士告诉《福布斯》,在OpenAI营利实体中享有股权的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商讨要与微软和OpenAI的高级员工联手让阿尔特曼回归,尽管阿尔特曼已经向一些人表示,他打算成立一家新的初创公司。

这些公司能否施加足够大的压力来完成这一举动,而且速度要足够快,以保持阿尔特曼的兴趣——但结果失败了。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福布斯》,这些公司的策略很简单:通过高级研究人员的大规模反抗、微软扣留云计算信用额度以及投资者的潜在诉讼,三管齐下让OpenAI代理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和剩余董事会领导下的新管理层承认自身的处境已经难以为继。

面对这样的组合策略,人们认为管理层将不得不重新接受阿尔特曼,这很可能导致那些被认为曾推动罢免阿尔特曼的人随后离职,其中包括联合创始人伊利亚·苏茨克维以及OpenAI董事会董事、Quora首席执行官亚当·德安吉洛。

两位消息人士称,如果不能及时完成这一举措,阿尔特曼和OpenAI前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将为一家新的初创公司筹集资金。一位消息人士补充说:“如果他们不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两人就会继续成立Newco。”

阿尔特曼的阵营和 OpenAI 的董事会此前曾在太平洋时间周六和周日下午 5 点设定了两个谈判期限,但最终都没有达成一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一家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正在独立与微软联系,鼓励微软推动恢复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的职位。该消息人士补充说,无论阿尔特曼如何选择,该公司都将给予支持。

上周六早些时候,The Information报道称,阿尔特曼已经在与投资者会面,为成立初创公司的项目筹集资金。一位与阿尔特曼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说,阿尔特曼选择复职或是新建公司都有可能。该消息人士表示:“我认为他真的想要最好的结果。他不想看到生命被摧毁。”

微软是所有推动阿尔特曼复职举措中的关键参与者,它是OpenAI的重要合作伙伴,总共已为该公司投入了13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对OpenAI解雇阿尔特曼感到惊讶和“愤怒”。据Semafor的报道,微软只向OpenAI提供了上述金额中的一小部分。一位了解微软想法的消息人士称,微软更希望看到一个重要合作伙伴保持稳定。

上周五,《福布斯》报道了投资者对阿尔特曼被OpenAI董事会解雇一事感到茫然,对于一家高估值的大型科技公司来说,OpenAI董事会是一个不寻常的群体。

对于美国商界而言,山姆·阿尔特曼的离开以及微软最后的妥协代表着一种公司经营管理泛政治化的起点。但这家公司在决策机制上最大的创新(或者最被诟病的地方)在于,空洞的理念或担忧最终演化成了权柄。■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0 17:58
商业 科技

闹剧落幕,OpenAI前CEO阿尔特曼属于微软

微软表示将聘任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为这个动荡不安的周末画上句号。
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
Steve Goldstein

■微软表示将聘任阿尔特曼(Sam Altman)和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为这个动荡不安的周末画上句号。就在上周,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还分别是OpenAI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OpenAI选择由Emmett Shear接任CEO一职。

这一消息传出之际,ChatGPT背后的公司OpenAI原本还在考虑让阿尔特曼重回该公司,但后来决定由视频游戏服务公司Twitch的前CEO Shear来接任。据报道,OpenAI与阿尔特曼谈判失败的原因是这位前CEO坚持要求现任董事会辞职。

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继续致力于与OpenAI的合作,并对我们的产品路线图充满信心,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就我们在微软Ignite大会上宣布的一切继续创新,我们有信心继续支持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

纳德拉表示,阿尔特曼、布罗克曼和“同事们”将加入微软内部的AI团队。

阿尔特曼在社交媒体X上发文称,“使命继续”。


又讯:闹剧落幕,Sam Altman属于微软
Alex Konrad、Sarah Emerson

在经历了约72小时的闹剧后,OpenAI临时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3小时前对外宣称计划重新聘请山姆·阿尔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回到公司。但这似乎与OpenAI当前的董事会意愿产生了相当大的分歧。因为美国时间周日早些时候,三位消息人士透露,OpenAl董事会已经选择Twitch前CEO埃米特·希尔(Emmett Shear)担任临时CEO。同时这也意味着,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最终选择了站在董事会的对立面。而后在10分钟前,OpenAI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和格雷格·布罗克曼终于官宣了他们的最终去向——微软。

OpenAI的新CEO埃米特·希尔2011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Twitch,并于2014年以9.7亿美元的价格将这家流媒体视频服务公司卖给了亚马逊,但他在今年3月之前一直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今年4月以来,他成为Y Combinator 的兼职合伙人,这家初创企业加速器曾由阿尔特曼领导。在关于人工智能的"安全"讨论中,希尔一直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保守方成员。他曾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人工智能的生存风险会让人 "吓得屁滚尿流",他还曾在 X(原Twitter)上谈到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认为这就像是试着操控 "一个外星神明的创造物。"

微软CEO Satya Nadella 5分钟前的推文称: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与OpenAI的合作,并对我们的产品路线图、我们在Microsoft Ignite上宣布的所有创新能力以及继续支持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充满信心。我们期待与Emmett Shear和OpenAI的新领导团队建立联系并与他们共事。我们非常高兴地宣布,Sam Altman和Greg Brockman将与同事一起加入Microsoft,领导一个新的先进AI研究团队。我们期待迅速为他们提供所需的资源以确保他们的成功。

此前除了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在为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回归做最后努力外,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一直在亲自协助OpenAI管理层讨论阿尔特曼的回归。今年年初,微软向OpenAI投入了100多亿美元。微软的高管们对阿尔特曼的消息感到措手不及,在OpenAI公布前5到10分钟,他们才从OpenAI那里得到了消息。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如果阿尔特曼无法回到OpenAI,微软将考虑投资他的新公司。而如果被罢免的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重返这家AI技术开发公司,微软还将争取在OpenAI董事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阿尔特曼回归以及微软在OpenAI中的话语权建立仍然显得希望渺茫,很大程度上讲微软或穆拉蒂与当前董事会的对话几乎等于鸡同鸭讲,因为这家公司的董事们几乎不代表股东利益,商业化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更进一步看,山姆·阿尔特曼对于担任OpenAI的CEO也显得越来越缺乏动力,距本文发布的8小时前山姆·阿尔特曼在社交应用X(原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带有OpenAI 04号访客挂牌的照片,并配文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着这个东西。” 随后,对该模棱两可推文更通俗的解读是阿尔特曼已经和现有董事会谈崩,他也将不再回到公司。

01. Open AI董事会更像是一个宗教组织

上周五(11月17日),监管人工智能公司OpenAI的非营利组织董事会解雇了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并将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这一消息震惊了科技界。几小时后,布罗克曼宣布辞职。

鉴于OpenAI公司结构非同寻常的特质,此举更加令人吃惊:根据OpenAI自己对其公司结构的描述,董事不持有OpenAI的股权,也不享有其他报酬;曾在Y Combinator担任总裁的阿尔特曼本人也只是通过Y Combinator的“小额”投资间接持有股份。

据OpenAI的公司治理信息显示,董事们的主要受信义务不是维护股东价值,而是履行公司的使命,即创建一个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AGI),“让更多人受益”。该公司表示,相较于这一使命而言,利润是次要的。Wayback Machine上的网站存档版本显示,今年早些时候,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希冯·齐里斯(Shivon Zilis)和威尔·赫德(Will Hurd)相继从该公司董事会离职,其后,OpenAI于今年7月首次开始在其网站上公布董事会成员名单。

一位专注于人工智能的风险投资人指出,霍夫曼离职后,OpenAI的非营利性机构董事会缺乏很多传统的治理方式。他们说:“这些人不是你会想要的管理世界上最重要的非上市公司的商业或业务领导者。”

董事会成员的决定不用承担任何公司发展不利的责任,只用确保自己足够“正确”地理解科技向善。

02. 科技向善长老会

问答网站Quora的首席执行官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于2018年4月加入OpenAI董事会。当时,他写道:“我仍然认为,面向通用人工智能(考虑到安全性)的工作重要但却不受重视。”在今年1月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德安吉洛认为,OpenAI的优势之一是其对投资利润设定上限的业务结构和非营利性的控制结构。德安吉洛说:“这个组织不可能成为五大科技公司之一。OpenAI有着不同的本质,我希望我们能为世界做更多有益的事情,而不仅仅是成为另一家体量庞大的公司。”

塔莎·麦考利(Tasha McCauley)是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她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她于2023年初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在此之前,她与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一位同事共同创办了一家初创公司——Fellow Robots,她曾在奇点大学担任创新实验室主任,之后又共同创办了一家地理空间技术初创公司——GeoSim Systems,并且直至去年都一直在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她与丈夫约瑟夫·戈登-莱维特(Joseph Gorden-Levitt)都签署了《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Asilomar AI Principles),该原则于2017年发布,共包含23条人工智能治理原则。(阿尔特曼、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伊利亚·苏茨克维和董事会前董事埃隆·马斯克也签署了该原则。)

麦考利目前是英国创办的国际人工智能治理中心(Center for the Governance of AI)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与OpenAI董事海伦·托纳(Helen Toner)一起工作。她还通过“有效利他主义中心”(Centre for Effective Altruism)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建立了联系;麦考利是该中心的母体组织——有效风险投资基金会(Effective Ventures Foundation)英国董事会的成员。

伊利亚·苏茨克维现在是OpenAI监督董事会中仅存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多伦多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加入该公司,并在之后短暂的与他人共同创立了一个名为DNNResearch的项目,然后又在谷歌担任研究科学家,直至2015年底。他是OpenAI最初的研究主管,并于2018年成为首席科学家。2012年,苏茨克维与人工智能领域的传奇学者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共同撰写了一篇神经网络方面的重要论文,并帮助领导了AlphaGo项目,该项目利用人工智能征服了古老而复杂的棋盘游戏,是现代人工智能研究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今年7月,OpenAI宣布由苏茨克维等人共同领导一个团队,该团队将把OpenAI 20% 的算力集中用于“超级对齐”(superalignment),帮助开发技术解决方案,研究在有一天人工智能变得比人类更聪明时如何对其进行监管。苏茨克维最近一次在X(原Twitter)平台上发帖是在10月6日,他写道:“如果你把智能看得比人类所有其他品质都重要,那你将会[原文如此]过得很糟糕。”

海伦·托纳是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战略与基础研究补助金主任,于2021年9月加入OpenAI董事会。她的职责是:思考在OpenAI的创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中存在的安全问题。布罗克曼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我非常看重海伦对人工智能长期风险和影响的深入思考。”

最近,托纳作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登上了头条,她研究了人工智能监管在美国与该亚洲巨头的地缘政治对峙中可能扮演的角色。托纳的个人简历显示,她目前就职于CSET,并曾就职于Open Philanthropy,而在这两份工作的间隙,她曾在北京居住,研究北京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今年6月,她为《Foreign Affairs》杂志撰写了一篇题为“关于中国人工智能实力的幻象”(The Illusion of China's AI Prowess)的文章,与阿尔特曼引用的美国参议院证词相反,她认为对人工智能的监管不会在中美两国之间的竞争中拖累美国。

03. 一个美国资本市场的新奇观

被解雇的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积极讨论建立一个新的人工智能企业,对回OpenAI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但OpenAI投资人正试图利用微软和关键员工作为筹码,想要恢复其职位。

四位消息人士告诉《福布斯》,在OpenAI营利实体中享有股权的风险投资公司已经商讨要与微软和OpenAI的高级员工联手让阿尔特曼回归,尽管阿尔特曼已经向一些人表示,他打算成立一家新的初创公司。

这些公司能否施加足够大的压力来完成这一举动,而且速度要足够快,以保持阿尔特曼的兴趣——但结果失败了。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福布斯》,这些公司的策略很简单:通过高级研究人员的大规模反抗、微软扣留云计算信用额度以及投资者的潜在诉讼,三管齐下让OpenAI代理首席执行官米拉·穆拉蒂和剩余董事会领导下的新管理层承认自身的处境已经难以为继。

面对这样的组合策略,人们认为管理层将不得不重新接受阿尔特曼,这很可能导致那些被认为曾推动罢免阿尔特曼的人随后离职,其中包括联合创始人伊利亚·苏茨克维以及OpenAI董事会董事、Quora首席执行官亚当·德安吉洛。

两位消息人士称,如果不能及时完成这一举措,阿尔特曼和OpenAI前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将为一家新的初创公司筹集资金。一位消息人士补充说:“如果他们不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两人就会继续成立Newco。”

阿尔特曼的阵营和 OpenAI 的董事会此前曾在太平洋时间周六和周日下午 5 点设定了两个谈判期限,但最终都没有达成一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一家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正在独立与微软联系,鼓励微软推动恢复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的职位。该消息人士补充说,无论阿尔特曼如何选择,该公司都将给予支持。

上周六早些时候,The Information报道称,阿尔特曼已经在与投资者会面,为成立初创公司的项目筹集资金。一位与阿尔特曼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说,阿尔特曼选择复职或是新建公司都有可能。该消息人士表示:“我认为他真的想要最好的结果。他不想看到生命被摧毁。”

微软是所有推动阿尔特曼复职举措中的关键参与者,它是OpenAI的重要合作伙伴,总共已为该公司投入了13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对OpenAI解雇阿尔特曼感到惊讶和“愤怒”。据Semafor的报道,微软只向OpenAI提供了上述金额中的一小部分。一位了解微软想法的消息人士称,微软更希望看到一个重要合作伙伴保持稳定。

上周五,《福布斯》报道了投资者对阿尔特曼被OpenAI董事会解雇一事感到茫然,对于一家高估值的大型科技公司来说,OpenAI董事会是一个不寻常的群体。

对于美国商界而言,山姆·阿尔特曼的离开以及微软最后的妥协代表着一种公司经营管理泛政治化的起点。但这家公司在决策机制上最大的创新(或者最被诟病的地方)在于,空洞的理念或担忧最终演化成了权柄。■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