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14 15:16
科技

马斯克口中的“富足时代”对资本主义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位世界首富对AI取代人类日常工作后可能出现的情境描绘了一个更加乌托邦式的愿景。
马斯克:未来全球十大汽车制造商将有9家来自中国
Tim Higgins

■对于人类未来,马斯克(Elon Musk)预测的最佳情境听起来很像科幻社会主义。

这位世界首富多年来一直对AI的危险发出警告,最近,他对超级智能机器人取代日常工人后可能出现的情境描绘了一个更加乌托邦式的愿景。

马斯克本月称:“我们将进入一个富足的时代。”

他当时正与英国首相苏纳克(Rishi Sunak)公开对话;苏纳克与许多世界领导人一样,正试图把控这项快速发展的技术对工作和生活的影响。苏纳克说,他认为工作行为赋予人意义,并对马斯克的预测表示担忧。

“我认为工作是一件好事,它让人们的生活有了目标,”苏纳克对马斯克称。“如果你把其中的一大部分去掉,那意味着什么?”

这正是问题所在。

当马斯克谈到AI的威胁时,他描述的往往是《终结者》(The Terminator)电影或其他科幻作品中的世界末日场景,机器人在这些场景中会背叛自己的创造者。

最近,马斯克在正面谈论AI时喜欢引用另一类科幻作品来描述该技术会如何改变世界:自称社会主义者的已故作家伊恩·班克斯(Iain Banks)的科幻系列小说,故事围绕着一个居住着超级智能AI等多物种的后匮乏社会展开。

从某种程度上说,马斯克也是在为自己的商业赌局造势。

特斯拉(Tesla)天价估值背后的高涨热情部分来自于马斯克对这家汽车公司开发人形机器人能力的预测,这种被称为擎天柱(Optimus)的人形机器人可以被用于从私人助理到工厂工人等所有工作。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还创办了一家名为xAI的AI初创公司,他说该公司的目标是开发自己的超人类智能,而一些人士对这种可能性持怀疑态度。

马斯克在7月份一次会议上说,从长远看,数字超级智能与机器人技术相结合本质上将使商品和服务接近免费。

马斯克已声称他开发人形机器人的工作是解决劳动力问题的一种尝试,他说现在没有足够的工人,并提醒说低出生率将带来更大的问题。

马斯克去年在一场TED演讲中说:“我不担心……会让人们失业。”他说:“实际上,我们将面临而且已经面临大规模的劳动力短缺。因此,我认为我们将面临的问题不是有人没工作,而是实际上仍然会有劳动力短缺,即使在未来也一样。”

马斯克预测,机器人将取代那些令人不快、危险或乏味的工作。

“烹饪食物很有意思,但洗碗就不那么有意思了,”马斯克本月说。“电脑非常乐意洗碗。”

马斯克并不是唯一一个预测变革即将到来的人,之前OpenAI的聊天机器人取得令人惊喜的成功,促使人们今年对这项技术报以更大热情,相信该技术即将实现曾被认为仅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巨大突破。

高盛(Goldman Sachs)4月份预计,从短期来看,在未来十年生成式AI可能使全球GDP提高7%,AI可能使美国大约三分之二的岗位实现部分自动化。

这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在上个月《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Tech Live大会上,知名风险投资人Vinod Khosla预测,在十年内,目前所有岗位中有80%的岗位能由AI完成80%的工作。Khosla的公司对这项技术进行了投资。

“我相信,对于那些采取这些技术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上工作的必要将在25年内消失,”Khosla说。“我确实认为,全民基本收入有保证最低标准的空间,人们将能够从事他们想从事的工作。”

忘掉全民基本收入吧。在马斯克的世界里,他预想的是更富足的情形,除了独特的艺术品和房地产,大多数东西都是丰富的。

“我们不会有全民基本收入,我们会有全民高收入,”马斯克本月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将起到平均或者均衡器的效果,因为我真的认为每个人都将有机会接触这个神奇的精灵。”

所有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像社会主义,只是不清楚在这个“马斯克主义”(Muskism)的社会里,谁控制着资源。几年前,马斯克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不是那种把资源从生产力最高的地方转移到生产力最低的地方,假装行善,实际上却造成伤害的社会主义,”他曾在推文中写道,“真正的社会主义追求的是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他认为,在一个机器人工人的世界里,我们的经济可能会失去意义。

“什么是经济?经济就是人均GDP乘以人口数量,”马斯克今年在法国的一次科技大会上说。“现在,如果实际上你没有人数限制,如果你有无限数量的……人或机器人,那么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到那时经济意义是什么,因为你实际上将拥有无限的经济。”

从理论上讲,人类将被解放出来从事其他事业。但其他事业是什么呢?生孩子。定制烹饪。做个有竞争力的人。

“很显然,机器可以比人类跑得更快,但我们仍有人与人的赛跑,”马斯克说。“我们仍然喜欢与他人竞争,至少看看谁是最优秀的人。”

不过,即使马斯克在谈论这种未来时,他似乎也在苦苦思索它在实践中的实际意义,以及它可能如何与自己的生活相悖。

没有人比马斯克更能体现科技界的“不死不休”,他经营着多家公司,吹嘘自己每天睡在工厂的地板上,打造出从火箭跨越至推文的商业帝国。

“坦率地说,如果思之过甚,可能会让我感到沮丧和失去动力,因为……我为创建公司付出了很多心血、汗水和泪水,”马斯克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如果我牺牲了自己更享受的与朋友和家人共处的时光,然而最终AI可以完成所有这些陪伴,这一切有意义吗?”

马斯克总结道,在某种程度上,他有时必须刻意不去怀疑,才能保持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14 15:16
科技

马斯克口中的“富足时代”对资本主义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位世界首富对AI取代人类日常工作后可能出现的情境描绘了一个更加乌托邦式的愿景。
马斯克:未来全球十大汽车制造商将有9家来自中国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Tim Higgins

■对于人类未来,马斯克(Elon Musk)预测的最佳情境听起来很像科幻社会主义。

这位世界首富多年来一直对AI的危险发出警告,最近,他对超级智能机器人取代日常工人后可能出现的情境描绘了一个更加乌托邦式的愿景。

马斯克本月称:“我们将进入一个富足的时代。”

他当时正与英国首相苏纳克(Rishi Sunak)公开对话;苏纳克与许多世界领导人一样,正试图把控这项快速发展的技术对工作和生活的影响。苏纳克说,他认为工作行为赋予人意义,并对马斯克的预测表示担忧。

“我认为工作是一件好事,它让人们的生活有了目标,”苏纳克对马斯克称。“如果你把其中的一大部分去掉,那意味着什么?”

这正是问题所在。

当马斯克谈到AI的威胁时,他描述的往往是《终结者》(The Terminator)电影或其他科幻作品中的世界末日场景,机器人在这些场景中会背叛自己的创造者。

最近,马斯克在正面谈论AI时喜欢引用另一类科幻作品来描述该技术会如何改变世界:自称社会主义者的已故作家伊恩·班克斯(Iain Banks)的科幻系列小说,故事围绕着一个居住着超级智能AI等多物种的后匮乏社会展开。

从某种程度上说,马斯克也是在为自己的商业赌局造势。

特斯拉(Tesla)天价估值背后的高涨热情部分来自于马斯克对这家汽车公司开发人形机器人能力的预测,这种被称为擎天柱(Optimus)的人形机器人可以被用于从私人助理到工厂工人等所有工作。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还创办了一家名为xAI的AI初创公司,他说该公司的目标是开发自己的超人类智能,而一些人士对这种可能性持怀疑态度。

马斯克在7月份一次会议上说,从长远看,数字超级智能与机器人技术相结合本质上将使商品和服务接近免费。

马斯克已声称他开发人形机器人的工作是解决劳动力问题的一种尝试,他说现在没有足够的工人,并提醒说低出生率将带来更大的问题。

马斯克去年在一场TED演讲中说:“我不担心……会让人们失业。”他说:“实际上,我们将面临而且已经面临大规模的劳动力短缺。因此,我认为我们将面临的问题不是有人没工作,而是实际上仍然会有劳动力短缺,即使在未来也一样。”

马斯克预测,机器人将取代那些令人不快、危险或乏味的工作。

“烹饪食物很有意思,但洗碗就不那么有意思了,”马斯克本月说。“电脑非常乐意洗碗。”

马斯克并不是唯一一个预测变革即将到来的人,之前OpenAI的聊天机器人取得令人惊喜的成功,促使人们今年对这项技术报以更大热情,相信该技术即将实现曾被认为仅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巨大突破。

高盛(Goldman Sachs)4月份预计,从短期来看,在未来十年生成式AI可能使全球GDP提高7%,AI可能使美国大约三分之二的岗位实现部分自动化。

这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在上个月《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Tech Live大会上,知名风险投资人Vinod Khosla预测,在十年内,目前所有岗位中有80%的岗位能由AI完成80%的工作。Khosla的公司对这项技术进行了投资。

“我相信,对于那些采取这些技术的国家来说,在社会上工作的必要将在25年内消失,”Khosla说。“我确实认为,全民基本收入有保证最低标准的空间,人们将能够从事他们想从事的工作。”

忘掉全民基本收入吧。在马斯克的世界里,他预想的是更富足的情形,除了独特的艺术品和房地产,大多数东西都是丰富的。

“我们不会有全民基本收入,我们会有全民高收入,”马斯克本月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将起到平均或者均衡器的效果,因为我真的认为每个人都将有机会接触这个神奇的精灵。”

所有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像社会主义,只是不清楚在这个“马斯克主义”(Muskism)的社会里,谁控制着资源。几年前,马斯克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不是那种把资源从生产力最高的地方转移到生产力最低的地方,假装行善,实际上却造成伤害的社会主义,”他曾在推文中写道,“真正的社会主义追求的是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他认为,在一个机器人工人的世界里,我们的经济可能会失去意义。

“什么是经济?经济就是人均GDP乘以人口数量,”马斯克今年在法国的一次科技大会上说。“现在,如果实际上你没有人数限制,如果你有无限数量的……人或机器人,那么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到那时经济意义是什么,因为你实际上将拥有无限的经济。”

从理论上讲,人类将被解放出来从事其他事业。但其他事业是什么呢?生孩子。定制烹饪。做个有竞争力的人。

“很显然,机器可以比人类跑得更快,但我们仍有人与人的赛跑,”马斯克说。“我们仍然喜欢与他人竞争,至少看看谁是最优秀的人。”

不过,即使马斯克在谈论这种未来时,他似乎也在苦苦思索它在实践中的实际意义,以及它可能如何与自己的生活相悖。

没有人比马斯克更能体现科技界的“不死不休”,他经营着多家公司,吹嘘自己每天睡在工厂的地板上,打造出从火箭跨越至推文的商业帝国。

“坦率地说,如果思之过甚,可能会让我感到沮丧和失去动力,因为……我为创建公司付出了很多心血、汗水和泪水,”马斯克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如果我牺牲了自己更享受的与朋友和家人共处的时光,然而最终AI可以完成所有这些陪伴,这一切有意义吗?”

马斯克总结道,在某种程度上,他有时必须刻意不去怀疑,才能保持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