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0-17 07:56
金融

城商行如何走出困境?

王倩:在当前整个金融行业风险加大、监管加严、利润空间缩小、经营压力增大的背景下,城商行选择外源性资本补充的路径,是合理的出路么?
人民币正在悄然崛起
王倩

■最近,关于城商行的信息迭出。例如9月底,深交所更新多家在会IPO企业信息,知名城商行广州银行提交了最新版招股说明书等上市材料,将关键经营数据更新到2023年上半年。公司不良贷款金额和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信用减值损失增长较快,一定程度上吞噬净利润。

此外,还有类似的消息,比如城商行流动性指标达标压力影响其期限选择;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为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方;城商行大规模持有中小银行二永债等。字里行间透露着信息,城商行出现了流动性以及系统性风险。

以10月10日同花顺的信息为例,股份制银行与AA级别的城商行成为目前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方。

城商行本身的定位在“为本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城市中小企业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它设立的初衷是“服务于地方经济为基础,服务于本地市民为重点,服务于中小企业为立行之本”,从而成为城市经济的主要载体。

各种不同形式的外源性资本补充成为自去年底以来城商行题材的热点内容。永续债、增资扩股、上市、二级资本债等,是当前城商行外源性资本补充采用的主要方式。在当前整个金融行业风险加大、监管加严、利润空间缩小、经营压力增大的背景下,城商行选择外源性资本补充的路径,是合理的出路么?

城商行信贷领域的信用风险来自于它针对于当地的企业机构、小微企业与不断扩张的个人贷款业务,以及信用卡领域。针对企业类别的放贷,城商行近几年一直遵循扩张的经营策略。盲目扩张致使其不良贷款率增加,加上经济下行导致资产质量迅速恶化,不良贷款集中爆发,其高发产业在例如制造业与原材料、能源行业。针对小微类别的放贷,包括城商行的各类银行,大多采用现代科技金融、智能授信的方式,来审批贷款。受到现代科技金融技术与发展的局限性,这种授信的方式效果并不理想。它直接增大了不良贷款率、欺诈风险的骗贷行为,城商行在这个层面面临的信用风险在加大。针对个人贷款业务与信用卡领域,目前头部城商行的消费贷余额超过了大多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城商行的整体不良消费贷款呈上升趋势。其原因主要在于:很多发放的消费贷款实质上是没有抵押的,它直接影响了还款的信用程度,尤其是在收入下行的时候,该风险会集中爆发。此外,城商行还存在消费贷多头授信,违约资金进入房市、股市的问题。这些不规范的消费贷授信,都直接加大了城商行面临的信用风险。在城商行发现的信用卡业务上,由于授信过于宽松,扩张速度盲目,也面临着高信用风险,即信用卡持卡人违约补偿换债务的风险。

投资领域的信用风险主要来自于违约债券。对于城商行与农商行具体来说,它们当前持有的券种规模较大的依次是同业存单、超短期融资与短期融资债券、中期票据、金融债等。城商行来自投资领域的债券违约风险很高。

我们将同业存单作为单独的一个部分来分析。如上图所示,目前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是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人。这些金融机构主要是中小规模的银行,而且集中在中小城市。以中期票据为例,城商行当前持有的中期票据大多数为城投领域企业的中期票据。城投行业的未到期中期票据,几乎全部是无担保的形式。当前,城投行业总体面临着地方隐形债务的风险,地方政府化解存量隐形债务的压力很大。它同时面临的还有发债平台债务高企的问题,目前超过 60%的地方政府隐形债务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借款。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与农商行总共持有近 1 万亿的中期票据,其中城农商行的持有量为 3,000 亿。城投领域企业的资金流与收益受宏观经济的影响较大,而且资金回流周期长、速度慢。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经济增长率预期不理想,又受到全球地缘政治不安定的影响,以及宏观利率水平下滑的不利因素,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了城投企业的债务支付能力,同样也意味着对中期票据的偿还能力。这些都直接影响了城商行的金融风险程度。

此外还存在一个现象,目前新发行的相当一部分中期票据,其发行目的是为其他类别的债券偿还。例如,以某集团公司 2019 年度第 M 期中期票据为例,其发债目的是为了偿还从不同银行机构借来的贷款。而从其募集说明书获得的信息,该集团公司存在很大的还款信用风险,其偿还能力存在问题。从以上几个角度来看,城商行在中期票据的持仓使其面临较高的信用风险。同样的以新债还旧债的问题,也存在与短期融资与超短期融资券。

在城商行的风险范畴内,交易对家类的信用风险是特指质押式回购的信用风险。城商行进行质押式回购,无论是采用股票质押,还是债券质押,由于它们的价格存在波动,当其价格波动方向不利的时候,持有股票、债券作为抵押物的一方,就面临交易对方违约支付的风险,即交易对家类的信用风险。这里略作解释,持有标的的融入方,由于其抵押物贬值,交易对家不通过抵押物来进行补偿,使得融入方面临违约风险。城商行当前面临交易对家类的信用违约风险。当前,股票、债券市场受到宏观经济下行的负面影响,市场价值呈普遍下跌趋势。它负面影响了抵押物——股票、债券的市场价值。城商行现在持仓大量的来自不同机构的融出方的质押:一方面,融出方的还款能力在下降;另一方面,抵押物的价值在下跌。两种因素共同促使了城商行面临着来自质押式回购头寸的信用风险。

此外,由于国内在质押式回购时,其为抵押物定价的方式存在偏差。或者说,普遍存在高估质押式回购抵押品价值的潜在现象,这个因素更加大了质押式回购信用风险损失的风险敞口。从总体市场质押规模来看,风险敞口非常高。

城商行面临的集中性风险体现在不同维度,显著的集中性风险体现在其区域性集中、贷款头寸集中、持有的债券种类集中、债权人集中,以及到期期限时间集中、以及授信集中。

详细来看,城商行的经营定位特征决定了其本地区域性集中;城商行发放的贷款有明显的大客户集中贷款的特征;它持有大量的同业存单、中期票据等头寸,它们都是当前风险高发的金融产品种类;此外,我们上面提及的到期期限集中,未预测到期限错配的风险等,都是城商行风险集中的显著表象。这些都需要进行风险分散化与优化,来降低城商行面临的风险。

城商行面临的市场风险来自其业务领域,例如它经营产品中的股票、债券、外汇、商品及利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在这其中,利率波动为贷款和固定收益类产品带来风险。利率波动是城商行所面临的最大风险种类,因为在城商行经营的业务中,债务类产品为主要。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及,近来利率呈下行趋势,这为城商行的提前偿付风险带来压力。借款人现在可以以更低的利率获得融资,因此而解除之前签署的贷款协约。提前偿付风险为银行带来的是利息收入的损失。

从上文中阐明的城商行面临风险问题来看,宏观经济的不可预测与城商行的经营乏力,是其背负风险的主要根源。城商行成为城市经济的主要载体,它隐藏着一些不能够回避的症结,例如过分依赖城市经济、产业高度集中、客户结构增长乏力、区域限制、投资经营策略的偏差、盲目扩张同业等,同时还需要承担当地政府与企业等的隐形债务。在当前的经济与金融场景下,寻找解决风险问题的路径,应对变化的风险环境,相较于纯粹的外源性资本扩充,对于城商行健康的走出困境,力量更加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0-17 07:56
金融

城商行如何走出困境?

王倩:在当前整个金融行业风险加大、监管加严、利润空间缩小、经营压力增大的背景下,城商行选择外源性资本补充的路径,是合理的出路么?
人民币正在悄然崛起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王倩

■最近,关于城商行的信息迭出。例如9月底,深交所更新多家在会IPO企业信息,知名城商行广州银行提交了最新版招股说明书等上市材料,将关键经营数据更新到2023年上半年。公司不良贷款金额和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信用减值损失增长较快,一定程度上吞噬净利润。

此外,还有类似的消息,比如城商行流动性指标达标压力影响其期限选择;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为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方;城商行大规模持有中小银行二永债等。字里行间透露着信息,城商行出现了流动性以及系统性风险。

以10月10日同花顺的信息为例,股份制银行与AA级别的城商行成为目前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方。

城商行本身的定位在“为本地区经济发展尤其是城市中小企业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它设立的初衷是“服务于地方经济为基础,服务于本地市民为重点,服务于中小企业为立行之本”,从而成为城市经济的主要载体。

各种不同形式的外源性资本补充成为自去年底以来城商行题材的热点内容。永续债、增资扩股、上市、二级资本债等,是当前城商行外源性资本补充采用的主要方式。在当前整个金融行业风险加大、监管加严、利润空间缩小、经营压力增大的背景下,城商行选择外源性资本补充的路径,是合理的出路么?

城商行信贷领域的信用风险来自于它针对于当地的企业机构、小微企业与不断扩张的个人贷款业务,以及信用卡领域。针对企业类别的放贷,城商行近几年一直遵循扩张的经营策略。盲目扩张致使其不良贷款率增加,加上经济下行导致资产质量迅速恶化,不良贷款集中爆发,其高发产业在例如制造业与原材料、能源行业。针对小微类别的放贷,包括城商行的各类银行,大多采用现代科技金融、智能授信的方式,来审批贷款。受到现代科技金融技术与发展的局限性,这种授信的方式效果并不理想。它直接增大了不良贷款率、欺诈风险的骗贷行为,城商行在这个层面面临的信用风险在加大。针对个人贷款业务与信用卡领域,目前头部城商行的消费贷余额超过了大多数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城商行的整体不良消费贷款呈上升趋势。其原因主要在于:很多发放的消费贷款实质上是没有抵押的,它直接影响了还款的信用程度,尤其是在收入下行的时候,该风险会集中爆发。此外,城商行还存在消费贷多头授信,违约资金进入房市、股市的问题。这些不规范的消费贷授信,都直接加大了城商行面临的信用风险。在城商行发现的信用卡业务上,由于授信过于宽松,扩张速度盲目,也面临着高信用风险,即信用卡持卡人违约补偿换债务的风险。

投资领域的信用风险主要来自于违约债券。对于城商行与农商行具体来说,它们当前持有的券种规模较大的依次是同业存单、超短期融资与短期融资债券、中期票据、金融债等。城商行来自投资领域的债券违约风险很高。

我们将同业存单作为单独的一个部分来分析。如上图所示,目前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是同业存单的主要发行人。这些金融机构主要是中小规模的银行,而且集中在中小城市。以中期票据为例,城商行当前持有的中期票据大多数为城投领域企业的中期票据。城投行业的未到期中期票据,几乎全部是无担保的形式。当前,城投行业总体面临着地方隐形债务的风险,地方政府化解存量隐形债务的压力很大。它同时面临的还有发债平台债务高企的问题,目前超过 60%的地方政府隐形债务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借款。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与农商行总共持有近 1 万亿的中期票据,其中城农商行的持有量为 3,000 亿。城投领域企业的资金流与收益受宏观经济的影响较大,而且资金回流周期长、速度慢。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经济增长率预期不理想,又受到全球地缘政治不安定的影响,以及宏观利率水平下滑的不利因素,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了城投企业的债务支付能力,同样也意味着对中期票据的偿还能力。这些都直接影响了城商行的金融风险程度。

此外还存在一个现象,目前新发行的相当一部分中期票据,其发行目的是为其他类别的债券偿还。例如,以某集团公司 2019 年度第 M 期中期票据为例,其发债目的是为了偿还从不同银行机构借来的贷款。而从其募集说明书获得的信息,该集团公司存在很大的还款信用风险,其偿还能力存在问题。从以上几个角度来看,城商行在中期票据的持仓使其面临较高的信用风险。同样的以新债还旧债的问题,也存在与短期融资与超短期融资券。

在城商行的风险范畴内,交易对家类的信用风险是特指质押式回购的信用风险。城商行进行质押式回购,无论是采用股票质押,还是债券质押,由于它们的价格存在波动,当其价格波动方向不利的时候,持有股票、债券作为抵押物的一方,就面临交易对方违约支付的风险,即交易对家类的信用风险。这里略作解释,持有标的的融入方,由于其抵押物贬值,交易对家不通过抵押物来进行补偿,使得融入方面临违约风险。城商行当前面临交易对家类的信用违约风险。当前,股票、债券市场受到宏观经济下行的负面影响,市场价值呈普遍下跌趋势。它负面影响了抵押物——股票、债券的市场价值。城商行现在持仓大量的来自不同机构的融出方的质押:一方面,融出方的还款能力在下降;另一方面,抵押物的价值在下跌。两种因素共同促使了城商行面临着来自质押式回购头寸的信用风险。

此外,由于国内在质押式回购时,其为抵押物定价的方式存在偏差。或者说,普遍存在高估质押式回购抵押品价值的潜在现象,这个因素更加大了质押式回购信用风险损失的风险敞口。从总体市场质押规模来看,风险敞口非常高。

城商行面临的集中性风险体现在不同维度,显著的集中性风险体现在其区域性集中、贷款头寸集中、持有的债券种类集中、债权人集中,以及到期期限时间集中、以及授信集中。

详细来看,城商行的经营定位特征决定了其本地区域性集中;城商行发放的贷款有明显的大客户集中贷款的特征;它持有大量的同业存单、中期票据等头寸,它们都是当前风险高发的金融产品种类;此外,我们上面提及的到期期限集中,未预测到期限错配的风险等,都是城商行风险集中的显著表象。这些都需要进行风险分散化与优化,来降低城商行面临的风险。

城商行面临的市场风险来自其业务领域,例如它经营产品中的股票、债券、外汇、商品及利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在这其中,利率波动为贷款和固定收益类产品带来风险。利率波动是城商行所面临的最大风险种类,因为在城商行经营的业务中,债务类产品为主要。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及,近来利率呈下行趋势,这为城商行的提前偿付风险带来压力。借款人现在可以以更低的利率获得融资,因此而解除之前签署的贷款协约。提前偿付风险为银行带来的是利息收入的损失。

从上文中阐明的城商行面临风险问题来看,宏观经济的不可预测与城商行的经营乏力,是其背负风险的主要根源。城商行成为城市经济的主要载体,它隐藏着一些不能够回避的症结,例如过分依赖城市经济、产业高度集中、客户结构增长乏力、区域限制、投资经营策略的偏差、盲目扩张同业等,同时还需要承担当地政府与企业等的隐形债务。在当前的经济与金融场景下,寻找解决风险问题的路径,应对变化的风险环境,相较于纯粹的外源性资本扩充,对于城商行健康的走出困境,力量更加显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