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22 18:12
商业与经济

俞董直播对谈未解决东方甄选核心矛盾

翁一:表面上,此次危机似乎是渡过了,但深层矛盾依然没有解决,双方均未突破传统大公司日渐僵化的科层体制的思维茧房。
俞敏洪董宇辉东方甄选事件背后,流量是最大推手
翁一

■东方甄选小作文事件持续发酵,粉丝取关、股票下挫,形势急转直下。舆论之所以高度关注,是因为在这个职场普遍焦虑的年代,投资人、老板、管理层、打工人,都在此次事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引发了他们对自身职场处境的深深思量。

该事件的进展是孙东旭下课、俞敏洪亲自兼任东方甄选CEO。12月16日晚,俞敏洪与董宇辉在抖音直播间对谈,以回应舆论关切。

直播对谈在一种理想主义包装之下,却难以摆脱尴尬和苦涩的氛围中进行。舆论普遍同情的董宇辉,明确表示无意于成为销售冠军,也便暂时关闭了外界普遍建议、猜测的转会或自立门户的大门,他将继续留在东方甄选,同时,也表达了对薪酬保密协议的严重关切。俞敏洪则将自己描述为甩手掌柜,称一般不会干涉管理团队的具体工作,某种程度上将此次风波归咎于以孙旭东为首的管理团队。俩人都非常默契地回避了在新的形势下东方甄选公司治理结构是否需要改变这一核心矛盾,即董宇辉究竟以何种身份参与东方甄选,如何占股分润,这些问题一概回避,外界不得而知。

去年6月,东方甄选因董宇辉意外走红,随即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东方甄选系母公司新东方因国家整顿教培行业而谋求生存、突出重围之产物,用俞敏洪的话讲是“老天爷的眷顾”。毋庸置疑,没有董宇辉,东方甄选未必能走到今日之规模。董宇辉在过去的一年半里,积累了海量人气。甘肃人民出版社有一份综合类文摘杂志叫《读者》,是许多年里国人的精神食粮,精准匹配国人平均认知结构和思维水准。而董宇辉正是个人IP时代的《读者》,邻家男孩,凤凰男,丈母娘心仪女婿,文青,善良。他由一种刚开始时的无形象征资本疯狂扩张,跑马圈地,收割流量,到目前完全压倒了拥有有形实际资本的东方甄选平台。

广告
象征资本是法国文化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提出的一个概念,它揭示出市场体制下社会中象征活动(符号现象)的经济主义原则。毫无疑问,董宇辉在与粉丝密切的日常互动中产生了强大的象征资本,以至于能够替代俞敏洪所拥有的实际资本(经济资本),成为赋予东方甄选扩张和变现的核心因素。不难想象,一旦董离开东方甄选,平台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运转,是颇成疑问的。归根结底,个人IP时代,消费者是因为董才留在平台,非因平台而留在平台,尽管到目前为止,董忍让只是东方甄选的一名一线工作人员,但现实是他完全有实力颠覆整个平台。

显然,双方对于这种实力倒置的现状都心知肚明,以罗永浩为首的新东方老人,也是竞争对手,以及整体舆论氛围,更是长篇累牍地揭示这种实力倒置。按照直播电商行业现状,头部主播拥有绝对话语权,股权、利润、人事等方方面面都完全碾压平台,各家平台或默认或有苦难言,总体氛围即是如此。

由于个人阅历、性格和情怀等诸多因素,董宇辉不想成为老板,甚至不想成为合伙人,就是想单纯地当个知识分子打工人,这不代表他未来也这么想,或者说东方甄选要继续往前发展,董与平台究竟以何种关系合作这一根本性问题在此次风波中就彻底解决了。

如果说董是碍于性格,俞敏洪则更多是担心董功高震主进而危及自己对东方甄选的掌控。我们知道,传统教培时代,老师依附于机构,不听话就换,不愁新人冒不出来,因为生源来自于对机构的信任。一直以来,俞都奉行此种公司治理模式,而东方甄选又带有强烈的新东方基因,可以说,此次风波的本质就是新东方传统公司治理结构在个人IP时代因循守旧、依然故我的具体表征。

复盘整个事件,不难发现,俞其实一开始就站在了管理团队一边,或者说孙的言行就是俞本人的意思,孙之于俞类似秦桧之于宋高宗。作为新东方体制及东方甄选体制的缔造者和操纵者,俞一直努力试图用这种大企业科层制来掌控董,也曾传言董是可以被取代的。概言之,俞和他的管理团队的思维模式依然固执地停留在新东方时代。

但现实给了俞致命一击。电商直播时代,主播个人才是核心,是整个业务的灵魂,是唯一的驱动力,灵魂不在了,业务也就彻底废了,因为消费者认的是主播而不是机构。董之所以能有今日之成就,说不清道不明的造化机运是主因,妄图再造一个董宇辉是痴人说梦。显然,俞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商业面前,实力决定一切,其引以为傲拥有绝对的有形的实力资本、实体资本,走到今天,某种程度上已然成了一具空壳。俞是清醒的,也是老辣的。即便现实如此,他仍然以导师面目出现,对董谆谆教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绝口不提核心问题,也即董有否成为合伙人的问题。他的潜台词非常明确,董作为高级打工者留下来继续干,而非以行业标准之合伙人身份参与公司运营管理。说到底,俞还是传统企业老板的心态,不具备互联网大厂马化腾之于张小龙放手让其掌控微信的格局观。

俩人直播对谈看上去使东方甄选暂时渡过了此番危机,但绝非公关所言之力挽狂澜,只不过是一场缺乏逻辑的、空洞的、无根的道德整合。东方甄选能否继续往上走有待观察,目测已见顶的可能性较大。摆在俩人面前的、此前作为缓冲地带的管理层已不复存在,接下去红脸白脸都需要俞一个人扮演。至于尚未犯过错的董,未来或许还有诸多可能性。而最坏的结果,董和平台皆废也不无可能。

东方甄选脱胎于新东方,临危受命,成功开辟出了一条后教培时代的新东方转型之路。俞最大的成功即在于,他制造了一种信念,一种自新东方诞生以来传承至今的理想主义信念。然而,成也理想主义,败也理想主义,理想主义终究不能替代公司治理结构的革故鼎新。表面上,此次危机似乎是渡过了,但深层矛盾依然没有解决,双方(尤其俞)均未突破传统大公司日渐僵化的科层体制的思维茧房,并未就未来的合作达成共识,且关系依然脆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22 18:12
商业与经济

俞董直播对谈未解决东方甄选核心矛盾

翁一:表面上,此次危机似乎是渡过了,但深层矛盾依然没有解决,双方均未突破传统大公司日渐僵化的科层体制的思维茧房。
俞敏洪董宇辉东方甄选事件背后,流量是最大推手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翁一

■东方甄选小作文事件持续发酵,粉丝取关、股票下挫,形势急转直下。舆论之所以高度关注,是因为在这个职场普遍焦虑的年代,投资人、老板、管理层、打工人,都在此次事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引发了他们对自身职场处境的深深思量。

该事件的进展是孙东旭下课、俞敏洪亲自兼任东方甄选CEO。12月16日晚,俞敏洪与董宇辉在抖音直播间对谈,以回应舆论关切。

直播对谈在一种理想主义包装之下,却难以摆脱尴尬和苦涩的氛围中进行。舆论普遍同情的董宇辉,明确表示无意于成为销售冠军,也便暂时关闭了外界普遍建议、猜测的转会或自立门户的大门,他将继续留在东方甄选,同时,也表达了对薪酬保密协议的严重关切。俞敏洪则将自己描述为甩手掌柜,称一般不会干涉管理团队的具体工作,某种程度上将此次风波归咎于以孙旭东为首的管理团队。俩人都非常默契地回避了在新的形势下东方甄选公司治理结构是否需要改变这一核心矛盾,即董宇辉究竟以何种身份参与东方甄选,如何占股分润,这些问题一概回避,外界不得而知。

去年6月,东方甄选因董宇辉意外走红,随即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东方甄选系母公司新东方因国家整顿教培行业而谋求生存、突出重围之产物,用俞敏洪的话讲是“老天爷的眷顾”。毋庸置疑,没有董宇辉,东方甄选未必能走到今日之规模。董宇辉在过去的一年半里,积累了海量人气。甘肃人民出版社有一份综合类文摘杂志叫《读者》,是许多年里国人的精神食粮,精准匹配国人平均认知结构和思维水准。而董宇辉正是个人IP时代的《读者》,邻家男孩,凤凰男,丈母娘心仪女婿,文青,善良。他由一种刚开始时的无形象征资本疯狂扩张,跑马圈地,收割流量,到目前完全压倒了拥有有形实际资本的东方甄选平台。

广告
象征资本是法国文化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提出的一个概念,它揭示出市场体制下社会中象征活动(符号现象)的经济主义原则。毫无疑问,董宇辉在与粉丝密切的日常互动中产生了强大的象征资本,以至于能够替代俞敏洪所拥有的实际资本(经济资本),成为赋予东方甄选扩张和变现的核心因素。不难想象,一旦董离开东方甄选,平台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运转,是颇成疑问的。归根结底,个人IP时代,消费者是因为董才留在平台,非因平台而留在平台,尽管到目前为止,董忍让只是东方甄选的一名一线工作人员,但现实是他完全有实力颠覆整个平台。

显然,双方对于这种实力倒置的现状都心知肚明,以罗永浩为首的新东方老人,也是竞争对手,以及整体舆论氛围,更是长篇累牍地揭示这种实力倒置。按照直播电商行业现状,头部主播拥有绝对话语权,股权、利润、人事等方方面面都完全碾压平台,各家平台或默认或有苦难言,总体氛围即是如此。

由于个人阅历、性格和情怀等诸多因素,董宇辉不想成为老板,甚至不想成为合伙人,就是想单纯地当个知识分子打工人,这不代表他未来也这么想,或者说东方甄选要继续往前发展,董与平台究竟以何种关系合作这一根本性问题在此次风波中就彻底解决了。

如果说董是碍于性格,俞敏洪则更多是担心董功高震主进而危及自己对东方甄选的掌控。我们知道,传统教培时代,老师依附于机构,不听话就换,不愁新人冒不出来,因为生源来自于对机构的信任。一直以来,俞都奉行此种公司治理模式,而东方甄选又带有强烈的新东方基因,可以说,此次风波的本质就是新东方传统公司治理结构在个人IP时代因循守旧、依然故我的具体表征。

复盘整个事件,不难发现,俞其实一开始就站在了管理团队一边,或者说孙的言行就是俞本人的意思,孙之于俞类似秦桧之于宋高宗。作为新东方体制及东方甄选体制的缔造者和操纵者,俞一直努力试图用这种大企业科层制来掌控董,也曾传言董是可以被取代的。概言之,俞和他的管理团队的思维模式依然固执地停留在新东方时代。

但现实给了俞致命一击。电商直播时代,主播个人才是核心,是整个业务的灵魂,是唯一的驱动力,灵魂不在了,业务也就彻底废了,因为消费者认的是主播而不是机构。董之所以能有今日之成就,说不清道不明的造化机运是主因,妄图再造一个董宇辉是痴人说梦。显然,俞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商业面前,实力决定一切,其引以为傲拥有绝对的有形的实力资本、实体资本,走到今天,某种程度上已然成了一具空壳。俞是清醒的,也是老辣的。即便现实如此,他仍然以导师面目出现,对董谆谆教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绝口不提核心问题,也即董有否成为合伙人的问题。他的潜台词非常明确,董作为高级打工者留下来继续干,而非以行业标准之合伙人身份参与公司运营管理。说到底,俞还是传统企业老板的心态,不具备互联网大厂马化腾之于张小龙放手让其掌控微信的格局观。

俩人直播对谈看上去使东方甄选暂时渡过了此番危机,但绝非公关所言之力挽狂澜,只不过是一场缺乏逻辑的、空洞的、无根的道德整合。东方甄选能否继续往上走有待观察,目测已见顶的可能性较大。摆在俩人面前的、此前作为缓冲地带的管理层已不复存在,接下去红脸白脸都需要俞一个人扮演。至于尚未犯过错的董,未来或许还有诸多可能性。而最坏的结果,董和平台皆废也不无可能。

东方甄选脱胎于新东方,临危受命,成功开辟出了一条后教培时代的新东方转型之路。俞最大的成功即在于,他制造了一种信念,一种自新东方诞生以来传承至今的理想主义信念。然而,成也理想主义,败也理想主义,理想主义终究不能替代公司治理结构的革故鼎新。表面上,此次危机似乎是渡过了,但深层矛盾依然没有解决,双方(尤其俞)均未突破传统大公司日渐僵化的科层体制的思维茧房,并未就未来的合作达成共识,且关系依然脆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