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2 19:34
商业与经济

美国公司发现与“中国制造”脱钩并非易事

贸易数据、企业公告和新的学术研究显示,从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运往美国的很大一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公司拥有的工厂生产的。
“让利”其实是个伪命题?
Stella Yifan Xie

■美国公司在面临减少对华敞口的巨大压力之际,正越来越多地转向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等地的工厂。

不过许多公司发现避开中国并非易事。

贸易数据、企业公告和新的学术研究显示,从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运往美国的很大一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公司拥有的工厂生产的。中国公司正在向海外扩张,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规避美国的关税。

其他许多在较小国家制成的产品使用了来自中国供应商的关键投入,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这些产品根本无法生产出来。
对于寻求让美国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机器脱钩的决策者和公司来说,这些现实突显了它们面临的挑战。一些连接美国和中国的供应链远谈不上脱钩,只是增加了一两个环节,增加了复杂性和成本。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10月份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自2021年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贸易转道其他地方,中美之间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复杂。然而,供应给美国的许多商品仍源自中国,这意味着多元化方面的进展有限。

汇丰(HSBC)首席亚洲经济学家Frederic Neumann说:“我们必须承认,相互依赖的情形仍在继续。”

自2018年以来,华盛顿已对鞋类和化学品等数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减少美国对华依赖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从苹果公司(Apple)到特斯拉(Tesla)等美国企业已经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或鼓励供应商这样做。

有经济学家说,这些努力有助于减少美国在某些产品上对中国的依赖,如消费电子产品和家具。这些努力还刺激了对美国制造业的投资,为美国人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

根据美国官方贸易数据,今年前六个月,中国仅占美国商品进口的13.3%。这不仅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远低于2017年21.6%的单年峰值。

中美经济在其他方面也在脱钩。根据总部在纽约的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去年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创下20年来的低点,为82亿美元。一些美国公司已经撤出中国,与此同时中国专注于向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销售更多商品。

但是,进一步研究现有数据就会发现一幅更为复杂的图景:中美两国经济的某些部分正在分道扬镳,而另一些部分并没有。经济学家说,在某些情况下,美国的政策正在引发供应链调整,这些调整实际上导致更加依赖中国供应商。

部分原因是中国企业主正在向较小国家的业务投入资金,因此当美国人从泰国等地的工厂购买产品时,有时他们实际上是在从中国公司购买产品。

中国保温杯生产商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Haers Vacuum Containers)于2021年底在泰国新建了一家工厂。该公司称,这项投资的部分目的是防范潜在的贸易摩擦。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一些真空杯被征收6.9%至7.5%的关税,仍低于对从中国进口的一些产品征收的25%的关税。

以顾家家居(Kuka Home)品牌出口产品的中国家具制造商顾家家居股份有限公司(Jason Furniture (Hangzhou))过去一年在越南平福省开设了第二家工厂,为海外客户生产吧凳、椅凳等产品。该公司表示,于2019年首次在越南开始生产,以抵消针对中国产商品的关税。
据新加坡银行星展(DBS)的经济学家计算,2022年中国对东南亚的直接投资达到近19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3年为70亿美元,其中制造业投资占比最大。据来自司尔亚司数据信息有限公司(CEIC)的信息,2021年中国对墨西哥的直接投资为2.32亿美元,这高于十年前的4,200万美元。

中国公司在这些地方没有自有工厂时,往往会向一些当地工厂供货。

星展的研究显示,中国运到较小国家的中间产品(完成部分加工步骤的产品)数量已大幅增加;后者会将这些中间产品组装成最终产品,再发往美国。

荣鼎集团在9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说,美国来自墨西哥和越南的进口在过去五到七年里日益增多,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些市场的出口也有所增加。

汇丰经济学家范力民称,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只是在调整,而不是在消失。范力民表示,他的研究表明,中国需要来自其他地方的投入的出口从2014年开始下降,而中国用于其他国家生产的出口则出现了大幅增长。

他说,过去多年,中国基本上是一个终端装配者,但现在正迅速成为全球的一个关键零部件供应方。

中国的一些举动招致了华盛顿的指责。此前美国政府裁定,四个东南亚国家的制造商有非法规避美国关税的行为,他们使用来自中国的材料,然后在无需缴纳关税的情况下将最终产品运往美国;在此之后,美国政府于今年8月份公布了对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最高254%的新关税。分析人士普遍预计,此举将推高美国太阳能项目的成本,减缓二氧化碳减排努力。

经济学家称,中国借道较小国家出口的做法可能会增加其他行业的成本,因为相关生产过程中会增加更多步骤。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经济学家Laura Alfaro和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 at Dartmouth)的Davin Chor在今年8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来自中国的进口在美国进口中的占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美国从越南进口的价格上涨了近10%,从墨西哥进口的价格上涨了3%。

这篇论文的作者指出,这些来自第三国的进口价格上涨很可能有一部分转嫁给了购买这些商品的美国企业或消费者。

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并不是试图让所有美国业务都从中国撤走,他们的重点是要确保美国在电脑芯片等敏感行业有足够的掌控力。

不过,如果美中之间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继续严重依赖中国(即使最终产品在其他地方组装),可能会使一些美国公司面临更多的商业风险。

虽然苹果公司一直努力扩大在印度和越南的生产,但仍严重依赖中国国内的生产能力。9月份,有报道称中国已下令中央政府机构的官员不得使用iPhone手机,苹果公司的股价因此受到打击,此举令投资者愈发担忧,随着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这家美国公司可能在中国面临进一步的压力。

Allianz Research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是美国包括消费电子产品、家用设备和化学品等276种商品的“关键供应商”。Allianz表示,这些产品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18年的0.7%和2010年的0.4%上升到了1.3%。Allianz发现,目前美国是中国22种商品的重要供应商,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3%。

一些美国买家可能会认为,从东南亚或其他地方的中资工厂采购仍然比直接从中国那里购买更可取。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会降低企业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如果企业开发更多本地供应商来满足工厂需求,情况尤其如此。

中国在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扩大生产的努力可能也会受到一些限制,当地投资者和美国公司在这些地区也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开设第一家海外工厂的中国制鞋商Tang Xuehui说,他发现在那里赚钱比在中国更难。他将此归咎于一系列因素,包括当地劳动力缺乏积极性,工会阻止他要求工人加班,以及当地海关官员向他收取过高的费用,他说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无法轻易对此提出异议。

即便如此,他仍计划留下来。这家位于柬埔寨的工厂有700多名工人,为包括Hush Puppies在内的美国鞋类品牌提供服务。美国客户告诉他,他们愿意承担因工厂搬迁而增加的8%-10%的额外成本。

Tang表示,美国客户不太在意成本,而是更关心地缘政治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2 19:34
商业与经济

美国公司发现与“中国制造”脱钩并非易事

贸易数据、企业公告和新的学术研究显示,从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运往美国的很大一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公司拥有的工厂生产的。
“让利”其实是个伪命题?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Stella Yifan Xie

■美国公司在面临减少对华敞口的巨大压力之际,正越来越多地转向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等地的工厂。

不过许多公司发现避开中国并非易事。

贸易数据、企业公告和新的学术研究显示,从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运往美国的很大一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公司拥有的工厂生产的。中国公司正在向海外扩张,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规避美国的关税。

其他许多在较小国家制成的产品使用了来自中国供应商的关键投入,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这些产品根本无法生产出来。
对于寻求让美国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机器脱钩的决策者和公司来说,这些现实突显了它们面临的挑战。一些连接美国和中国的供应链远谈不上脱钩,只是增加了一两个环节,增加了复杂性和成本。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10月份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自2021年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贸易转道其他地方,中美之间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复杂。然而,供应给美国的许多商品仍源自中国,这意味着多元化方面的进展有限。

汇丰(HSBC)首席亚洲经济学家Frederic Neumann说:“我们必须承认,相互依赖的情形仍在继续。”

自2018年以来,华盛顿已对鞋类和化学品等数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减少美国对华依赖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从苹果公司(Apple)到特斯拉(Tesla)等美国企业已经将部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或鼓励供应商这样做。

有经济学家说,这些努力有助于减少美国在某些产品上对中国的依赖,如消费电子产品和家具。这些努力还刺激了对美国制造业的投资,为美国人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

根据美国官方贸易数据,今年前六个月,中国仅占美国商品进口的13.3%。这不仅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远低于2017年21.6%的单年峰值。

中美经济在其他方面也在脱钩。根据总部在纽约的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去年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创下20年来的低点,为82亿美元。一些美国公司已经撤出中国,与此同时中国专注于向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销售更多商品。

但是,进一步研究现有数据就会发现一幅更为复杂的图景:中美两国经济的某些部分正在分道扬镳,而另一些部分并没有。经济学家说,在某些情况下,美国的政策正在引发供应链调整,这些调整实际上导致更加依赖中国供应商。

部分原因是中国企业主正在向较小国家的业务投入资金,因此当美国人从泰国等地的工厂购买产品时,有时他们实际上是在从中国公司购买产品。

中国保温杯生产商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Haers Vacuum Containers)于2021年底在泰国新建了一家工厂。该公司称,这项投资的部分目的是防范潜在的贸易摩擦。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一些真空杯被征收6.9%至7.5%的关税,仍低于对从中国进口的一些产品征收的25%的关税。

以顾家家居(Kuka Home)品牌出口产品的中国家具制造商顾家家居股份有限公司(Jason Furniture (Hangzhou))过去一年在越南平福省开设了第二家工厂,为海外客户生产吧凳、椅凳等产品。该公司表示,于2019年首次在越南开始生产,以抵消针对中国产商品的关税。
据新加坡银行星展(DBS)的经济学家计算,2022年中国对东南亚的直接投资达到近19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3年为70亿美元,其中制造业投资占比最大。据来自司尔亚司数据信息有限公司(CEIC)的信息,2021年中国对墨西哥的直接投资为2.32亿美元,这高于十年前的4,200万美元。

中国公司在这些地方没有自有工厂时,往往会向一些当地工厂供货。

星展的研究显示,中国运到较小国家的中间产品(完成部分加工步骤的产品)数量已大幅增加;后者会将这些中间产品组装成最终产品,再发往美国。

荣鼎集团在9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说,美国来自墨西哥和越南的进口在过去五到七年里日益增多,与此同时中国对这些市场的出口也有所增加。

汇丰经济学家范力民称,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只是在调整,而不是在消失。范力民表示,他的研究表明,中国需要来自其他地方的投入的出口从2014年开始下降,而中国用于其他国家生产的出口则出现了大幅增长。

他说,过去多年,中国基本上是一个终端装配者,但现在正迅速成为全球的一个关键零部件供应方。

中国的一些举动招致了华盛顿的指责。此前美国政府裁定,四个东南亚国家的制造商有非法规避美国关税的行为,他们使用来自中国的材料,然后在无需缴纳关税的情况下将最终产品运往美国;在此之后,美国政府于今年8月份公布了对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最高254%的新关税。分析人士普遍预计,此举将推高美国太阳能项目的成本,减缓二氧化碳减排努力。

经济学家称,中国借道较小国家出口的做法可能会增加其他行业的成本,因为相关生产过程中会增加更多步骤。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经济学家Laura Alfaro和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Tuck School of Business at Dartmouth)的Davin Chor在今年8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来自中国的进口在美国进口中的占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美国从越南进口的价格上涨了近10%,从墨西哥进口的价格上涨了3%。

这篇论文的作者指出,这些来自第三国的进口价格上涨很可能有一部分转嫁给了购买这些商品的美国企业或消费者。

美国官员表示,他们并不是试图让所有美国业务都从中国撤走,他们的重点是要确保美国在电脑芯片等敏感行业有足够的掌控力。

不过,如果美中之间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继续严重依赖中国(即使最终产品在其他地方组装),可能会使一些美国公司面临更多的商业风险。

虽然苹果公司一直努力扩大在印度和越南的生产,但仍严重依赖中国国内的生产能力。9月份,有报道称中国已下令中央政府机构的官员不得使用iPhone手机,苹果公司的股价因此受到打击,此举令投资者愈发担忧,随着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这家美国公司可能在中国面临进一步的压力。

Allianz Research去年年底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是美国包括消费电子产品、家用设备和化学品等276种商品的“关键供应商”。Allianz表示,这些产品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18年的0.7%和2010年的0.4%上升到了1.3%。Allianz发现,目前美国是中国22种商品的重要供应商,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0.3%。

一些美国买家可能会认为,从东南亚或其他地方的中资工厂采购仍然比直接从中国那里购买更可取。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会降低企业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如果企业开发更多本地供应商来满足工厂需求,情况尤其如此。

中国在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扩大生产的努力可能也会受到一些限制,当地投资者和美国公司在这些地区也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开设第一家海外工厂的中国制鞋商Tang Xuehui说,他发现在那里赚钱比在中国更难。他将此归咎于一系列因素,包括当地劳动力缺乏积极性,工会阻止他要求工人加班,以及当地海关官员向他收取过高的费用,他说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无法轻易对此提出异议。

即便如此,他仍计划留下来。这家位于柬埔寨的工厂有700多名工人,为包括Hush Puppies在内的美国鞋类品牌提供服务。美国客户告诉他,他们愿意承担因工厂搬迁而增加的8%-10%的额外成本。

Tang表示,美国客户不太在意成本,而是更关心地缘政治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