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2-02 20:35
商业与经济

6年来最大组织架构调整,美团传递出什么信号?

一家巨头公司,不能指望进入「自动巡航」状态。
美团海外扩张 王兴御驾亲征
董洁

■到店业务腹背受敌、股价跌破发行价之际,王兴宣布了美团6年来最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

这次调整的最重要变化是,将到家与到店两大事业群,以及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整合,共同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汇报。此前担任到店事业群总裁的张川,则将接管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其他组织保持不变。

对于这一调整,多位美团员工都表示突然,尤其是对于张川的调整,此前几乎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有内部员工透露,上周末整两天的到餐作战封闭会,还是张川在规划。就在前不久,张川还曾向到店全体员工发出新年寄语,号召管理层“到一线去”,改变作战方式和建军思想,以应对与抖音激烈的本地生活之战。

上一次美团发生如此剧烈的架构调整还是2017年。当年12月,美团成立到店事业群,由张川担任负责人至今。从此,美团形成了到店和到家两个事业群齐头并进的格局——到店按照消费场景划分,聚焦团购模式;到家则将餐饮外卖、闪购等作为核心业务。

互联网大厂的组织架构调整,往往是为了更好应对激烈的竞争环境,此次美团也不例外。

2023年,是美团全面失势的一年。抖音在本地生活的突飞猛进,让市场开始担忧美团的市场霸主地位,为了维护市场份额,“躺平”多年美团再次砸出巨额市场营销和补贴,但这稀释了它的利润率和现金流。叠加美团优选等新业务亏损仍然巨大,美团股价也在近期跌破发行价,创了3年多来的新低。

一种沮丧情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美团内部蔓延,不少员工开始担心公司和自己的未来。“管理层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一位美团中层感慨。

王莆中,美团最信赖的大将

尽管在财报口径上,美团已经将到店和到家等业务合并,统一称为“核心本地商业”,但在组织架构上,两大事业群此前并而行之,王莆中和张川共同向王兴汇报。

此次调整后,王莆中将一人肩负起美团两大核心业务,这在美团的发展历程中前所未有。“团购与外卖在供给侧重合度较高,内部也一直试图推动到店与到家业务的协同”,一位接近美团的知情人士如此解读这次调整。在他看来,这是美团提高组织效率的举措,也是应对本地生活之战非常有效的手段。

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的GTV(核销后交易额)超过了2000亿,逼近美团到店的1/3,这超过了美团管理层的预期。从去年底开始,美团内部就开始担心,到店业务份额被蚕食将很可能威胁外卖业务的进展,这一担心在市场传出“抖音将收购饿了么”后达到了顶点。

这一担心与饿了么如出一辙。36氪了解到,在2022年将UE作为核心考核指标后,饿了么在2023年把“市场规模”考核放在了首位,再度加大了市场补贴,这导致其2023年的财务表现有所恶化。一位饿了么管理层表示,这正是处于对竞争对手到店业务迅猛增长,可能会影响到家业务增长的考虑。

一个清晰的对比是,近一年,饿了么周末相比周内的交易额增幅大概在5%~6%,这相比正常时期的7%左右(部分时间甚至达到 10%)有明显下降,用户的下单频次也保持在较低水平。

之所以是王莆中,跟其过往的显赫战功有关。

自2015年加入美团后,王莆中历任外卖配送高级产品总监、外卖事业部兼配送事业部负责人等职务,也是目前美团S-team中年龄最小的成员,唯二的80后。

王兴此前有一套“艰难理论”,即人的成长路径 —— 打过仗、打过胜仗、打过硬仗、打胜过硬仗,2015年加入美团的王莆中,无疑完美复制了这一路径。他经历了美团与饿了么的“外卖大战”,成功将外卖做成美团最支柱的业务,市场份额超过70%,营收也占到了集团总营收的60%以上。

在负责美团医药时期,他也在短短10个月内,将美团的药品零售规模做到第一梯队。 2020 年社区电商业务开战时,王莆中就判断,拼多多是最强大的对手,“这是一场持久战,创业公司和没有相关经验的公司很难取得胜利”。

最近他为人称道的业绩是在2021年疫情期间上线的“拼好饭”,这个当时因为履约难题而上马的集单外卖模式,成功切中了当下消费力下滑的时代趋势,刚过去的Q4,它已经占到美团餐饮外卖总订单的20%,增速迅猛,也成为了外卖订单仍能保持不错增速的最大功臣。

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曾评价他,“莆中能跟我沟通,不是因为沟通能力强,而是因为能力强”,这也是美团内部员工对王莆中的一致评价。

一位内部员工就曾告诉36氪,“莆中除了有很强的 business sense,擅长方法输出外,与美团众高管最大的差异是,极强的执行力以及接地气。” 他也是内部少数,既可以与王兴对谈战略,又能够与一线外卖员喝酒、吃饭的高管。

相对比下,张川在2017年加入美团时,美团已经在到店拥有绝对霸主地位,“除了必吃榜和黑珍珠餐厅,过去多年川哥最大的贡献是,将到店的市场份额和利润做大”,一位在美团到店多年的员工评价。相比王莆中,张川没有经历过带队打硬仗,以及打胜过硬仗的经历。而抖音是他加入美团多年来,面对过的最强竞争对手。

此次调整后,张川将继续负责大众点评,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业务之一,此外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也将由他接管。能否帮助大众点评完成内容化转型,将是张川的“正名之战”。他曾在内部会议上称:“如果大众点评再不往内容化、视频化转型,未来几年一定会被颠覆”。

一位到店员工表示,将美团到店的应对不力,完全归功于张川是“不公平的”,“何况在经过了一系列挽救措施后,美团到店现在的份额已经基本稳住了”。但从公司唯二的事业群总裁位置上下来,对张川来说算是不小的打击。

为了让王莆中更好的调动资源,提升组织效率,此次王兴还将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划为他负责,此前这两大平台的负责人S-team成员,美团高级副总裁李树斌以及美团副总裁韩建都将向王莆中汇报。

提升效率是美团现在迫切需要改善的。一位美团到家员工就曾向36氪抱怨,美团最早开始直播探索时,想让战略牵头,“但战略没有对业务理解那么资深的人,就组织讨论,商分、用户增长、代理各自出策略”。但过了3个月,美团管理层才拍板要做低价、直播(但沿用的是22年停掉的直播思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这也是美团应对抖音竞争迟缓的一个映像。

对这次调整,多位内部员工评价,”能看出兴哥的魄力,以及对当下竞争环境恶化的担忧”,一位美团中层也表示,“如果能找到一个人,帮助美团扭转局势,只有王莆中”。

王兴重回台前?

王莆中统管到店和到家事业群之外,此次调整另一个重点是,无人机和境外业务将汇报给王兴。至此,美团在国际化与科技两个方向的探索性业务都将直接向王兴汇报。

要说明的是,此前无人机业务一直划归在到家事业群,其负责人毛一年直接向王莆中汇报。有内部人士透露,虽然在业务上有所协同,但此前王莆中一直主张将无人机业务剔除到家事业群,“一来这一业务仍在亏损,影响整个事业群的财务表现,也会稀释整体预算;二来这一业务更适合独立探索”。

此次调整完毕后,美团的战略核心也逐渐清晰——“本地+零售”由王莆中分管,“科技+国际化”则直接由王兴牵头。一位内部人士笑谈,“一个负责“入地”,扎稳核心业务;一个负责“飞天”,担负美团未来的想象力”。

本地和零售业务遭遇挑战之际,这一次王兴再度走到台前,亲自承担起美团寻找新增长极的重任。

此前36氪就报道,去年5月份,美团创投海外负责人朱文倩曾连同王兴和王莆中等多位核心高层到访中东,探索在当地落地外卖业务的可能性,但后来不了了之。原因是,“内部担忧中东市场的外卖单量和增速是否值得做,以及能否短期内盈利。尤其考虑外卖是个重线下、强履约和执行的业务”。

但大航海时代来临,这是美团不的不做的努力。王兴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在海外业务拓展方面,公司会保持谨慎的态度”,但他也认为“全球化是绝对的必须,也是巨大的机会”,在三季度的电话会上,王兴再次透露,公司不排除寻求海外增长的可能。

作为出海第一站的香港,前不久也传出好消息。有市场调研显示,美团香港KeeTa开业不足半年,在全港已有约31%市场占有率,单量份额已超越Deliveroo,后来居上成为香港第二。

但相比电商,外卖的业务模式天然不够规模经济,这意味着美团需要极高的运营效率才能保证盈利,对于当下现金流并不充裕的美团来说,这充满着挑战。

相比出海,自动配送车和无人机为代表的业务虽已探索许久,但也仍在亏损,短期内大规模商业化的可能有限。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王兴此前就批评过自动配送车项目成本过高的问题,“内部的核心考量是,减少亏损,尽量将现金流给到核心业务”。

眼下的美团,正面临上市以来最大的挑战。业务遭遇阻击,股价不断下滑,内外部都充斥着沮丧情绪,但这次调整多少让人看出了改变。

王兴曾说,“创业公司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能指望进入「自动巡航」状态”,这是过去几年美团的常态,但在未来几年,它可能要重回创业状态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2-02 20:35
商业与经济

6年来最大组织架构调整,美团传递出什么信号?

一家巨头公司,不能指望进入「自动巡航」状态。
美团海外扩张 王兴御驾亲征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董洁

■到店业务腹背受敌、股价跌破发行价之际,王兴宣布了美团6年来最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

这次调整的最重要变化是,将到家与到店两大事业群,以及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整合,共同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汇报。此前担任到店事业群总裁的张川,则将接管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其他组织保持不变。

对于这一调整,多位美团员工都表示突然,尤其是对于张川的调整,此前几乎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有内部员工透露,上周末整两天的到餐作战封闭会,还是张川在规划。就在前不久,张川还曾向到店全体员工发出新年寄语,号召管理层“到一线去”,改变作战方式和建军思想,以应对与抖音激烈的本地生活之战。

上一次美团发生如此剧烈的架构调整还是2017年。当年12月,美团成立到店事业群,由张川担任负责人至今。从此,美团形成了到店和到家两个事业群齐头并进的格局——到店按照消费场景划分,聚焦团购模式;到家则将餐饮外卖、闪购等作为核心业务。

互联网大厂的组织架构调整,往往是为了更好应对激烈的竞争环境,此次美团也不例外。

2023年,是美团全面失势的一年。抖音在本地生活的突飞猛进,让市场开始担忧美团的市场霸主地位,为了维护市场份额,“躺平”多年美团再次砸出巨额市场营销和补贴,但这稀释了它的利润率和现金流。叠加美团优选等新业务亏损仍然巨大,美团股价也在近期跌破发行价,创了3年多来的新低。

一种沮丧情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美团内部蔓延,不少员工开始担心公司和自己的未来。“管理层是时候做出改变了”,一位美团中层感慨。

王莆中,美团最信赖的大将

尽管在财报口径上,美团已经将到店和到家等业务合并,统一称为“核心本地商业”,但在组织架构上,两大事业群此前并而行之,王莆中和张川共同向王兴汇报。

此次调整后,王莆中将一人肩负起美团两大核心业务,这在美团的发展历程中前所未有。“团购与外卖在供给侧重合度较高,内部也一直试图推动到店与到家业务的协同”,一位接近美团的知情人士如此解读这次调整。在他看来,这是美团提高组织效率的举措,也是应对本地生活之战非常有效的手段。

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的GTV(核销后交易额)超过了2000亿,逼近美团到店的1/3,这超过了美团管理层的预期。从去年底开始,美团内部就开始担心,到店业务份额被蚕食将很可能威胁外卖业务的进展,这一担心在市场传出“抖音将收购饿了么”后达到了顶点。

这一担心与饿了么如出一辙。36氪了解到,在2022年将UE作为核心考核指标后,饿了么在2023年把“市场规模”考核放在了首位,再度加大了市场补贴,这导致其2023年的财务表现有所恶化。一位饿了么管理层表示,这正是处于对竞争对手到店业务迅猛增长,可能会影响到家业务增长的考虑。

一个清晰的对比是,近一年,饿了么周末相比周内的交易额增幅大概在5%~6%,这相比正常时期的7%左右(部分时间甚至达到 10%)有明显下降,用户的下单频次也保持在较低水平。

之所以是王莆中,跟其过往的显赫战功有关。

自2015年加入美团后,王莆中历任外卖配送高级产品总监、外卖事业部兼配送事业部负责人等职务,也是目前美团S-team中年龄最小的成员,唯二的80后。

王兴此前有一套“艰难理论”,即人的成长路径 —— 打过仗、打过胜仗、打过硬仗、打胜过硬仗,2015年加入美团的王莆中,无疑完美复制了这一路径。他经历了美团与饿了么的“外卖大战”,成功将外卖做成美团最支柱的业务,市场份额超过70%,营收也占到了集团总营收的60%以上。

在负责美团医药时期,他也在短短10个月内,将美团的药品零售规模做到第一梯队。 2020 年社区电商业务开战时,王莆中就判断,拼多多是最强大的对手,“这是一场持久战,创业公司和没有相关经验的公司很难取得胜利”。

最近他为人称道的业绩是在2021年疫情期间上线的“拼好饭”,这个当时因为履约难题而上马的集单外卖模式,成功切中了当下消费力下滑的时代趋势,刚过去的Q4,它已经占到美团餐饮外卖总订单的20%,增速迅猛,也成为了外卖订单仍能保持不错增速的最大功臣。

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曾评价他,“莆中能跟我沟通,不是因为沟通能力强,而是因为能力强”,这也是美团内部员工对王莆中的一致评价。

一位内部员工就曾告诉36氪,“莆中除了有很强的 business sense,擅长方法输出外,与美团众高管最大的差异是,极强的执行力以及接地气。” 他也是内部少数,既可以与王兴对谈战略,又能够与一线外卖员喝酒、吃饭的高管。

相对比下,张川在2017年加入美团时,美团已经在到店拥有绝对霸主地位,“除了必吃榜和黑珍珠餐厅,过去多年川哥最大的贡献是,将到店的市场份额和利润做大”,一位在美团到店多年的员工评价。相比王莆中,张川没有经历过带队打硬仗,以及打胜过硬仗的经历。而抖音是他加入美团多年来,面对过的最强竞争对手。

此次调整后,张川将继续负责大众点评,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业务之一,此外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也将由他接管。能否帮助大众点评完成内容化转型,将是张川的“正名之战”。他曾在内部会议上称:“如果大众点评再不往内容化、视频化转型,未来几年一定会被颠覆”。

一位到店员工表示,将美团到店的应对不力,完全归功于张川是“不公平的”,“何况在经过了一系列挽救措施后,美团到店现在的份额已经基本稳住了”。但从公司唯二的事业群总裁位置上下来,对张川来说算是不小的打击。

为了让王莆中更好的调动资源,提升组织效率,此次王兴还将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划为他负责,此前这两大平台的负责人S-team成员,美团高级副总裁李树斌以及美团副总裁韩建都将向王莆中汇报。

提升效率是美团现在迫切需要改善的。一位美团到家员工就曾向36氪抱怨,美团最早开始直播探索时,想让战略牵头,“但战略没有对业务理解那么资深的人,就组织讨论,商分、用户增长、代理各自出策略”。但过了3个月,美团管理层才拍板要做低价、直播(但沿用的是22年停掉的直播思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这也是美团应对抖音竞争迟缓的一个映像。

对这次调整,多位内部员工评价,”能看出兴哥的魄力,以及对当下竞争环境恶化的担忧”,一位美团中层也表示,“如果能找到一个人,帮助美团扭转局势,只有王莆中”。

王兴重回台前?

王莆中统管到店和到家事业群之外,此次调整另一个重点是,无人机和境外业务将汇报给王兴。至此,美团在国际化与科技两个方向的探索性业务都将直接向王兴汇报。

要说明的是,此前无人机业务一直划归在到家事业群,其负责人毛一年直接向王莆中汇报。有内部人士透露,虽然在业务上有所协同,但此前王莆中一直主张将无人机业务剔除到家事业群,“一来这一业务仍在亏损,影响整个事业群的财务表现,也会稀释整体预算;二来这一业务更适合独立探索”。

此次调整完毕后,美团的战略核心也逐渐清晰——“本地+零售”由王莆中分管,“科技+国际化”则直接由王兴牵头。一位内部人士笑谈,“一个负责“入地”,扎稳核心业务;一个负责“飞天”,担负美团未来的想象力”。

本地和零售业务遭遇挑战之际,这一次王兴再度走到台前,亲自承担起美团寻找新增长极的重任。

此前36氪就报道,去年5月份,美团创投海外负责人朱文倩曾连同王兴和王莆中等多位核心高层到访中东,探索在当地落地外卖业务的可能性,但后来不了了之。原因是,“内部担忧中东市场的外卖单量和增速是否值得做,以及能否短期内盈利。尤其考虑外卖是个重线下、强履约和执行的业务”。

但大航海时代来临,这是美团不的不做的努力。王兴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在海外业务拓展方面,公司会保持谨慎的态度”,但他也认为“全球化是绝对的必须,也是巨大的机会”,在三季度的电话会上,王兴再次透露,公司不排除寻求海外增长的可能。

作为出海第一站的香港,前不久也传出好消息。有市场调研显示,美团香港KeeTa开业不足半年,在全港已有约31%市场占有率,单量份额已超越Deliveroo,后来居上成为香港第二。

但相比电商,外卖的业务模式天然不够规模经济,这意味着美团需要极高的运营效率才能保证盈利,对于当下现金流并不充裕的美团来说,这充满着挑战。

相比出海,自动配送车和无人机为代表的业务虽已探索许久,但也仍在亏损,短期内大规模商业化的可能有限。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王兴此前就批评过自动配送车项目成本过高的问题,“内部的核心考量是,减少亏损,尽量将现金流给到核心业务”。

眼下的美团,正面临上市以来最大的挑战。业务遭遇阻击,股价不断下滑,内外部都充斥着沮丧情绪,但这次调整多少让人看出了改变。

王兴曾说,“创业公司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能指望进入「自动巡航」状态”,这是过去几年美团的常态,但在未来几年,它可能要重回创业状态了。■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