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2-05 09:06
时政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美关系和台湾议题仍是不定因素

曹辛:沙利文有关中美关系的演讲带有对本届政府任内的中美关系进行回顾、同时对未来进行展望的特点,具有明显的为当前总统大选服务的性质。
中美国旗中美关系陷入“被取代焦虑症”的西方,令世界迎来“险象环生的十年”
曹辛

■上周,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对中美关系发表专门演讲,这构成了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与此同时,上周中国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经选举产生,这涉及刚刚当选的台湾地方政府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更涉及下一个四年的中美关系,因而同样构成了域内舆论焦点。

沙利文有关中美关系的演讲带有对本届政府任内的中美关系进行回顾、同时对未来进行展望的特点,具有明显的为当前总统大选服务的性质,尤其是加上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对比,就有了有明显的建设性。而台湾立法机构领导人的产生,其后果本质上涉及未来两岸关系以及中美关系,其影响同样值得高度重视。

沙利文大选年谈中美关系

沙利文的中美关系演说,既是总结和展望,更是直接服务于拜登的总统连任大选。他承认他和拜登的顾问们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及其对世界挑战的判断,但又拿出了一套他认为行之有效的对付中国的“战略和工具”。沙利文以此作为本届拜登政府的业绩。

沙利文在演说中说:我们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一个既有改变国际秩序的意图又有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这样做的国家。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在高技术领域“赶上并超越”美国;它正在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和平时期的军备发展;它在国内进一步实行压制,并在国际上更加强势,包括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以及台湾海峡。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试图使世界更加依赖中国,同时减少中国对世界的依赖。我们看到它正在采取行动,让国际体系迁就其国内体系及其惯用做法。

他继续说:我们还看到极其明显的一点,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美国已处于无可挽回的衰落之中——我们的工业基础已经被掏空,我们对盟友及合作伙伴的承诺已被削弱,美国曾艰难地应对一场世纪罕见的大规模疫情,北京方面有很多人公开宣称“东方正在崛起,而西方正在衰落”。

沙利文接着解释了本届美国政府制定当前对华政策的原因:

“我们在就职时接手的是上一届政府遗留的做法,他们更新了对中国所构成的挑战的范围和性质的认识,却没有相应地制定应对这一挑战所需的战略和工具。这种做法有时更具对抗性而不是竞争性,并且往往低估了对长期实施有效的对华战略至关重要的盟友及合作伙伴的价值。”

最后,沙利文对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给予了具体介绍:我们制定了自己的方略,正如布林肯国务卿在两年前的一次演讲中所阐明的——投资、协同和竞争,以便增强我们的竞争地位,保障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同时认真谨慎地管理这一至关重要的关系。

在过去三年里,我们一直在实施这一方略。我们在国内通过有关基础设施、芯片和科学以及清洁能源的历史性立法对美国实力的根基进行了影响深远的投资,与此同时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市场行为,并采取措施确保美国在技术和经济增长的源头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他表示:我们相信我们的方略取得了成效。

而在拜登政府高度重视的盟友关系上,沙利文介绍说:在国际上,我们以诸多方式努力加强与印太地区盟友及合作伙伴的关系,这在几年前是不太可能甚至是难以想见的。我们启动了澳大利亚-英国-美国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我们提升了四方机制(Quad)。我们加强了与越南、菲律宾、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关系。

我们启动了与日本和韩国的历史性的三边对话,并促成了由拜登总统在戴维营(Camp David)主持的历史性峰会。

我们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以及东盟(ASEAN)领导人举行了峰会——多次峰会。

沙利文认为上述外交活动成果斐然:至于我们的地区盟友及合作伙伴,他们都看好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自本届政府就职以来,他们已宣布对美国投资近2000亿美元。

沙利文上述演讲内容,无疑是为本届拜登政府摆功,也为拜登当下的竞选连任服务。其中有些内容属实,有些则见仁见智了。

对华遏制与合作并存

在谈及未来时,沙利文一方面表示美国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另一方面则提出了遏制与合作并存的对华政策指引。

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政策,沙利文进行了专门说明,他说:当我们采取这些措施来提高我们的竞争地位时,我们的目标是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甚至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中增进稳定。事实上,我们认为,我们在国内的投资以及为加深与海外盟友和合作伙伴关系所做的工作实际上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展更为有效的外交创造了条件。

在展望未来时沙利文表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像过去三年一样,继续就侵犯人权、强迫劳动和防扩散问题采取行动。我们将对中国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以及帮助俄罗斯重建其国防工业基地的做法保持警觉,并将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

沙利文强调:如果中国继续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湾海峡进行挑衅,我们将与盟友和伙伴密切合作,予以还击,并对世界上最重要水道的和平与稳定所面临的风险发声。我们将继续维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在国际法允许的情况下飞行、航行和作业。此外,我们将继续采取有针对性的国家安全措施,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不过沙利文强调:即使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也仍将致力于继续与中国保持密集互动,这有助于双方管理分歧领域,并在我们利益一致的领域开展合作。

沙利文说明:我们并不打算重建双边关系早期已经过时的结构和机制。我们也绝对不会为了对话而对话。但我们确实认为,在一些具体、精心挑选的领域中启动和开展某些工作层面的磋商是有价值的,这能推进我们的利益并取得成果。这也是我们今天在禁毒领域采用的方式——着眼于当下和未来,而非停留在过去。

他再次强调:在未来的时期里,我们希望能与中国合作,深化危机沟通机制,降低冲突风险。我们愿意在气候、卫生安全、全球宏观经济稳定以及人工智能带来的风险等新挑战方面进行协调。我们还将与北京讨论从红海到朝鲜半岛等等具有挑战性的复杂的地区性和全球性问题。我们也将努力推动在一系列双边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民间联系。

有利益则与中国合作,利益对抗则遏制中国,一切服从于具体需要,非常现实,绝不为对话而对话。这是沙利文在上述讲话中对今年美国对华政策的界定,如果拜登连任,则是未来中美关系的前景。

应该强调的是,这同样是拜登今年竞选连任的需要,也是美国今年大选年对美国对华政策的规范和要求。

立法机构换了领导会如何?

台湾立法机构的领导人换人,是上周另一引发域内舆情的焦点事件之一。2月1日,国民党籍的韩国瑜当选台湾立法机构领导人,而另一位立法机构的副领导人也是国民党籍。然而从岛内传出的舆论看,有不少令人担忧之处。

首先一个动向是,近期有不少外资正在或准备撤离台湾。这引发了岛内对未来一届民进党政府执政前景的下列判断:

其一,舆论认为就台湾新当选领导人赖清德的个性来说,比较倔强,这样的个性很难和当今大陆领导人和谐相处,不少对赖清德比较了解的台湾政党人士也这样认为,这对未来两岸关系并不是好消息。

其二,目前国民党的势力对立法院的控制,使其有能力让刚当选的本届民进党赖清德政府的很多施政法律和法规空转、难以落实或履行。这使得本届台湾地区政府的施政能力备受质疑。或许这就是近日外资撤离台湾的原因之一。

最后,国民党籍人士控制台湾立法机构,未必能遏制民进党的台独行动。因为当下台湾国民党从其党内、特别是党中央来看,未必就没有台独意识,只是国民党的台独比较隐蔽、相对缓和而已。但如果民进党搞激进台独,国民党有可能也有能力在立法机构加以阻止。因为国民党的文化很难接受激进台独,而且这还涉及一帮国民党政客的切身利益。国民党更喜欢的还是打着“中华民国”旗号的台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2-05 09:06
时政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美关系和台湾议题仍是不定因素

曹辛:沙利文有关中美关系的演讲带有对本届政府任内的中美关系进行回顾、同时对未来进行展望的特点,具有明显的为当前总统大选服务的性质。
中美国旗中美关系陷入“被取代焦虑症”的西方,令世界迎来“险象环生的十年”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曹辛

■上周,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对中美关系发表专门演讲,这构成了上周世界舆论的焦点。与此同时,上周中国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经选举产生,这涉及刚刚当选的台湾地方政府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更涉及下一个四年的中美关系,因而同样构成了域内舆论焦点。

沙利文有关中美关系的演讲带有对本届政府任内的中美关系进行回顾、同时对未来进行展望的特点,具有明显的为当前总统大选服务的性质,尤其是加上与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对比,就有了有明显的建设性。而台湾立法机构领导人的产生,其后果本质上涉及未来两岸关系以及中美关系,其影响同样值得高度重视。

沙利文大选年谈中美关系

沙利文的中美关系演说,既是总结和展望,更是直接服务于拜登的总统连任大选。他承认他和拜登的顾问们继承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及其对世界挑战的判断,但又拿出了一套他认为行之有效的对付中国的“战略和工具”。沙利文以此作为本届拜登政府的业绩。

沙利文在演说中说:我们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一个既有改变国际秩序的意图又有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这样做的国家。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试图在高技术领域“赶上并超越”美国;它正在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和平时期的军备发展;它在国内进一步实行压制,并在国际上更加强势,包括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以及台湾海峡。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试图使世界更加依赖中国,同时减少中国对世界的依赖。我们看到它正在采取行动,让国际体系迁就其国内体系及其惯用做法。

他继续说:我们还看到极其明显的一点,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美国已处于无可挽回的衰落之中——我们的工业基础已经被掏空,我们对盟友及合作伙伴的承诺已被削弱,美国曾艰难地应对一场世纪罕见的大规模疫情,北京方面有很多人公开宣称“东方正在崛起,而西方正在衰落”。

沙利文接着解释了本届美国政府制定当前对华政策的原因:

“我们在就职时接手的是上一届政府遗留的做法,他们更新了对中国所构成的挑战的范围和性质的认识,却没有相应地制定应对这一挑战所需的战略和工具。这种做法有时更具对抗性而不是竞争性,并且往往低估了对长期实施有效的对华战略至关重要的盟友及合作伙伴的价值。”

最后,沙利文对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给予了具体介绍:我们制定了自己的方略,正如布林肯国务卿在两年前的一次演讲中所阐明的——投资、协同和竞争,以便增强我们的竞争地位,保障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同时认真谨慎地管理这一至关重要的关系。

在过去三年里,我们一直在实施这一方略。我们在国内通过有关基础设施、芯片和科学以及清洁能源的历史性立法对美国实力的根基进行了影响深远的投资,与此同时应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市场行为,并采取措施确保美国在技术和经济增长的源头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他表示:我们相信我们的方略取得了成效。

而在拜登政府高度重视的盟友关系上,沙利文介绍说:在国际上,我们以诸多方式努力加强与印太地区盟友及合作伙伴的关系,这在几年前是不太可能甚至是难以想见的。我们启动了澳大利亚-英国-美国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我们提升了四方机制(Quad)。我们加强了与越南、菲律宾、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的关系。

我们启动了与日本和韩国的历史性的三边对话,并促成了由拜登总统在戴维营(Camp David)主持的历史性峰会。

我们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以及东盟(ASEAN)领导人举行了峰会——多次峰会。

沙利文认为上述外交活动成果斐然:至于我们的地区盟友及合作伙伴,他们都看好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自本届政府就职以来,他们已宣布对美国投资近2000亿美元。

沙利文上述演讲内容,无疑是为本届拜登政府摆功,也为拜登当下的竞选连任服务。其中有些内容属实,有些则见仁见智了。

对华遏制与合作并存

在谈及未来时,沙利文一方面表示美国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另一方面则提出了遏制与合作并存的对华政策指引。

对拜登政府的上述对华政策,沙利文进行了专门说明,他说:当我们采取这些措施来提高我们的竞争地位时,我们的目标是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甚至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中增进稳定。事实上,我们认为,我们在国内的投资以及为加深与海外盟友和合作伙伴关系所做的工作实际上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展更为有效的外交创造了条件。

在展望未来时沙利文表示: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像过去三年一样,继续就侵犯人权、强迫劳动和防扩散问题采取行动。我们将对中国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以及帮助俄罗斯重建其国防工业基地的做法保持警觉,并将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

沙利文强调:如果中国继续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湾海峡进行挑衅,我们将与盟友和伙伴密切合作,予以还击,并对世界上最重要水道的和平与稳定所面临的风险发声。我们将继续维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在国际法允许的情况下飞行、航行和作业。此外,我们将继续采取有针对性的国家安全措施,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不过沙利文强调:即使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也仍将致力于继续与中国保持密集互动,这有助于双方管理分歧领域,并在我们利益一致的领域开展合作。

沙利文说明:我们并不打算重建双边关系早期已经过时的结构和机制。我们也绝对不会为了对话而对话。但我们确实认为,在一些具体、精心挑选的领域中启动和开展某些工作层面的磋商是有价值的,这能推进我们的利益并取得成果。这也是我们今天在禁毒领域采用的方式——着眼于当下和未来,而非停留在过去。

他再次强调:在未来的时期里,我们希望能与中国合作,深化危机沟通机制,降低冲突风险。我们愿意在气候、卫生安全、全球宏观经济稳定以及人工智能带来的风险等新挑战方面进行协调。我们还将与北京讨论从红海到朝鲜半岛等等具有挑战性的复杂的地区性和全球性问题。我们也将努力推动在一系列双边问题上取得进展,包括民间联系。

有利益则与中国合作,利益对抗则遏制中国,一切服从于具体需要,非常现实,绝不为对话而对话。这是沙利文在上述讲话中对今年美国对华政策的界定,如果拜登连任,则是未来中美关系的前景。

应该强调的是,这同样是拜登今年竞选连任的需要,也是美国今年大选年对美国对华政策的规范和要求。

立法机构换了领导会如何?

台湾立法机构的领导人换人,是上周另一引发域内舆情的焦点事件之一。2月1日,国民党籍的韩国瑜当选台湾立法机构领导人,而另一位立法机构的副领导人也是国民党籍。然而从岛内传出的舆论看,有不少令人担忧之处。

首先一个动向是,近期有不少外资正在或准备撤离台湾。这引发了岛内对未来一届民进党政府执政前景的下列判断:

其一,舆论认为就台湾新当选领导人赖清德的个性来说,比较倔强,这样的个性很难和当今大陆领导人和谐相处,不少对赖清德比较了解的台湾政党人士也这样认为,这对未来两岸关系并不是好消息。

其二,目前国民党的势力对立法院的控制,使其有能力让刚当选的本届民进党赖清德政府的很多施政法律和法规空转、难以落实或履行。这使得本届台湾地区政府的施政能力备受质疑。或许这就是近日外资撤离台湾的原因之一。

最后,国民党籍人士控制台湾立法机构,未必能遏制民进党的台独行动。因为当下台湾国民党从其党内、特别是党中央来看,未必就没有台独意识,只是国民党的台独比较隐蔽、相对缓和而已。但如果民进党搞激进台独,国民党有可能也有能力在立法机构加以阻止。因为国民党的文化很难接受激进台独,而且这还涉及一帮国民党政客的切身利益。国民党更喜欢的还是打着“中华民国”旗号的台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