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5 08:08
时政

台湾选举:柯郭侯生猛肉搏,全台都惊呆了

由于问题出在柯文哲,因此处于谈判弱势,郭台铭打一开始就抢下主导权,也是为了扭转劣势,替柯擦屁股。国民党根本不想当副手,所以应该在进场之前就准备翻脸,并绝不在对手设定的战场上停留。
台湾选举:柯郭侯生猛肉搏,全台都惊呆了
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候选人登记日的最后一天,攸关在野两党结合竞选的“蓝白合”正式宣告破局(图为民众党候选人柯文哲和国民党候选人侯友宜)。

雁默

■“蓝白郭合”破局,国民党与柯郭互相掀桌,全台惊呆,也为在野整合划下了难堪的句点(或许还有转机?)。赖清德当晚睡得香,但选举结果已经确定了吗?我想,还是打上一个问号为妥。

此次在野整合最大的悬疑有三:为何国民党明知蓝白不合会败选,却有强烈的“不合动机”?此悬疑一;柯文哲为何要在蓝白合阶段大让步?此悬疑二;什么因素决定柯粉的投票意向?此悬疑三。

解疑之前,先简述11/15蓝白合“成局”前后的剧情。

马英九出手,整合派狂喜;柯文哲投降,支持者掀桌

11月上旬,获得百万份联署的郭营反而转趋低调,蓝白两方则在破局边缘,并已准备好决裂火并,但马英九出手促合,意外改变了局势,蓝白两方签署6点共识。

除了马的努力,促成蓝白合成局的另一块拼图,是柯文哲的重大让步。

一时间,蓝营士气大振,认为“侯柯配”板上钉钉,有的鸽派感动哽咽,与马解开长年宿怨,有的甚至兴奋地称马英九消弭了两岸战争,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决定在野阵营“总统参选人”谁属的民调结果都还没出来,却好似已经赢了赖清德。

然而,蓝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白营却凄风苦雨如丧考妣,柯粉哭,幕僚哭,柯文哲自己也哭,哭成一团,眼看就要一夕团灭。当日不到12小时,白营果然态度180度转变,蓝白重回内斗局面。

情势急转直下,公平地说,问题出在柯文哲,但耍流氓的是国民党。

马英九介入前,白营的底线是“正常民调”决胜负,而且还让蓝营一手(注1),此为方案A。蓝营的底线是“异常民调”决胜负,民调须纳入政党支持度(注2),此为方案B。

马介入后,表明支持白营的方案A,但民调方式由“各人比较”改为“组合比较”(注3),此为“方案A之2.0版”,并得到韩国瑜与蓝营鸽派的支持。蓝营鹰派败阵,于是进入蓝白合谈判,朱立伦在会中放弃方案B以作为让步,柯文哲的让步则是赞同“方案A之2.0版”。

然而,朱立伦要求柯文哲在此方案中仍要“让蓝一手”,此为“方案A之3.0版”,各推专家审核几份民调“决正副”,柯文哲在会中也表同意,并画押签署了蓝白合协议。

柯文哲或出于轻视,或出于妥协所作出的大让步,引发柯党与其支持者大反弹,因为“方案A之3.0版”的效果接近的不是方案A,而是方案B。

换言之,朱立伦的密室协商大获全胜,蓝白合协议几乎等同于“侯柯配”,这就像支持度领先的特朗普去找哈里斯搭档,自己还甘为副手,荒谬不?因此白营由哭转怒,开始思考如何逆转胜。

18日,民调审核结果出炉(注4),只有一份民调是“柯侯配”与“侯柯配”打平手,其余五份民调都是“柯侯配”胜“侯柯配”。然而,按照“方案A之3.0版”,计入民调误差范围,蓝营坚持“侯柯配”以5比1胜“柯侯配”。但白营坚持是3比3平手,双方在“误差范围”的比例上各说各话。

蓝营拿统计学理论与蓝白合协议为自己撑腰,这是耍流氓,因为公众认知都以为柯只是“让一手”。按照蓝营的解释,柯就是“双手都让”,形同又衍生出“方案A之4.0版”。

事实上,若柯不让一手,6份双方都认可的民调,只有一份显示平手,其余全是“柯侯配”胜出,包含国民党自己的内参民调在内。

国民党耍流氓,柯营不怒反笑,如获至宝,因为自称泱泱大党,却要求小党绑上双手跟你打,为公论所不容。于是柯文哲立马在11月19日誓师大会上高呼,会以民众党“总统参选人”身份拼战到底,全场沸腾,柯粉破涕为笑,蓝营鸽派又哽咽了。

当然,若真要以契约论契约,柯文哲所签下的确实是对自己绝对不利的协议,因此问题是出在柯文哲身上。但万幸国民党耍流氓,白营得以从不平等条约中解套,蓝营则甩不掉以大欺小之讥。

结果,马英九被党内鹰派反杀,确定无法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在野阵营所获得的宝贵教训是,千万别独自与朱立伦共处一室。事实证明,宫斗技巧小学生等级的郭台铭和柯文哲,先后都被“朱博士”背刺到重伤,凶器都是民调。

叙述精彩绝伦的“侯郭柯鸿门宴”前,先解决悬疑一与二。

国民党的“不合”动机,与柯文哲的投降

蓝白合前,王金平已丢出了真相,国民党不可能接受侯友宜为副手。问题是,即便柯文哲让一手,侯友宜也赢不了柯文哲,更别说赢赖,确实扶不起,国民党无法自欺。为何宁可败选,也不愿接受“柯侯配”呢?

答案说来也很简单,因为这种赢,比输更糟。须知,柯文哲标榜的是“打破蓝绿”,几乎等于革命。

侯友宜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呢?他代表“蓝绿共享的利益结构”,不只是“台湾事实独立”的共同意识形态底线,还要算上“蓝绿轮流执政红利”,以及若干蓝营地方势力与绿营长期合作的既有利益。对某些蓝营势力而言,赖清德当选还有利益保障,但颠覆“蓝绿轮流执政”的柯文哲当选才是灾难。

在许多层面,蓝绿沆瀣一气,因此侯友宜若扶不起,赖清德才是比较稳妥的选项,绝不是柯和郭。说穿了,蓝绿共同体是既得利益者,当然反革命。

公平地说,蓝营内部多数是“合作派”,无奈却由少数的鹰派掌权。说鹰派愚昧自私不够精准,他们是进攻型现实主义者,不相信柯文哲会在胜选后公平分配权力。须知,本岛“岛主”权力特大,掌握资源特多,基于人性,不能指望任何岛主愿意公平分糖,自己党内的人尚且不可信,更何况他党之人?国民党那些掌权者都是尝过权力滋味儿的,因此打心底里不信“蓝白共治”。

会这么想其实并没有错,因为柯文哲也不是什么善类,更没有贞节牌坊,一朝得势,恐怕就是国民党末日。这就是为何代表鹰派利益的侯友宜,一心想的是打败柯,收编柯,而不是选赢赖清德,也可解释为何国民党不断强调政党实力。

白话说,柯赢远比赖赢更棘手,就这么简单。

那么,柯文哲又为何在马英九牵头的蓝白合里投降?简言之,就是“柯郭合”显然碰了软钉子,估计郭老板并不支持“柯郭配”,一方面柯郭合作的胜算也不大,另一方面拿了百万联署却做人家副手对不起自己与支持者。两个因素促使郭建议柯去找国民党合作,连带将郭势力嵌入在野大联盟,如此赢面高,自己也不会被搓掉。

柯一时情迷所犯的大错是,忘了自己是党主席,背负着千万选民的巨大期待,而且过度自信,以为靠一张嘴就能说服支持者一起投降,才会在暗室里被朱立伦蛊惑,签下卖身契。画押后所遇到的海啸,柯文哲显然始料未及。

于是在民调审核结果出炉后,柯坚决不买蓝营的账,并日日密会郭台铭寻求解套之方。

以上就是悬疑一与二的答案,了解了此一背景,就能看懂“郭柯侯鸿门宴”,理解为何结局是大掀桌。

郭柯侯鸿门宴

蓝白隔空驳火多日,正对民调误差认知相持不下时,郭台铭出手,无预警公开了侯友宜希望郭作为调解人(闽南语是公亲或桶箍)的私下来电。

由于在早前党内征召过程的密室里吃了大闷亏,郭这次学乖了,将11月21日与22日其与柯侯三人之间来电和去电的谈话内容,做了完整的清单公布,让大众预先知晓郭柯侯谈判的背景。

郭的立场是,蓝白都不要再谈民调,因为各说各话不会有结果,希望双方在媒体上吵民调议题前,先到郭家面对面谈清楚。但这项提议遭到侯友宜的拒绝,柯文哲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22日蓝白又吵了一次,关系濒临绝裂。

23日,柯文哲邀侯友宜到郭家面商,但侯希望在马英九办公室谈,柯营不解为何侯要排除郭台铭。显然,国民党的立场是回到15日蓝白合协议基础上谈,没有郭的角色。

柯文哲随即在脸书发了长文,称郭是“战友”(不是搭配竞选),对郭大加称赞。这是柯坚决要让郭进入在野大联盟的表态。

没多久,便传出三方同意在饭店协商。与会者是侯友宜,柯文哲,郭台铭,马英九与朱立伦。不过,郭柯设定的是三人辟室协商,侯不愿意,坚持5人在媒体前公开谈。

郭台铭一开始便以主持人的身份,礼貌质疑侯友宜,明明承诺只带一名幕僚前来(三方各带一名幕僚与会),却带了马英九和朱立伦两人同行。意思是,原先设定是三方单挑,为何侯摆出打群架的态势?侯友宜面带微笑频摇头,显然怒火中烧,因为侯无论去什么场合都要带“保母”,早有“巨婴”之讥,郭的质疑直戳要害,一旁的马英九和朱立伦也都尴尬不已。

郭的质疑重点在于,若这次谈判是政党协商,是“蓝白合续篇”,那马朱有角色,郭则没有角色,因为郭没有政党,也没被邀请参加15日的蓝白合,所以他要求朱立伦先回答,此次谈判性质到底是什么?白话说就是逼问朱立伦,这次是继续边缘化郭台铭,还是将郭放在关键位置?

朱礼貌僵硬的回答,绕来绕去都是废话,当然不敢明确表态。

郭见状,再度挑明了说,蓝白若谈得成,根本不用郭出面,如果这次是政党协商,他会退出“走自己的路”,但侯明明承诺是“想参选的3人协商”,却带了马朱前来,又绕回原点。郭希望,是分是合,当天就决定。

侯在旁憋了很久,终于轮到他发言,除了继续在民调上夹缠不清,也礼貌解释他是国民党主席征召的人选,关键场合当然要请主席同行,马则是“蓝白合”见证人。显然,侯将此次会晤定位成“蓝白合续篇”,想在契约基础上争取“侯柯配”的意思昭然若揭。

侯在言谈间一下称郭是本次会晤的见证人,一下称郭是调解人,并当场询问柯文哲是否同意,将柯给侯的短信当场念出来。柯同意后,侯便公开念短信,关于协商地点,柯称找一个公开场合谈比较好,因为“Credit要给郭,他(郭)要找一个理由退选,所以给他面子也是好的”。

此话一出,听者都惊呆了,侯还特别重复了一次。意思是郭已不在赛局里,柯别拿郭撑腰。

至此,两方企图已经很明显,郭柯要的是“纳入郭的重谈”,侯朱要的是“排除郭的续谈”,这便是为什么侯朱希望地点在马办,他们只想完成对自己有利的续篇,而不是抹掉重来。因此,对国民党而言,这是“鸿门宴”,柯郭是项羽,侯朱是刘邦。而刘邦,当然不敢与项羽在密室里单挑。

侯友宜讲完,聪明人都心知已经破局,因为这是掀桌式的表述。

郭接着质疑,自己到底是见证人还是裁判?侯回答,是见证人,并强调见证人只参与不发表意见。侯再掀桌一次,惹得郭也掀桌了,质疑蓝白若能谈成,今天就不需要郭当调解人,更不需要不能发表意见的见证人。

终于轮到柯文哲发言,既然大家都掀桌,柯也掀桌,批评侯拿私人短信出来念,是名嘴与侧翼在做的事,现场爆出掌声,侯当即反呛“是你同意我念的,你也可以不同意啊”。柯要求侯别打断,强调要整合就推出最强组合,而且要团结所有在野力量,不能排除谁。此外还暗刺国民党只看政党利益。

郭朱侯柯各自说完一轮后,我想全台观众都吓傻了,民众从来都没见过领导人层级这么生猛的肉搏。

郭又拿回麦克风说,既然要公开谈判,那我们就公开谈,但是要谈,还是要摆擂台?开始酸了。郭认为,既然被解除了调解人的身份,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谈,所以郭又再度建议辟室私聊,这是对合作发出最后的信号,但侯再度拒绝,坚持走完“蓝白合续篇”。

于是柯发话准备谈蓝白合六点协议,但没讲几句就被郭按手臂制止。郭称,若再谈民调,搞政党协商,因为他之前没参与“没资格坐在这里”,所以容他暂时退席上厕所。柯见状,尴尬宣布暂停5分钟。我猜,这是郭给柯的决裂信号,他认为不必跟国民党纠缠了。

5分钟后,柯发言,言明别再纠缠于民调,不过,朱立伦不依不饶,还在讲民调与蓝白合协议。郭办发言人(司仪)在朱立伦说完后,突然发难,拜托双方要听郭董的劝,都不要再谈民调,朱立伦瞬间变脸,面色发紫。国民党发言人见状,出言干扰,制止郭办发言人擅自抒发己见。

然后在郭缺席的状况下,柯侯又各说了一轮,但已言不及义,说民调也不是,不说民调也不知该说什么,郭办发言人于是再度发难,二度呼吁不要再谈民调,因为不会有结果,就像5月国民党以民调刷掉郭,郭也不再纠结于民调……此言立刻引起朱立伦暴怒,称不要污辱五月份的民调,说完起身带领马,侯离场。

国民党离场,谈判破局,郭再回到座位表达遗憾,柯文哲的脸色则从头到尾都很凝重,也表达了遗憾。鸿门宴结束。

结语

总结以上,国民党明显想抓着蓝白合协议不放,耍流氓到底,但郭柯根本不想再跳进这个陷阱。此外,双方都将对方私讯曝光,不掀桌也难。

由于问题出在柯文哲,因此处于谈判弱势,郭台铭打一开始就抢下主导权,也是为了扭转劣势,替柯擦屁股。国民党根本不想当副手,所以应该在进场之前就准备翻脸,并绝不在对手设定的战场上停留。

由郭办发言人激怒朱立伦,不知是不是郭台铭设计好的情节,是也无妨,因为郭半年多来被国民党全党诋毁到好似禽兽不如,也隐忍很久了。而朱立伦,就是一切灾难的祸源。

这是烂尾吗?我倒觉得值回票价,且登记日是24日截止,会不会有变化谁也说不准。郭台铭会放弃参选吗?等在野阵营确定各自参选,再分析选情,顺带解答悬疑三。这不是结束,而是另一场悬疑戏码的开始。

注1:柯让侯3%,或只要在民调误差范围内,就算侯嬴。

注2:是为所谓“德国模式”,政党支持度占一定比例,以稀释参选人支持度。

注3:“各人比较”——比柯侯赖郭各人支持度;“组合比较”——以“侯柯配”与“柯侯配”对比“赖萧配”。

注4:不是做新民调,而是汇整已经公布的几份民调,加上蓝白各自的内参民调,由2个蓝营民调专家与一名白营专家审核计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5 08:08
时政

台湾选举:柯郭侯生猛肉搏,全台都惊呆了

由于问题出在柯文哲,因此处于谈判弱势,郭台铭打一开始就抢下主导权,也是为了扭转劣势,替柯擦屁股。国民党根本不想当副手,所以应该在进场之前就准备翻脸,并绝不在对手设定的战场上停留。
台湾选举:柯郭侯生猛肉搏,全台都惊呆了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候选人登记日的最后一天,攸关在野两党结合竞选的“蓝白合”正式宣告破局(图为民众党候选人柯文哲和国民党候选人侯友宜)。

雁默

■“蓝白郭合”破局,国民党与柯郭互相掀桌,全台惊呆,也为在野整合划下了难堪的句点(或许还有转机?)。赖清德当晚睡得香,但选举结果已经确定了吗?我想,还是打上一个问号为妥。

此次在野整合最大的悬疑有三:为何国民党明知蓝白不合会败选,却有强烈的“不合动机”?此悬疑一;柯文哲为何要在蓝白合阶段大让步?此悬疑二;什么因素决定柯粉的投票意向?此悬疑三。

解疑之前,先简述11/15蓝白合“成局”前后的剧情。

马英九出手,整合派狂喜;柯文哲投降,支持者掀桌

11月上旬,获得百万份联署的郭营反而转趋低调,蓝白两方则在破局边缘,并已准备好决裂火并,但马英九出手促合,意外改变了局势,蓝白两方签署6点共识。

除了马的努力,促成蓝白合成局的另一块拼图,是柯文哲的重大让步。

一时间,蓝营士气大振,认为“侯柯配”板上钉钉,有的鸽派感动哽咽,与马解开长年宿怨,有的甚至兴奋地称马英九消弭了两岸战争,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决定在野阵营“总统参选人”谁属的民调结果都还没出来,却好似已经赢了赖清德。

然而,蓝营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白营却凄风苦雨如丧考妣,柯粉哭,幕僚哭,柯文哲自己也哭,哭成一团,眼看就要一夕团灭。当日不到12小时,白营果然态度180度转变,蓝白重回内斗局面。

情势急转直下,公平地说,问题出在柯文哲,但耍流氓的是国民党。

马英九介入前,白营的底线是“正常民调”决胜负,而且还让蓝营一手(注1),此为方案A。蓝营的底线是“异常民调”决胜负,民调须纳入政党支持度(注2),此为方案B。

马介入后,表明支持白营的方案A,但民调方式由“各人比较”改为“组合比较”(注3),此为“方案A之2.0版”,并得到韩国瑜与蓝营鸽派的支持。蓝营鹰派败阵,于是进入蓝白合谈判,朱立伦在会中放弃方案B以作为让步,柯文哲的让步则是赞同“方案A之2.0版”。

然而,朱立伦要求柯文哲在此方案中仍要“让蓝一手”,此为“方案A之3.0版”,各推专家审核几份民调“决正副”,柯文哲在会中也表同意,并画押签署了蓝白合协议。

柯文哲或出于轻视,或出于妥协所作出的大让步,引发柯党与其支持者大反弹,因为“方案A之3.0版”的效果接近的不是方案A,而是方案B。

换言之,朱立伦的密室协商大获全胜,蓝白合协议几乎等同于“侯柯配”,这就像支持度领先的特朗普去找哈里斯搭档,自己还甘为副手,荒谬不?因此白营由哭转怒,开始思考如何逆转胜。

18日,民调审核结果出炉(注4),只有一份民调是“柯侯配”与“侯柯配”打平手,其余五份民调都是“柯侯配”胜“侯柯配”。然而,按照“方案A之3.0版”,计入民调误差范围,蓝营坚持“侯柯配”以5比1胜“柯侯配”。但白营坚持是3比3平手,双方在“误差范围”的比例上各说各话。

蓝营拿统计学理论与蓝白合协议为自己撑腰,这是耍流氓,因为公众认知都以为柯只是“让一手”。按照蓝营的解释,柯就是“双手都让”,形同又衍生出“方案A之4.0版”。

事实上,若柯不让一手,6份双方都认可的民调,只有一份显示平手,其余全是“柯侯配”胜出,包含国民党自己的内参民调在内。

国民党耍流氓,柯营不怒反笑,如获至宝,因为自称泱泱大党,却要求小党绑上双手跟你打,为公论所不容。于是柯文哲立马在11月19日誓师大会上高呼,会以民众党“总统参选人”身份拼战到底,全场沸腾,柯粉破涕为笑,蓝营鸽派又哽咽了。

当然,若真要以契约论契约,柯文哲所签下的确实是对自己绝对不利的协议,因此问题是出在柯文哲身上。但万幸国民党耍流氓,白营得以从不平等条约中解套,蓝营则甩不掉以大欺小之讥。

结果,马英九被党内鹰派反杀,确定无法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在野阵营所获得的宝贵教训是,千万别独自与朱立伦共处一室。事实证明,宫斗技巧小学生等级的郭台铭和柯文哲,先后都被“朱博士”背刺到重伤,凶器都是民调。

叙述精彩绝伦的“侯郭柯鸿门宴”前,先解决悬疑一与二。

国民党的“不合”动机,与柯文哲的投降

蓝白合前,王金平已丢出了真相,国民党不可能接受侯友宜为副手。问题是,即便柯文哲让一手,侯友宜也赢不了柯文哲,更别说赢赖,确实扶不起,国民党无法自欺。为何宁可败选,也不愿接受“柯侯配”呢?

答案说来也很简单,因为这种赢,比输更糟。须知,柯文哲标榜的是“打破蓝绿”,几乎等于革命。

侯友宜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呢?他代表“蓝绿共享的利益结构”,不只是“台湾事实独立”的共同意识形态底线,还要算上“蓝绿轮流执政红利”,以及若干蓝营地方势力与绿营长期合作的既有利益。对某些蓝营势力而言,赖清德当选还有利益保障,但颠覆“蓝绿轮流执政”的柯文哲当选才是灾难。

在许多层面,蓝绿沆瀣一气,因此侯友宜若扶不起,赖清德才是比较稳妥的选项,绝不是柯和郭。说穿了,蓝绿共同体是既得利益者,当然反革命。

公平地说,蓝营内部多数是“合作派”,无奈却由少数的鹰派掌权。说鹰派愚昧自私不够精准,他们是进攻型现实主义者,不相信柯文哲会在胜选后公平分配权力。须知,本岛“岛主”权力特大,掌握资源特多,基于人性,不能指望任何岛主愿意公平分糖,自己党内的人尚且不可信,更何况他党之人?国民党那些掌权者都是尝过权力滋味儿的,因此打心底里不信“蓝白共治”。

会这么想其实并没有错,因为柯文哲也不是什么善类,更没有贞节牌坊,一朝得势,恐怕就是国民党末日。这就是为何代表鹰派利益的侯友宜,一心想的是打败柯,收编柯,而不是选赢赖清德,也可解释为何国民党不断强调政党实力。

白话说,柯赢远比赖赢更棘手,就这么简单。

那么,柯文哲又为何在马英九牵头的蓝白合里投降?简言之,就是“柯郭合”显然碰了软钉子,估计郭老板并不支持“柯郭配”,一方面柯郭合作的胜算也不大,另一方面拿了百万联署却做人家副手对不起自己与支持者。两个因素促使郭建议柯去找国民党合作,连带将郭势力嵌入在野大联盟,如此赢面高,自己也不会被搓掉。

柯一时情迷所犯的大错是,忘了自己是党主席,背负着千万选民的巨大期待,而且过度自信,以为靠一张嘴就能说服支持者一起投降,才会在暗室里被朱立伦蛊惑,签下卖身契。画押后所遇到的海啸,柯文哲显然始料未及。

于是在民调审核结果出炉后,柯坚决不买蓝营的账,并日日密会郭台铭寻求解套之方。

以上就是悬疑一与二的答案,了解了此一背景,就能看懂“郭柯侯鸿门宴”,理解为何结局是大掀桌。

郭柯侯鸿门宴

蓝白隔空驳火多日,正对民调误差认知相持不下时,郭台铭出手,无预警公开了侯友宜希望郭作为调解人(闽南语是公亲或桶箍)的私下来电。

由于在早前党内征召过程的密室里吃了大闷亏,郭这次学乖了,将11月21日与22日其与柯侯三人之间来电和去电的谈话内容,做了完整的清单公布,让大众预先知晓郭柯侯谈判的背景。

郭的立场是,蓝白都不要再谈民调,因为各说各话不会有结果,希望双方在媒体上吵民调议题前,先到郭家面对面谈清楚。但这项提议遭到侯友宜的拒绝,柯文哲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22日蓝白又吵了一次,关系濒临绝裂。

23日,柯文哲邀侯友宜到郭家面商,但侯希望在马英九办公室谈,柯营不解为何侯要排除郭台铭。显然,国民党的立场是回到15日蓝白合协议基础上谈,没有郭的角色。

柯文哲随即在脸书发了长文,称郭是“战友”(不是搭配竞选),对郭大加称赞。这是柯坚决要让郭进入在野大联盟的表态。

没多久,便传出三方同意在饭店协商。与会者是侯友宜,柯文哲,郭台铭,马英九与朱立伦。不过,郭柯设定的是三人辟室协商,侯不愿意,坚持5人在媒体前公开谈。

郭台铭一开始便以主持人的身份,礼貌质疑侯友宜,明明承诺只带一名幕僚前来(三方各带一名幕僚与会),却带了马英九和朱立伦两人同行。意思是,原先设定是三方单挑,为何侯摆出打群架的态势?侯友宜面带微笑频摇头,显然怒火中烧,因为侯无论去什么场合都要带“保母”,早有“巨婴”之讥,郭的质疑直戳要害,一旁的马英九和朱立伦也都尴尬不已。

郭的质疑重点在于,若这次谈判是政党协商,是“蓝白合续篇”,那马朱有角色,郭则没有角色,因为郭没有政党,也没被邀请参加15日的蓝白合,所以他要求朱立伦先回答,此次谈判性质到底是什么?白话说就是逼问朱立伦,这次是继续边缘化郭台铭,还是将郭放在关键位置?

朱礼貌僵硬的回答,绕来绕去都是废话,当然不敢明确表态。

郭见状,再度挑明了说,蓝白若谈得成,根本不用郭出面,如果这次是政党协商,他会退出“走自己的路”,但侯明明承诺是“想参选的3人协商”,却带了马朱前来,又绕回原点。郭希望,是分是合,当天就决定。

侯在旁憋了很久,终于轮到他发言,除了继续在民调上夹缠不清,也礼貌解释他是国民党主席征召的人选,关键场合当然要请主席同行,马则是“蓝白合”见证人。显然,侯将此次会晤定位成“蓝白合续篇”,想在契约基础上争取“侯柯配”的意思昭然若揭。

侯在言谈间一下称郭是本次会晤的见证人,一下称郭是调解人,并当场询问柯文哲是否同意,将柯给侯的短信当场念出来。柯同意后,侯便公开念短信,关于协商地点,柯称找一个公开场合谈比较好,因为“Credit要给郭,他(郭)要找一个理由退选,所以给他面子也是好的”。

此话一出,听者都惊呆了,侯还特别重复了一次。意思是郭已不在赛局里,柯别拿郭撑腰。

至此,两方企图已经很明显,郭柯要的是“纳入郭的重谈”,侯朱要的是“排除郭的续谈”,这便是为什么侯朱希望地点在马办,他们只想完成对自己有利的续篇,而不是抹掉重来。因此,对国民党而言,这是“鸿门宴”,柯郭是项羽,侯朱是刘邦。而刘邦,当然不敢与项羽在密室里单挑。

侯友宜讲完,聪明人都心知已经破局,因为这是掀桌式的表述。

郭接着质疑,自己到底是见证人还是裁判?侯回答,是见证人,并强调见证人只参与不发表意见。侯再掀桌一次,惹得郭也掀桌了,质疑蓝白若能谈成,今天就不需要郭当调解人,更不需要不能发表意见的见证人。

终于轮到柯文哲发言,既然大家都掀桌,柯也掀桌,批评侯拿私人短信出来念,是名嘴与侧翼在做的事,现场爆出掌声,侯当即反呛“是你同意我念的,你也可以不同意啊”。柯要求侯别打断,强调要整合就推出最强组合,而且要团结所有在野力量,不能排除谁。此外还暗刺国民党只看政党利益。

郭朱侯柯各自说完一轮后,我想全台观众都吓傻了,民众从来都没见过领导人层级这么生猛的肉搏。

郭又拿回麦克风说,既然要公开谈判,那我们就公开谈,但是要谈,还是要摆擂台?开始酸了。郭认为,既然被解除了调解人的身份,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谈,所以郭又再度建议辟室私聊,这是对合作发出最后的信号,但侯再度拒绝,坚持走完“蓝白合续篇”。

于是柯发话准备谈蓝白合六点协议,但没讲几句就被郭按手臂制止。郭称,若再谈民调,搞政党协商,因为他之前没参与“没资格坐在这里”,所以容他暂时退席上厕所。柯见状,尴尬宣布暂停5分钟。我猜,这是郭给柯的决裂信号,他认为不必跟国民党纠缠了。

5分钟后,柯发言,言明别再纠缠于民调,不过,朱立伦不依不饶,还在讲民调与蓝白合协议。郭办发言人(司仪)在朱立伦说完后,突然发难,拜托双方要听郭董的劝,都不要再谈民调,朱立伦瞬间变脸,面色发紫。国民党发言人见状,出言干扰,制止郭办发言人擅自抒发己见。

然后在郭缺席的状况下,柯侯又各说了一轮,但已言不及义,说民调也不是,不说民调也不知该说什么,郭办发言人于是再度发难,二度呼吁不要再谈民调,因为不会有结果,就像5月国民党以民调刷掉郭,郭也不再纠结于民调……此言立刻引起朱立伦暴怒,称不要污辱五月份的民调,说完起身带领马,侯离场。

国民党离场,谈判破局,郭再回到座位表达遗憾,柯文哲的脸色则从头到尾都很凝重,也表达了遗憾。鸿门宴结束。

结语

总结以上,国民党明显想抓着蓝白合协议不放,耍流氓到底,但郭柯根本不想再跳进这个陷阱。此外,双方都将对方私讯曝光,不掀桌也难。

由于问题出在柯文哲,因此处于谈判弱势,郭台铭打一开始就抢下主导权,也是为了扭转劣势,替柯擦屁股。国民党根本不想当副手,所以应该在进场之前就准备翻脸,并绝不在对手设定的战场上停留。

由郭办发言人激怒朱立伦,不知是不是郭台铭设计好的情节,是也无妨,因为郭半年多来被国民党全党诋毁到好似禽兽不如,也隐忍很久了。而朱立伦,就是一切灾难的祸源。

这是烂尾吗?我倒觉得值回票价,且登记日是24日截止,会不会有变化谁也说不准。郭台铭会放弃参选吗?等在野阵营确定各自参选,再分析选情,顺带解答悬疑三。这不是结束,而是另一场悬疑戏码的开始。

注1:柯让侯3%,或只要在民调误差范围内,就算侯嬴。

注2:是为所谓“德国模式”,政党支持度占一定比例,以稀释参选人支持度。

注3:“各人比较”——比柯侯赖郭各人支持度;“组合比较”——以“侯柯配”与“柯侯配”对比“赖萧配”。

注4:不是做新民调,而是汇整已经公布的几份民调,加上蓝白各自的内参民调,由2个蓝营民调专家与一名白营专家审核计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