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13 07:55
商业与经济

县城又一超级独角兽零食很忙,诞生了

11月10日,平价零食集合店品牌“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宣布完成战略合并,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将出任新集团董事长。至此,在量贩零食赛道两位头部玩家走到了一起。
零食很忙独角兽
杨继云

■这一幕还是来了——

11月10日,平价零食集合店品牌“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宣布完成战略合并,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将出任新集团董事长。至此,在量贩零食赛道两位头部玩家走到了一起。

这似乎在意料之中。从湖南长沙起家的零食很忙,和从江西宜春走出的赵一鸣零食,一路在县城攻城略地,各开出了超过4000家和超过2500家门店,甚至曾经短兵相接,面对面开启价格战。

双方握手言和,身后投资人功不可没。据悉,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背后集结起了一众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高榕资本、启承资本、明越资本、黑蚁资本等等。打则两败俱伤,合则大杀四方——昔日互联网行业第一第二名合并的戏码,如今在消费行业上演了。

80后卖零食,年入超百亿

门店近7000家

他们是如何卖起零食的?


先从合并发起方“零食很忙”说起,创始人是一位85后——晏周。时间回到2016年,曾在房地产行业从事8年营销策划的晏周,在机缘巧合下嗅到小零食在国内大有机会,一番调查后,他发现大多数零食品牌店集中在中高端,大众市场尤其是下沉市场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于是,晏周决定跨界创业。2017年,晏周和几个合伙人凑了十几万元,在湖南长沙一个不足40平的小店里开始卖零食。这支年轻团队从湖南出发,一步步走向了全国市场。经历了艰难的创业初期,零食很忙开放加盟,在4年内开出超过450家店,遍及湖南的大街小巷。门店也从最初的三四十平进化到了200平的旗舰店,拥有超过1500个单品。

转折点在2021年来到。那年5月,零食很忙宣布完成2.4亿元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与高榕资本联合领投,启承资本与明越资本跟投,投后估值达到了25亿。

此后,零食很忙开启了高速扩张模式。官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零食很忙的全国门店已超4000家,而去年底这一数字为2000家。2022年,零食很忙全国门店零售营业额达64.45亿元,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营业额预计超百亿。

而合并的另一方,赵一鸣零食也是一个草根创业的故事。出生于1989年,赵定是安徽芜湖人,在官网的介绍中,赵定在2008年跟父母学做炒货,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炒货零食店。2015年,他在江西开出了一家量贩零食店“傻子瓜子”,单日营业额最高达到了5万元,让他对零食行业信心倍增。

那段时间,傻子瓜子半年时间开放了五六家加盟店,但由于经验不足,很多人都亏本了。赵定复盘:“品牌想要做大,一定要让加盟商赚的到钱。”

2019年,赵定反复学习后又创立了赵一鸣零食——品牌名来自他的儿子,初衷是“希望像对待孩子一样去经营品牌。”此后两年,赵定一直在打磨单店,坚定一个月营业额做不到40万就不开放加盟,并将公司定位为“零食届的蜜雪冰城”,让消费者买到性价比最高的零食。

2020年,目标达成,赵一鸣零食全面开放加盟,2022年12月全国门店总数突破700家。投资人随之蜂拥而至,最终,今年4月,赵一鸣零食完成了由黑蚁资本领投、良品铺子跟投的1.5亿元A轮融资。

官方信息显示,截至今年11月,赵一鸣零食门店数量超过2500家。2022年,赵一鸣实现营收12.15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达到了27.86亿元——半年的业绩已经较上一年全年翻了超1倍。

随着合并的到来,两家门店数量相加近7000家,一个零食巨无霸正式诞生。

为何合并?

县城一条街5家零食店

不妨来看看此次合并的一些细节。

根据双方达成的最终协议,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此外,晏周将继续担任零食很忙CEO,赵定则继续担任赵一鸣零食CEO,同时由晏周兼任集团公司董事长。

零食很忙方面表示,此次战略合并,是双方基于共同价值观、经营理念以及对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研判下作出的前瞻性决策。赵一鸣零食则认为,合并后双方在产品供应链上将具备更好的采购优势,并在各自的优势区域持续布局。

让人最为感慨的是,以往互联网行业第一第二名合并的戏码,如今继续在消费行业上演。

事实上,为了追求更多的市场份额,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曾大肆竞争,不断上演价格战,并在广西广东等区域疯狂跑马圈地,门店一家接一家——昔日,几乎有零食很忙的地方就有赵一鸣零食。

根据媒体报道,赵定在谈及和零食很忙的竞争时曾表示:“如果要去打的话,都是输家,没有赢家。”这就不难理解,合并也是一种“及时止损”,更何况,这个快速增长的赛道里还有很多的其他玩家。

梳理起来,这并不是零食店第一次迎来合并。最值得一提的是万辰集团——这本是一家专注于鲜品食用菌的上市公司,去年通过旗下子公司进军零食行业,此后一直动作频频。今年9月,万辰生物宣布将旗下的来优品、好想来、吖嘀吖嘀、陆小馋正式合并为“好想来品牌零食”,10月,又宣布收购江浙知名量贩零食品牌“老婆大人”。

完成一系列的并购后,“好想来零食”以超过3700家门店数量,一举超过赵一鸣零食成为赛道第二。目前来看,零食很忙门店主要集中在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贵州等省市;赵一鸣零食在广东和江西门店数量较多,其次是广西、安徽,即便两者合并,拓展北方市场上也感受到了万辰的威胁。

此外,广东品牌“零食舱”整合当地的“零食么么”、创立于湖南长沙的“爱零食”宣布控股成都本地量贩零食品牌“恐龙和泰迪”、零食很忙此前还投资了湖南长沙的零食量贩品牌“恰货铺子”……盛况惊人。

密集并购整合的背后,是量贩零食赛道的疯狂崛起——《2022年中国休闲零食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休闲零食年复合增长率维持在11%,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破1.5万亿。

似乎一夜之间,县城开满了各种零食店,曾有消费者感叹:家乡小城的一条街上,放眼望去有4-5家零食店。

另一个更重要的逻辑在于,当经济进入存量时代,随着消费下沉,中国县城变得潜力十足。“国内3000多个县城,每个县城开2-3家,万店目标则很容易达成。”于是,越来越多的消费品牌不再纠缠于竞争激烈的一二线城市。正如零食店,在县城开启了大混战。

消费并购大幕拉开了

聊起此次合并案,不止一位消费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消费的整合并购将成为接下来一个大的趋势。

可以看看另外一起案例。就在上个月,安踏集团宣布收购MAIA ACTIVE,创投圈迎来一场久违的振奋,有消费品牌创始人感慨到:“MAIA拿到了一个好剧本。”

成立于2016年,MAIA ACTIVE定位为亚洲女性运动服饰品牌,主打产品瑜伽服。公司背后是两位女创始人——欧逸柔和王佳音,她们联手创业,收获众多拥趸,如今,公司卖给了安踏。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场并购报以积极态度,纷纷感慨着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于MAIA ACTIVE而言,这当然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一方面,新消费投资遇冷有目共睹,单打独斗的MAIA ACTIVE与其在市场低点去寻求外部融资,不如被安踏老大哥收编;另一方面,无论是始祖鸟、萨洛蒙,还是FILA、迪桑特,都体现了安踏品牌运营的强大实力,可以想见,补充了瑜伽服板块的MAIA ACTIVE被安踏带火也不是什么难事。

更关键的是,于MAIA ACTIVE昔日的投资人来说,多年前的这笔投资终于“退出有门”。当下一级市场的退出——尤其是消费投资的退出之路可谓哀鸿遍野,IPO往往折戟,新融资常常无门,大部分具有VC/PE支持的新消费品牌都在焦急地等待更好的机会。

今年以来,“并购女王“刘晓丹多次提到,一级市场底层逻辑的改变,使投资越来越同质化,IPO退出的赚钱效应越来越差。2016年起年均万亿的一级市场投资,完全通过IPO退出是不可能的,并购正成为当下讨论的焦点。

对于退出渠道并不明朗的消费品牌来说,并购或将成为主流。北京一位消费VC合伙人曾表示,国外很多消费公司都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并购实现规模扩大,因此他认为2024-2030年中国也将迎来消费行业的整合并购时代。

无独有偶,昨天消费行业还官宣了另一起收购案——

孩子王发布公告,称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受让乐友国际65%股权,收购价格为人民币10.4亿元,交易完成后,乐友国际将成为孩子王的控股子公司。这是国内母婴行业时尚最大一笔收购案。

序幕正在徐徐拉开,并购大潮起风了。■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13 07:55
商业与经济

县城又一超级独角兽零食很忙,诞生了

11月10日,平价零食集合店品牌“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宣布完成战略合并,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将出任新集团董事长。至此,在量贩零食赛道两位头部玩家走到了一起。
零食很忙独角兽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杨继云

■这一幕还是来了——

11月10日,平价零食集合店品牌“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宣布完成战略合并,零食很忙创始人晏周将出任新集团董事长。至此,在量贩零食赛道两位头部玩家走到了一起。

这似乎在意料之中。从湖南长沙起家的零食很忙,和从江西宜春走出的赵一鸣零食,一路在县城攻城略地,各开出了超过4000家和超过2500家门店,甚至曾经短兵相接,面对面开启价格战。

双方握手言和,身后投资人功不可没。据悉,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背后集结起了一众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高榕资本、启承资本、明越资本、黑蚁资本等等。打则两败俱伤,合则大杀四方——昔日互联网行业第一第二名合并的戏码,如今在消费行业上演了。

80后卖零食,年入超百亿

门店近7000家

他们是如何卖起零食的?


先从合并发起方“零食很忙”说起,创始人是一位85后——晏周。时间回到2016年,曾在房地产行业从事8年营销策划的晏周,在机缘巧合下嗅到小零食在国内大有机会,一番调查后,他发现大多数零食品牌店集中在中高端,大众市场尤其是下沉市场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于是,晏周决定跨界创业。2017年,晏周和几个合伙人凑了十几万元,在湖南长沙一个不足40平的小店里开始卖零食。这支年轻团队从湖南出发,一步步走向了全国市场。经历了艰难的创业初期,零食很忙开放加盟,在4年内开出超过450家店,遍及湖南的大街小巷。门店也从最初的三四十平进化到了200平的旗舰店,拥有超过1500个单品。

转折点在2021年来到。那年5月,零食很忙宣布完成2.4亿元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与高榕资本联合领投,启承资本与明越资本跟投,投后估值达到了25亿。

此后,零食很忙开启了高速扩张模式。官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零食很忙的全国门店已超4000家,而去年底这一数字为2000家。2022年,零食很忙全国门店零售营业额达64.45亿元,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营业额预计超百亿。

而合并的另一方,赵一鸣零食也是一个草根创业的故事。出生于1989年,赵定是安徽芜湖人,在官网的介绍中,赵定在2008年跟父母学做炒货,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炒货零食店。2015年,他在江西开出了一家量贩零食店“傻子瓜子”,单日营业额最高达到了5万元,让他对零食行业信心倍增。

那段时间,傻子瓜子半年时间开放了五六家加盟店,但由于经验不足,很多人都亏本了。赵定复盘:“品牌想要做大,一定要让加盟商赚的到钱。”

2019年,赵定反复学习后又创立了赵一鸣零食——品牌名来自他的儿子,初衷是“希望像对待孩子一样去经营品牌。”此后两年,赵定一直在打磨单店,坚定一个月营业额做不到40万就不开放加盟,并将公司定位为“零食届的蜜雪冰城”,让消费者买到性价比最高的零食。

2020年,目标达成,赵一鸣零食全面开放加盟,2022年12月全国门店总数突破700家。投资人随之蜂拥而至,最终,今年4月,赵一鸣零食完成了由黑蚁资本领投、良品铺子跟投的1.5亿元A轮融资。

官方信息显示,截至今年11月,赵一鸣零食门店数量超过2500家。2022年,赵一鸣实现营收12.15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达到了27.86亿元——半年的业绩已经较上一年全年翻了超1倍。

随着合并的到来,两家门店数量相加近7000家,一个零食巨无霸正式诞生。

为何合并?

县城一条街5家零食店

不妨来看看此次合并的一些细节。

根据双方达成的最终协议,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并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此外,晏周将继续担任零食很忙CEO,赵定则继续担任赵一鸣零食CEO,同时由晏周兼任集团公司董事长。

零食很忙方面表示,此次战略合并,是双方基于共同价值观、经营理念以及对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研判下作出的前瞻性决策。赵一鸣零食则认为,合并后双方在产品供应链上将具备更好的采购优势,并在各自的优势区域持续布局。

让人最为感慨的是,以往互联网行业第一第二名合并的戏码,如今继续在消费行业上演。

事实上,为了追求更多的市场份额,零食很忙和赵一鸣零食曾大肆竞争,不断上演价格战,并在广西广东等区域疯狂跑马圈地,门店一家接一家——昔日,几乎有零食很忙的地方就有赵一鸣零食。

根据媒体报道,赵定在谈及和零食很忙的竞争时曾表示:“如果要去打的话,都是输家,没有赢家。”这就不难理解,合并也是一种“及时止损”,更何况,这个快速增长的赛道里还有很多的其他玩家。

梳理起来,这并不是零食店第一次迎来合并。最值得一提的是万辰集团——这本是一家专注于鲜品食用菌的上市公司,去年通过旗下子公司进军零食行业,此后一直动作频频。今年9月,万辰生物宣布将旗下的来优品、好想来、吖嘀吖嘀、陆小馋正式合并为“好想来品牌零食”,10月,又宣布收购江浙知名量贩零食品牌“老婆大人”。

完成一系列的并购后,“好想来零食”以超过3700家门店数量,一举超过赵一鸣零食成为赛道第二。目前来看,零食很忙门店主要集中在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贵州等省市;赵一鸣零食在广东和江西门店数量较多,其次是广西、安徽,即便两者合并,拓展北方市场上也感受到了万辰的威胁。

此外,广东品牌“零食舱”整合当地的“零食么么”、创立于湖南长沙的“爱零食”宣布控股成都本地量贩零食品牌“恐龙和泰迪”、零食很忙此前还投资了湖南长沙的零食量贩品牌“恰货铺子”……盛况惊人。

密集并购整合的背后,是量贩零食赛道的疯狂崛起——《2022年中国休闲零食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休闲零食年复合增长率维持在11%,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破1.5万亿。

似乎一夜之间,县城开满了各种零食店,曾有消费者感叹:家乡小城的一条街上,放眼望去有4-5家零食店。

另一个更重要的逻辑在于,当经济进入存量时代,随着消费下沉,中国县城变得潜力十足。“国内3000多个县城,每个县城开2-3家,万店目标则很容易达成。”于是,越来越多的消费品牌不再纠缠于竞争激烈的一二线城市。正如零食店,在县城开启了大混战。

消费并购大幕拉开了

聊起此次合并案,不止一位消费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消费的整合并购将成为接下来一个大的趋势。

可以看看另外一起案例。就在上个月,安踏集团宣布收购MAIA ACTIVE,创投圈迎来一场久违的振奋,有消费品牌创始人感慨到:“MAIA拿到了一个好剧本。”

成立于2016年,MAIA ACTIVE定位为亚洲女性运动服饰品牌,主打产品瑜伽服。公司背后是两位女创始人——欧逸柔和王佳音,她们联手创业,收获众多拥趸,如今,公司卖给了安踏。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场并购报以积极态度,纷纷感慨着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于MAIA ACTIVE而言,这当然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一方面,新消费投资遇冷有目共睹,单打独斗的MAIA ACTIVE与其在市场低点去寻求外部融资,不如被安踏老大哥收编;另一方面,无论是始祖鸟、萨洛蒙,还是FILA、迪桑特,都体现了安踏品牌运营的强大实力,可以想见,补充了瑜伽服板块的MAIA ACTIVE被安踏带火也不是什么难事。

更关键的是,于MAIA ACTIVE昔日的投资人来说,多年前的这笔投资终于“退出有门”。当下一级市场的退出——尤其是消费投资的退出之路可谓哀鸿遍野,IPO往往折戟,新融资常常无门,大部分具有VC/PE支持的新消费品牌都在焦急地等待更好的机会。

今年以来,“并购女王“刘晓丹多次提到,一级市场底层逻辑的改变,使投资越来越同质化,IPO退出的赚钱效应越来越差。2016年起年均万亿的一级市场投资,完全通过IPO退出是不可能的,并购正成为当下讨论的焦点。

对于退出渠道并不明朗的消费品牌来说,并购或将成为主流。北京一位消费VC合伙人曾表示,国外很多消费公司都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并购实现规模扩大,因此他认为2024-2030年中国也将迎来消费行业的整合并购时代。

无独有偶,昨天消费行业还官宣了另一起收购案——

孩子王发布公告,称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受让乐友国际65%股权,收购价格为人民币10.4亿元,交易完成后,乐友国际将成为孩子王的控股子公司。这是国内母婴行业时尚最大一笔收购案。

序幕正在徐徐拉开,并购大潮起风了。■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