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2-08 17:09
商业与经济

摆在波音首席执行官眼前的难题

对于这位心烦意乱的首席执行官来说,重塑波音的信誉成了最为重要和紧迫的事项。
揭底波音生产乱象:问题由来已久
JEFFREY SONNENFELD,STEVEN TIAN

■就在波音让其飞机再次升空之际,这家公司所面临的挑战却越发严峻。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上周曾发表声明,尽管波音被限飞的737 MAX机型最终回归天空,但整个737 MAX系列的任何增产计划以及其他MAX机型的监管批准都将被叫停,最主要的就是MAX 7和10机型,而这两个机型据称在本月早些时候发生的阿拉斯加空难之前即将获得FAA的批准。这一声明意味着,监管方已无法容忍波音顽固的质量控制问题,而且这一次其态度异常坚决,并要求波音拿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波音的航空公司客户开始公然叛逃,美联航(United)首席执行官斯科特·科比已经开始与空客会谈,通过购买A321来替代此前计划新购的277架波音 737 MAX 10飞机。

此前,我们经常表扬波音首席执行官大卫·卡尔霍恩,理由是他迅速地解决了诸多前任留下来的问题,包括引导波音在经历了疫情和航空产业下行周期后重获现金流盈利能力,修复与监管方之间受损的关系,重启对中国的交货,以及减少高负债,但我们在去年还前瞻性地预测过,公司依然无法摆脱质量控制突发事件。

FAA已将波音列入了观察名单,而且也顺带着让卡尔霍恩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对于这位心烦意乱的首席执行官来说,重塑波音的信誉成为了最为重要和紧迫的事项。卡尔霍恩与过去30年中的六位波音首席执行官都相熟,曾亲眼目睹了波音的多个发展阶段,甚至包括波音收购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McDonnell-Douglas)之前的历史。我们建议卡尔霍恩应采取以下三个具体举措,来重振波音的安全文化,同时,我们还给出了用于支撑我们建议的一些原始数据。

1. 改变治理和内部质量控制流程,以便在整个机构为安全赋能的同时让安全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自2019年导致376人死亡的灾难性MAX机型空难之后,波音董事会创建了更加严苛的安全流程,包括一个特殊的由五人构成的董事会航空安全小组委员会,并在公司设置了首席航空安全官职位。尽管安全小组委员会当中的4人都是新董事,也就是加入董事会的时间还不到两年(这一点倒不是很惊讶,考虑到80%的波音董事自2019年以来都已全部更换),但其资历却是异常耀眼,拥有广泛的航空领域经验。这其中包括小组委员会主席、通用电气航空(GE Aviation)前首席执行官大卫·乔伊斯,美国海军前负责人约翰·理查德森上将,前大陆航空(Continental Airlines)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凯尔纳,前空军督察长史戴斯·哈里斯将军,以及Carrier Global首席执行官大卫·吉特林。

然而,持续不断的突发安全问题意味着董事会的决议明显没有完全落实到生产和装配线,而且这个挑战并非只是出现某起事故那么简单。新的质量控制流程在波音生产厂的落实到位程度依然是个未知的问题。有人怀疑,专注于安全的声音是否在内部得到了充分重视。一份检举报告称,波音自有的质量控制体系经常会遭到忽视,因为重压之下的生产线检查员有时候会提供伪造或错误的信息,与之相印证的是,公司长期存在的投资不足和自我监控不足的投诉。

卡尔霍恩任命外部安全专家来审查波音的安全流程在方向上是正确的,但FAA并不满足于审计这一种手段,而且似乎正在推动更加彻底的永久性改革,包括直接在波音的供应链中安插FAA或第三方监控方。

2. 理顺波音支离破碎的供应链

各种迹象表明,波音已经失去了对其供应商的功能监管和控制,而供应链多元化的不到位以及责任制的缺失更是加剧了这个问题。波音与Spirit AeroSystems之间失衡的关系便是例证,而后者几乎包揽了波音各种机型机身的生产工作。

多年来,我们曾前瞻性地多次警告,Spirit会给波音业务带来潜在风险,例如供应链的“软肋”,而且也曾警告,前首席执行官哈里·斯通塞弗因在2005年出售Spirit而犯错,但新的检举者报告称,这种失调婚姻的糟糕程度甚至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畴。

《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本周的最新报道援引了一位十分可信的匿名检举者提供的信息,波音工程师在过去一年中发现了不少于392例Spirit公司质量控制问题。在其中一个案例中,Spirit公司的工程师理应修复了这些问题,但波音检察人员却发现Spirit公司仅仅是“掩盖”了有问题的部分,迫使波音不得不在公司内部进行进一步的修理。还有报告讲述了Spirit公司奉行的是恐惧、威吓和成本削减文化,并不提倡雇员汇报问题,同时用大批低薪、缺乏培训的替代者替换了专家及资深工程师。波音以调查仍在进行为由,拒绝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与此同时,Spirit公司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其首要关注点在于其提供的“飞机结构的质量和产品完整性”,同时还表示,公司正在与波音合作解决此事,并将遵守后续的监管方规定。

迫于压力,Spirit领导层在过去4个月中几乎换了个遍,即便功勋卓著的新首席执行官帕特·夏纳罕正在全身心地应对Spirit的流程挑战,但从过去20年来看,Spirit就不应该独立运营,仅此而已。Spirit公司的低利润资本密集型业务以及岌岌可危的资产负债表,或许会稀释波音宝贵的自由现金流,但波音财务掌门人对此避而不谈。尽管如此,人们不得不问,这个加起来相当于波音市值3%的公司是否真的值得在经营方面如此大费周章。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Spirit续命,波音又向Spirit注资了数亿美元。


波音也不是没有希望,几乎所有的供应商都严重依赖波音,因此他们都在齐心协力、斗志昂扬地以最快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久拖未决的底层结构性挑战。就像丘吉尔说过的那句老话一样,“绝不要浪费一次好的危机。”

3. 巩固公众信任,而不是将公众沟通交给监管方

到目前为止,卡尔霍恩在接受媒体采访和召开全员会议时均以父亲和祖父的个人口吻来强调安全性,同时,他也在阿拉斯加空难之后紧急与国会进行了多次会面,并因此而受到称赞。此外,卡尔霍恩令外界称赞的举措还包括,作为对首要客户公开责难的回应,例如夏威夷航空(Hawaiian Airlines)、美联航和瑞安航空(Ryanair)的各位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允许其航空公司客户向任意波音或Spirit生产厂派遣检查员。

然而,让MAX 9系列机型回归天空可能并不算什么难事。未来数个月,FAA将对波音内部流程挑战开展长期深入的监管,受此影响,卡尔霍恩掌控舆论并继续巩固公众信任的难度就会越来越大。

当波音在此前面临类似的长期监管审查时,卡尔霍恩的一些前任曾获得过一些不明智的建议:用极为模糊、冷淡的法律术语来搪塞监管方和调查员,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波音的挑战更为严峻,因为未来几个月波音将不得不做出一些困难却十分必要的取舍。例如,即便波音一再声称生产和交付更多的MAX机型是其首要任务,但很多分析师认为波音可能需要调低其在数个月之前刚发布的靓丽生产和财务目标,而且有可能有必要在万众期待的周三电话会议上对业绩指引三缄其口。一些人还提到,出于责任制的考虑,应对公司内部进行重组。

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的名言“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无论投资者或律师如何分说,公共安全和巩固公众信任的优先级必须高于一切短期商业影响。如果波音能够采取强硬的必要举措,并让外界认为这一举措并非意气用事或内斗,而是为了重塑自身信誉所采取的广泛战略计划的一部分,那么就可以避免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市场恐慌、员工疑惑以及情绪性投机行为。

此外,展现有责任心的人性化领导力,而不是拿官僚流程或让下属来背锅来搪塞,将大大有助于减少负面新闻的影响。

很多航空公司高管如今都在开玩笑说,那句老话“要不是有波音的话,我是不会去的”,说不定会变成“要是有波音的话,我是不会去的”,除非波音能够尽快重振其安全文化。波音今后将何去何从?这基本上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波音——是一家能够让飞机安全飞行的公司,还是一家眼高手低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2-08 17:09
商业与经济

摆在波音首席执行官眼前的难题

对于这位心烦意乱的首席执行官来说,重塑波音的信誉成了最为重要和紧迫的事项。
揭底波音生产乱象:问题由来已久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JEFFREY SONNENFELD,STEVEN TIAN

■就在波音让其飞机再次升空之际,这家公司所面临的挑战却越发严峻。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上周曾发表声明,尽管波音被限飞的737 MAX机型最终回归天空,但整个737 MAX系列的任何增产计划以及其他MAX机型的监管批准都将被叫停,最主要的就是MAX 7和10机型,而这两个机型据称在本月早些时候发生的阿拉斯加空难之前即将获得FAA的批准。这一声明意味着,监管方已无法容忍波音顽固的质量控制问题,而且这一次其态度异常坚决,并要求波音拿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波音的航空公司客户开始公然叛逃,美联航(United)首席执行官斯科特·科比已经开始与空客会谈,通过购买A321来替代此前计划新购的277架波音 737 MAX 10飞机。

此前,我们经常表扬波音首席执行官大卫·卡尔霍恩,理由是他迅速地解决了诸多前任留下来的问题,包括引导波音在经历了疫情和航空产业下行周期后重获现金流盈利能力,修复与监管方之间受损的关系,重启对中国的交货,以及减少高负债,但我们在去年还前瞻性地预测过,公司依然无法摆脱质量控制突发事件。

FAA已将波音列入了观察名单,而且也顺带着让卡尔霍恩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对于这位心烦意乱的首席执行官来说,重塑波音的信誉成为了最为重要和紧迫的事项。卡尔霍恩与过去30年中的六位波音首席执行官都相熟,曾亲眼目睹了波音的多个发展阶段,甚至包括波音收购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McDonnell-Douglas)之前的历史。我们建议卡尔霍恩应采取以下三个具体举措,来重振波音的安全文化,同时,我们还给出了用于支撑我们建议的一些原始数据。

1. 改变治理和内部质量控制流程,以便在整个机构为安全赋能的同时让安全理念更加深入人心

自2019年导致376人死亡的灾难性MAX机型空难之后,波音董事会创建了更加严苛的安全流程,包括一个特殊的由五人构成的董事会航空安全小组委员会,并在公司设置了首席航空安全官职位。尽管安全小组委员会当中的4人都是新董事,也就是加入董事会的时间还不到两年(这一点倒不是很惊讶,考虑到80%的波音董事自2019年以来都已全部更换),但其资历却是异常耀眼,拥有广泛的航空领域经验。这其中包括小组委员会主席、通用电气航空(GE Aviation)前首席执行官大卫·乔伊斯,美国海军前负责人约翰·理查德森上将,前大陆航空(Continental Airlines)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凯尔纳,前空军督察长史戴斯·哈里斯将军,以及Carrier Global首席执行官大卫·吉特林。

然而,持续不断的突发安全问题意味着董事会的决议明显没有完全落实到生产和装配线,而且这个挑战并非只是出现某起事故那么简单。新的质量控制流程在波音生产厂的落实到位程度依然是个未知的问题。有人怀疑,专注于安全的声音是否在内部得到了充分重视。一份检举报告称,波音自有的质量控制体系经常会遭到忽视,因为重压之下的生产线检查员有时候会提供伪造或错误的信息,与之相印证的是,公司长期存在的投资不足和自我监控不足的投诉。

卡尔霍恩任命外部安全专家来审查波音的安全流程在方向上是正确的,但FAA并不满足于审计这一种手段,而且似乎正在推动更加彻底的永久性改革,包括直接在波音的供应链中安插FAA或第三方监控方。

2. 理顺波音支离破碎的供应链

各种迹象表明,波音已经失去了对其供应商的功能监管和控制,而供应链多元化的不到位以及责任制的缺失更是加剧了这个问题。波音与Spirit AeroSystems之间失衡的关系便是例证,而后者几乎包揽了波音各种机型机身的生产工作。

多年来,我们曾前瞻性地多次警告,Spirit会给波音业务带来潜在风险,例如供应链的“软肋”,而且也曾警告,前首席执行官哈里·斯通塞弗因在2005年出售Spirit而犯错,但新的检举者报告称,这种失调婚姻的糟糕程度甚至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畴。

《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本周的最新报道援引了一位十分可信的匿名检举者提供的信息,波音工程师在过去一年中发现了不少于392例Spirit公司质量控制问题。在其中一个案例中,Spirit公司的工程师理应修复了这些问题,但波音检察人员却发现Spirit公司仅仅是“掩盖”了有问题的部分,迫使波音不得不在公司内部进行进一步的修理。还有报告讲述了Spirit公司奉行的是恐惧、威吓和成本削减文化,并不提倡雇员汇报问题,同时用大批低薪、缺乏培训的替代者替换了专家及资深工程师。波音以调查仍在进行为由,拒绝回复媒体的置评请求。与此同时,Spirit公司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其首要关注点在于其提供的“飞机结构的质量和产品完整性”,同时还表示,公司正在与波音合作解决此事,并将遵守后续的监管方规定。

迫于压力,Spirit领导层在过去4个月中几乎换了个遍,即便功勋卓著的新首席执行官帕特·夏纳罕正在全身心地应对Spirit的流程挑战,但从过去20年来看,Spirit就不应该独立运营,仅此而已。Spirit公司的低利润资本密集型业务以及岌岌可危的资产负债表,或许会稀释波音宝贵的自由现金流,但波音财务掌门人对此避而不谈。尽管如此,人们不得不问,这个加起来相当于波音市值3%的公司是否真的值得在经营方面如此大费周章。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Spirit续命,波音又向Spirit注资了数亿美元。


波音也不是没有希望,几乎所有的供应商都严重依赖波音,因此他们都在齐心协力、斗志昂扬地以最快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久拖未决的底层结构性挑战。就像丘吉尔说过的那句老话一样,“绝不要浪费一次好的危机。”

3. 巩固公众信任,而不是将公众沟通交给监管方

到目前为止,卡尔霍恩在接受媒体采访和召开全员会议时均以父亲和祖父的个人口吻来强调安全性,同时,他也在阿拉斯加空难之后紧急与国会进行了多次会面,并因此而受到称赞。此外,卡尔霍恩令外界称赞的举措还包括,作为对首要客户公开责难的回应,例如夏威夷航空(Hawaiian Airlines)、美联航和瑞安航空(Ryanair)的各位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允许其航空公司客户向任意波音或Spirit生产厂派遣检查员。

然而,让MAX 9系列机型回归天空可能并不算什么难事。未来数个月,FAA将对波音内部流程挑战开展长期深入的监管,受此影响,卡尔霍恩掌控舆论并继续巩固公众信任的难度就会越来越大。

当波音在此前面临类似的长期监管审查时,卡尔霍恩的一些前任曾获得过一些不明智的建议:用极为模糊、冷淡的法律术语来搪塞监管方和调查员,均以失败告终。这一次,波音的挑战更为严峻,因为未来几个月波音将不得不做出一些困难却十分必要的取舍。例如,即便波音一再声称生产和交付更多的MAX机型是其首要任务,但很多分析师认为波音可能需要调低其在数个月之前刚发布的靓丽生产和财务目标,而且有可能有必要在万众期待的周三电话会议上对业绩指引三缄其口。一些人还提到,出于责任制的考虑,应对公司内部进行重组。

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的名言“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无论投资者或律师如何分说,公共安全和巩固公众信任的优先级必须高于一切短期商业影响。如果波音能够采取强硬的必要举措,并让外界认为这一举措并非意气用事或内斗,而是为了重塑自身信誉所采取的广泛战略计划的一部分,那么就可以避免出现一些不必要的市场恐慌、员工疑惑以及情绪性投机行为。

此外,展现有责任心的人性化领导力,而不是拿官僚流程或让下属来背锅来搪塞,将大大有助于减少负面新闻的影响。

很多航空公司高管如今都在开玩笑说,那句老话“要不是有波音的话,我是不会去的”,说不定会变成“要是有波音的话,我是不会去的”,除非波音能够尽快重振其安全文化。波音今后将何去何从?这基本上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波音——是一家能够让飞机安全飞行的公司,还是一家眼高手低的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