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4 05:58
商业与经济

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从此彻底拿捏了OpenAI。
open AI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EREMY KAHN

■OpenAI的戏剧性故事在引发轩然大波后,结局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尽管山姆·奥特曼现在仍面临着与解雇风波相关的内部调查,但他仍然坐回了CEO的位置。这场商业政变的策划者要么出局(董事会成员海伦·托纳和塔莎·麦考利),要么受到了严厉惩罚(联合创始人、现任前董事会成员伊利亚·苏茨克维尔)。

得到这样的结果,奥特曼要感谢一个人: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

有人曾指责纳德拉使公司过于依赖奥特曼的AI初创公司,却无法保证微软能在OpenAI董事会中至少占据一个席位。但在刚刚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事件中,微软发挥的巨大影响力,远远超过了OpenAI的其他任何投资者。

在奥特曼进行重新担任CEO的谈判时,有媒体爆料称,作为协议的一部分,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将辞职,而背后的主要推动者是微软。并且,这项举措得到了OpenAI投资者和公司员工的支持。

经过这场风波,将在OpenAI决策过程中获得更多权力的微软,或成最大赢家。

纳德拉的底牌——钱和算力

根据The Verge报道,OpenAI董事会将进行洗牌。新的初始董事会将由唯一留任的亚当·丹吉洛、美国财政部前部长拉里·萨默斯,和赛富时前联席CEO布雷特·泰勒组成,他们将组建一个更大的董事会,而奥特曼和微软都希望获得席位。

“我们对OpenAI董事会的变化而感到鼓舞。我们相信,这是迈向更稳定、信息更全面、治理更有效之路的第一步。”纳德拉在X上发文,“山姆、格雷格和我已经进行了讨论,他们将在OpenAI未来的蓬勃发展和实现使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期待在我们强大的合作基础上,为客户和伙伴提供下一代AI的价值。”

OpenAI的非营利性结构与大量资金需求之间日益严峻的紧张关系,一直是矛盾的中心和源头。

就现状看来,钱赢了。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OpenAI估值暴涨的原因是风险投资公司的收购要约,但这只是基于现有员工、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出售股份得出的纸面价值。(严格意义上来说,OpenAI签署了利润分成协议。OpenAI采用的是极不寻常的有限盈利结构,它并不发行股份或股票期权。)

科斯拉风投(Khosla Ventures)和亿万富翁里德·霍夫曼的慈善基金会,最初都在OpenAI的控股公司进行了投资,但投资金额未对外披露。仅微软就向OpenAI直接投入了大量现金和资源。2019年,微软与OpenAI签署了第一份合作伙伴协议,并承诺至少向这家AI初创公司投资130亿美元。

据Semafor报道,截至目前,微软仅向OpenAI交付了一小部分现金。它对OpenAI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微软提供的持续现金流,OpenAI还能否维持正常运营,这是个未知数。

虽然有媒体报道,OpenAI目前每个月的营收约为8,000万美元,2023年的营收有望达到10亿美元,与其在今年1月获得微软额外注资100亿美元的承诺时相比,可能会翻10倍。但OpenAI烧钱的速度也是飞快的。

据《财富》获得的资料显示,2022年,OpenAI亏损5.4亿美元,全年营收不到3,000万美元。如果OpenAI的成本随着营收增长而增加,为了维持运营,它就需要微软的持续支持。

除此之外,OpenAI全年都在大力招聘。有爆料称,为了从谷歌(Google)、Meta和其他竞争对手公司挖来顶级AI研究人员,它开出了七位数薪酬,这是通常只有职业运动员才能拿到的薪酬水平。

纳税申报单显示,在OpenAI开始运营的第一年,即2016年,OpenAI联合创始人及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维尔的薪酬为190万美元。如今他的薪酬肯定翻了几番。

GPU成本可能也在大幅增长。奥特曼称,训练OpenAI的最新模型GPT-4的成本超过1亿美元。通过粗略计算,在4月,运行OpenAI最受欢迎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成本约为每天700,000美元。随着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成本可能变得更高。(虽然奥特曼表示,公司能够优化模型,降低ChatGPT每次回答问题的成本。)

此外,OpenAI训练和运行模型,完全依赖微软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图形处理单元(GPU)是训练和运行AI大模型必不可少的专业计算机芯片,但这种芯片出现了供应短缺,加之OpenAI业务规模庞大,有数以千万计的付费用户依赖其模型,这意味着这家AI公司无法轻易将业务转移到其他云服务提供商。

如果奥特曼不重新担任CEO,纳德拉可能威胁阻止OpenAI获得算力,并暂停交付它所承诺的下一期现金。

虽然根据双方签署的合作伙伴协议,OpenAI对微软有法定追索权,但在OpenAI的律师进入法庭之前,微软完全有能力影响OpenAI的业务。只要它想。

从长远来看,微软可以使用其他领先的AI初创公司的软件取代OpenAI的技术,例如Cohere或Mistral等新公司,甚至可以是奥特曼和因抗议奥特曼被辞退而选择从OpenAI辞职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和前董事会主席一直在筹划的新AI公司。

据彭博社报道,纳德拉已经告诉奥特曼,无论他接下来有什么举措,都会支持他。

一颗四年前就被埋下的“定时炸弹”

目前的混乱,暴露出OpenAI错综复杂的治理结构存在严重漏洞。

微软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的小股东,该公司由控股公司控股,而这家控股公司又由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员工和其他风险资本投资者共同拥有。但这家控股公司由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通过另外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控股。

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的董事会只有六个席位,任何董事会成员必须在微软投资的控股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中没有任何财务利益。换言之,无论是微软,还是OpenAI的其他投资者都不是董事会成员,在OpenAI的CEO任免上没有任何发言权。

投资者有权参与OpenAI的利润分配,直到他们收回初始投资再加上一个按浮动比例确定上限的金额为止。最早的投资者能够赚取初始投资100倍的回报,而后期投资者可以获得的回报虽然规模较小,但依旧可观。但在达到阈值之后,任何额外利润应归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所有。

这种结构旨在保证OpenAI能够融资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元,以实现成功开发通用人工智能(AGI)的使命。AGI处理大多数认知任务时的智慧水平与人类相当,甚至高于人类。这种治理结构能阻止资本主义力量,尤其是一家大型科技巨头控制AGI。

奥特曼本人正是这一结构的主要设计者。

但也是奥特曼,最初为了10亿美元,在2019年与纳德拉签署了协议。从那一刻开始,这种结构基本上就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

OpenAI转向依赖微软这一家法人实体,来获取所需要的大多数现金和算力,这基本上等于将公司的控制权交给了微软。尽管这种控制权并没有被写入任何正式的治理机制。

讽刺的是,如果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按照他们设想的那样,让奥特曼复职,全体董事会成员辞职,这将证明奥特曼设计的结构已经失败——即OpenAI无法在从一家大型科技公司融资数十亿美元的同时,还能不受这家公司控制。

2015年,奥特曼、格雷格·布罗克曼、苏茨克维尔,和埃隆·马斯克联合创建OpenAI,就是为了避免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垄断AGI。当时,DeepMind的AI研究进展迅速,令他们心存警惕。

2014年,谷歌以6亿美元收购了DeepMind。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们担心,如果DeepMind成功开发出AGI,这项超级强大的技术最终将被谷歌垄断。他们创建的OpenAI是一家非盈利实体,开发AGI的目的是“造福全人类”,而不只是服务于一家公司的股东。埃隆·马斯克最初承诺向该非盈利实体投资10亿美元。

问题是,使用不断扩大的深度学习模型开发AGI,成本高昂,因为这个过程需要大量数据中心资源。奥特曼表示,他此前严重低估了OpenAI参与AGI竞赛所需要的资金。

后来,马斯克与奥特曼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就研究实验室的控制权及其研究议程产生了分歧并愤然离职。于是,资金不足的问题变成了关乎OpenAI生死存亡的挑战。

马斯克带走了他承诺的10亿美元。(马斯克表示,在未中断与OpenAI的关系之前,他向该公司捐款4,000万美元。OpenAI表示,在作为非盈利实体期间,共获得了1.305亿美元捐款。这并非一个小数字。但不足以让它成功与谷歌DeepMind竞争。)

马斯克撤资后,奥特曼不得不尽快寻找更多资金。他意识到,与寻找风险投资相比,向捐助者募款效率严重低下,因为捐助者大多是为了抵税,而风险投资者又期待公司能带来回报。

那么,要获得算力,有一种很好的途径——与一家能够同时提供现金和算力的大型云服务提供商合作。微软是一个绝佳选择。

如果奥特曼提出的治理结构所存在的缺陷,保住了他的CEO工作,却让他击败自己为保护AGI所设立的董事会,这将是莫大的讽刺。

如今,OpenAI向“安全第一”原则的反方向迈了一步。这对纳德拉而言,意味着他在追求AI的发展速度时,阻力将会更小。与此同时,微软对监管方面的担忧也得以松一口气,因为它在OpenAI盈利子公司中,仅持有少数股份。这使反垄断机构无可指摘。

其实,在这场斗争打响之初,纳德拉和微软就是注定的赢家。

若OpenAI员工,真如同他们所威胁的那样集体辞职,跟随奥特曼去微软。微软自然乐于张开双臂迎接他们,这是最轻而易举挖到行业顶尖人才的方式。只不过,这样的事态发展方向,可能会被诟病为是以某种形式进行商业合并,而被监管敲响警钟。

但如今的结果,带给纳德拉和微软的,只有好处,没有麻烦。■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4 05:58
商业与经济

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从此彻底拿捏了OpenAI。
open AI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EREMY KAHN

■OpenAI的戏剧性故事在引发轩然大波后,结局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尽管山姆·奥特曼现在仍面临着与解雇风波相关的内部调查,但他仍然坐回了CEO的位置。这场商业政变的策划者要么出局(董事会成员海伦·托纳和塔莎·麦考利),要么受到了严厉惩罚(联合创始人、现任前董事会成员伊利亚·苏茨克维尔)。

得到这样的结果,奥特曼要感谢一个人: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

有人曾指责纳德拉使公司过于依赖奥特曼的AI初创公司,却无法保证微软能在OpenAI董事会中至少占据一个席位。但在刚刚发生的一系列戏剧性事件中,微软发挥的巨大影响力,远远超过了OpenAI的其他任何投资者。

在奥特曼进行重新担任CEO的谈判时,有媒体爆料称,作为协议的一部分,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将辞职,而背后的主要推动者是微软。并且,这项举措得到了OpenAI投资者和公司员工的支持。

经过这场风波,将在OpenAI决策过程中获得更多权力的微软,或成最大赢家。

纳德拉的底牌——钱和算力

根据The Verge报道,OpenAI董事会将进行洗牌。新的初始董事会将由唯一留任的亚当·丹吉洛、美国财政部前部长拉里·萨默斯,和赛富时前联席CEO布雷特·泰勒组成,他们将组建一个更大的董事会,而奥特曼和微软都希望获得席位。

“我们对OpenAI董事会的变化而感到鼓舞。我们相信,这是迈向更稳定、信息更全面、治理更有效之路的第一步。”纳德拉在X上发文,“山姆、格雷格和我已经进行了讨论,他们将在OpenAI未来的蓬勃发展和实现使命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我们期待在我们强大的合作基础上,为客户和伙伴提供下一代AI的价值。”

OpenAI的非营利性结构与大量资金需求之间日益严峻的紧张关系,一直是矛盾的中心和源头。

就现状看来,钱赢了。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OpenAI估值暴涨的原因是风险投资公司的收购要约,但这只是基于现有员工、创始人和早期投资者出售股份得出的纸面价值。(严格意义上来说,OpenAI签署了利润分成协议。OpenAI采用的是极不寻常的有限盈利结构,它并不发行股份或股票期权。)

科斯拉风投(Khosla Ventures)和亿万富翁里德·霍夫曼的慈善基金会,最初都在OpenAI的控股公司进行了投资,但投资金额未对外披露。仅微软就向OpenAI直接投入了大量现金和资源。2019年,微软与OpenAI签署了第一份合作伙伴协议,并承诺至少向这家AI初创公司投资130亿美元。

据Semafor报道,截至目前,微软仅向OpenAI交付了一小部分现金。它对OpenAI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微软提供的持续现金流,OpenAI还能否维持正常运营,这是个未知数。

虽然有媒体报道,OpenAI目前每个月的营收约为8,000万美元,2023年的营收有望达到10亿美元,与其在今年1月获得微软额外注资100亿美元的承诺时相比,可能会翻10倍。但OpenAI烧钱的速度也是飞快的。

据《财富》获得的资料显示,2022年,OpenAI亏损5.4亿美元,全年营收不到3,000万美元。如果OpenAI的成本随着营收增长而增加,为了维持运营,它就需要微软的持续支持。

除此之外,OpenAI全年都在大力招聘。有爆料称,为了从谷歌(Google)、Meta和其他竞争对手公司挖来顶级AI研究人员,它开出了七位数薪酬,这是通常只有职业运动员才能拿到的薪酬水平。

纳税申报单显示,在OpenAI开始运营的第一年,即2016年,OpenAI联合创始人及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维尔的薪酬为190万美元。如今他的薪酬肯定翻了几番。

GPU成本可能也在大幅增长。奥特曼称,训练OpenAI的最新模型GPT-4的成本超过1亿美元。通过粗略计算,在4月,运行OpenAI最受欢迎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成本约为每天700,000美元。随着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成本可能变得更高。(虽然奥特曼表示,公司能够优化模型,降低ChatGPT每次回答问题的成本。)

此外,OpenAI训练和运行模型,完全依赖微软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图形处理单元(GPU)是训练和运行AI大模型必不可少的专业计算机芯片,但这种芯片出现了供应短缺,加之OpenAI业务规模庞大,有数以千万计的付费用户依赖其模型,这意味着这家AI公司无法轻易将业务转移到其他云服务提供商。

如果奥特曼不重新担任CEO,纳德拉可能威胁阻止OpenAI获得算力,并暂停交付它所承诺的下一期现金。

虽然根据双方签署的合作伙伴协议,OpenAI对微软有法定追索权,但在OpenAI的律师进入法庭之前,微软完全有能力影响OpenAI的业务。只要它想。

从长远来看,微软可以使用其他领先的AI初创公司的软件取代OpenAI的技术,例如Cohere或Mistral等新公司,甚至可以是奥特曼和因抗议奥特曼被辞退而选择从OpenAI辞职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和前董事会主席一直在筹划的新AI公司。

据彭博社报道,纳德拉已经告诉奥特曼,无论他接下来有什么举措,都会支持他。

一颗四年前就被埋下的“定时炸弹”

目前的混乱,暴露出OpenAI错综复杂的治理结构存在严重漏洞。

微软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的小股东,该公司由控股公司控股,而这家控股公司又由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员工和其他风险资本投资者共同拥有。但这家控股公司由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通过另外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控股。

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的董事会只有六个席位,任何董事会成员必须在微软投资的控股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中没有任何财务利益。换言之,无论是微软,还是OpenAI的其他投资者都不是董事会成员,在OpenAI的CEO任免上没有任何发言权。

投资者有权参与OpenAI的利润分配,直到他们收回初始投资再加上一个按浮动比例确定上限的金额为止。最早的投资者能够赚取初始投资100倍的回报,而后期投资者可以获得的回报虽然规模较小,但依旧可观。但在达到阈值之后,任何额外利润应归OpenAI的非营利性公司所有。

这种结构旨在保证OpenAI能够融资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元,以实现成功开发通用人工智能(AGI)的使命。AGI处理大多数认知任务时的智慧水平与人类相当,甚至高于人类。这种治理结构能阻止资本主义力量,尤其是一家大型科技巨头控制AGI。

奥特曼本人正是这一结构的主要设计者。

但也是奥特曼,最初为了10亿美元,在2019年与纳德拉签署了协议。从那一刻开始,这种结构基本上就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

OpenAI转向依赖微软这一家法人实体,来获取所需要的大多数现金和算力,这基本上等于将公司的控制权交给了微软。尽管这种控制权并没有被写入任何正式的治理机制。

讽刺的是,如果OpenAI的非营利性董事会按照他们设想的那样,让奥特曼复职,全体董事会成员辞职,这将证明奥特曼设计的结构已经失败——即OpenAI无法在从一家大型科技公司融资数十亿美元的同时,还能不受这家公司控制。

2015年,奥特曼、格雷格·布罗克曼、苏茨克维尔,和埃隆·马斯克联合创建OpenAI,就是为了避免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垄断AGI。当时,DeepMind的AI研究进展迅速,令他们心存警惕。

2014年,谷歌以6亿美元收购了DeepMind。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们担心,如果DeepMind成功开发出AGI,这项超级强大的技术最终将被谷歌垄断。他们创建的OpenAI是一家非盈利实体,开发AGI的目的是“造福全人类”,而不只是服务于一家公司的股东。埃隆·马斯克最初承诺向该非盈利实体投资10亿美元。

问题是,使用不断扩大的深度学习模型开发AGI,成本高昂,因为这个过程需要大量数据中心资源。奥特曼表示,他此前严重低估了OpenAI参与AGI竞赛所需要的资金。

后来,马斯克与奥特曼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就研究实验室的控制权及其研究议程产生了分歧并愤然离职。于是,资金不足的问题变成了关乎OpenAI生死存亡的挑战。

马斯克带走了他承诺的10亿美元。(马斯克表示,在未中断与OpenAI的关系之前,他向该公司捐款4,000万美元。OpenAI表示,在作为非盈利实体期间,共获得了1.305亿美元捐款。这并非一个小数字。但不足以让它成功与谷歌DeepMind竞争。)

马斯克撤资后,奥特曼不得不尽快寻找更多资金。他意识到,与寻找风险投资相比,向捐助者募款效率严重低下,因为捐助者大多是为了抵税,而风险投资者又期待公司能带来回报。

那么,要获得算力,有一种很好的途径——与一家能够同时提供现金和算力的大型云服务提供商合作。微软是一个绝佳选择。

如果奥特曼提出的治理结构所存在的缺陷,保住了他的CEO工作,却让他击败自己为保护AGI所设立的董事会,这将是莫大的讽刺。

如今,OpenAI向“安全第一”原则的反方向迈了一步。这对纳德拉而言,意味着他在追求AI的发展速度时,阻力将会更小。与此同时,微软对监管方面的担忧也得以松一口气,因为它在OpenAI盈利子公司中,仅持有少数股份。这使反垄断机构无可指摘。

其实,在这场斗争打响之初,纳德拉和微软就是注定的赢家。

若OpenAI员工,真如同他们所威胁的那样集体辞职,跟随奥特曼去微软。微软自然乐于张开双臂迎接他们,这是最轻而易举挖到行业顶尖人才的方式。只不过,这样的事态发展方向,可能会被诟病为是以某种形式进行商业合并,而被监管敲响警钟。

但如今的结果,带给纳德拉和微软的,只有好处,没有麻烦。■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