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29 12:12
金融

美联储对2024年是否过于乐观?

临近年底之际,美联储押注明年形势将与今年近乎一样好,但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官员们对明年美国经济的展望过于乐观了。
美联储中国,减少的美国国债
克莱尔•琼斯 华盛顿报道

■去年此时,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在整个2023年忙于应对一场经济衰退,同时抗击一代人以来最严重的通胀浪潮。

结果,美国实现了所有大型经济体中最强劲的增长,失业率接近历史低点,而物价压力显示出回落至美国央行2%目标的迹象。

好于预期的一系列数据促使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年末押上他领导的美联储的信誉预测:明年的形势将与今年近乎一样好。

在最近一次利率制定会议上,美联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官员们预计美国央行将在未来12个月把基准的联邦基金利率(目前处于5.25%至5.5%之间的22年高点)下调75个基点。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预测包含一个信念:美国经济将实现软着陆,通胀将回归美联储的目标,经济增长只会温和放缓,而失业率将保持在合理较低的水平。

“你无法描绘出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预测更完美的经济情景,”桑坦德银行(Santander)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史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如果这样的预测得到应验,那将是大好事。但问题是它的风险都是下行的。”

一些人认为,鲍威尔的信心还为时过早,而官员们的鸽派态度可能反而会加大顺利告别持续已多月的高利率的难度。

“美联储的预测肯定是对2024年经济的乐观展望,”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全球宏观策略主管詹姆斯•罗西特(James Rossiter)表示。“这当然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我们不确定他们会不会被证明正确。”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新近产生的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态度,让许多人感到惊讶。

“鲍威尔的工作很艰巨,而在之前18个月里,他的表现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 Asset Management)董事长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说道。“但美联储近来的指引很不稳定。”

就在11月,美联储主席还称反通胀进程很可能会“崎岖不平”,而到了12月中旬,他把战胜通胀的最后阶段努力说得更为轻而易举。

“通胀持续下降。劳动力市场继续恢复平衡。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他告诉记者。“我们曾假设从现在开始形势会变得更加困难,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在上一季度传出通胀方面的好消息后,官员们预计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美联储首选的衡量物价压力的指标,不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明年涨幅将放缓至2.4%,2025年将放缓至2.2%,然后在2026年达到其2%的目标。

这种平稳下行的预测——再加上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在2024年三次降息——暗示,利率制定者认为当前这波通胀主要是一个供应侧现象,也就是说,是由疫情期间劳动力和商品短缺(而不是过多的联邦支出和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的。

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么——除非出现任何供应冲击,例如油价飙升或全球贸易再次受到扰乱——即使美联储放松政策,物价压力也应该会消散。

许多分析师认同利率制定者们的评估及其对价格的预测。“通胀方面的总体形势是快速正常化,”道明证券的罗西特表示。“这给了美联储一些安慰。”

但其他人警告称,通胀上行风险依然存在。

“如果我们在通胀方面看到的进展停滞,通胀率看起来并未明确进入通往2%的轨道,那么美联储就不得不改变基调,”桑坦德银行的斯坦利表示。

“我有点怀疑;我认为我们不会继续看到过去几个月的那种快速好转。”

戴维斯表示,2024年首季的核心PCE数据好不好,对于决定美联储是否可以在春季降息将是至关重要的。“由于核心通胀有所好转,软着陆现在看起来比六个月前更有可能,”他表示。“但这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12月开会投票后,美联储官员们表示,他们打算在2024年更多地关注其使命中的充分就业方面,而不是通胀。

今年让人意外的事情之一是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失业率一直保持在低水平,11月仅为3.8%。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预计,随着物价压力下降,失业率只会小幅上升至4.1%,仍基本符合充分就业的标准。

这类“完美反通胀”(在失业率没有显著上升的情况下战胜两位数的通胀)时期是罕见的。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的预测无异于一厢情愿。

“如果美联储决定避免先发制人的降息,而是在明年下半年之前维持利率不变,那么你将开始看到失业率大幅上升,”先锋集团(Vanguard)经济学家安德鲁•帕特森(Andrew Patterson)表示。“为了将通胀率压低至2%,我们认为你需要看到工资涨幅为3.5%,而失业率上升到4.5%左右。”

“我们认为2024年将会出现经济衰退。尽管这不会是一场严重衰退,但我们预计失业率将上升至4.6%。与当前水平相比,那将是相当大幅度的上升,”道明证券的罗西特表示。

“所有央行都希望能够完美着陆。但在地缘政治风险如此之多的环境下,很难看出这种信念的逻辑。尽管迄今进展顺利,但我们认为2024年将有一段颠簸的旅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29 12:12
金融

美联储对2024年是否过于乐观?

临近年底之际,美联储押注明年形势将与今年近乎一样好,但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官员们对明年美国经济的展望过于乐观了。
美联储中国,减少的美国国债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克莱尔•琼斯 华盛顿报道

■去年此时,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在整个2023年忙于应对一场经济衰退,同时抗击一代人以来最严重的通胀浪潮。

结果,美国实现了所有大型经济体中最强劲的增长,失业率接近历史低点,而物价压力显示出回落至美国央行2%目标的迹象。

好于预期的一系列数据促使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年末押上他领导的美联储的信誉预测:明年的形势将与今年近乎一样好。

在最近一次利率制定会议上,美联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官员们预计美国央行将在未来12个月把基准的联邦基金利率(目前处于5.25%至5.5%之间的22年高点)下调75个基点。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预测包含一个信念:美国经济将实现软着陆,通胀将回归美联储的目标,经济增长只会温和放缓,而失业率将保持在合理较低的水平。

“你无法描绘出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预测更完美的经济情景,”桑坦德银行(Santander)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史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如果这样的预测得到应验,那将是大好事。但问题是它的风险都是下行的。”

一些人认为,鲍威尔的信心还为时过早,而官员们的鸽派态度可能反而会加大顺利告别持续已多月的高利率的难度。

“美联储的预测肯定是对2024年经济的乐观展望,”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全球宏观策略主管詹姆斯•罗西特(James Rossiter)表示。“这当然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我们不确定他们会不会被证明正确。”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新近产生的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态度,让许多人感到惊讶。

“鲍威尔的工作很艰巨,而在之前18个月里,他的表现非常令人印象深刻,”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 Asset Management)董事长加文•戴维斯(Gavyn Davies)说道。“但美联储近来的指引很不稳定。”

就在11月,美联储主席还称反通胀进程很可能会“崎岖不平”,而到了12月中旬,他把战胜通胀的最后阶段努力说得更为轻而易举。

“通胀持续下降。劳动力市场继续恢复平衡。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他告诉记者。“我们曾假设从现在开始形势会变得更加困难,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在上一季度传出通胀方面的好消息后,官员们预计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美联储首选的衡量物价压力的指标,不包括能源和食品价格)明年涨幅将放缓至2.4%,2025年将放缓至2.2%,然后在2026年达到其2%的目标。

这种平稳下行的预测——再加上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在2024年三次降息——暗示,利率制定者认为当前这波通胀主要是一个供应侧现象,也就是说,是由疫情期间劳动力和商品短缺(而不是过多的联邦支出和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的。

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么——除非出现任何供应冲击,例如油价飙升或全球贸易再次受到扰乱——即使美联储放松政策,物价压力也应该会消散。

许多分析师认同利率制定者们的评估及其对价格的预测。“通胀方面的总体形势是快速正常化,”道明证券的罗西特表示。“这给了美联储一些安慰。”

但其他人警告称,通胀上行风险依然存在。

“如果我们在通胀方面看到的进展停滞,通胀率看起来并未明确进入通往2%的轨道,那么美联储就不得不改变基调,”桑坦德银行的斯坦利表示。

“我有点怀疑;我认为我们不会继续看到过去几个月的那种快速好转。”

戴维斯表示,2024年首季的核心PCE数据好不好,对于决定美联储是否可以在春季降息将是至关重要的。“由于核心通胀有所好转,软着陆现在看起来比六个月前更有可能,”他表示。“但这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12月开会投票后,美联储官员们表示,他们打算在2024年更多地关注其使命中的充分就业方面,而不是通胀。

今年让人意外的事情之一是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失业率一直保持在低水平,11月仅为3.8%。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预计,随着物价压力下降,失业率只会小幅上升至4.1%,仍基本符合充分就业的标准。

这类“完美反通胀”(在失业率没有显著上升的情况下战胜两位数的通胀)时期是罕见的。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的预测无异于一厢情愿。

“如果美联储决定避免先发制人的降息,而是在明年下半年之前维持利率不变,那么你将开始看到失业率大幅上升,”先锋集团(Vanguard)经济学家安德鲁•帕特森(Andrew Patterson)表示。“为了将通胀率压低至2%,我们认为你需要看到工资涨幅为3.5%,而失业率上升到4.5%左右。”

“我们认为2024年将会出现经济衰退。尽管这不会是一场严重衰退,但我们预计失业率将上升至4.6%。与当前水平相比,那将是相当大幅度的上升,”道明证券的罗西特表示。

“所有央行都希望能够完美着陆。但在地缘政治风险如此之多的环境下,很难看出这种信念的逻辑。尽管迄今进展顺利,但我们认为2024年将有一段颠簸的旅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