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3 18:30
金融

中国改变处理新兴市场债务危机的方式, 华尔街不高兴了。

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债权人,在后者的债务重组方面正制定自己的规则。这令过去50多年来在此类事务上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大国不安,世界各地的债务危机也因此持续更长时间、且更难预测。
央行降息有助于恢复中国市场元气么?
Matt Wirz

■中国正在颠覆国际金融体系处理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的方式。华尔街不高兴了。

上个月,中国阻止了大型债券基金经理为挽救在赞比亚违约债务中的投资而进行的交易,让他们抱怨不迭。而就在几周前,中国官员安排了一项与斯里兰卡进行的债务重组,令也想安排债务重组的西方国家政府措手不及。

中国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因为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债权人,超过了50多年来在这类事务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大国。这种新的现实让老牌参与者感到不安,也让世界各地的债务危机持续时间更长、也更难预测。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rtisan Partners EMsights Capital Group债券基金经理Michael Cirami说:“如果你希望以合理的速度快速重组,那是不可能的。”


长期以来,西方政府、投资公司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一直通过正式规则和幕后交易相结合的方式来决定新兴市场债务的重组方式。但在过去十年中,中国为了增强其全球影响力,向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贷款1万亿美元,而现在这些贷款很多都成了坏账。

冗长的债务重组谈判会延长借款国及其公民的经济痛楚。债券基金的款项收回也受到拖累;债务处于违约状态时,债券基金收不到利息。

迄今为止,这些重组涉及的都是小国,包括加纳和埃塞俄比亚。接下来可能就是有着更大地缘政治重要性的较大国家了,比如阿根廷和巴基斯坦。

Lazard的董事总经理Pierre Cailleteau说:“如果不能很好地管理(重组)模式的转变,我们可能置身非常危险的境地。”Lazard是一家投行,就斯里兰卡、苏里南、赞比亚等国与放贷方的谈判为这些国家提供咨询。

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赞比亚处于这种力量格局变化的中心。

中国政府借给赞比亚约40亿美元,让后者能够通过中国承包商修建机场和发电厂。许多项目没有达到目标,赞比亚官员已表示,腐败导致部分资金被侵吞。

赞比亚于2020年发生债务违约,2021年,IMF同意了一项14亿美元的救助计划,这系于与其他贷款人有关的重组。包括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在内的官员开始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与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谈判;巴黎俱乐部是一个由西方国家组成的团体。

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助理教授Alexandra Zeitz说,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被称为共同框架的谈判规则是西方人设计的,没有考虑到中国的做法和目标。她表示:“当你看到共同框架中的实际内容时,你会发现这实际上只是巴黎俱乐部的规则。”

知情人士说,中国希望债券持有人承担比官方债权人更大的损失,还希望多边银行豁免部分债务,这与巴黎俱乐部的惯例相反。中国政府直到今年10月才正式同意了一项协议。

包括Amia Capital、Amundi、RBC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Farallon Capital Management和Greylock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债券持有人此前已经在同时就重组30亿美元的债务进行谈判。这些公司在10月份同意承担约40%的损失,与官方债权人的损失金额大致相同。上述知情人士说,几天之后,这些债券持有人在认为它们已得到中国支持的情况下公布了这项协议。

两周后,中国领导的官方债权人小组否决了上述债券持有人的计划,称需要更多债务减免。这与IMF和赞比亚政府的分析相矛盾。

上述知情人士称,赞比亚政府试图尽量降低因此造成的负面影响,与债券持有人召开了一次电话会议,但会议未能达成一个解决方案。其中的一名知情人士说,各方之间的谈判可能会在本周恢复。

该赞比亚债券持有人团体的发言人说:“麻烦出在那些有相关经验的巴黎俱乐部成员,他们应该管理中国的预期,但还是出了问题。”

从历史上看,债务重组通常遵循这样一种模式。违约国通常会向IMF询问需要减免多少债务才能修复经济,然后与贷款方讨价还价,争取对方让步。

贷款方一般分为两个阵营:巴黎俱乐部中的政府,和委员会中的债券基金经理。这两个阵营分别与违约国讨价还价,但同意做出彼此差不多的让步,经常通过非正式渠道沟通以达成共识。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大多数情况下单独与债务国谈判。中国在其他方面也有所不同。中国曾向借款国提供债务延期,但不提供巴黎俱乐部和债券持有人有时同意的债务减免。在违约事件后,中国恢复贷款的速度也比西方国家快。

在斯里兰卡,中国已拒绝与其他国家合作,而是与该国政府达成附加协议。该国的债务重组进展比赞比亚快得多。

斯里兰卡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里向中国借了数十亿美元用于建设项目,该国政府去年发生债务违约和政府垮台。IMF已同意,只要其他借款人同意进行债务减免,该机构就提供30亿美元救助。

中国参加了包括日本、印度和法国在内的斯里兰卡官方债权人委员会的数次会议,但从未加入该委员会。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委员会花了数月时间与斯里兰卡讨价还价,并计划在今年秋季的IMF会议上宣布一项关于60亿美元债务的突破性协议。

在上述计划宣布的前一天,斯里兰卡透露,中国已经就该国的40亿美元债务重组进行了谈判,但没有透露条款。上述知情人士说,斯里兰卡上述官方债权人委员会取消了宣布前述协议的原定计划,并试图了解中国的协议是否与日本、印度及其所在团体达成的协议相当。

在中国政府宣布这一消息六天之后,斯里兰卡政府又公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两家中国国有企业将投资16亿美元,帮助启动斯里兰卡港口城市科伦坡的建设。自该国违约以来,该项目此前已经停滞。

“中国提供的正是斯里兰卡政府想要的:新的资金和投资,”William & Mary旗下AidData研究实验室的执行董事Brad Parks说。“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不符合该国的利益,但从短期来看,这几乎好到令人难以放弃的程度了。”■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3 18:30
金融

中国改变处理新兴市场债务危机的方式, 华尔街不高兴了。

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债权人,在后者的债务重组方面正制定自己的规则。这令过去50多年来在此类事务上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大国不安,世界各地的债务危机也因此持续更长时间、且更难预测。
央行降息有助于恢复中国市场元气么?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Matt Wirz

■中国正在颠覆国际金融体系处理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的方式。华尔街不高兴了。

上个月,中国阻止了大型债券基金经理为挽救在赞比亚违约债务中的投资而进行的交易,让他们抱怨不迭。而就在几周前,中国官员安排了一项与斯里兰卡进行的债务重组,令也想安排债务重组的西方国家政府措手不及。

中国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因为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债权人,超过了50多年来在这类事务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大国。这种新的现实让老牌参与者感到不安,也让世界各地的债务危机持续时间更长、也更难预测。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Artisan Partners EMsights Capital Group债券基金经理Michael Cirami说:“如果你希望以合理的速度快速重组,那是不可能的。”


长期以来,西方政府、投资公司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一直通过正式规则和幕后交易相结合的方式来决定新兴市场债务的重组方式。但在过去十年中,中国为了增强其全球影响力,向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贷款1万亿美元,而现在这些贷款很多都成了坏账。

冗长的债务重组谈判会延长借款国及其公民的经济痛楚。债券基金的款项收回也受到拖累;债务处于违约状态时,债券基金收不到利息。

迄今为止,这些重组涉及的都是小国,包括加纳和埃塞俄比亚。接下来可能就是有着更大地缘政治重要性的较大国家了,比如阿根廷和巴基斯坦。

Lazard的董事总经理Pierre Cailleteau说:“如果不能很好地管理(重组)模式的转变,我们可能置身非常危险的境地。”Lazard是一家投行,就斯里兰卡、苏里南、赞比亚等国与放贷方的谈判为这些国家提供咨询。

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赞比亚处于这种力量格局变化的中心。

中国政府借给赞比亚约40亿美元,让后者能够通过中国承包商修建机场和发电厂。许多项目没有达到目标,赞比亚官员已表示,腐败导致部分资金被侵吞。

赞比亚于2020年发生债务违约,2021年,IMF同意了一项14亿美元的救助计划,这系于与其他贷款人有关的重组。包括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在内的官员开始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与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谈判;巴黎俱乐部是一个由西方国家组成的团体。

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助理教授Alexandra Zeitz说,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被称为共同框架的谈判规则是西方人设计的,没有考虑到中国的做法和目标。她表示:“当你看到共同框架中的实际内容时,你会发现这实际上只是巴黎俱乐部的规则。”

知情人士说,中国希望债券持有人承担比官方债权人更大的损失,还希望多边银行豁免部分债务,这与巴黎俱乐部的惯例相反。中国政府直到今年10月才正式同意了一项协议。

包括Amia Capital、Amundi、RBC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Farallon Capital Management和Greylock Capital Management在内的债券持有人此前已经在同时就重组30亿美元的债务进行谈判。这些公司在10月份同意承担约40%的损失,与官方债权人的损失金额大致相同。上述知情人士说,几天之后,这些债券持有人在认为它们已得到中国支持的情况下公布了这项协议。

两周后,中国领导的官方债权人小组否决了上述债券持有人的计划,称需要更多债务减免。这与IMF和赞比亚政府的分析相矛盾。

上述知情人士称,赞比亚政府试图尽量降低因此造成的负面影响,与债券持有人召开了一次电话会议,但会议未能达成一个解决方案。其中的一名知情人士说,各方之间的谈判可能会在本周恢复。

该赞比亚债券持有人团体的发言人说:“麻烦出在那些有相关经验的巴黎俱乐部成员,他们应该管理中国的预期,但还是出了问题。”

从历史上看,债务重组通常遵循这样一种模式。违约国通常会向IMF询问需要减免多少债务才能修复经济,然后与贷款方讨价还价,争取对方让步。

贷款方一般分为两个阵营:巴黎俱乐部中的政府,和委员会中的债券基金经理。这两个阵营分别与违约国讨价还价,但同意做出彼此差不多的让步,经常通过非正式渠道沟通以达成共识。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大多数情况下单独与债务国谈判。中国在其他方面也有所不同。中国曾向借款国提供债务延期,但不提供巴黎俱乐部和债券持有人有时同意的债务减免。在违约事件后,中国恢复贷款的速度也比西方国家快。

在斯里兰卡,中国已拒绝与其他国家合作,而是与该国政府达成附加协议。该国的债务重组进展比赞比亚快得多。

斯里兰卡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里向中国借了数十亿美元用于建设项目,该国政府去年发生债务违约和政府垮台。IMF已同意,只要其他借款人同意进行债务减免,该机构就提供30亿美元救助。

中国参加了包括日本、印度和法国在内的斯里兰卡官方债权人委员会的数次会议,但从未加入该委员会。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委员会花了数月时间与斯里兰卡讨价还价,并计划在今年秋季的IMF会议上宣布一项关于60亿美元债务的突破性协议。

在上述计划宣布的前一天,斯里兰卡透露,中国已经就该国的40亿美元债务重组进行了谈判,但没有透露条款。上述知情人士说,斯里兰卡上述官方债权人委员会取消了宣布前述协议的原定计划,并试图了解中国的协议是否与日本、印度及其所在团体达成的协议相当。

在中国政府宣布这一消息六天之后,斯里兰卡政府又公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两家中国国有企业将投资16亿美元,帮助启动斯里兰卡港口城市科伦坡的建设。自该国违约以来,该项目此前已经停滞。

“中国提供的正是斯里兰卡政府想要的:新的资金和投资,”William & Mary旗下AidData研究实验室的执行董事Brad Parks说。“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不符合该国的利益,但从短期来看,这几乎好到令人难以放弃的程度了。”■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