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3 13:45
金融

币安赵长鹏认罪认罚背后的故事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认罪说明他是务实的,达成这样的协议可令币安继续运营。币安需要缴纳的数额创此类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罚款之最。
币安赵长鹏认罪认罚背后的故事-
Patricia Kowsmann,Angus Berwick ,Caitlin Ostroff ,Dave Michaels

■加密货币世界最大法外帝国的领导者赵长鹏多年来一直告诉自己的员工,他永远不会去自首。然而本周二,焦虑不安的赵长鹏出现在西雅图一家联邦法院,承认自己违反了美国的洗钱规定。

赵长鹏对一位法官说,自己以前没惹过麻烦,也没有犯过罪,从来没有进过法院,所以,这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就在几个小时前,赵长鹏和他麾下的币安(Binance)同意认罪,以就美国司法部的一项刑事调查和解,该调查几乎从币安成立以来就一直困扰着这家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币安将支付43亿美元的罚款,赵长鹏则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他将面临长达18个月的监禁。

对于加密货币行业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风云人物来说,这无疑是人生巨变,赵长鹏于2017年创办了这家在线交易所,并将其发展成为一台赚钱的交易机器。

一路走来,他成为了亿万富翁。美国司法部说,赵长鹏为了追求不受约束的交易利润,拒绝遵守金融犯罪法,将他的交易所变成了恐怖分子、网络犯罪分子以及伊朗和俄罗斯等受制裁国家客户的巨大洗钱中心。

他决定对政府的指控认罪说明他是务实的。起诉阴影笼罩币安和赵长鹏长达数月,检方称如果该公司和赵长鹏不同意认罪并在一家美国法院出庭,就会提起诉讼。

该协议允许币安继续运营。现年46岁的赵长鹏将退居幕后,但保留所有权。该协议规定的内部监控可能会限制甚至扼杀币安的业务,但同时也可能让币安的客户放心,监管麻烦已经过去。

币安有能力承受如此巨额的罚款,这反映出该公司已经积累了雄厚的资金,其数额是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的最大一笔罚款。公司内部人士称,该公司已为和解预留了80亿美元。这笔罚款是英国银行业巨头汇丰(HSBC) 2012年因类似违规行为所支付罚款的两倍。去年年底,丹麦最大的银行支付了20亿美元罚金,以解决有史以来最大的洗钱丑闻之一。

币安表示:“这些协议确认我们公司对过去的违反刑事合规行为负有责任,并让公司能够翻过这一页,”并表示该公司已经在合规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

美国司法部了结此案有其理由。庭审是有风险的,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币安的大部分业务都在美国境外,这限制了撼动其业务运作的能力。赵长鹏的工作驻地在阿联酋,该国与美国没有引渡条约,不过该国去年与华盛顿方面签署了执法合作条约。

据几位知情人士透露,到2022年底,美国司法部的一些检察官认为,从他们积累的证据看,有理由起诉币安和赵长鹏。当时调查的指控包括合谋洗钱,这比币安和赵长鹏最终承认的罪名更为严重。

这是司法部起诉威胁的一部分。据知情人士称,赵长鹏和币安担心起诉会引发恐慌,客户会急于提取资金。FTX等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就是这样陷入破产的。这些交易所的所有者垮台,客户的资产与一大堆其他债权被冻结。

这是赵长鹏希望避免的结果。监管机构也在施加压力。今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起诉币安和赵长鹏,披露了一些检方也掌握的证据。

当时,身在迪拜的赵长鹏指示币安的律师与美国司法部接触,寻求达成协议。美国吉布森律师事务所(Gibson Dunn & Crutcher) 为币安辩护的律师今年以来多次与司法部官员会面,并辩称币安的合规计划已有很大改进,而且刑事起诉会对处境已经艰难的加密货币市场造成冲击。

一位知情人士称,赵长鹏提出了一个替代监禁的方案:在纽约软禁。赵长鹏还拒绝放弃对币安的控制权或让位。在反反复复的谈判过程中,赵长鹏的总法律顾问今年7月因对法律策略的意见分歧而辞职。

但随着与司法部谈判在今年秋天继续,赵长鹏开始向他在币安的副手们表达辞职的想法。赵长鹏曾计划交棒给首席客户服务官何一,但之后放弃这一计划。取而代之的是,曾任新加坡监管官员的币安区域市场负责人邓伟政(Richard Teng)成为赵长鹏的首选接任者。赵长鹏和何一育有两子女。

赵长鹏在9月份也迫于来自美国司法部的压力,宣布出售币安的俄罗斯业务;币安在俄客户使用受制裁的俄罗斯银行。

在一项跨越五年的调查期间,美国有关部门在赵长鹏辗转于一个又一个国家、试图让币安不受它们钳制的过程中对他进行了追踪。首先是中国,然后是日本和新加坡,接着赵长鹏曾做出从马耳他运营币安的样子,最后他到了阿联酋。

币安曾是人气最旺的加密货币交易场所,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近几个月来,随着客户越来越警惕,币安流失了市场份额。多位顶层高管于最近几个月离职,许多人担心该交易所可能在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之下被关停。

据了解相关谈判内情的人士称,今年夏末,赵长鹏拒绝了美国司法部提出的一项协议,此协议涉及对公司罚款60亿美元,以及判处其18个月监禁的建议。

仅仅数周前,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被判犯有从客户那里窃取数以十亿美元计资金的罪行,检察官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诈案之一。

币安试图利用此案将自己的罪责与那些导致FTX倒塌的罪行区分开来。币安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该公司没有被指控挪用任何用户资金。

“我犯了错误,我必须承担责任,”赵长鹏在X (前Twitter)上写道。“这对我们的社区、对币安和对我自己都是最好的决定。”

赵长鹏出生在中国,12岁时随父母和姐姐移居加拿大。后来,他曾在纽约担任彭博(Bloomberg)的软件开发人员,学会如何构建交易所基础设施。

2017年,他和一个小型团队在上海推出了币安,不到六个月这个交易平台就膨胀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赵长鹏将这一成就归功于员工的辛勤工作。币安曾宣传过员工如何带着笔记本电脑去徒步和看午夜电影、以备工作之需的事例。

不过,币安的主要优势在于不受任何监管。该公司声称没有总部,通过其平台Binance.com为全球各地的客户提供服务。其中包括面临西方国家制裁的国家,比如伊朗和后来的俄罗斯。

据内部消息和与赵长鹏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赵长鹏执着于不惜一切代价扩张币安。早期,币安的一名合规员工曾告诉同事称,赵长鹏希望“用户能在10分钟内完成交易”,无需进行任何旨在防止犯罪分子利用交易所的身份检查。

就像币安拒绝披露其平台位置一样,赵长鹏还鼓励保密文化,要求员工不得透露他们为谁工作,并删除内部通信。

2020年,在韩国滑雪胜地举行的一次度假活动中,员工之间流传着一张纸条,告诉他们“不要大声谈论公司,尤其是在集体场合。不管是不是喝醉了”。

该公司似乎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风险。根据司法部获得的短信,2018年10月,币安的合规主管Samuel Lim告诉赵长鹏,币安有来自受制裁国家的用户。

Lim建议币安屏蔽这些客户,并表示如果美国当局知道币安在做什么,他们可以尝试调查。

Lim说的没错。那一年,美国当局开始调查币安和其他加密交易所是否在不遵守反洗钱法和制裁限制的情况下招揽美国客户。

早在2019年,执法人员就在收集有关赵长鹏的信息。

Lim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赵长鹏试图使币安免受日益严格的审查。他在那一年成立了一家名为Binance.US的美国分公司,声称独立运营。据报道,实际上,币安在该公司背后提供全力支持,赵长鹏是其最大股东。

虽然币安在官方上禁止美国客户访问其主网站,但提供了技术变通办法,让美国人可以使用这个更大的交易所。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另一份民事起诉书,赵长鹏当时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我们自己的损失,同时让美国监管机构不找我们的麻烦。”

赵长鹏不愿要求用户提供任何身份信息,这为犯罪分子和试图规避美国制裁的用户打开了方便之门。据美国司法部称,该交易所允许伊朗客户转移至少8.99亿美元的资金,并从一个名为Hydra的俄罗斯在线毒品交易市场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

据美国司法部称,一名币安的合规员工在2019年的聊天记录中写道:“我们需要挂出一条横幅‘最近洗毒钱是否太难——来币安吧,我们为你准备了蛋糕’。”

美国联邦检察官于2020年12月致函币安,要求提供有关币安合规政策的记录。据一位熟悉这封信的人士说,这一要求在内部引发了担忧,在赵长鹏的指示下,许多文件都被删除了。

新冠疫情期间的加密货币热潮令赵长鹏的财富激增。据SEC称,虽然他宣扬节俭,但那年却豪掷1,100万美元购买了一艘游艇。币安的一位前高管说,这艘100英尺长的意大利制造的游艇被命名为“Da Moon”,取自希望价格不断上涨的加密外汇交易员们所喜爱的“to the moon”(登月)一词。

与此同时,美国监管机构还得到了币安美国业务几位前高管的帮助。Brian Brooks曾在此短暂担任过三个月首席执行官,他在2021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告诉SEC官员,他在任职期间清楚地意识到,负责美国业务的是赵长鹏,不是他。

Brooks:“我一意识到这一点就离开了。”

周二在前述西雅图法院,检方曾寻求阻止赵长鹏在量刑裁决出炉前离开美国。检方称,赵长鹏凭借其财富和阿联酋公民身份或可躲避量刑宣判。量刑宣判时间目前定在明年2月。

治安法官Brian A. Tsuchida做出有利于赵长鹏的决定,批准他以1.75亿美元保释金获得保释。赵长鹏的姐姐还以她价值500万美元的加州住所作为抵押品来保证赵长鹏会出庭接受量刑宣判。

赵长鹏对法官Tsuchida说,自己绝对打算回到这里了结此事,否则今天不会在这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3 13:45
金融

币安赵长鹏认罪认罚背后的故事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认罪说明他是务实的,达成这样的协议可令币安继续运营。币安需要缴纳的数额创此类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罚款之最。
币安赵长鹏认罪认罚背后的故事-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Patricia Kowsmann,Angus Berwick ,Caitlin Ostroff ,Dave Michaels

■加密货币世界最大法外帝国的领导者赵长鹏多年来一直告诉自己的员工,他永远不会去自首。然而本周二,焦虑不安的赵长鹏出现在西雅图一家联邦法院,承认自己违反了美国的洗钱规定。

赵长鹏对一位法官说,自己以前没惹过麻烦,也没有犯过罪,从来没有进过法院,所以,这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就在几个小时前,赵长鹏和他麾下的币安(Binance)同意认罪,以就美国司法部的一项刑事调查和解,该调查几乎从币安成立以来就一直困扰着这家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作为认罪协议的一部分,币安将支付43亿美元的罚款,赵长鹏则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他将面临长达18个月的监禁。

对于加密货币行业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风云人物来说,这无疑是人生巨变,赵长鹏于2017年创办了这家在线交易所,并将其发展成为一台赚钱的交易机器。

一路走来,他成为了亿万富翁。美国司法部说,赵长鹏为了追求不受约束的交易利润,拒绝遵守金融犯罪法,将他的交易所变成了恐怖分子、网络犯罪分子以及伊朗和俄罗斯等受制裁国家客户的巨大洗钱中心。

他决定对政府的指控认罪说明他是务实的。起诉阴影笼罩币安和赵长鹏长达数月,检方称如果该公司和赵长鹏不同意认罪并在一家美国法院出庭,就会提起诉讼。

该协议允许币安继续运营。现年46岁的赵长鹏将退居幕后,但保留所有权。该协议规定的内部监控可能会限制甚至扼杀币安的业务,但同时也可能让币安的客户放心,监管麻烦已经过去。

币安有能力承受如此巨额的罚款,这反映出该公司已经积累了雄厚的资金,其数额是针对加密货币公司的最大一笔罚款。公司内部人士称,该公司已为和解预留了80亿美元。这笔罚款是英国银行业巨头汇丰(HSBC) 2012年因类似违规行为所支付罚款的两倍。去年年底,丹麦最大的银行支付了20亿美元罚金,以解决有史以来最大的洗钱丑闻之一。

币安表示:“这些协议确认我们公司对过去的违反刑事合规行为负有责任,并让公司能够翻过这一页,”并表示该公司已经在合规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

美国司法部了结此案有其理由。庭审是有风险的,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币安的大部分业务都在美国境外,这限制了撼动其业务运作的能力。赵长鹏的工作驻地在阿联酋,该国与美国没有引渡条约,不过该国去年与华盛顿方面签署了执法合作条约。

据几位知情人士透露,到2022年底,美国司法部的一些检察官认为,从他们积累的证据看,有理由起诉币安和赵长鹏。当时调查的指控包括合谋洗钱,这比币安和赵长鹏最终承认的罪名更为严重。

这是司法部起诉威胁的一部分。据知情人士称,赵长鹏和币安担心起诉会引发恐慌,客户会急于提取资金。FTX等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就是这样陷入破产的。这些交易所的所有者垮台,客户的资产与一大堆其他债权被冻结。

这是赵长鹏希望避免的结果。监管机构也在施加压力。今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起诉币安和赵长鹏,披露了一些检方也掌握的证据。

当时,身在迪拜的赵长鹏指示币安的律师与美国司法部接触,寻求达成协议。美国吉布森律师事务所(Gibson Dunn & Crutcher) 为币安辩护的律师今年以来多次与司法部官员会面,并辩称币安的合规计划已有很大改进,而且刑事起诉会对处境已经艰难的加密货币市场造成冲击。

一位知情人士称,赵长鹏提出了一个替代监禁的方案:在纽约软禁。赵长鹏还拒绝放弃对币安的控制权或让位。在反反复复的谈判过程中,赵长鹏的总法律顾问今年7月因对法律策略的意见分歧而辞职。

但随着与司法部谈判在今年秋天继续,赵长鹏开始向他在币安的副手们表达辞职的想法。赵长鹏曾计划交棒给首席客户服务官何一,但之后放弃这一计划。取而代之的是,曾任新加坡监管官员的币安区域市场负责人邓伟政(Richard Teng)成为赵长鹏的首选接任者。赵长鹏和何一育有两子女。

赵长鹏在9月份也迫于来自美国司法部的压力,宣布出售币安的俄罗斯业务;币安在俄客户使用受制裁的俄罗斯银行。

在一项跨越五年的调查期间,美国有关部门在赵长鹏辗转于一个又一个国家、试图让币安不受它们钳制的过程中对他进行了追踪。首先是中国,然后是日本和新加坡,接着赵长鹏曾做出从马耳他运营币安的样子,最后他到了阿联酋。

币安曾是人气最旺的加密货币交易场所,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近几个月来,随着客户越来越警惕,币安流失了市场份额。多位顶层高管于最近几个月离职,许多人担心该交易所可能在美国司法部的指控之下被关停。

据了解相关谈判内情的人士称,今年夏末,赵长鹏拒绝了美国司法部提出的一项协议,此协议涉及对公司罚款60亿美元,以及判处其18个月监禁的建议。

仅仅数周前,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被判犯有从客户那里窃取数以十亿美元计资金的罪行,检察官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欺诈案之一。

币安试图利用此案将自己的罪责与那些导致FTX倒塌的罪行区分开来。币安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该公司没有被指控挪用任何用户资金。

“我犯了错误,我必须承担责任,”赵长鹏在X (前Twitter)上写道。“这对我们的社区、对币安和对我自己都是最好的决定。”

赵长鹏出生在中国,12岁时随父母和姐姐移居加拿大。后来,他曾在纽约担任彭博(Bloomberg)的软件开发人员,学会如何构建交易所基础设施。

2017年,他和一个小型团队在上海推出了币安,不到六个月这个交易平台就膨胀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赵长鹏将这一成就归功于员工的辛勤工作。币安曾宣传过员工如何带着笔记本电脑去徒步和看午夜电影、以备工作之需的事例。

不过,币安的主要优势在于不受任何监管。该公司声称没有总部,通过其平台Binance.com为全球各地的客户提供服务。其中包括面临西方国家制裁的国家,比如伊朗和后来的俄罗斯。

据内部消息和与赵长鹏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赵长鹏执着于不惜一切代价扩张币安。早期,币安的一名合规员工曾告诉同事称,赵长鹏希望“用户能在10分钟内完成交易”,无需进行任何旨在防止犯罪分子利用交易所的身份检查。

就像币安拒绝披露其平台位置一样,赵长鹏还鼓励保密文化,要求员工不得透露他们为谁工作,并删除内部通信。

2020年,在韩国滑雪胜地举行的一次度假活动中,员工之间流传着一张纸条,告诉他们“不要大声谈论公司,尤其是在集体场合。不管是不是喝醉了”。

该公司似乎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风险。根据司法部获得的短信,2018年10月,币安的合规主管Samuel Lim告诉赵长鹏,币安有来自受制裁国家的用户。

Lim建议币安屏蔽这些客户,并表示如果美国当局知道币安在做什么,他们可以尝试调查。

Lim说的没错。那一年,美国当局开始调查币安和其他加密交易所是否在不遵守反洗钱法和制裁限制的情况下招揽美国客户。

早在2019年,执法人员就在收集有关赵长鹏的信息。

Lim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赵长鹏试图使币安免受日益严格的审查。他在那一年成立了一家名为Binance.US的美国分公司,声称独立运营。据报道,实际上,币安在该公司背后提供全力支持,赵长鹏是其最大股东。

虽然币安在官方上禁止美国客户访问其主网站,但提供了技术变通办法,让美国人可以使用这个更大的交易所。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另一份民事起诉书,赵长鹏当时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我们自己的损失,同时让美国监管机构不找我们的麻烦。”

赵长鹏不愿要求用户提供任何身份信息,这为犯罪分子和试图规避美国制裁的用户打开了方便之门。据美国司法部称,该交易所允许伊朗客户转移至少8.99亿美元的资金,并从一个名为Hydra的俄罗斯在线毒品交易市场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

据美国司法部称,一名币安的合规员工在2019年的聊天记录中写道:“我们需要挂出一条横幅‘最近洗毒钱是否太难——来币安吧,我们为你准备了蛋糕’。”

美国联邦检察官于2020年12月致函币安,要求提供有关币安合规政策的记录。据一位熟悉这封信的人士说,这一要求在内部引发了担忧,在赵长鹏的指示下,许多文件都被删除了。

新冠疫情期间的加密货币热潮令赵长鹏的财富激增。据SEC称,虽然他宣扬节俭,但那年却豪掷1,100万美元购买了一艘游艇。币安的一位前高管说,这艘100英尺长的意大利制造的游艇被命名为“Da Moon”,取自希望价格不断上涨的加密外汇交易员们所喜爱的“to the moon”(登月)一词。

与此同时,美国监管机构还得到了币安美国业务几位前高管的帮助。Brian Brooks曾在此短暂担任过三个月首席执行官,他在2021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告诉SEC官员,他在任职期间清楚地意识到,负责美国业务的是赵长鹏,不是他。

Brooks:“我一意识到这一点就离开了。”

周二在前述西雅图法院,检方曾寻求阻止赵长鹏在量刑裁决出炉前离开美国。检方称,赵长鹏凭借其财富和阿联酋公民身份或可躲避量刑宣判。量刑宣判时间目前定在明年2月。

治安法官Brian A. Tsuchida做出有利于赵长鹏的决定,批准他以1.75亿美元保释金获得保释。赵长鹏的姐姐还以她价值500万美元的加州住所作为抵押品来保证赵长鹏会出庭接受量刑宣判。

赵长鹏对法官Tsuchida说,自己绝对打算回到这里了结此事,否则今天不会在这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