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2 19:11
时政

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机遇与挑战并存

2021年以来,拜登政府吹响了“再工业化3.0”号角,目前成效初显。与之前相比,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成功的概率更高,但也依然面临着多重挑战。
每周时事分析:拜登的精神健康问题不是小问题
钟正生

■2021年以来,拜登政府吹响了“再工业化3.0”号角,推出自罗斯福新政以来规模最大的公共投资计划,重点出台了《美国救援计划》(ARP)、《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IIJA)、《芯片与科学法案》(CHIPS)和《通胀削减法案》(IRA)四大法案。“再工业化”主题相关投资计划合计约1.2万亿美元,计划于未来5-10年内投放,支出高峰或在2024-2027年。

如何理解拜登的“再工业化”愿景?首先,拜登的“再工业化”传承了奥巴马时代的目标,且在当下已成两党共识;其次,新冠冲击强化了拜登政府对基建以及产业链安全的关注;最后,大国博弈背景下,美国重振制造业的紧迫性更强。

迄今为止,拜登“再工业化”的成效初步表现在:1)制造业就业快速恢复,并超过新冠疫情前水平;2)商品需求驱动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回升,经济结构有所优化;3)非住宅类营建投资大幅增长,主要受基建领域以及计算机、电子和电气行业拉动;4)美国上市企业资本开支(CAPEX)大幅增长;5)美国制造业FDI加速流入等。

过去十年美国重振制造业的进展有限,原因是多方面的——商品相对于服务的消费需求下滑、产业政策缺乏连贯性、劳动力成本劣势、以及美元升值的负面影响等。对比来看,我们认为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成功的概率更高:1)当前美国基建及制造业投资周期恰逢上升期,这可能强化再工业化政策的效果。2)发展高端制造业可能帮助打破商品需求瓶颈。2021-2022年美国商品尤其耐用品消费占比明显提升。未来美国及全球的新能源车、半导体等高端制造需求增长空间较大。3)拜登政府的“地方导向型”(place-based)产业政策具有开创性、或更科学。此外,拜登政府在实施大规模财政政策与大力度产业政策时更显魄力。4)美国劳动力质量在高端制造比拼中更显优势。这部分得益于奥巴马时代以来相关人才的累积。5)美国制造业综合成本在纳入经济安全考量(尤其能源安全、产业链风险等)后,可能更具备优势。

美国“再工业化”的固有挑战。第一,自动化、人工智能背景下,发展高端制造或难挽救美国制造业就业的流失。第二,美国的“再工业化”政策仍可能受制于美国政体。如民主党在即将到来的2024年大选落败,拜登的产业政策未必能被落实。第三,来自非美地区的制造业竞争仍在加剧。中国制造业综合实力不断上升,欧盟等发达经济体也在推进“再工业化”,除中国外的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可能加入竞争。第四,强势美元仍可能持续削弱美国制造业出口。■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2 19:11
时政

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机遇与挑战并存

2021年以来,拜登政府吹响了“再工业化3.0”号角,目前成效初显。与之前相比,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成功的概率更高,但也依然面临着多重挑战。
每周时事分析:拜登的精神健康问题不是小问题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钟正生

■2021年以来,拜登政府吹响了“再工业化3.0”号角,推出自罗斯福新政以来规模最大的公共投资计划,重点出台了《美国救援计划》(ARP)、《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IIJA)、《芯片与科学法案》(CHIPS)和《通胀削减法案》(IRA)四大法案。“再工业化”主题相关投资计划合计约1.2万亿美元,计划于未来5-10年内投放,支出高峰或在2024-2027年。

如何理解拜登的“再工业化”愿景?首先,拜登的“再工业化”传承了奥巴马时代的目标,且在当下已成两党共识;其次,新冠冲击强化了拜登政府对基建以及产业链安全的关注;最后,大国博弈背景下,美国重振制造业的紧迫性更强。

迄今为止,拜登“再工业化”的成效初步表现在:1)制造业就业快速恢复,并超过新冠疫情前水平;2)商品需求驱动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回升,经济结构有所优化;3)非住宅类营建投资大幅增长,主要受基建领域以及计算机、电子和电气行业拉动;4)美国上市企业资本开支(CAPEX)大幅增长;5)美国制造业FDI加速流入等。

过去十年美国重振制造业的进展有限,原因是多方面的——商品相对于服务的消费需求下滑、产业政策缺乏连贯性、劳动力成本劣势、以及美元升值的负面影响等。对比来看,我们认为拜登时代下,美国“再工业化”成功的概率更高:1)当前美国基建及制造业投资周期恰逢上升期,这可能强化再工业化政策的效果。2)发展高端制造业可能帮助打破商品需求瓶颈。2021-2022年美国商品尤其耐用品消费占比明显提升。未来美国及全球的新能源车、半导体等高端制造需求增长空间较大。3)拜登政府的“地方导向型”(place-based)产业政策具有开创性、或更科学。此外,拜登政府在实施大规模财政政策与大力度产业政策时更显魄力。4)美国劳动力质量在高端制造比拼中更显优势。这部分得益于奥巴马时代以来相关人才的累积。5)美国制造业综合成本在纳入经济安全考量(尤其能源安全、产业链风险等)后,可能更具备优势。

美国“再工业化”的固有挑战。第一,自动化、人工智能背景下,发展高端制造或难挽救美国制造业就业的流失。第二,美国的“再工业化”政策仍可能受制于美国政体。如民主党在即将到来的2024年大选落败,拜登的产业政策未必能被落实。第三,来自非美地区的制造业竞争仍在加剧。中国制造业综合实力不断上升,欧盟等发达经济体也在推进“再工业化”,除中国外的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可能加入竞争。第四,强势美元仍可能持续削弱美国制造业出口。■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