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1 16:46
商业与经济

OpenAI“宫斗”事件中的赢家和输家

OpenAI的事态瞬息万变,许多信息尚不明了,比如奥尔特曼被解雇的原因。但陷入混乱、士气低落的OpenAI无疑已成为输家,将奥尔特曼招致麾下的微软则获益良多。
open AI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KEVIN ROOSE

■在这周末的一段时间里,萨姆·奥尔特曼看似可能以凯旋英雄的身份重返OpenAI。上周五,该公司董事会解除了他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这原本会给一个本已充满峰回路转的复杂故事再添惊人转折。奥尔特曼手中有很多筹码。自从遭到解雇后,OpenAI的员工就团结起来支持他,OpenAI的投资者也在推动董事会让他复职。数十亿美元——可能还有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轨迹——都取决于董事会的决定,许多人预计董事会将在压力下屈服,撤销之前的决定。

然而,董事会坚定拒绝了奥尔特曼的回归,并在周日深夜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确认,解除其职务“对于保持董事会履行职责和推进公司使命的能力是必要的”。它任命Twitch前老板埃米特·谢尔为临时首席执行官。

数小时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宣布,奥尔特曼和他的副手格雷格·布罗克曼将加入这家科技巨头,领导一个新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

OpenAI的故事远未结束。事态瞬息万变,还有很多是我们不知道的,包括董事会当初决定解雇奥尔特曼的原因。(在周日的备忘录中,董事会表示,没有任何具体事件导致奥尔特曼被解雇,只是他失去了董事会的信任。)

但是,即使不太了解事情的起因,我们还是可以评估造成的损害。

输家:OpenAI
最明显的输家是OpenAI自己。

上周五之前,这家公司是科技界最炙手可热的公司,拥有一位名人领导,ChatGPT的产品家喻户晓,还有大量令硅谷巨头羡慕不已的人工智能人才。当时,该公司正在进行一项收购要约,该要约将允许员工以令人咋舌的估值兑现其股票,而它的尖端人工智能语言模型GPT-4在同类产品中是最好的。

现在,公司陷入混乱。它的最高领导人已经离开了。士气低落。要约收购可能会以失败告终。新任首席执行官曾表示,他希望放慢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该公司仍然高度依赖于微软,需要后者庞大的算力来运行它的模型,而从周一开始,微软内部将有一个迷你的OpenAI,由奥尔特曼领导,员工则是前OpenAI的员工。

OpenAI董事会可能会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毕竟,董事会选择了这个结果,即使他们有机会反悔。但它不解释解雇奥尔特曼的原因看起来很傻,而且在它提供更多信息之前,很难想象普通员工会服从它的安排。

赢家:微软
在周末,发生在纳德拉身上的转折比谁都大。

上周五,当奥尔特曼被解雇时,纳德拉似乎可能会失去他最强大的盟友之一。微软向OpenAI投资了130亿美元,在奥尔特曼的领导下,该公司成为微软的重要合作伙伴。它的技术是许多人工智能服务的支柱,比如微软的Copilot人工智能产品套件,微软正将其业务的未来押在这些产品上。

纳德拉显然更希望看到奥尔特曼复职。但当这一切显然不可能发生时,他做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向奥尔特曼、布罗克曼及其忠实拥护者提供工作机会。

从战略上讲,这是一个神来之笔。现在,微软能在短期内继续使用OpenAI的模型为其产品提供动力,同时也为奥尔特曼领导的新团队提供资金和算力,从而建立长期的微软新模型。他将从OpenAI获得一群才华横溢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微软现在实际上拥有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实验室100%的股权,任何硅谷的风险投资家都会排队投资这个实验室。

赢家:人工智能末日论者和有效利他主义者

多年来,一个由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和活动人士组成的圈子(其中许多人属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该运动的追随者认为,理性和数据可以用来决定如何做最有益的事情)一直发出警告,人工智能系统正变得过于强大,失控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对人类的生存构成威胁。

有这些恐惧的人——有时被批评者嘲笑为“末日论者”或“衰退者”——一度被认为是边缘人群。但在过去几年里,他们正逐渐走向主流,为公开信征集签名,并警告监管机构认真对待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上周五,他们扳倒了世界顶级人工智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OpenAI的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韦尔领导了反对奥尔特曼的“政变”,他并不是一个有效利他主义者,但他似乎也是出于类似的恐惧。支持解雇奥尔特曼的两名董事会成员塔莎·麦考利和海伦·托纳与有效利他主义组织有联系。

如果OpenAI最终因奥尔特曼被解雇而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人们会指责董事会破坏了硅谷最有前途的年轻初创企业之一,并摧毁了数十亿美元的股东价值。

但董事会显然按照自己的主张取得了成功。它担心奥尔特曼在建立功能强大、可能有害的人工智能系统方面进展过快,于是阻止了他。这对于他们的追求来说是一场胜利,即使这是以牺牲公司为代价的。

输家:投资者

没有人比支持奥尔特曼的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更支持他回归OpenAI了,如果他离开,他们会蒙受经济损失。

这些投资者中的许多人都是技术乐观主义者,他们相信人工智能将为社会带来纯粹的好处,他们喜欢奥尔特曼对人工智能未来的乐观看法。(他们也喜欢奥尔特曼为他们赚很多钱。)

现在,这些投资者持有的是这样一家公司——首席执行官是临时的,员工队伍在反抗,未来的道路也不明朗。更糟糕的是,他们投资奥尔特曼新公司的唯一途径就是购买微软的股票。

前景尚不明朗:OpenAI的竞争对手

目前尚不清楚作为竞争对手的其他人工智能公司是否会从奥尔特曼撤职中受益。

一方面,谷歌、Anthropic和Meta等公司可能会从OpenAI的削弱中受益,如果这能让它们在人工智能方面追上OpenAI的进展,或者挖走OpenAI的关键员工。(上周五,招聘人员已经立即行动起来,试图挖走对此不满的OpenAI员工。)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将与一个更强大的微软竞争。而奥尔特曼的新人工智能项目将不会像OpenAI那样受到错综复杂的非营利治理结构的限制,这意味着他可能会走得更快。■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1 16:46
商业与经济

OpenAI“宫斗”事件中的赢家和输家

OpenAI的事态瞬息万变,许多信息尚不明了,比如奥尔特曼被解雇的原因。但陷入混乱、士气低落的OpenAI无疑已成为输家,将奥尔特曼招致麾下的微软则获益良多。
open AI奥特曼回归,最大赢家另有其人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KEVIN ROOSE

■在这周末的一段时间里,萨姆·奥尔特曼看似可能以凯旋英雄的身份重返OpenAI。上周五,该公司董事会解除了他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这原本会给一个本已充满峰回路转的复杂故事再添惊人转折。奥尔特曼手中有很多筹码。自从遭到解雇后,OpenAI的员工就团结起来支持他,OpenAI的投资者也在推动董事会让他复职。数十亿美元——可能还有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轨迹——都取决于董事会的决定,许多人预计董事会将在压力下屈服,撤销之前的决定。

然而,董事会坚定拒绝了奥尔特曼的回归,并在周日深夜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确认,解除其职务“对于保持董事会履行职责和推进公司使命的能力是必要的”。它任命Twitch前老板埃米特·谢尔为临时首席执行官。

数小时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宣布,奥尔特曼和他的副手格雷格·布罗克曼将加入这家科技巨头,领导一个新的人工智能研究部门。

OpenAI的故事远未结束。事态瞬息万变,还有很多是我们不知道的,包括董事会当初决定解雇奥尔特曼的原因。(在周日的备忘录中,董事会表示,没有任何具体事件导致奥尔特曼被解雇,只是他失去了董事会的信任。)

但是,即使不太了解事情的起因,我们还是可以评估造成的损害。

输家:OpenAI
最明显的输家是OpenAI自己。

上周五之前,这家公司是科技界最炙手可热的公司,拥有一位名人领导,ChatGPT的产品家喻户晓,还有大量令硅谷巨头羡慕不已的人工智能人才。当时,该公司正在进行一项收购要约,该要约将允许员工以令人咋舌的估值兑现其股票,而它的尖端人工智能语言模型GPT-4在同类产品中是最好的。

现在,公司陷入混乱。它的最高领导人已经离开了。士气低落。要约收购可能会以失败告终。新任首席执行官曾表示,他希望放慢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该公司仍然高度依赖于微软,需要后者庞大的算力来运行它的模型,而从周一开始,微软内部将有一个迷你的OpenAI,由奥尔特曼领导,员工则是前OpenAI的员工。

OpenAI董事会可能会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毕竟,董事会选择了这个结果,即使他们有机会反悔。但它不解释解雇奥尔特曼的原因看起来很傻,而且在它提供更多信息之前,很难想象普通员工会服从它的安排。

赢家:微软
在周末,发生在纳德拉身上的转折比谁都大。

上周五,当奥尔特曼被解雇时,纳德拉似乎可能会失去他最强大的盟友之一。微软向OpenAI投资了130亿美元,在奥尔特曼的领导下,该公司成为微软的重要合作伙伴。它的技术是许多人工智能服务的支柱,比如微软的Copilot人工智能产品套件,微软正将其业务的未来押在这些产品上。

纳德拉显然更希望看到奥尔特曼复职。但当这一切显然不可能发生时,他做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向奥尔特曼、布罗克曼及其忠实拥护者提供工作机会。

从战略上讲,这是一个神来之笔。现在,微软能在短期内继续使用OpenAI的模型为其产品提供动力,同时也为奥尔特曼领导的新团队提供资金和算力,从而建立长期的微软新模型。他将从OpenAI获得一群才华横溢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微软现在实际上拥有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实验室100%的股权,任何硅谷的风险投资家都会排队投资这个实验室。

赢家:人工智能末日论者和有效利他主义者

多年来,一个由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和活动人士组成的圈子(其中许多人属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该运动的追随者认为,理性和数据可以用来决定如何做最有益的事情)一直发出警告,人工智能系统正变得过于强大,失控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对人类的生存构成威胁。

有这些恐惧的人——有时被批评者嘲笑为“末日论者”或“衰退者”——一度被认为是边缘人群。但在过去几年里,他们正逐渐走向主流,为公开信征集签名,并警告监管机构认真对待人工智能的安全问题。上周五,他们扳倒了世界顶级人工智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OpenAI的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茨克韦尔领导了反对奥尔特曼的“政变”,他并不是一个有效利他主义者,但他似乎也是出于类似的恐惧。支持解雇奥尔特曼的两名董事会成员塔莎·麦考利和海伦·托纳与有效利他主义组织有联系。

如果OpenAI最终因奥尔特曼被解雇而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人们会指责董事会破坏了硅谷最有前途的年轻初创企业之一,并摧毁了数十亿美元的股东价值。

但董事会显然按照自己的主张取得了成功。它担心奥尔特曼在建立功能强大、可能有害的人工智能系统方面进展过快,于是阻止了他。这对于他们的追求来说是一场胜利,即使这是以牺牲公司为代价的。

输家:投资者

没有人比支持奥尔特曼的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更支持他回归OpenAI了,如果他离开,他们会蒙受经济损失。

这些投资者中的许多人都是技术乐观主义者,他们相信人工智能将为社会带来纯粹的好处,他们喜欢奥尔特曼对人工智能未来的乐观看法。(他们也喜欢奥尔特曼为他们赚很多钱。)

现在,这些投资者持有的是这样一家公司——首席执行官是临时的,员工队伍在反抗,未来的道路也不明朗。更糟糕的是,他们投资奥尔特曼新公司的唯一途径就是购买微软的股票。

前景尚不明朗:OpenAI的竞争对手

目前尚不清楚作为竞争对手的其他人工智能公司是否会从奥尔特曼撤职中受益。

一方面,谷歌、Anthropic和Meta等公司可能会从OpenAI的削弱中受益,如果这能让它们在人工智能方面追上OpenAI的进展,或者挖走OpenAI的关键员工。(上周五,招聘人员已经立即行动起来,试图挖走对此不满的OpenAI员工。)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将与一个更强大的微软竞争。而奥尔特曼的新人工智能项目将不会像OpenAI那样受到错综复杂的非营利治理结构的限制,这意味着他可能会走得更快。■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