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07 07:49
商业与经济

步入后GMV时代,双11“低价为王”的传播大战

杨方曦:在平台都开始内卷价格战的前提下,如何凸显自身的传播亮点和核心竞争力,保证商家和品牌的权益,将会是传播大热题。
盯上跨境电商的美国议员们
杨方曦

■今年是阿里集团分拆后的首个双11,也是淘宝天猫集团第15个双11。双十一早就不是一天的狂欢,而是演变成一场“持久战”。今年的双十一在10月24日开场,淘宝天猫一如既往强调了平台官方即将推出的海量新品、大牌和全球好货等信息外,已经有了本质的的不同:今年,无论京东还是天猫,除了继续对优质货品的宣传外,平台正逐步将传播的重心和资源放在了对低价正品的强调上。

今年双11的最大“商战”,正是围绕着究竟谁能控制定价权,拿到全网最低价进行的。这场如火如荼的低价大战背后,反应了平台在流量红利见顶之后,对存量市场争夺的焦虑。

双11进入后GMV时代

双11一直是各平台传达自身行业领先地位,集中展现平台能力的发布场,因此,从双11传播叙事上,便能窥见商业的整体走向和端倪。

从去年开始,不论是天猫还是京东,在所发布的“战报”里,都已不再出现商品交易总额(GMV)的具体数字,也没有了频繁的一小时一次的统计数据。而更早几年,双11实时跳动的GMV交易数字,更是早已成为过去式。以至于去年开始,就有用户感慨:“今年双十一过去的悄无声息。”

事实上,GMV对于电商来说,从来不是全部,复购率和平均订单价值才能更加证明一个平台的长期价值。从去年开始,阿里已经开始在财报中增加了淘宝核心用户留存率的信息: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的12个月,在淘宝和天猫消费超过人民币1万元的消费者数维持在约1.24亿人,并有98%的留存率。“显示出阿里集团业务和对外传播策略的调整。留存率是平台粘性的一个标杆数据,在后GMV时代,淡化交易额,强调新商家的入驻、品牌与平台的紧密关系、以及忠诚用户的留存正成为传播的主旋律。

种种迹象表明,在阿里带起的双11 GMV式传播已经成为过去式。只是,脱离了更具体的大盘数据,传播点变得更加模糊,缺乏记忆点。显然,平台也意识到了缺乏硬核数据的变化可能引起的联想,并努力以更丰富的传播形式来做弥补,如不约而同强调了AI在商家赋能上的重要性,以及大牌在平台的创新性。AI的热度为传播带来了多样的可能性,就如曾经阿里主打的新零售相关的内容,因为新颖和没有清晰的定义,故事可以讲述的 “千变万化”。

“自砍一刀”的双11和被围剿的李佳琦

从最近一季财报来看,阿里和京东的销售额增速纷纷下滑,而一直以来主打低价市场的拼多多则业绩猛增。这似乎坐实了对于消费者来说,“低价”才是最大的杀手锏。淘天集团、京东等各大电商公布的“双11”玩法和节奏,无一例外强调了价格的重要性,于是“自砍一刀”成为今年双11淘宝和京东不约而同的平台策略。不仅如此, 今年的平台玩法也更加简易,减价就是减价, 不需要高等数学和披荆斩棘“薅羊毛”,买东西回归到“物美价廉简单买”的逻辑。

淘天喊出“全网最低价”并承诺买贵必赔,在玩法方案上也做了进一步简化,推出了无需凑满减,官方直降等形式。京东则抛弃了一直以来的“人设”,直接喊出“低价是刻在京东骨子里的基因”的口号。

从商家的角度,保证低价也带来了新的矛盾。羊毛出在羊身上,低价战略无疑会侵蚀商家的利润。在促销期间,淘宝与天猫推出大型直减活动,提供全面15%的降价及跨店优惠券。天猫还会实时比较并标记价格最低的产品。在销量大幅上涨的情况下,降价的逻辑是成立的,但商家如果在承担大量备货的风险和营销费用的前提下,销售额总量无法达到预期,那也失去了双十一大促的意义。

除了商家的利益外,平台正面战场的叙事节奏在直播层面也遭遇打击。“京东高管回应采销喊话李佳琦二选一”、“王海打假李佳琦直播间卖和田玉”、“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 ”……今年双11大促刚开始,平台、品牌与主播之间的战争就显得剑拔弩张,躺枪的李佳琦一时间成为全网围攻的对象。而在电商平台上,也上演了一场许久未见在舆论层面的PK。而这一切的核心是争夺谁为低价王者的头衔。

一直以来,直播间是平台建立低价心智的重要来源,李佳琦更是以给所有女生“全网最低价”的offer在用户间建立了口碑。近期的李佳琦危机,京东、小杨哥等对李佳琦的连番“围剿”,让淘宝天猫在这场价格力和销售体量的争夺战上,失去最重要砝码。

一旦当李佳琦遭遇是否真正低价和“垄断”质疑之时,摆在淘宝天猫面前的,则将是一次更为重大的考验。据第三方数据显示,今年双11预售期间,李佳琦直播间的成交95亿,不到去年的一半。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平台正在扶持的新东方旗下的东方甄选和“行业冥灯”罗永浩交个朋友直播间。但两个直播间现有的规模都暂时还不是能够替代李佳琦量级的选手。而在这个意义上,李佳琦的跌倒,或许能够成为更多中小主播成长的起点,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淘宝天猫已经开始反思,对于超级主播的扶持,是否有可持续性。一个健康的平台生态是建立在不同体量和多元化的主播,平台效应扶持中小型主播成长为腰部甚至头部主播的增量。但超级主播所带来的“快准狠“的效果是诱人的,但也因如此,平台逐渐被超头所裹挟,最终形成了可与之抗衡的利益格局以及左右手互搏的尴尬境地。以李佳琦目前的实力来看,他的头部效应本能为双11的销售层面带来巨大确定性,但在存量市场下,超头主播的存在,却也让平台的流量和利益分配变得越发困难。

后GMV时代的新传播点,需要时间的论证,平台都开始内卷价格战的前提下,如何凸显自身的传播亮点和核心竞争力,保证商家和品牌的权益,将会是传播大热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07 07:49
商业与经济

步入后GMV时代,双11“低价为王”的传播大战

杨方曦:在平台都开始内卷价格战的前提下,如何凸显自身的传播亮点和核心竞争力,保证商家和品牌的权益,将会是传播大热题。
盯上跨境电商的美国议员们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杨方曦

■今年是阿里集团分拆后的首个双11,也是淘宝天猫集团第15个双11。双十一早就不是一天的狂欢,而是演变成一场“持久战”。今年的双十一在10月24日开场,淘宝天猫一如既往强调了平台官方即将推出的海量新品、大牌和全球好货等信息外,已经有了本质的的不同:今年,无论京东还是天猫,除了继续对优质货品的宣传外,平台正逐步将传播的重心和资源放在了对低价正品的强调上。

今年双11的最大“商战”,正是围绕着究竟谁能控制定价权,拿到全网最低价进行的。这场如火如荼的低价大战背后,反应了平台在流量红利见顶之后,对存量市场争夺的焦虑。

双11进入后GMV时代

双11一直是各平台传达自身行业领先地位,集中展现平台能力的发布场,因此,从双11传播叙事上,便能窥见商业的整体走向和端倪。

从去年开始,不论是天猫还是京东,在所发布的“战报”里,都已不再出现商品交易总额(GMV)的具体数字,也没有了频繁的一小时一次的统计数据。而更早几年,双11实时跳动的GMV交易数字,更是早已成为过去式。以至于去年开始,就有用户感慨:“今年双十一过去的悄无声息。”

事实上,GMV对于电商来说,从来不是全部,复购率和平均订单价值才能更加证明一个平台的长期价值。从去年开始,阿里已经开始在财报中增加了淘宝核心用户留存率的信息: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的12个月,在淘宝和天猫消费超过人民币1万元的消费者数维持在约1.24亿人,并有98%的留存率。“显示出阿里集团业务和对外传播策略的调整。留存率是平台粘性的一个标杆数据,在后GMV时代,淡化交易额,强调新商家的入驻、品牌与平台的紧密关系、以及忠诚用户的留存正成为传播的主旋律。

种种迹象表明,在阿里带起的双11 GMV式传播已经成为过去式。只是,脱离了更具体的大盘数据,传播点变得更加模糊,缺乏记忆点。显然,平台也意识到了缺乏硬核数据的变化可能引起的联想,并努力以更丰富的传播形式来做弥补,如不约而同强调了AI在商家赋能上的重要性,以及大牌在平台的创新性。AI的热度为传播带来了多样的可能性,就如曾经阿里主打的新零售相关的内容,因为新颖和没有清晰的定义,故事可以讲述的 “千变万化”。

“自砍一刀”的双11和被围剿的李佳琦

从最近一季财报来看,阿里和京东的销售额增速纷纷下滑,而一直以来主打低价市场的拼多多则业绩猛增。这似乎坐实了对于消费者来说,“低价”才是最大的杀手锏。淘天集团、京东等各大电商公布的“双11”玩法和节奏,无一例外强调了价格的重要性,于是“自砍一刀”成为今年双11淘宝和京东不约而同的平台策略。不仅如此, 今年的平台玩法也更加简易,减价就是减价, 不需要高等数学和披荆斩棘“薅羊毛”,买东西回归到“物美价廉简单买”的逻辑。

淘天喊出“全网最低价”并承诺买贵必赔,在玩法方案上也做了进一步简化,推出了无需凑满减,官方直降等形式。京东则抛弃了一直以来的“人设”,直接喊出“低价是刻在京东骨子里的基因”的口号。

从商家的角度,保证低价也带来了新的矛盾。羊毛出在羊身上,低价战略无疑会侵蚀商家的利润。在促销期间,淘宝与天猫推出大型直减活动,提供全面15%的降价及跨店优惠券。天猫还会实时比较并标记价格最低的产品。在销量大幅上涨的情况下,降价的逻辑是成立的,但商家如果在承担大量备货的风险和营销费用的前提下,销售额总量无法达到预期,那也失去了双十一大促的意义。

除了商家的利益外,平台正面战场的叙事节奏在直播层面也遭遇打击。“京东高管回应采销喊话李佳琦二选一”、“王海打假李佳琦直播间卖和田玉”、“大杨哥怒批李佳琦挟持商家 ”……今年双11大促刚开始,平台、品牌与主播之间的战争就显得剑拔弩张,躺枪的李佳琦一时间成为全网围攻的对象。而在电商平台上,也上演了一场许久未见在舆论层面的PK。而这一切的核心是争夺谁为低价王者的头衔。

一直以来,直播间是平台建立低价心智的重要来源,李佳琦更是以给所有女生“全网最低价”的offer在用户间建立了口碑。近期的李佳琦危机,京东、小杨哥等对李佳琦的连番“围剿”,让淘宝天猫在这场价格力和销售体量的争夺战上,失去最重要砝码。

一旦当李佳琦遭遇是否真正低价和“垄断”质疑之时,摆在淘宝天猫面前的,则将是一次更为重大的考验。据第三方数据显示,今年双11预售期间,李佳琦直播间的成交95亿,不到去年的一半。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平台正在扶持的新东方旗下的东方甄选和“行业冥灯”罗永浩交个朋友直播间。但两个直播间现有的规模都暂时还不是能够替代李佳琦量级的选手。而在这个意义上,李佳琦的跌倒,或许能够成为更多中小主播成长的起点,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淘宝天猫已经开始反思,对于超级主播的扶持,是否有可持续性。一个健康的平台生态是建立在不同体量和多元化的主播,平台效应扶持中小型主播成长为腰部甚至头部主播的增量。但超级主播所带来的“快准狠“的效果是诱人的,但也因如此,平台逐渐被超头所裹挟,最终形成了可与之抗衡的利益格局以及左右手互搏的尴尬境地。以李佳琦目前的实力来看,他的头部效应本能为双11的销售层面带来巨大确定性,但在存量市场下,超头主播的存在,却也让平台的流量和利益分配变得越发困难。

后GMV时代的新传播点,需要时间的论证,平台都开始内卷价格战的前提下,如何凸显自身的传播亮点和核心竞争力,保证商家和品牌的权益,将会是传播大热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