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06-28 06:02
金融

阿里为何将盒马作为第一步棋?

刚刚扭亏为盈。
跟山姆、Costco争“中产第一品牌”,盒马的第一招是降价
徐晓彤

■在阿里巴巴宣布启动“1+6+N”分拆重组后,旗下业务如今即将迈出各自独立上市的第一步。

6月26日,据港媒报道,阿里巴巴将很快寻求香港交易所对其旗下零售平台盒马鲜生(以下简称“盒马”)分拆的批准,最快将于今年11月实现改组后首例分拆上市。阿里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若如消息所言,盒马在今年11月进行IPO,那么它将是阿里变革之下,首个独立上市的业务集团。

在此之前,阿里巴巴于5月18日宣布,改革计划正在快速推进,菜鸟与盒马已经启动独立上市计划,菜鸟上市计划目标在12至18个月内完成,而盒马则预计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完成。除此之外,阿里云改名为云智能集团,将在引入外部战略投资后,于18个月内完成上市。

自阿里分拆重组计划启动以来,至今不过四个月。这段时间内,阿里进行了密集动作,从集团内部员工的优化,到高管队伍调整。一周前,阿里公告称,张勇将于今年9月卸任董事会主席及CEO职位,专职担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可以看出,此举是为阿里云后续的分拆做好铺垫。

蚂蚁集团短时间内无法上市的消息传出后,面对市场竞争环境的变化,阿里亟需做出改变,寻找新的增长点。因而自今年3月起,集团着手进行24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对阿里如此体量的公司而言,以一种始终不变的形态面对多变的市场是危险的事情。

如今盒马率先独立上市,也是阿里为了实现变革所进行的一系列内部“排练”已久的行动中的一环。

为什么将盒马作为阿里旗下业务独立上市第一步?

盒马CEO侯毅曾表示,盒马如今的规模和品牌影响力,已具备上市条件,且上市时间选择有较大灵活度。而且,盒马的股权架构基本框架已搭建完成,盒马(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为实控方,旗下间接或直接持股17家企业。

早在两年前,盒马已升级为独立事业群,实行经营责任制,自负盈亏。同年年底,阿里又升级“多元化治理”体系,盒马独立为公司。因此,相较围绕阿里进行布局和搭建的菜鸟,盒马对阿里的依赖性较小,拥有自成体系的生态。

选择用盒马打头阵或许是出于对其模式和近期盈利能力的看好。在阿里2023年的财报数据中,盒马表现出了良好的发展态势。

盒马主要业态包括盒马鲜生店、X会员店、盒马奥莱。今年1月,侯毅在全员信中称,盒马的主力业态盒马鲜生已经实现盈利,盒马新零售已经进入成熟期,旗下各业态已完成200多家门店布局。之后,他又于4月表示,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盒马已经实现全面盈利。

2022年底以来,各业态均在加速开店。数据显示,盒马鲜生2022年销售额同比增长超25%,盒马X会员店增长超247%,奥莱和邻里的增长为555%。

盒马的成长之路并不顺遂,在成立初期接连亏损,直到最近两年才转亏为盈。

侯毅曾在光明乳业旗下的可的便利店负责采购、物流,和供应链工作长达10年。后于2009年加入京东,参与了京东物流的整体框架的规划。在此期间,侯毅最重要的成绩就是主导了京东自有仓储和物流中心“亚洲一号”的建设。

多年零售背景,结合线上与物流的思路,侯毅便有了打造一个包括囊括超市、百货公司、专卖店、蛋糕店等,各种业态合作方的线下销售渠道,省去中间环节,以销量定产量。

但这一想法并未得到京东的及时支持。而张勇那时却对这一新零售模式表现出了兴趣。侯毅与阿里很快达成共识,并于2015年创立盒马。

然而,在2022年之前,盒马一直处于亏损烧钱状态。各种业态的试水失败率极高,加之外部环境中,资本对生鲜电商的热情减退得格外迅速,盒马在阿里内部也感受到了压力,它曾在2019年底,从独立事业板块被降至事业群子业务板块。

这一年,侯毅在谈及亏损时说:“在阿里内部,我们从来不用亏损这两个字,我们认为这是投资,对创新要有投入。”但也是在同一年的阿里组织部大会上,张勇给盒马颁发了一个“烂草莓奖”。

2021年,盒马独立为公司,阿里切断对其输血,经营压力加重。在压力之下,盒马进行了经营模式调整,把控成本,并于近两年扭转态势,实现盈利。

这让侯毅恢复了一些底气。他在今年4月表示,“新零售不是一个烧钱模式,是一个可持续盈利的模式”。

在走向更加独立的过程中,盒马正在加速完善自身,2022年底以来,盒马各业态加速开店,侯毅强调,2023年有可能是盒马成立至今开店速度最快的一年。与此同时,盒马修改了半径3公里内半小时到达的配送范围,扩大至半径5公里,一小时送达,配送面积扩大近3倍。

他表示,盒马还缺少顶尖的精品超市业态,所以今年下半年盒马会推出名为“freshippo best”的新业态,并给出了最快今年10月开店的时间表。除此之外,侯毅透露,盒马还在筹建批零一体化的新业态FOD(Food Operation Delivery),门店面积达数千平米,面向B端客户,价格极具竞争力。

随着即时零售的兴起,加之盒马积极信号的传达,资本在近期对盒马给予了青睐。今年4月,有消息称盒马正在与中金、摩根士丹利等投资方筹备上市事宜,估值达60亿美元,这一数字是每日优鲜上市时估值的两倍,叮咚买菜的四倍。

以一个良好的业绩状况,在资本市场寻求更高的估值,是上市公司的集体愿望。那么频频传出盈利积极信号的2023年,对盒马而言,确实是上市的好时机。对阿里而言,也是迈出业务独立上市第一步的好时机。

2023年对侯毅来说,也是新目标起始的一年。他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7年,盒马跑通了“新零售商超”的模式,盒马在今年进入新的10年。他说,盒马将用全业态、全品类和全渠道的“三全打法”,在未来10年冲刺“一万亿销售,服务十亿消费者”的目标。

这是一个长期而远大的目标。短期成绩无法让自力更生的盒马在残酷的资本市场永久站稳脚跟。独立上市过程带来的挑战,在侯毅未来10年要面对的诸多挑战中,显然是微不足道的一个。■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06-28 06:02
金融

阿里为何将盒马作为第一步棋?

刚刚扭亏为盈。
跟山姆、Costco争“中产第一品牌”,盒马的第一招是降价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徐晓彤

■在阿里巴巴宣布启动“1+6+N”分拆重组后,旗下业务如今即将迈出各自独立上市的第一步。

6月26日,据港媒报道,阿里巴巴将很快寻求香港交易所对其旗下零售平台盒马鲜生(以下简称“盒马”)分拆的批准,最快将于今年11月实现改组后首例分拆上市。阿里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若如消息所言,盒马在今年11月进行IPO,那么它将是阿里变革之下,首个独立上市的业务集团。

在此之前,阿里巴巴于5月18日宣布,改革计划正在快速推进,菜鸟与盒马已经启动独立上市计划,菜鸟上市计划目标在12至18个月内完成,而盒马则预计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完成。除此之外,阿里云改名为云智能集团,将在引入外部战略投资后,于18个月内完成上市。

自阿里分拆重组计划启动以来,至今不过四个月。这段时间内,阿里进行了密集动作,从集团内部员工的优化,到高管队伍调整。一周前,阿里公告称,张勇将于今年9月卸任董事会主席及CEO职位,专职担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可以看出,此举是为阿里云后续的分拆做好铺垫。

蚂蚁集团短时间内无法上市的消息传出后,面对市场竞争环境的变化,阿里亟需做出改变,寻找新的增长点。因而自今年3月起,集团着手进行24年以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对阿里如此体量的公司而言,以一种始终不变的形态面对多变的市场是危险的事情。

如今盒马率先独立上市,也是阿里为了实现变革所进行的一系列内部“排练”已久的行动中的一环。

为什么将盒马作为阿里旗下业务独立上市第一步?

盒马CEO侯毅曾表示,盒马如今的规模和品牌影响力,已具备上市条件,且上市时间选择有较大灵活度。而且,盒马的股权架构基本框架已搭建完成,盒马(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为实控方,旗下间接或直接持股17家企业。

早在两年前,盒马已升级为独立事业群,实行经营责任制,自负盈亏。同年年底,阿里又升级“多元化治理”体系,盒马独立为公司。因此,相较围绕阿里进行布局和搭建的菜鸟,盒马对阿里的依赖性较小,拥有自成体系的生态。

选择用盒马打头阵或许是出于对其模式和近期盈利能力的看好。在阿里2023年的财报数据中,盒马表现出了良好的发展态势。

盒马主要业态包括盒马鲜生店、X会员店、盒马奥莱。今年1月,侯毅在全员信中称,盒马的主力业态盒马鲜生已经实现盈利,盒马新零售已经进入成熟期,旗下各业态已完成200多家门店布局。之后,他又于4月表示,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盒马已经实现全面盈利。

2022年底以来,各业态均在加速开店。数据显示,盒马鲜生2022年销售额同比增长超25%,盒马X会员店增长超247%,奥莱和邻里的增长为555%。

盒马的成长之路并不顺遂,在成立初期接连亏损,直到最近两年才转亏为盈。

侯毅曾在光明乳业旗下的可的便利店负责采购、物流,和供应链工作长达10年。后于2009年加入京东,参与了京东物流的整体框架的规划。在此期间,侯毅最重要的成绩就是主导了京东自有仓储和物流中心“亚洲一号”的建设。

多年零售背景,结合线上与物流的思路,侯毅便有了打造一个包括囊括超市、百货公司、专卖店、蛋糕店等,各种业态合作方的线下销售渠道,省去中间环节,以销量定产量。

但这一想法并未得到京东的及时支持。而张勇那时却对这一新零售模式表现出了兴趣。侯毅与阿里很快达成共识,并于2015年创立盒马。

然而,在2022年之前,盒马一直处于亏损烧钱状态。各种业态的试水失败率极高,加之外部环境中,资本对生鲜电商的热情减退得格外迅速,盒马在阿里内部也感受到了压力,它曾在2019年底,从独立事业板块被降至事业群子业务板块。

这一年,侯毅在谈及亏损时说:“在阿里内部,我们从来不用亏损这两个字,我们认为这是投资,对创新要有投入。”但也是在同一年的阿里组织部大会上,张勇给盒马颁发了一个“烂草莓奖”。

2021年,盒马独立为公司,阿里切断对其输血,经营压力加重。在压力之下,盒马进行了经营模式调整,把控成本,并于近两年扭转态势,实现盈利。

这让侯毅恢复了一些底气。他在今年4月表示,“新零售不是一个烧钱模式,是一个可持续盈利的模式”。

在走向更加独立的过程中,盒马正在加速完善自身,2022年底以来,盒马各业态加速开店,侯毅强调,2023年有可能是盒马成立至今开店速度最快的一年。与此同时,盒马修改了半径3公里内半小时到达的配送范围,扩大至半径5公里,一小时送达,配送面积扩大近3倍。

他表示,盒马还缺少顶尖的精品超市业态,所以今年下半年盒马会推出名为“freshippo best”的新业态,并给出了最快今年10月开店的时间表。除此之外,侯毅透露,盒马还在筹建批零一体化的新业态FOD(Food Operation Delivery),门店面积达数千平米,面向B端客户,价格极具竞争力。

随着即时零售的兴起,加之盒马积极信号的传达,资本在近期对盒马给予了青睐。今年4月,有消息称盒马正在与中金、摩根士丹利等投资方筹备上市事宜,估值达60亿美元,这一数字是每日优鲜上市时估值的两倍,叮咚买菜的四倍。

以一个良好的业绩状况,在资本市场寻求更高的估值,是上市公司的集体愿望。那么频频传出盈利积极信号的2023年,对盒马而言,确实是上市的好时机。对阿里而言,也是迈出业务独立上市第一步的好时机。

2023年对侯毅来说,也是新目标起始的一年。他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7年,盒马跑通了“新零售商超”的模式,盒马在今年进入新的10年。他说,盒马将用全业态、全品类和全渠道的“三全打法”,在未来10年冲刺“一万亿销售,服务十亿消费者”的目标。

这是一个长期而远大的目标。短期成绩无法让自力更生的盒马在残酷的资本市场永久站稳脚跟。独立上市过程带来的挑战,在侯毅未来10年要面对的诸多挑战中,显然是微不足道的一个。■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