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02 14:36
商业与经济

东方甄选:从管理思维向治理思维的转变

郑志刚:我们或可用东方甄选和俞敏洪开始用全新的治理思维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面临的危机和挑战,来理解他们背后的商业逻辑。
俞敏洪只说错了一半
郑志刚

■小作文事件后,东方甄选并没有因为免去孙东旭的CEO职务,提升董宇辉为高级合伙人,进而治理危机的化解而淡出公众的视野。

东方甄选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一段时间以来依然持续吸引着媒体的关注和公众的眼球。

2023年12月18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布通知: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俞敏洪老师对此转发称“祝贺宇辉,风雨同行!”。

2023年12月25日,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董宇辉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俞老师担任监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批发、互联网信息服务、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营业性演出、旅游业务等,由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

2023年12月27日,东方甄选发布公告,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合计代价15亿元。

甚至俞老师圣诞期间带领东方甄选主播在崇礼滑雪团建也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

那么,如何解读东方甄选以及俞老师推出上述系列举措背后的商业逻辑呢?

也许我们可以用东方甄选和俞老师开始用全新的治理思维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面临的危机和挑战来加以总结。

小作文事件爆发后,在很多管理学背景的学者的评论中,任何业务模式发展显然不能依靠个别人,因而“去董宇辉化”在他们看来几乎是东方甄选必然的选项。当很多人受这些管理学者评论的影响,停留在上述管理思维认识时,我观察到,俞老师从小作文事件,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开始,已经逐步跳出管理思维,开始启用依靠持股结构搭建的合作共赢平台的治理思维。俞老师作为解决面临实际问题的实践者,关于这一点我猜测,也许他本人也未必能意识到。

用合作共赢的治理思维代替避免渠道单一化的管理思维在东方甄选系列举措中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提升董宇辉为高级合伙人,随后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

这里的高级合伙人显然不同于法律和会计事务所注册采用的合伙制下的合伙人。虽然从目前有限的信息披露中,对于“高级合伙人”在东方甄选中的权力和义务,进而相关制度设计的具体细节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我理解其核心逻辑是,把东方甄选与董宇辉之间此前的短期雇佣关系转化为未来长期合伙关系。这有点类似于阿里巴巴为了避免组织科层运行不可避免官僚文化弊端所设立的创业团队成员平等对话,协商交流的“合伙人制度”。

东方甄选的高级合伙人不仅是股权激励计划的受益人,而且是创业和经营团队的核心骨干,同时也是在企业文化建设上值得每一位员工尊重和推崇的荣誉员工。我理解,之后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只是高级合伙人附加的阶段性的实现形式之一。至于东方甄选未来的高级合伙人(制度)会有什么独特的制度设计还有待于未来进一步观察。

第二,东方甄选设立董宇辉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俞敏洪担任监事,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全资子公司——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批发、互联网信息服务、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营业性演出、旅游业务等新公司按照企查查,由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而前不久被免职的孙东旭目前仍是这家名为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此前,俞老师在直播时提及将为董宇辉成立个人工作室。董宇辉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脱离东方甄选,强调个人工作室仍然由东方甄选100%控股,新账号的GMV将计入东方甄选财报。

如果我们把上述信息简单汇总起来,不免会引起很多不了解公司治理实操的公众和媒体的种种误解。这里的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显然就是俞老师曾提到的为董宇辉新设的个人工作室。简单地说,如果主播工作室是直播电商平台的商业运行模式,那么,东方甄选旗下的子公司无疑就是与商业运行模式配套的商业组织模式。

我理解,随着电商直播平台业务模式走向成熟,为旗下重要的主播设立控股子公司未来将成为电商直播平台业务规模扩张的重要商业组织模式,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商直播平台为其卓越的主播设立控股子公司。在上述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东方甄选在商业实践中逐步探索出一种有利于电商直播平台业务模式持续发展的商业组织模式。

这里为什么说电商直播平台为其卓越的主播设立子公司是典型的治理思维呢?其一,董宇辉的工作室或者说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可以依托东方甄选业已建立的物流系统和供应链体系来迅速开展业务,不必重新另起炉灶。这事实上是孙东旭虽然不再担任CEO,但会继续参与到东方甄选的发展的重要原因。诚实的俞老师曾公开承认,没有孙东旭在直播完成销售签约后,物流和供应链等庞杂的支持体系的建立,就没有东方甄选的顺利发展,“比如自选品、供应链等,我和宇辉完全做不到” 。

其二,借助东方甄选业已积累的声誉和现有平台,作为东方甄选的直播渠道之一,而不是全新的平台与辉同行可以便利地完成工商登记注册,注册资本筹集,实现新扩张业务与传统业务的无缝对接和自然过度。作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董宇辉可以利用新的平台更加主动和积极地作为。

其三,关于公众误解最深的利润分配问题,通过成立子公司,一方面成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后的董宇辉,与目前看100%控股的母公司在利润分配“讨价还价”时无疑有了更大的话语权;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股权结构是可以动态调整的。作为高级合伙人身份的体现,我理解未来不排除东方甄选把其中不会太小的股权比例授予董宇辉的可能性。毕竟,股权化的商业组织安排将为双方合作共赢提供十分便捷和流畅的通道和途径。双方只需要基于对对方利益诉求的尊重和认同,谈出一个彼此接受的合理股权比例即可。这是合作共赢的治理思维高于零和博弈的管理思维之处。

至于东方甄选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我理解这是东方甄选在早期利用新东方的已经积累的声誉和客户资源,以及大家对教培整顿的同情完成业务转型后,加以治理规范,避免同业竞争的必要举措。事实上,东方甄选曾于11月21日晚间公告,拟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代价为15亿元,以现金进行支付,预计收益约16.53亿元。

如同“ChatGPT之父”Sam Altman被突然解雇引发OpenAI的治理危机一样,小作文事件同样在东方甄选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治理危机(参见郑志刚,“东方甄选的治理危机与化解之道”)。在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特殊的营运模式使得消费者作为利益相关方有更直接的途径介入一家企业的公司治理。这使得一家电商直播平台的治理变得极其脆弱和敏感,治理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大大提升。在上述背景下,俞老师在最短的时间成功化解了一场治理危机。除了一贯不服输的劲头和不断反思进取的企业家精神,俞老师之所以能够成功化解这场治理危机,我理解,一定程度与他在有意无意间完成了从管理思维到治理思维的上述转变有关。

东方甄选和俞老师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从最近媒体频频报道的东方甄选有声有色的团建活动中,我似乎再次看到了中国民营经济的春天。

中国多一些俞敏洪,中国经济就多一些希望。■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02 14:36
商业与经济

东方甄选:从管理思维向治理思维的转变

郑志刚:我们或可用东方甄选和俞敏洪开始用全新的治理思维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面临的危机和挑战,来理解他们背后的商业逻辑。
俞敏洪只说错了一半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郑志刚

■小作文事件后,东方甄选并没有因为免去孙东旭的CEO职务,提升董宇辉为高级合伙人,进而治理危机的化解而淡出公众的视野。

东方甄选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一段时间以来依然持续吸引着媒体的关注和公众的眼球。

2023年12月18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布通知: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俞敏洪老师对此转发称“祝贺宇辉,风雨同行!”。

2023年12月25日,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董宇辉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俞老师担任监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批发、互联网信息服务、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营业性演出、旅游业务等,由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

2023年12月27日,东方甄选发布公告,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合计代价15亿元。

甚至俞老师圣诞期间带领东方甄选主播在崇礼滑雪团建也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

那么,如何解读东方甄选以及俞老师推出上述系列举措背后的商业逻辑呢?

也许我们可以用东方甄选和俞老师开始用全新的治理思维来应对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面临的危机和挑战来加以总结。

小作文事件爆发后,在很多管理学背景的学者的评论中,任何业务模式发展显然不能依靠个别人,因而“去董宇辉化”在他们看来几乎是东方甄选必然的选项。当很多人受这些管理学者评论的影响,停留在上述管理思维认识时,我观察到,俞老师从小作文事件,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开始,已经逐步跳出管理思维,开始启用依靠持股结构搭建的合作共赢平台的治理思维。俞老师作为解决面临实际问题的实践者,关于这一点我猜测,也许他本人也未必能意识到。

用合作共赢的治理思维代替避免渠道单一化的管理思维在东方甄选系列举措中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提升董宇辉为高级合伙人,随后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

这里的高级合伙人显然不同于法律和会计事务所注册采用的合伙制下的合伙人。虽然从目前有限的信息披露中,对于“高级合伙人”在东方甄选中的权力和义务,进而相关制度设计的具体细节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我理解其核心逻辑是,把东方甄选与董宇辉之间此前的短期雇佣关系转化为未来长期合伙关系。这有点类似于阿里巴巴为了避免组织科层运行不可避免官僚文化弊端所设立的创业团队成员平等对话,协商交流的“合伙人制度”。

东方甄选的高级合伙人不仅是股权激励计划的受益人,而且是创业和经营团队的核心骨干,同时也是在企业文化建设上值得每一位员工尊重和推崇的荣誉员工。我理解,之后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只是高级合伙人附加的阶段性的实现形式之一。至于东方甄选未来的高级合伙人(制度)会有什么独特的制度设计还有待于未来进一步观察。

第二,东方甄选设立董宇辉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俞敏洪担任监事,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全资子公司——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日用品批发、互联网信息服务、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营业性演出、旅游业务等新公司按照企查查,由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而前不久被免职的孙东旭目前仍是这家名为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此前,俞老师在直播时提及将为董宇辉成立个人工作室。董宇辉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脱离东方甄选,强调个人工作室仍然由东方甄选100%控股,新账号的GMV将计入东方甄选财报。

如果我们把上述信息简单汇总起来,不免会引起很多不了解公司治理实操的公众和媒体的种种误解。这里的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显然就是俞老师曾提到的为董宇辉新设的个人工作室。简单地说,如果主播工作室是直播电商平台的商业运行模式,那么,东方甄选旗下的子公司无疑就是与商业运行模式配套的商业组织模式。

我理解,随着电商直播平台业务模式走向成熟,为旗下重要的主播设立控股子公司未来将成为电商直播平台业务规模扩张的重要商业组织模式,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商直播平台为其卓越的主播设立控股子公司。在上述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东方甄选在商业实践中逐步探索出一种有利于电商直播平台业务模式持续发展的商业组织模式。

这里为什么说电商直播平台为其卓越的主播设立子公司是典型的治理思维呢?其一,董宇辉的工作室或者说与辉同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可以依托东方甄选业已建立的物流系统和供应链体系来迅速开展业务,不必重新另起炉灶。这事实上是孙东旭虽然不再担任CEO,但会继续参与到东方甄选的发展的重要原因。诚实的俞老师曾公开承认,没有孙东旭在直播完成销售签约后,物流和供应链等庞杂的支持体系的建立,就没有东方甄选的顺利发展,“比如自选品、供应链等,我和宇辉完全做不到” 。

其二,借助东方甄选业已积累的声誉和现有平台,作为东方甄选的直播渠道之一,而不是全新的平台与辉同行可以便利地完成工商登记注册,注册资本筹集,实现新扩张业务与传统业务的无缝对接和自然过度。作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董宇辉可以利用新的平台更加主动和积极地作为。

其三,关于公众误解最深的利润分配问题,通过成立子公司,一方面成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后的董宇辉,与目前看100%控股的母公司在利润分配“讨价还价”时无疑有了更大的话语权;另一方面,更加重要的是,股权结构是可以动态调整的。作为高级合伙人身份的体现,我理解未来不排除东方甄选把其中不会太小的股权比例授予董宇辉的可能性。毕竟,股权化的商业组织安排将为双方合作共赢提供十分便捷和流畅的通道和途径。双方只需要基于对对方利益诉求的尊重和认同,谈出一个彼此接受的合理股权比例即可。这是合作共赢的治理思维高于零和博弈的管理思维之处。

至于东方甄选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我理解这是东方甄选在早期利用新东方的已经积累的声誉和客户资源,以及大家对教培整顿的同情完成业务转型后,加以治理规范,避免同业竞争的必要举措。事实上,东方甄选曾于11月21日晚间公告,拟向母公司新东方出售教育业务,代价为15亿元,以现金进行支付,预计收益约16.53亿元。

如同“ChatGPT之父”Sam Altman被突然解雇引发OpenAI的治理危机一样,小作文事件同样在东方甄选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治理危机(参见郑志刚,“东方甄选的治理危机与化解之道”)。在互联网时代,电商直播平台特殊的营运模式使得消费者作为利益相关方有更直接的途径介入一家企业的公司治理。这使得一家电商直播平台的治理变得极其脆弱和敏感,治理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大大提升。在上述背景下,俞老师在最短的时间成功化解了一场治理危机。除了一贯不服输的劲头和不断反思进取的企业家精神,俞老师之所以能够成功化解这场治理危机,我理解,一定程度与他在有意无意间完成了从管理思维到治理思维的上述转变有关。

东方甄选和俞老师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从最近媒体频频报道的东方甄选有声有色的团建活动中,我似乎再次看到了中国民营经济的春天。

中国多一些俞敏洪,中国经济就多一些希望。■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